郭泉:谈CNN主播卡弗蒂先生“China”的英译汉问题

──暨中国与中共之关系

2008-05-01 01:32 作者: 郭泉

手机版 正体 5个留言 打印 特大

4月9日,CNN在转播北京奥运火炬在旧金山传递时,主持人卡弗蒂说中共“过去五十年就是一帮蠢汉和暴徒”。此话引起中共强烈不满。

15日中共外交部说,卡弗蒂的言论反应了他对中国的“无知和敌意”,并要求CNN和卡弗蒂向中国人民道歉。

此后,卡弗蒂在时事栏目中澄清说,对于他此前所说的“蠢汉和暴徒”,他指的是中共政府,而不是中国人民。

CNN 也发表声明说,不论是卡弗蒂先生本人,还是CNN,都无意冒犯中国人民 (CNN would like to clarify that it was not Mr. Cafferty's, nor CNN's, intent to cause offense to the Chinese people) 。CNN声明说,评论是对“中国政府而非中国人民”;“多年来卡弗蒂曾对包括美国政府及其领导人在内的很多政府发表过批评性言论”。 CNN并在16日的文章中质疑中共外交部是否看到了卡弗蒂的声明。

北京时间4月17日,中共喉舌新华网,在头条文章刊登中共外交部16日再次要求道歉的报导。报导说,外交部新闻发言人刘建超指出,CNN在15日发表的声明中“未作出任何道歉”。此后,卡弗蒂和CNN都不再搭理中共的胡搅蛮缠。

于是在海外的中共特务组织,例如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CSSA)等,煽动民族主义并组织发动了在海外反对CNN的活动。
好,我们现在来分析一下CNN主播卡弗蒂先生到底发表的是“辱华”言论还是“反共”言论?

其实,全世界并没有任何“反华”言论,只有“反独裁专制”言论。对目前中国来说,由于中共在中国实行独裁专制,所以,反对中国的独裁专制,就是“反共”。
对中国新民党来说,只要中国共产党不实行独裁专制,那么新民党和中共就是竞选党。多党共同接受人民的选择,也就无所谓反共之事之言了。

我们先看卡弗蒂先生的第一句话:“Well, I don’t know if China is any different, but our relationship with China is certainly different.”
这句话我们应该这样翻译:我不知道(五十年来)中国是否有所不同,但是我们与中共政府的关系肯定有所变化。

这里有个很重要的翻译问题,就是关于China的翻译。
我在大学的专业是中英文秘书专业,我们的学习目的要么是做外资企业中方经理的英文秘书,要么是做外方经理的中文秘书。我的这个专业的主要科目是英语、秘书学、商务和社会学。虽然在国内学英语无法达到精通,但是关于翻译的“信、达、雅”三境界,我还是很清楚的。

China(中国),其实有很多层面的含义,例如地理中国、文化中国、政治中国等等。卡弗蒂先生的第一句话里出现里两处China,而卡弗蒂先生本人是美国著名的政论时评主播,所以这里的China,应该理解为“政治中国”。

再从他说的与China的关系(relationship)可知,他说的是两国关系。那么是两国什么关系呢?是文化关系还是经济关系,还是军事关系等等呢?这些关系的核心关系是什么呢?
答案是唯一的,卡弗蒂先生所说的与China的关系,是政治关系。

那么,什么样的组织才可以维持或改变政治关系呢?答案也是唯一的,即两国政府。
那么两国政府又是谁在主持政治业务呢?答案更是唯一的,即执政党。

美 国的执政党是民选的,而中国的执政党是在五十多年前颠覆中华民国政府而获得的。于是才有卡弗蒂先生最后的一句话:“So I think our relationship with China has certainly changed. I think they’re basically the same bunch of goons and thugs they’ve been for the last 50 years.”

目前,我所看到的所有中共网站和中国左派极端民族主义的网站文章都把goons and thugs翻译成呆子和暴徒。其实他们都错了。

我们先来看看goons这个词。1938年E.C.色加的作品把这个词用作“受雇暴徒”, 根据《美国传统词典》定义:“受雇暴徒,恐吓或伤害反对者。”

再 来看thug一词,根据《兰登书屋词典》,其意义为“残暴的,邪恶的流氓,强盗,或凶手”。其来源为1800年到1810年间,印度语“thag”一词, 印度语意为“恶棍,流氓,骗子”。1810年时,印度一群杀人凶手和强盗勒死了很多老百姓。自此,该词被列入英语词典之中。
很显然这两个词带有政治和法律色彩,当然针对特定的人和人群使用。

所以,这一句话的准确翻译应该是:“所以我觉得,我们跟中国的关系肯定有改变。我认为,基本上同过去50年一样,中国政府一直是一帮恐吓或伤害反对者的暴徒和杀人凶手。”
我们再来看看卡弗蒂先生这一段话里的其他句子。

卡弗蒂先生提到了美国对中国的“hundreds of billions of dollars”的贸易逆差。中共左派民族极端分子的翻译是“数以亿计”,而我收集的美方商务部情报是2007年美国对中国货物贸易逆差达2563亿美元。

我 再交代一下什么叫贸易逆差。所谓贸易逆差是指一国在一定时期内进口贸易总值大于出口总值,俗称 “入超”或叫“贸易赤字”;2007年美国对中国货物贸易逆差达2563亿美元,这说明相对中国来说,美国的外汇储备减少,美国商品国际竞争力弱,美国在 对中国贸易中处于不利地位。因为大量逆差将致使美国国内资源外流,对中国债务增加,这种状况会严重影响美国的国民经济正常运行。

卡弗蒂先生并没有指责中国不对等进口美国的产品,他认为造成美国对中国贸易逆差的原因是美国在伊拉克的“the war in Iraq”(伊拉克战争),这说明卡弗蒂先生对中国和中国人民是非常友好的。

下面,我们再来看看卡弗蒂先生为什么要评价中国出口到美国的货物是“junk”呢?
“junk”有很多意思,不过含义都有些相近。1、泛指任何旧的或废弃的材料,如旧金属,废纸或破布等。2、泛指任何没有价值的,没有意义的或可轻视的东西、废物等。该词于1480年到1490年间被创造出来。原源不清。

他 说,“we continue to import their junk with the lead paint on them and the poisoned pet food”。这话的翻译是“我们不断进口他们的垃圾产品,比如带铅油漆的垃圾产品和有毒宠物食品”。

好, 我们来介绍一下让美国人震惊的“中国带铅油漆的玩具产品和有毒宠物食品”的事件。首先是中国含铅玩具问题,2007年8月美国玩具制造商Mattel在世 界范围内召回中国制造的含铅玩具。美国消费者产品安全委员会的资料显示,今年以来,百分之六十的回收产品为中国制:其中有十八件、共六百七十万份的儿童玩 具首饰配件因含铅量过高遭到回收的案例,几乎全部来自中国。

资料显示,美国市售玩具的八成为中国制,为防止有毒玩具流通,四名国会参议员(杜宾、纳尔逊、舒默与克罗布查)联名致函美国消费者产品安全委员会,要求七日内评估美国是否应该扣留检验所有自中国进口的含漆玩具。

在这封给委员会代理主席诺德的信件中,他们表示,“中国进口产品公然违反美国安全标准的次数频仍,令我们感到不安。”

2007 中国绿色人居地产大连峰会上梁晓先生的一篇文章这样写到:“绿色建筑是从1970年开始提出的,美国提出了一个绿色的标准,就是污染的一个标准开始,到 1971年又成立了一个不允许带铅的油漆用于婴儿床或者玩具上面的法律,开始禁用。我们前一阵发生的中国的出口美国的玩具含铅,后来被美国打回来了。后来 又发生深圳的制造商用的商标含铅的质地。为什么铅在美国的反映那么大,但是在中国无所谓,因为在美国调查,铅对大海的学习能力有非常坏的影响,他们说这个 小孩因为有了铅的影响,学生没有办法集中,成绩不能提高。所以为什么欧洲国家的小孩子他们认为他们的学习能力的差异,跟铅有关系,排出来的污染,让这些小 孩子接触到这些铅的东西,他们的智力会下降。”

2007年6月,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宣布禁止由中国进口五种养殖海产,直到有证据证明这些海产没有毒物残留;此前,美国国家公路运输安全管理局也因安全问题下令回收四十五万只中国制轮胎。

我们再来看看“中国有毒宠物食品”事件,2007年4月,中国出口到美国的宠物饲料中被发现含有有毒化学物质,造成美国史上最大规模的宠物食品回收;其后,食品及药物管理局也警告消费者,不要使用中国制的牙膏。

我记得2007年我收看美国电视,一个美国小女孩子抱着她的已经死去的宠物狗在电视里哭着说:“我再也不要中国的宠物食品”。

后来我的一个美国学生问我,是不是中国的狗都有抗毒性?这让我感到很难为情。
言归正传,结合上下文,卡弗蒂先生在此针对中国政府的言论里所说的“China”是特指“中共”。而中国外交部的翻译人员却将此翻译成中国或中国人,我认为,他们不是英语水平不好,就是别有用心。

附原文如下,请大家研读、思忖:
“Well, I don’t know if China is any different, but our relationship with China is certainly different. We’re in hawk to the Chinese up to our eyeballs because of the war in Iraq, for one thing. They’re holding hundreds of billions of dollars worth of our paper.
We also are running hundred of billions of dollars worth of trade deficits with them, as we continue to import their junk with the lead paint on them and the poisoned pet food and export, you know, jobs to places where you can pay workers a dollar a month to turn out the stuff that we’re buying from Wal-Mart. So I think our relationship with China has certainly changed. I think they’re basically the same bunch of goons and thugs they’ve been for the last 50 years”.

中国新民党代主席  郭泉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