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青玉剑 (第一部, 第19, 20章)

第一部 名,可名

2008-05-13 00:39 作者: 宁漱玉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第19章 真假杨过

 杨皓明被警察带到乡派出所二楼的一间审讯室,由耿所长亲自讯问他。问了没两句,有个警察从外面走进来,跟耿所长低头耳语了几句。他看了彭卫东一眼,说:"我有急事先出去一下。你们等我回来再审。"说完便和那警察出去了。

耿所长一出去,彭卫东立即站起来,一把揪住杨皓明胸口的衣衫,大吼道:"小子,我的东西在哪里?"

他的超级吼叫音量震得杨皓明耳膜发疼,他叹了口气,笑道:"这个问题应该问你的秘书或者老婆。我怎么知道你的东西在哪里?"

彭卫东脸上的肉抽搐了一下,一拳重重地打在他肚子上,他痛得弯下了腰,一时说不出话来。

彭卫东阴沉地笑道:"你不是个明星吗?我看你这个样子,恐怕也吃不了什么苦头。你把我的东西还给我,昨天的事我可以不追究,马上就放你走,你还做你的大明星去。不然的话,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开口!"

杨皓明缓了口气,直起身子来说:"你认错人了。我怎么可能打劫别人呢?开玩笑嘛。"

他话刚说完,彭卫东又朝他腹部狠狠地打了几拳,他痛得坐倒在地,彭卫东便伸脚狠踢他胸腹。他疼得弯下腰,手臂不由自主地挣扎,手铐越收越紧,更添痛楚。

这时旁边一个警察说:"彭乡长,这个人是美国公民,不好这样打吧。"

彭卫东心想:"找不到我的东西我就完了,我管他什么美国公民!"嘴上却说:"别打他头脸就行了,不然他不会老实交代的!"说罢伸出穿著尖头皮鞋的脚狠踢杨皓明的胸腹部。

杨皓明疼得说不出话来,倒在地上苦捱。刚才在路上他就想清楚了,这个彭卫东并没有证据针对自己。哪怕他觉得自己象,只要抵死不认就好。再怎么样,他还能杀了自己么?

彭卫东踢得自己都累了,才住了脚;又去拿了根胶皮棒来,朝他胸腹狠命地抽打乱捅。疼痛中他暗暗运功护住自己的心脉要害,心里盼著刘家南千万要在自己被打死之前赶到才好。

彭卫东打了好一阵,累得停了下来,喘著粗气再问。

杨皓明咳了半天,然后慢慢喘著气,希望能够多拖延些时间。好半天他才勉强笑著问:"你到底丢了什么? "

"你知道是什么,少给我装蒜了!"

"我,我真的很冤枉,你一定是认错人了。"

这时那个小钟说:"彭乡长,要不要给他上大挂过电,看看他到底是真不知道还是嘴硬?"彭卫东挥了挥手表示同意。他手下那几个人立即去取了绳子和电棍来,把他的背铐解开,呈大字型吊在天花板下的暖气管上。虽然他心里隐隐有些恐惧,但为了证明自己的"无辜",也只好忍耐到底。

小钟脱了他的鞋袜,打开电棍的电源,那电棍头上的针立即劈啪闪著蓝光。

"这就是你不合作的结果!"说罢小钟捉住他一只脚,把电棍的针头刺在他的脚心,他立即觉得脚底象是要撕裂了般疼痛。本来他被吊著就已经十分难受,而脚底穴位密集,非常敏感,那种痛苦实在是每秒都难耐。

他双眼紧闭,咬牙苦忍,熬了大概十分钟便觉呼吸困难,眼前发黑。

终于小钟住了手:"看来他真的不知道,彭乡长,你是不是真的认错人了?我看他这个样子,跟那个‘杨过'比好象还瘦了点儿。"小钟说。

"你真‘聪明'!"杨皓明心里忙赞叹。

彭卫东想了想,正要回答,忽听外面一声巨响,众人忙赶出去查看。他们刚出去,便从窗户外翻进来一个人,----一个黑衣蒙面人。

杨皓明一怔,只听那人叫道:"小师叔,我来救你!"

"阿宝!"杨皓明心中叹道,"他真是我的守护神哪!"嘴里却说:"这里很危险!你快走,千万别让他们抓住了。"

阿宝想把他解下来,却够不著。他刚拿了把椅子,彭卫东的一个手下突然跑回了审讯室,看见一个黑衣蒙面人在房间里,不禁一愣。但他立即便反应了过来,倒退著跑出门大叫:"蒙面人在这儿!杨过在这儿!"

杨皓明著急地说:"你赶快走,我不会有事的!"

阿宝听见门外杂乱匆促的脚步声,也知道来不及救他了,只好从窗口翻了出去。彭卫东和他的手下赶到门口,刚好看见一个黑衣人的背影跳了出去。

他们几步抢到窗口,那黑衣人却已没了踪影。

彭卫东气急败坏,忙带了几个人出门追赶,那人却已踪迹全无了。他派了许多警察四处搜索,自己则悻悻地回到了审讯室。一进来见杨皓明还被吊在那里,便叫人把他解了下来。

杨皓明被吊了许久,手脚都麻了,干脆躺在地上闭眼休息。

彭卫东把胶皮棍拿在手里,蹲在地上,凑近他问:"你老实交待,刚才那个蒙面人是谁?"

杨皓明无可奈何地睁开眼睛,有气无力地说:"应该是你们要找的杨过吧。"

彭卫东说:"他怎么会来救你?他到底是什么人?住在哪里?你跟他是不是同伙?你快点老实交待,不然还要吃苦头。"

杨皓明苦笑道:"我不是他的同伙。至于他为什么来救我,因为他是侠客嘛,知道我因为他被冤枉毒打,当然不会见死不救啦。至于他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杨过是杨康和穆念慈的儿子,跟小龙女住在古墓里。"

彭卫东听了这话大怒,拿胶皮棍往他胸腹和腿部狠狠地抽打。打了不多会儿,从门外跑进来一个警察大声喊道:"彭乡长,找到线索了!你快来看!。"

彭卫东一听很兴奋,赶忙住了手,转头吩咐两个手下说:"给他扎警绳,他什么时候肯说了才放开他。"

那两个手下拿来警绳,把杨皓明脸朝下摁在地上,把他的手扯到背后,狠劲往上提,捆的时候十分用劲,绳子深深勒进皮肉里,痛苦万分。他们捆好双手把他双腿也如法扎上。

彭卫东满意地说:"你只管嘴硬,我看你这副身架能不能熬到残废。"说罢留了两个手下看著他,叫其他人跟他出去。

杨皓明身上痛楚,尤其疼惜自己的一双手,可更担忧阿宝被抓住。看守他的两个工作人员低声议论著黑衣蒙面人的事,他忙插口道:"喂,你们看见了,刚才那个蒙面人才是你们要找的人,干吗还把我绑在这儿?"

那两个人也觉得是彭卫东认错了,这一下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收场。他们也怕负责任,忙过来陪笑道:"哎,我们只是下级,彭乡长没说放你走,我们也不好放呀!"

杨皓明皱著脸说:"你们不敢放我,但可以把我松开一点嘛,我,我实在是很痛。"他说完忍不住咳了几声,竟咳出一口血来。

那两人见了不禁面面相觑。他们交换了个眼色,便过来把杨皓明的手脚解开,重新绑过,这回没有再故意用劲勒他。

杨皓明胸口微松,大口喘著气。其中一个工作人员去倒了杯水,把他从地上扶起来喂他喝。他口中焦渴,便大口喝了。他一夜运功奔波,本就十分疲乏,方才这一番毒打电击,更被折腾得筋疲力尽。他躺在地上胡思乱想了一会儿,便捱著浑身的疼痛迷糊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他隐约听见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睁眼一看,却见阿宝跪在自己身边。他心里一紧,以为阿宝也被抓了。又一转眼,却看见刘家南和盖瑞蹲在阿宝身后,关切地看著他。耿所长,那两个看守他的工作人员,还有两个官员模样的人也在房间里。

他手脚的绑缚已经松开了,但四肢麻木,竟连手都举不起来。阿宝连忙替他桑拿手脚,弄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恢复了些知觉。

其中一个官员模样的人大声训斥那两个工作人员:"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海外侨胞呢?他们是我们要团结的对象嘛!"

杨皓明听了心道:"对海外侨胞不可以这样,对中国同胞难道就可以了吗?对要团结的不可以这样,对不要团结的就可以这样了吗?"

其中一个工作人员辩解说:"是彭乡长指示的。"

那官员于是更加严厉地训斥起来:"彭卫东同志现在看起来是有严重问题的,群众对他的意见很大嘛,你们是他的下级,也要好好检讨一下你们的问题。"

杨皓明听他说话觉得甚是古怪,加上他浑身疼痛,一刻也不愿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忙问:"那么,我可以离开这里了吗?"

"当然可以,当然可以,我派车送你们回去。"耿所长连忙应道。

刘家南说:"不用了,我们自己有车。梁县长, 多谢你,改天我们再来拜访。"

众人又客套了一阵,杨皓明伤得不轻,阿宝便把他背了出去。

上了车他忙问究竟。

刘家南说:"你一被警察抓走,我和盖瑞马上去找当地的关系网,转了几层才找到梁县长。阿宝怕你吃亏,就扮成黑衣蒙面人先去派出所看看。"

"对啊,"阿宝接著说,"我在窗子外面看到他们那样毒打你,还把你吊起来电,我怕你吃不住了,就偷了一堆热水瓶从房顶上扔了下去,那声音很大,把他们都引到外面来看,然后我就摸进去救你。哪知道还是没来得及。"

"我真怕你被他们抓到,那你可就弄假成真,有嘴也说不清了。"杨皓明笑道,"幸好被你这么一闹,他们以为那个杨过是你,反倒放过我了。"

刘家南接著说:"后来听说整个县,还有附近乡镇,以及市里到处都贴了那个彭卫东干坏事的证据,多半就是那个蒙面人杨过干的。干得真漂亮!这个彭卫东说人家打劫他,多半是诬陷人家的。他简直坏到家了,听说他强奸了很多女人,包括一年前自杀的女教师。听梁县长说他已经被双规了。"

"什么是双规?"杨皓明不懂。

刘家南和盖瑞也搞不太清楚,盖瑞说:"好象也跟监禁差不多,但又不是坐监狱,反正他的好运交到头啦!"

"不过梁家伟真不地道,搞自己人算什么!"刘家南气愤地说。

"哎,艾瑞克,"盖瑞问杨皓明,"那个什么蒙面人杨过,不会真的是你吧?"

杨皓明转了转眼珠:"我倒希望是哪。"说罢跟阿宝偷偷交换了个会心的眼神。

第20章 峰回路转



 杨皓明被警察带到乡派出所二楼的一间审讯室,由耿所长亲自讯问他。问了没两句,有个警察从外面走进来,跟耿所长低头耳语了几句。他看了彭卫东一眼,说:"我有急事先出去一下。你们等我回来再审。"说完便和那警察出去了。

耿所长一出去,彭卫东立即站起来,一把揪住杨皓明胸口的衣衫,大吼道:"小子,我的东西在哪里?"

他的超级吼叫音量震得杨皓明耳膜发疼,他叹了口气,笑道:"这个问题应该问你的秘书或者老婆。我怎么知道你的东西在哪里?"

彭卫东脸上的肉抽搐了一下,一拳重重地打在他肚子上,他痛得弯下了腰,一时说不出话来。

彭卫东阴沉地笑道:"你不是个明星吗?我看你这个样子,恐怕也吃不了什么苦头。你把我的东西还给我,昨天的事我可以不追究,马上就放你走,你还做你的大明星去。不然的话,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开口!"

杨皓明缓了口气,直起身子来说:"你认错人了。我怎么可能打劫别人呢?开玩笑嘛。"

他话刚说完,彭卫东又朝他腹部狠狠地打了几拳,他痛得坐倒在地,彭卫东便伸脚狠踢他胸腹。他疼得弯下腰,手臂不由自主地挣扎,手铐越收越紧,更添痛楚。

这时旁边一个警察说:"彭乡长,这个人是美国公民,不好这样打吧。"

彭卫东心想:"找不到我的东西我就完了,我管他什么美国公民!"嘴上却说:"别打他头脸就行了,不然他不会老实交代的!"说罢伸出穿著尖头皮鞋的脚狠踢杨皓明的胸腹部。

杨皓明疼得说不出话来,倒在地上苦捱。刚才在路上他就想清楚了,这个彭卫东并没有证据针对自己。哪怕他觉得自己象,只要抵死不认就好。再怎么样,他还能杀了自己么?

彭卫东踢得自己都累了,才住了脚;又去拿了根胶皮棒来,朝他胸腹狠命地抽打乱捅。疼痛中他暗暗运功护住自己的心脉要害,心里盼著刘家南千万要在自己被打死之前赶到才好。

彭卫东打了好一阵,累得停了下来,喘著粗气再问。

杨皓明咳了半天,然后慢慢喘著气,希望能够多拖延些时间。好半天他才勉强笑著问:"你到底丢了什么? "

"你知道是什么,少给我装蒜了!"

"我,我真的很冤枉,你一定是认错人了。"

这时那个小钟说:"彭乡长,要不要给他上大挂过电,看看他到底是真不知道还是嘴硬?"彭卫东挥了挥手表示同意。他手下那几个人立即去取了绳子和电棍来,把他的背铐解开,呈大字型吊在天花板下的暖气管上。虽然他心里隐隐有些恐惧,但为了证明自己的"无辜",也只好忍耐到底。

小钟脱了他的鞋袜,打开电棍的电源,那电棍头上的针立即劈啪闪著蓝光。

"这就是你不合作的结果!"说罢小钟捉住他一只脚,把电棍的针头刺在他的脚心,他立即觉得脚底象是要撕裂了般疼痛。本来他被吊著就已经十分难受,而脚底穴位密集,非常敏感,那种痛苦实在是每秒都难耐。

他双眼紧闭,咬牙苦忍,熬了大概十分钟便觉呼吸困难,眼前发黑。

终于小钟住了手:"看来他真的不知道,彭乡长,你是不是真的认错人了?我看他这个样子,跟那个‘杨过'比好象还瘦了点儿。"小钟说。

"你真‘聪明'!"杨皓明心里忙赞叹。

彭卫东想了想,正要回答,忽听外面一声巨响,众人忙赶出去查看。他们刚出去,便从窗户外翻进来一个人,----一个黑衣蒙面人。

杨皓明一怔,只听那人叫道:"小师叔,我来救你!"

"阿宝!"杨皓明心中叹道,"他真是我的守护神哪!"嘴里却说:"这里很危险!你快走,千万别让他们抓住了。"

阿宝想把他解下来,却够不著。他刚拿了把椅子,彭卫东的一个手下突然跑回了审讯室,看见一个黑衣蒙面人在房间里,不禁一愣。但他立即便反应了过来,倒退著跑出门大叫:"蒙面人在这儿!杨过在这儿!"

杨皓明著急地说:"你赶快走,我不会有事的!"

阿宝听见门外杂乱匆促的脚步声,也知道来不及救他了,只好从窗口翻了出去。彭卫东和他的手下赶到门口,刚好看见一个黑衣人的背影跳了出去。

他们几步抢到窗口,那黑衣人却已没了踪影。

彭卫东气急败坏,忙带了几个人出门追赶,那人却已踪迹全无了。他派了许多警察四处搜索,自己则悻悻地回到了审讯室。一进来见杨皓明还被吊在那里,便叫人把他解了下来。

杨皓明被吊了许久,手脚都麻了,干脆躺在地上闭眼休息。

彭卫东把胶皮棍拿在手里,蹲在地上,凑近他问:"你老实交待,刚才那个蒙面人是谁?"

杨皓明无可奈何地睁开眼睛,有气无力地说:"应该是你们要找的杨过吧。"

彭卫东说:"他怎么会来救你?他到底是什么人?住在哪里?你跟他是不是同伙?你快点老实交待,不然还要吃苦头。"

杨皓明苦笑道:"我不是他的同伙。至于他为什么来救我,因为他是侠客嘛,知道我因为他被冤枉毒打,当然不会见死不救啦。至于他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杨过是杨康和穆念慈的儿子,跟小龙女住在古墓里。"

彭卫东听了这话大怒,拿胶皮棍往他胸腹和腿部狠狠地抽打。打了不多会儿,从门外跑进来一个警察大声喊道:"彭乡长,找到线索了!你快来看!。"

彭卫东一听很兴奋,赶忙住了手,转头吩咐两个手下说:"给他扎警绳,他什么时候肯说了才放开他。"

那两个手下拿来警绳,把杨皓明脸朝下摁在地上,把他的手扯到背后,狠劲往上提,捆的时候十分用劲,绳子深深勒进皮肉里,痛苦万分。他们捆好双手把他双腿也如法扎上。

彭卫东满意地说:"你只管嘴硬,我看你这副身架能不能熬到残废。"说罢留了两个手下看著他,叫其他人跟他出去。

杨皓明身上痛楚,尤其疼惜自己的一双手,可更担忧阿宝被抓住。看守他的两个工作人员低声议论著黑衣蒙面人的事,他忙插口道:"喂,你们看见了,刚才那个蒙面人才是你们要找的人,干吗还把我绑在这儿?"

那两个人也觉得是彭卫东认错了,这一下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收场。他们也怕负责任,忙过来陪笑道:"哎,我们只是下级,彭乡长没说放你走,我们也不好放呀!"

杨皓明皱著脸说:"你们不敢放我,但可以把我松开一点嘛,我,我实在是很痛。"他说完忍不住咳了几声,竟咳出一口血来。

那两人见了不禁面面相觑。他们交换了个眼色,便过来把杨皓明的手脚解开,重新绑过,这回没有再故意用劲勒他。

杨皓明胸口微松,大口喘著气。其中一个工作人员去倒了杯水,把他从地上扶起来喂他喝。他口中焦渴,便大口喝了。他一夜运功奔波,本就十分疲乏,方才这一番毒打电击,更被折腾得筋疲力尽。他躺在地上胡思乱想了一会儿,便捱著浑身的疼痛迷糊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他隐约听见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睁眼一看,却见阿宝跪在自己身边。他心里一紧,以为阿宝也被抓了。又一转眼,却看见刘家南和盖瑞蹲在阿宝身后,关切地看著他。耿所长,那两个看守他的工作人员,还有两个官员模样的人也在房间里。

他手脚的绑缚已经松开了,但四肢麻木,竟连手都举不起来。阿宝连忙替他桑拿手脚,弄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恢复了些知觉。

其中一个官员模样的人大声训斥那两个工作人员:"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海外侨胞呢?他们是我们要团结的对象嘛!"

杨皓明听了心道:"对海外侨胞不可以这样,对中国同胞难道就可以了吗?对要团结的不可以这样,对不要团结的就可以这样了吗?"

其中一个工作人员辩解说:"是彭乡长指示的。"

那官员于是更加严厉地训斥起来:"彭卫东同志现在看起来是有严重问题的,群众对他的意见很大嘛,你们是他的下级,也要好好检讨一下你们的问题。"

杨皓明听他说话觉得甚是古怪,加上他浑身疼痛,一刻也不愿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忙问:"那么,我可以离开这里了吗?"

"当然可以,当然可以,我派车送你们回去。"耿所长连忙应道。

刘家南说:"不用了,我们自己有车。梁县长, 多谢你,改天我们再来拜访。"

众人又客套了一阵,杨皓明伤得不轻,阿宝便把他背了出去。

上了车他忙问究竟。

刘家南说:"你一被警察抓走,我和盖瑞马上去找当地的关系网,转了几层才找到梁县长。阿宝怕你吃亏,就扮成黑衣蒙面人先去派出所看看。"

"对啊,"阿宝接著说,"我在窗子外面看到他们那样毒打你,还把你吊起来电,我怕你吃不住了,就偷了一堆热水瓶从房顶上扔了下去,那声音很大,把他们都引到外面来看,然后我就摸进去救你。哪知道还是没来得及。"

"我真怕你被他们抓到,那你可就弄假成真,有嘴也说不清了。"杨皓明笑道,"幸好被你这么一闹,他们以为那个杨过是你,反倒放过我了。"

刘家南接著说:"后来听说整个县,还有附近乡镇,以及市里到处都贴了那个彭卫东干坏事的证据,多半就是那个蒙面人杨过干的。干得真漂亮!这个彭卫东说人家打劫他,多半是诬陷人家的。他简直坏到家了,听说他强奸了很多女人,包括一年前自杀的女教师。听梁县长说他已经被双规了。"

"什么是双规?"杨皓明不懂。

刘家南和盖瑞也搞不太清楚,盖瑞说:"好象也跟监禁差不多,但又不是坐监狱,反正他的好运交到头啦!"

"不过梁家伟真不地道,搞自己人算什么!"刘家南气愤地说。

"哎,艾瑞克,"盖瑞问杨皓明,"那个什么蒙面人杨过,不会真的是你吧?"

杨皓明转了转眼珠:"我倒希望是哪。"说罢跟阿宝偷偷交换了个会心的眼神。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