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泉:談CNN主播卡弗蒂先生「China」的英譯漢問題

──暨中國與中共之關係

2008-05-01 01:32 作者: 郭泉

手機版 简体 5個留言 打印 特大

4月9日,CNN在轉播北京奧運火炬在舊金山傳遞時,主持人卡弗蒂說中共「過去五十年就是一幫蠢漢和暴徒」。此話引起中共強烈不滿。

15日中共外交部說,卡弗蒂的言論反應了他對中國的「無知和敵意」,並要求CNN和卡弗蒂向中國人民道歉。

此後,卡弗蒂在時事欄目中澄清說,對於他此前所說的「蠢漢和暴徒」,他指的是中共政府,而不是中國人民。

CNN 也發表聲明說,不論是卡弗蒂先生本人,還是CNN,都無意冒犯中國人民 (CNN would like to clarify that it was not Mr. Cafferty's, nor CNN's, intent to cause offense to the Chinese people) 。CNN聲明說,評論是對「中國政府而非中國人民」;「多年來卡弗蒂曾對包括美國政府及其領導人在內的很多政府發表過批評性言論」。 CNN並在16日的文章中質疑中共外交部是否看到了卡弗蒂的聲明。

北京時間4月17日,中共喉舌新華網,在頭條文章刊登中共外交部16日再次要求道歉的報導。報導說,外交部新聞發言人劉建超指出,CNN在15日發表的聲明中「未作出任何道歉」。此後,卡弗蒂和CNN都不再搭理中共的胡攪蠻纏。

於是在海外的中共特務組織,例如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CSSA)等,煽動民族主義並組織發動了在海外反對CNN的活動。
好,我們現在來分析一下CNN主播卡弗蒂先生到底發表的是「辱華」言論還是「反共」言論?

其實,全世界並沒有任何「反華」言論,只有「反獨裁專制」言論。對目前中國來說,由於中共在中國實行獨裁專制,所以,反對中國的獨裁專制,就是「反共」。
對中國新民黨來說,只要中國共產黨不實行獨裁專制,那麼新民黨和中共就是競選黨。多黨共同接受人民的選擇,也就無所謂反共之事之言了。

我們先看卡弗蒂先生的第一句話:「Well, I don’t know if China is any different, but our relationship with China is certainly different.」
這句話我們應該這樣翻譯:我不知道(五十年來)中國是否有所不同,但是我們與中共政府的關係肯定有所變化。

這裡有個很重要的翻譯問題,就是關於China的翻譯。
我在大學的專業是中英文秘書專業,我們的學習目的要麼是做外資企業中方經理的英文秘書,要麼是做外方經理的中文秘書。我的這個專業的主要科目是英語、秘書學、商務和社會學。雖然在國內學英語無法達到精通,但是關於翻譯的「信、達、雅」三境界,我還是很清楚的。

China(中國),其實有很多層面的含義,例如地理中國、文化中國、政治中國等等。卡弗蒂先生的第一句話裡出現裡兩處China,而卡弗蒂先生本人是美國著名的政論時評主播,所以這裡的China,應該理解為「政治中國」。

再從他說的與China的關係(relationship)可知,他說的是兩國關係。那麼是兩國什麼關係呢?是文化關係還是經濟關係,還是軍事關係等等呢?這些關係的核心關係是什麼呢?
答案是唯一的,卡弗蒂先生所說的與China的關係,是政治關係。

那麼,什麼樣的組織才可以維持或改變政治關係呢?答案也是唯一的,即兩國政府。
那麼兩國政府又是誰在主持政治業務呢?答案更是唯一的,即執政黨。

美 國的執政黨是民選的,而中國的執政黨是在五十多年前顛覆中華民國政府而獲得的。於是才有卡弗蒂先生最後的一句話:「So I think our relationship with China has certainly changed. I think they’re basically the same bunch of goons and thugs they’ve been for the last 50 years.」

目前,我所看到的所有中共網站和中國左派極端民族主義的網站文章都把goons and thugs翻譯成呆子和暴徒。其實他們都錯了。

我們先來看看goons這個詞。1938年E.C.色加的作品把這個詞用作「受雇暴徒」, 根據《美國傳統詞典》定義:「受雇暴徒,恐嚇或傷害反對者。」

再 來看thug一詞,根據《蘭登書屋詞典》,其意義為「殘暴的,邪惡的流氓,強盜,或凶手」。其來源為1800年到1810年間,印度語「thag」一詞, 印度語意為「惡棍,流氓,騙子」。1810年時,印度一群殺人凶手和強盜勒死了很多老百姓。自此,該詞被列入英語詞典之中。
很顯然這兩個詞帶有政治和法律色彩,當然針對特定的人和人群使用。

所以,這一句話的準確翻譯應該是:「所以我覺得,我們跟中國的關係肯定有改變。我認為,基本上同過去50年一樣,中國政府一直是一幫恐嚇或傷害反對者的暴徒和殺人凶手。」
我們再來看看卡弗蒂先生這一段話裡的其他句子。

卡弗蒂先生提到了美國對中國的「hundreds of billions of dollars」的貿易逆差。中共左派民族極端分子的翻譯是「數以億計」,而我收集的美方商務部情報是2007年美國對中國貨物貿易逆差達2563億美元。

我 再交代一下什麼叫貿易逆差。所謂貿易逆差是指一國在一定時期內進口貿易總值大於出口總值,俗稱 「入超」或叫「貿易赤字」;2007年美國對中國貨物貿易逆差達2563億美元,這說明相對中國來說,美國的外匯儲備減少,美國商品國際競爭力弱,美國在 對中國貿易中處於不利地位。因為大量逆差將致使美國國內資源外流,對中國債務增加,這種狀況會嚴重影響美國的國民經濟正常運行。

卡弗蒂先生並沒有指責中國不對等進口美國的產品,他認為造成美國對中國貿易逆差的原因是美國在伊拉克的「the war in Iraq」(伊拉克戰爭),這說明卡弗蒂先生對中國和中國人民是非常友好的。

下面,我們再來看看卡弗蒂先生為什麼要評價中國出口到美國的貨物是「junk」呢?
「junk」有很多意思,不過含義都有些相近。1、泛指任何舊的或廢棄的材料,如舊金屬,廢紙或破布等。2、泛指任何沒有價值的,沒有意義的或可輕視的東西、廢物等。該詞於1480年到1490年間被創造出來。原源不清。

他 說,「we continue to import their junk with the lead paint on them and the poisoned pet food」。這話的翻譯是「我們不斷進口他們的垃圾產品,比如帶鉛油漆的垃圾產品和有毒寵物食品」。

好, 我們來介紹一下讓美國人震驚的「中國帶鉛油漆的玩具產品和有毒寵物食品」的事件。首先是中國含鉛玩具問題,2007年8月美國玩具製造商Mattel在世 界範圍內召回中國製造的含鉛玩具。美國消費者產品安全委員會的資料顯示,今年以來,百分之六十的回收產品為中國制:其中有十八件、共六百七十萬份的兒童玩 具首飾配件因含鉛量過高遭到回收的案例,幾乎全部來自中國。

資料顯示,美國市售玩具的八成為中國制,為防止有毒玩具流通,四名國會參議員(杜賓、納爾遜、舒默與克羅布查)聯名致函美國消費者產品安全委員會,要求七日內評估美國是否應該扣留檢驗所有自中國進口的含漆玩具。

在這封給委員會代理主席諾德的信件中,他們表示,「中國進口產品公然違反美國安全標準的次數頻仍,令我們感到不安。」

2007 中國綠色人居地產大連峰會上樑曉先生的一篇文章這樣寫到:「綠色建築是從1970年開始提出的,美國提出了一個綠色的標準,就是污染的一個標準開始,到 1971年又成立了一個不允許帶鉛的油漆用於嬰兒床或者玩具上面的法律,開始禁用。我們前一陣發生的中國的出口美國的玩具含鉛,後來被美國打回來了。後來 又發生深圳的製造商用的商標含鉛的質地。為什麼鉛在美國的反映那麼大,但是在中國無所謂,因為在美國調查,鉛對大海的學習能力有非常壞的影響,他們說這個 小孩因為有了鉛的影響,學生沒有辦法集中,成績不能提高。所以為什麼歐洲國家的小孩子他們認為他們的學習能力的差異,跟鉛有關係,排出來的污染,讓這些小 孩子接觸到這些鉛的東西,他們的智力會下降。」

2007年6月,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宣布禁止由中國進口五種養殖海產,直到有證據證明這些海產沒有毒物殘留;此前,美國國家公路運輸安全管理局也因安全問題下令回收四十五萬隻中國制輪胎。

我們再來看看「中國有毒寵物食品」事件,2007年4月,中國出口到美國的寵物飼料中被發現含有有毒化學物質,造成美國史上最大規模的寵物食品回收;其後,食品及藥物管理局也警告消費者,不要使用中國制的牙膏。

我記得2007年我收看美國電視,一個美國小女孩子抱著她的已經死去的寵物狗在電視裡哭著說:「我再也不要中國的寵物食品」。

後來我的一個美國學生問我,是不是中國的狗都有抗毒性?這讓我感到很難為情。
言歸正傳,結合上下文,卡弗蒂先生在此針對中國政府的言論裡所說的「China」是特指「中共」。而中國外交部的翻譯人員卻將此翻譯成中國或中國人,我認為,他們不是英語水平不好,就是別有用心。

附原文如下,請大家研讀、思忖:
「Well, I don’t know if China is any different, but our relationship with China is certainly different. We’re in hawk to the Chinese up to our eyeballs because of the war in Iraq, for one thing. They’re holding hundreds of billions of dollars worth of our paper.
We also are running hundred of billions of dollars worth of trade deficits with them, as we continue to import their junk with the lead paint on them and the poisoned pet food and export, you know, jobs to places where you can pay workers a dollar a month to turn out the stuff that we’re buying from Wal-Mart. So I think our relationship with China has certainly changed. I think they’re basically the same bunch of goons and thugs they’ve been for the last 50 years」.

中國新民黨代主席  郭泉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視頻
更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