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世良言:中医向何处去(十六)

2008-05-16 10:12 作者: 作者:艾宁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四十六)淹死会水的
  
探索生命的奥秘需要生理解剖这类学科,但这类学科真的能直达生命的奥秘吗?生命有如音乐,我们在探索音乐的奥秘时是否用物理方法研究琴弦、解剖琴体?研究发声原理是否等同于研究音乐?我们在研究生命时真的找准“科学”对象了吗?探索音乐的奥秘不拘于对乐器的研究。中医理论超越人体研究生命,把自然界看作是人的外在身体,注重外在身体和内在身体的协调和谐,在这种生命研究中中医把握的不是生命的本质?

除了把自然界作为人的外在身体统一在中医理论中,中医的另一特点是注意把握技术与医学的辩证关系。

医术有时会背离医学方向,如同游泳技术会把泳者引向死亡。年轻时认为“淹死会水的”这个论断不能成立,因为不合乎逻辑。真要是会水怎么会被淹死?既然被淹死了又怎么能称上是会水?于是,凡是被淹死的,我就否定其游泳技术,其被淹死就是其技术不过硬的证明。我认为这个逻辑像铁三角一样牢不可破。可我后来看到这样一个事实,好多泳者正是死于有比较好的游泳技术,从而验证了人们的“淹死会水的”这一说法。

我研究游泳者淹死过程的照片,通过分析,我认为有的泳者技术相当好,姿势没问题,力度也很强,之所以淹死,问题不是出在技术上而是出在游泳观念上。最让人痛心的是,死者到最后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游泳观念有问题,如果他们在最后一刻改变认识都能完成自救,他们成了自己思想认识的牺牲品。

长期以来,人们凭借技术走到自然的对立面。技术成为人们战胜自然,征服自然的武器。我们不仅形成技术依赖,还形成了技术思维定势。这就造成了在危急时刻,有时有技术比没技术糟糕的情况。靠技术游泳,尤其以竞技状态渡江是很鲁莽的做法。如果泳者在生死存亡的关头能收敛技术,顺应水性,不与风浪搏击,把自己当成水的组成部分,你就会发现水并不是与你敌对的,不是想置你于死地的。当你不是拼命想要掌握控制身体的主动权时,你会发现你并没有失去这一主动权。

那么多的泳者不是死于游泳技术而是死于不放弃游泳技术的游泳观念,这是一件多么令人痛心的事情。让一个技术高超的人在关键时刻能丢弃技术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一味拼博,到最后也不另辟道路是大多数人的做法。有谁认识到了靠技术过江是个危险的思维定势?在这里无论你怎么证明这一思维的正确性都救不了泳者的命。

毛泽东畅游长江的录像,我颇吃惊。他老人家没有泳姿,他游泳就是在水里翻滚,无技术可言,从这一点上可以说他不会游泳,但你得承认他识水性。他为什么号召人们到江、河、湖、海里去游泳?因为游泳池里没有多少水性可识。

学游泳,技术不是一切,有很多东西是在技术之外,不知道这一点,就算是会游泳,也不能算是识水性,而不识水性就有送命的危险。

中医有时候看上去是那样地缺少技术含量,是那样地无技可用、无技可依,既使有技,这个技也是藏在自然的状态之中,那样地不显、不露,这在科技时代真是有点让干中医这行的人蒙羞。可是,正像一个走进原始森林的现代人,他的信心和勇气不是来自于内心,而是来自于他手中的枪。一旦失去这支枪,他就失去所有的价值。西医将所有的价值都外在化了,从内在上看不到人。中医看上去落后,可是我们是不是也应看到中医在技术与医学关系的统一上确有独到之处呢?

母亲没有教给我技术,没有传给我绝招,迫使我挖掘自身潜力。如果一个人有了内在的东西再获取技术,就是技术为人所用,而不是人做技术的奴隶,甚至被技术所害。

如今的医院离不开设备,医生离不开仪器,医院和医生共同组成一个严密的大机器。医务人员的身心紧紧依附着技术、依附着医院,离开医院,医生就什么也不是。他们不是个体的人,健全的人和完整的人,谈不上心灵的自由和解放……大学生们为什么往大城市挤?为什么求职?因为学校给予他们的书本“技术”就像卖身契一样,将他们依附在具有机器性质的社会技术团体中了。

这种依附关系是如此地折磨人,以至人们的心理普遍不适,产生种种心理问题。对此,人们多从社会角度进行分析,少有从科技角度着眼,所找的多是单一原因,少有复合因素。出于技术观念,有病就得治,不治就是错误,不具有技术含量的治、不治而愈的医就受到指责、嘲笑。社会进步的标志表现在治病上就是有病必治、小病大治,大病动用全院、甚至全国的医疗手段治。

被淹死的会水者至死不明白自己的死因,活着的人以一句简单的“技术不高”就把责任还给了死者。正如北京大学用“忧郁症”一词就把大学生的死因还给了死者,使这所当年盛产疯狂天才的学校淘汰了疯狂,也淘汰了天才。“淹死会水的”是一句什么样的咒语?

(四十七)做自己的第一医生
  
我不是医生,由我来谈中医有两个负面效果,一个是被人嘲笑为“俨然一副大家模样”,有装腔作势,欺世盗名之感。另一个是把中医降低到了一个非医生也可以谈的程度,使中医不像一门专门学科。

这就扯出另一个话题,专业分科问题。我们知道,西医分科很细,有专门研究脑的专家,有研究心的专家,有的专家就研究手,不管别处。于是,一个专门研究手的专家,可以有高级医生的职称,但很可能连个感冒也治不了。如果一个中国农民来到大医院,他很可能一时半会理解不了,为什么被称作主任医师的大夫却看不了他的病?为什么越是细枝末节就越高级?

中医难以分科,难以头疼医头脚疼医脚,于是,按西式思维中医就是不专门、不高级。中医,能为一个外行人侃侃而谈,在一些人看来就说明中医的专业技术含量很低。在他们看来中医的大众性就是它的低级性和无价值性。这是不是科学分泌出来的愚民思想呢?

这是一对矛盾,我们认为简单的就是低级的,于是就走向复杂和专业化。所谓专业就是不为专业之外的人理解,“外人”除了崇敬、敬畏,无权提出质疑。许多学者在专业的堡垒中称王而洋洋自得。如果自己的专业能为普通人所理解,那就是专业人士的耻辱,因为专业性越高它的大众性就越低。于是隔行如隔山,人们彼此越来越难以理解了,相互批评却没有批评权。

我想问的是,作为人类社会,可不可以这样无止境地专业化下去?如果这样发展下去,当我们消灭了所有社会阶级性分歧实现大同世界之后,会不会因科学分岐而再次出现分裂?如今为什么医患关系紧张,有那么多医疗纠纷?为什么人们仇视执法人员,上访案件激增?对此,人们多从社会制度上找原因,而少从专业隔阂上作考虑。其实,冲突往往起于非专业人员不接受专业人员的解释。我们这里的医院设立委屈奖,专门奖给向患者方解释医理而没有被理解的医生。看来,无法解释,说不清楚是西医也存在的问题。如果一解释就能明白现在为什么不普法了?

人们有要求理解专业问题的愿望,人们不因理解能力被否定和行业限制就放弃想理解的愿望。医生的逻辑挡住了患者,患者的逻辑就会把医生当成屠夫。法律的逻辑挡住了百姓,百姓就把执法者当恶棍。不能被理解的事物,使人产生的不全是敬畏,还有反抗和怨恨。毛泽东当年不想把法律过于专业化也有这一考虑。

中医与围棋相通。中医简单,拔一把门前草可以治病;用一根针可以行医,中医可以用“赤脚医生”的模式达到普及。可中医简单吗?你真钻研进去试试?围棋在所有棋类中看上去是最简单了,没有将,没有王,没有什么规则,几乎人人都可以下。可围棋简单吗?你相信人类会造出一个计算机围棋大师吗?

下围棋的人很多,可下得好的人不多,但人们并不因平庸棋手太多而否定围棋;搞中医的人少,神奇的更少,人们却据此否定中医。人们相信棋力有高低之分,不因自己棋力不行而否定聂卫平、马晓春,却为了否定中医而说张仲景、李时珍是骗子。因为,如果承认中医有名医就无法废除中医。

在现代意识中,身体是机器,我使用我的身体,可我没必要知道我身体的工作机理,也不用检修这台机器,因为那是专业人员的事。身体这台机器出毛病了,交给医生去处理。当医生工作时,我不知他们的技术如何,我只能用不安的眼睛看着医生,从他们态度上做推测。如果他们的态度漫不经心,我的病情又恶化,我就会认定是他们出了错。既然生死是由医生和医院负责的事。当我接受不了死亡这一事实时,把我的恐惧和愤怒转嫁给医院和医生不是很自然的事吗?

我不是医生而谈医学是因为我拥有一个身体。作为一个有身体的人,我要求对身体有一定的医学认识,我想做自己的第一医生。正如下围棋和爱好哲学,是因为我在生活,我首先是我自己的棋手和哲学家,不能因为有马晓春和李泽厚的存在,我就不能下围棋和思考哲学问题了,我不想除了为棋圣和哲学家欢呼外没有自己的棋道和哲学,我要有自己的一元生活。

中医在建立之初就不想专业化到让只有少数人能理解,中医为什么要与中国文化一致?为什么力图使治病之道与治国、治家、与天地自然之理统一起来?为什么说不为良相便为良医?只有与天、地、人一理,事理相通,医理才可以被想要理解它的人理解和接受。中国统一的文字,上下一致的话语体系,曾使皇帝与百姓对话也不会产生语言歧意。如今中医不被理解,是因为西方文化打破了这个我们原有的统一的认识体系。中医所依托的中国传统文化不被人理解了,但认识上的分歧历时久了必然要提出弥合的要求。

(四十八)人类要当机器人
  
自从“深篮”打败国际象棋大师后,人类就在他自己造出的机器面前产生了恐惧、自卑和困惑。随着机器越来越无所不能,人类是越来越羡慕机器。不知有多少人在机器面前甘拜下风,想当“深篮”而不可得。机器将称雄未来世界。

但问题是人的位置在哪里?国际象棋大师在“深篮”面前如何寻找自身价值?我们人类在不久的将来会成为自己机器的奴隶,在自己造的机器面前毫无尊严吗?当有一天,我们人类被机器人彻底打败时,我们只能以机器是我们创造的自慰了吧?正像上帝以创造了我们人类而自慰一样?

在逻辑智慧领域内,上面这个问题就是不久将来的现实,不知科学要如何解决这一问题?

种种迹像表明,我们人类想用把我们自己变成机器来与人造机器抗衡,起码也要争个与机器人平起平坐的地位。当人类被自己创造的科学牵着鼻子朝着让自身也成为机器的方向发展,我们是应该为机器的智慧而欢呼还是为人类的智慧而悲哀?

我之所以说中医会消亡就是因为科学的发展是不可阻挡的。当人类使地球气候日益变暖,节气失常,人体所体现的五运六气就失效了。当气候紊乱,环境污染,植物失去以往的生长环境,自身性质开始改变,中药也就无所谓中药了。当手术越来越频繁地使用,人的气血、经络就改变了,针灸等中医疗法也就废了。当硅胶、塑料、金属等人造器官大量填充人体时,阴阳也就不显了……中医没有了所依的“天”,没有本来的药,没有了可调的气血和阴阳当然就消亡了。当今中医的衰微已有这些因素在起作用。

中医消亡之日就是人类完成机器人转变之时。因为中医是立足于人的医学,中医的节欲是为了存欲,现今纵欲的结果是毁欲、废欲,身体之欲被毁掉、废掉了,身体还有什么用?人没有了人的身体,还要中医做什么?所以,废除中医之举,正是我们人类舍弃身体之始。中医消亡了我不觉可惜,我和大家一样向前看坚信高科技时代就会到来。当人类不再是人而是机器时,中医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呢?人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人类会坦然接受自己成为机器人这一事实的。我们现在就有点对身体不耐烦,视身体为累赘了。我们有点迫不及待地想让自己变成机器以解决我们的生存恐惧,如果机器能让我们活到150岁,你不当机器人?身体让我们越来越少有留恋,连那点口腹之欲,也成为减肥的负担。身体能让我们体会的心理感觉,如爱、艺术等已越来越受到蔑视,身体还能为我们提供什么?当地球上的生物已全都污染成毒物,生态环境越来越恶劣,人体已完全不能抵御外界环境,你不选择当机器又能如何?这时挣脱身体难道不是一种解脱、解放?

如今的教育也是电脑化教育,把人的头脑弄成电脑,人与人的不同成了电脑功能的不同。人的头脑成了被逻辑分析、分类、分等级的对象。

对比“深篮”与国际像棋大师的思维,人们自然会提出人类的智慧尊严问题,我们这样培养的头脑再被这样地打败?

国际象棋是西方的逻辑智慧。逻辑检索的“深篮”打败了人类的逻辑智慧,宣告人类的逻辑智慧是可以被机器战胜的。那么人类有没有不能被机器战胜的智慧?这时,人们的眼光自然地会落到当今还没有被计算机打败的唯一棋种——围棋。

在计算机围歼围棋的战役中,人们首先分析围棋与国际象棋的区别,而这两者的区别正如东西方文化的区别,用逻辑智慧难以逾越和沟连。

看似简单的围棋蕴含着逻辑智慧不能战胜的意像智慧。围棋中有许多虚性成分,虚怀若谷才能运筹帷幄。虚是空间,是进行时与位的对应变易组合的辩证空间,它不在逻辑智慧范畴。围棋中,每落一子,格局为之一变,每一子的价值都不能从对他自身的分析中得出,而是由它与其它子的关系决定。对中医主张废医存药的一派,他们眼盯着中药的功能、药性、成分,自以为取了中医的精华,殊不知每一味中药在中医的不同方剂里其作用都不一样,药性会因不同的配伍而发生变化,一味药会因与其它药的生克制化关系而呈现与它在试验室里被测定的完全不同的性能,就像一个社会中的人所发挥的作用要受到客观环境和与其它人的关系制约一样。中医是个容器,原装地储藏着一份人类智慧品种。

人们最终会视硅胶、塑料、金属等填充的人体为累赘,也会最终抛弃基因工程带给我们的身体,今天还没有发展起来的基因工程也会被人类像对待中医一样被抛弃。人类最终会以一种“虚”的方式,也就是能量的方式存在,彻底走向唯物的反面。到那时,虚幻存在着的人类会不会想到中医思维的实实在在?

(待续)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