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会死"女子独行百里赴映秀镇寻夫


周兴柠的眼中始终含着泪水,话音颤抖,“我相信不会死,我要去救他!”5月14日记者在都江堰加油站邂逅这位女子的时候,她双手颤抖,不停打电话,语音急切,但是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却坚定万分。她的车上已经备齐一切户外用品,是的,她要去汶川县映秀镇寻找自己相守十多年的老公郭斌。这一天,记者一路跟随寻夫奇女子徒步走向映秀。

“130人,至今全无消息!”

“你们要去哪里?”

“紫平铺水坝。”由于前日紫坪铺水坝的冲锋舟之行未成,记者试图再度前往。

“我也要去,我带你们一起。”就这样,记者从租下的出租车转到了周兴柠的车上。

这已经不是一辆车了,被子、热水瓶、多部手机……将车子内变成了一个凌乱不堪的家。“对,我已经在车里住了两天了,这两天我天天在都江堰,我一直在等待时机去映秀。”在等待的两天里,周兴柠粒米未进,没有合眼。每天除了来回于成都和都江堰,“买东西,吃的喝的,药品……各种各样的东西,买回来分给路边的人,我想我老公跟他们一样正需要这些东西。”此外便是无止尽的以泪洗面,“这两天里的泪水是我这辈子所有的泪水。”

周兴柠的老公郭斌是华能太平一电驻映秀电站技术人员,“往常他也在都江堰和成都工作,但是事发当天他去了映秀开会,开会的一共有130多人,至今全无消息。”周兴柠心急如焚,打电话问所有郭斌的同事家人,“现在他们家里跟我家一样只剩下老幼妇孺了。”另一位随行女子杜永的老公席树钢与郭斌一样当日在映秀开会。

 
“他不会死"女子独行百里赴映秀镇寻夫

一路上周兴柠(左)边走边哭,本报记者陪伴身旁安慰她。

当日下午2时20分左右,周兴柠打通郭斌电话,“我想跟他商讨一下第二天出游的事情。”不料被周昵称为“睡虫”的郭斌在电话中表现得意兴阑珊:“我要睡觉,再说吧。”

“我知道他在睡觉,那的确也是他的休息时间”,换成往日周必定会嗔怪一番,无论如何要说几句,但是当日,周佯装生气挂断了郭斌电话。

十分钟不到,地震来临。此后周便再也无法联系上郭。“我要是当时让他起来,他肯定起来了,但是我没有!”周兴柠开始自责,泪如雨下。

寻夫在路上

从泥泞的山中小径到到处山体滑坡的公路,周兴柠一见从映秀出来的村民就拉住不放,不停追问:“太电怎么样?”只是大部分人都摇头,周只好一路走。

路上时有身穿蓝色制服的映秀湾电力公司工人路过,下午1时50分许,一位映电工人的回答并不是摇头,而是很明确的:“我不想说了,你们自己去看吧。”话音未落,周兴柠和杜永两人不约而同哭泣起来,脚步则更加焦急。

“他不是说不知道,而是不想说,情况肯定不好!”周兴柠与杜永开始交流起来,紧随而来的映电工作人员描述了灾情:“就在太电屋顶上,两座本是分开的山合并成了一座,太电完全看不见了,不知道怎么样。”两名女子随即绝望地就地坐下来,沙哑的哭声引来路人的注目:“不要哭,坚强点!”从映秀方向出来的路人一个个地经过,每个都这样鼓劲。

“其实是我不敢面对现实,太电肯定被埋没了,什么也没有了。”当已步行至距离映秀还有20公里时,周兴柠一度试图放弃此行,最后还是决定:“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傍晚6时30分左右,到达百花镇。离映秀还有10公里,需要翻越最危险的山体滑坡路段时,周兴柠决定在百花休息下再作打算,此后记者便进入映秀,未再能与其取得联系。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