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世良言:中医向何处去(九)

2008-05-02 10:58 作者: 作者:艾宁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二十五) 医生的人道主义
  
  可是,被我认为没有是非感的母亲,有一次我却看到她拒绝给一个病人治病。
  
  另一个街道的居委会主任,是个四十多岁的妇女。她曾在公共厕所发现一个包裹,里面的新生儿已冻死。她就大喊大叫,挨家搜查,把一个躺在床上、一身血迹的姑娘拎出来,挂上牌子游街……
  
  有一天这个居委会主任到我母亲这儿求医。母亲说,你走吧,找别人给你看病吧,我给你看也看不好。这个居委会主任非问我母亲原因。母亲说:你不是女人吗?你没生过孩子吗?你怎忍心这样对待那个姑娘?她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她一声不吭地自己处理这个问题,她有多难?你不帮她,还这样对她,你还是人吗?
  
  当年我虽然对母亲没有原则的做法很有意见,甚至认为这是母亲无知的表现,但我还是受到了母亲的影响。当我上中学时,同学们开始春情萌动了,我置身于这一混乱中,这眼光就有点像看母亲身边的病人了。有早恋的,大家就群起而攻之,其攻击方式之过分显示了与早恋者同一的心理状态。但他们不自知。早恋者是被孤立的,同学们与他们划清界线。记得一天早上进教室,看到有人把一些污辱早恋者的话写在黑板上,大家笑着,等着看早恋者的尴尬。我拿起黑板擦就去擦,上来几个同学拉住我,我们就这样拉扯着老师进来了。
  
  一个早恋的女生,被大家这样打击后没来上学。学校还有些事情,老师让同学去找,谁也不去,因为都与她划清界线了。老师知道我与谁也不划界线,就让我去找。同学们告诉我,这个女同学的妈妈知道她早恋这事,把她暴打了一顿,关到仓房里锁上了。
  
  我到她家,果然没在屋子里,我到仓房黑暗的角落里找到她,她已病得奄奄一息。她得的是肾病,一条烂被子散发着尿味。我这时就呈现出母亲的人道主义精神,不管她这人品德怎么样,她这时可是病的要死。我要找她妈理论,她不让。我说,你妈是后妈啊。那时的人也真是的,怎么对儿女也用道德眼光来看待呢?我不能见死不救,就把她架着送给了我母亲。
  
  把她交给了母亲后我就不管她身体了,而对她进行了一些精神挽救,送给她看哲学书。小时候我的原则性很强,虽然不与这样人划清界线,但也绝不和她们关系密切。虽然她觉得我救她命把我当朋友看,同学们看我帮她也以为我们要好,甚至开会研究是不是也得孤立我,和我划清界线。记得班干部找我谈话,以人以群分,物以类聚作根据要我解释为什么不与这样人划清界线。我不解释,我行我素,对别人的议论不予理睬。这是不是受了母亲的自然观影响,使我看问题超越了道德呢?
  
  道德,科学,相对于母亲的自然观来说,都是小概念,都为母亲所包容。对比讲科学,讲道德,讲理论的父亲,我越发觉得父亲在理性上的偏颇。
  
  西方文化中一直有个至高无上的万能的上帝压着他们,人,是有原罪的,是迷途的羔羊,人是卑微的、愚昧的。可是东方人却始终有神人一体的情结,从未有真正地把神从自身中分离出来。事实上也是,我们有什么理由藐视自己的感觉和认知能力呢?生命本身就是神奇的,进化铸就的感觉凭什么就没有真理性?对感觉我们能做的是认识它、了解它、挖掘它,而没有必要摒弃它、贬低它。
  
  常见的发展总是以开掘一条路,堵塞九条路为代价的。比如,许多人不适应婚姻,便是生活在“幸福”中也出现许多精神症状。当事人自己找了很多的幸福的理由,试图用理性说服自已,可身体和情绪不听从这些理由,于是生在福中不知福的现象就产生了,当人不在福中时,还以为福就是幸福,可真在所谓的幸福之中时,就会发现自己拥有的仅仅是幸福的理由,而不是幸福本身。
  
  如今,我们的生活是平时有一日三餐,有暖衣热被,患病有医院,可我们很多人仍然空虚、无聊、寂寞,不知道究竟缺少什么和想要什么。人们所遭受的痛苦并不比衣食无着的原始状态时少。人们是不是真正地需要反省一下我们崇拜并依赖的这个科学社会到底问题出在哪里呢?是不是应该反观一下被我们遗弃的自然朴素的传统思想呢?
  
  人们错误地用吃喝玩乐和追求欲望的无止境的满足来打发和填充自己的空虚、无聊和寂寞,而当事人自己是难以判断这是否就是心病对应的“药”。
  
  (二十六) 人的大脑和精神
  
  人是不会无缘无故地出现负面情绪的,负面情绪提示我们应注意到我们的生活方式,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用理性不能完全解决负面情绪。西方的科技文明,表面看是人文的,注重人权,是人本主义的,却也是异化人的,这在西文学中 很深刻的反映。科学蔑视自然和由此衍生的感觉和做法,已造成了诸多难解的问题。
  
  中医诊断的凭感觉,使人觉得中医很不科学。可感觉本身是没有价值的或者很低级的吗?在诊脉中感觉很重要,在各行各业中都需要感觉,所以机器人不能替代人的是,再多的信息也不能整合出感觉来。大脑这台高级微机能产生的一种高级产物就是感觉。我们对其使用不够,科学使我们的感觉退化了,反过来我们就认为是感觉不行,可能正是如此,有人才认为中医是巫术。
  
  当年我之所以认为母亲糊涂,不仅仅因她的道德感不如一般人强烈,便是对精神病人,她也并不如一般人那样将其当疯子对待。母亲与精神病人处之坦然,从不大惊小怪。母亲给他们针灸、吃药,和他们聊天,也多治好了,于是我小时不觉得精神病是什么特殊病。母亲有时忙不过来,就让我陪精神病人聊天,这使我很会和他们聊天,到现在也是,我能和一屋子的精神病人很好地聊天。如果以为我在哄着他们是用技巧和他们谈话就错了,我和他们聊天与正常聊天是一样的。你不用正常人的方式说话,他们能听出来,他们一点也不傻。
  
  母亲不像西医那样大惊小怪地对待精神病人的态度也影响到我。在人群中,精神绝对错乱的人很少,绝对理顺的人也很少,大多数的人是局部紊乱。我了解这一点,知道怎么与他们说话,和他们相处。当你了解精神病是怎么回事,同时也知道他们与正常人并不存在质的差异时,你不过是根据他们的特点和他们交流,就不会与他们发生冲突,激发他们的病态。历史上多少被认为是疯子的智者遭到迫害,被梆到火柱上烧死的哪个不是被称为狂人和女巫呢?这种历史真的过去了吗?
  
  有一次出差到天津,见到街上一个年轻妇女发病,脱光了衣服在奔跑。好多人跟在她后面起哄。 我迎上去,在她跑过我身边时,温柔但有力地搂住她,脚下也是温柔有力地使拌子,缓慢地将她压倒,同时在她耳边梦幻般地耳语:“你累了,你太累了……”她伏在我怀里哭起来,告诉我人们抢去了她的衣服……我把她手里拎着的两件衣服给她穿上。周围的人议论纷纷:“肯定是她家人,别人谁敢靠近疯子?”
  
  一个孩子,他母亲有疯病,这孩子有着巨大的精神压力,担心自己有病,别人的关注也给他造成很强的心理暗示,于是他的行为就怪异起来,走到了精神崩溃的边缘。我和他透彻地谈了一次什么叫精神病。我说,人的大脑发展是不平衡的,所以才有发展的空间和余地,人的大脑之所以大于一般动物,人之所以能成为万物之灵,就是得益于人的头脑的这一变异性。就是说,人的大脑正是由其特异性而发展的,说白了就是精神病推动了人脑的进化。便是那些疯大劲,失去自控和自理能力的人,也是在为人类的进化替整个人类付出个体代价。
  
  不能否认,我们现在的思想是七零八落的,精神是一团混乱的,由于我们丢弃了传统的思想观念,仅接受了西方的科学而没有接受他们的人文信仰,使我们的生活和情感产生诸多分裂,出现好多问题。
  
  女儿学中医之必然,是因我想要理顺她一度混乱的思想,想要矫正她不良的生活方式,想让她学会照顾自己,想让她精神独立,想让她有一技之长,想让她能够终生学习,想让她老有所为,想让她为人民服务,想让她沉稳,想让她有自己的事业,想让她的道德得到认可,想让她很中国。我对女儿有很多想法,非把她托付给中医事业不能实现。
  
  
  推而广之,我希望中国能重拾失落的文明。跟着西方人后面走是走不通的。我们绕了好大一个弯路,我们不能白走这个弯路。就像我在中医这个问题上所走的弯路,要在我女儿这儿弯回来一样。是时候了。我们可以沉静下来,好好想一想,方方面面地想,我不主张用复兴儒学的方式复兴东方文明,那是做不到的。女儿也读孔孟的书,为的是更好地体会古人的自然观,培养自己的感觉。
  
  (二十七) 知识要先当窝头
  
  如今许多中医不会摸脉。我在网上看到一个中医说,摸脉干什么啊?摸脉就相当于做B超和CT,有摸脉的功夫不如让病人去做B超和CT,又快、又准、又直接。我一听就知道他已不是中医了。有的人学中医真想把脉象学好,可连着摸几年还是不得要领,不得不怀疑脉象的科学性和规律性。女儿摸脉学得很快,弄得学了好多年的人都十分惊讶。我不惊讶。怀疑感觉的科学性,用科学做武器,武装了自己的头脑,把感觉压制得不说没有了,也已失去其敏锐性,又怎能摸好脉呢?女儿用传统文化的自然观使心性清净,感觉不蒙尘,自然体会得又快又到位。她不觉得学中医难,而是很喜欢学。她摸脉不是摸腑脏,而是辩阴阳五行,甚至体会八卦运气。如果把摸脉理解为是B超和CT,当然就可以用仪器取代了。摸脉并不是简简单单摸哪个腑脏上长肿瘤了,而是建立一个意像,有点类似美国常搞的电子模拟。用意像进行整体思维,这怎么可能是做B超,CT检查能取代的哪?
  
  有朋友问我,你毕竟摸不出喜脉吧?那你还承认脉么?我开玩笑说,你怀孕了我摸不出来,但你要是得癌了我就能摸出来。记得邻居家孩子的同学领着父亲来看病。母亲摸了脉后叹口气,让我摸,问我关脉感觉如何?让母亲这么一提醒,我才发觉关脉如豆。母亲让患者躺在床上摸他的胃部,然后让我摸,我便摸到香皂大小的一块肿块。过后母亲告诉我这是胃癌,我一听,吓了一跳,便记住了这脉。
  
  中医之所以是中医,就是在于用什么仪器也难以取代它的意像思维。便是将来建立起一个类似“深蓝”的智慧电脑,它和人的大脑不可比的一个最关键性的东西就是感觉。它的智慧不能飞跃到感觉境界,这正是中医不可超越之处。
  
  中医对事物的感觉不是凭空的,而是十分锐利的。
  
  让女儿摸脉的人不少,有时女儿摸了一个人的脉后,就慢慢地搓着手,她告诉我,这人的病很重,病情复杂不好治。她说,我摸这样人的脉,我的手就从手指尖往上慢慢发凉。有一个人,耐心地等人都走了,让我女儿给他摸脉。女儿摸了之后说:叔叔,你去找我老师再看看吧,他治男科治得好。这人赶紧问明女儿老师的地址,不停地致谢。
  
  我告诉女儿要有意识地保护自己的感觉,有意识地把知识转化成智慧,把智慧磨励成感觉。这就像一把菜刀,知识是铁,智慧是钢,感觉就是刀刃,是锋。
  
  为振兴传统文化而振兴传统文化之路我认为是行不通的,必须得依托一些有实际用途的东西才行。没有现实基础是做不成什么事的。西方文化虽有弊病,但其眼前的实际用途是他得以存在的现实基础。人类的进化是要轻装上阵的。一块金子的价值对正在征途上的人类来讲就是不如一个窝头。历史经常做出弃珠宝而留窝头的选择。这是不需要讲什么道理的。所以,我在网上看到一位年轻的教授发誓致毕生之精力复兴儒学时,我感到十分悲哀。我告诉女儿,千万不要把传统文化制成珠宝,一定要做成窝头。
  
  我们真是拥有太多太多的现代科学理论了,这些理论把我们的头脑和生命充塞得没有一点空隙了。我在少年时曾见过一位浮士德式的老人,他把自己关在小黑屋子里研究理论,他一阵阵地发狂、撕书、砸墨水瓶。我不知如何是好,就给他桌上放了一个小鱼缸,里面是我养的两条漂亮的金鱼,还放了一小盆花,花开得比盆还大。我想,他坐在书桌前,难道目光就不会被金鱼和鲜花牵引?就不能想到他是活的、不是在坟墓里?就不能想到他应该到外面去、到阳光下?一周后我去看他,在他暗无天日的小屋中,我的鱼和花全死了,就那么死气沉沉地摆在那。不久他也死了,而且没有闭上眼睛。当时我就意识到,理论能杀死有生命的东西,它能把整体的东西割裂,把活的东西杀死。
  
  认为不把事物抽象就不是科学,可像数学这样的智慧之花,数学家桐丘成却是在儒家思想指导下搞数学,可见,东方文化是能够包容西方最尖端的文化成果的。
  
  抽象不是高超的代名词。认为科学比阴阳五行强,认为珠宝比窝头有价值,这是目前人们普遍认可的价值观。连提倡儒学的人也是千方百计地证明儒学是珠宝,以为这个证明完成了人们就必然会弃窝头而选择珠宝了。可我支持女儿首先学到手的技术是针灸。我说,当你和西医在一起时,当你们几乎是赤手空拳时,你还能称自己是医生,还能为人治病,这是对一个医生的起码要求。不要先去想当什么专家,专家离开大学,离开大医院就不是医生,连一个一般的小病都不会治。医生不是搞航天飞机,大多数的医生还是要给千百万老百姓看病的。所以,先不要把自己弄成珠宝,不能让中国老百姓搂着一堆珠宝饿死。要尽最大可能变知识为窝头。
  
  (待续)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