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妹读盛雪诗文随想

2008-05-20 03:57 作者: 三妹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如果我们中国人都怀有诗人盛雪这样的人民感情,他(她)就会自然而然地有了自由精神和独立意识,他(她)就会知道:中共不是中国。他(她)也就会知道爱国首先是爱这片土地的底层人民,爱祖国的文化和山河。知道了这些,才会知道我们人民的职责就是要监督政府、批评政府、反对政府的一切无视人民生命的行为。更何况,我们国人面对的是一个无视人民死活的极权独裁的政府。

只有有了这样的自由精神和独立意识,我们中国人才真正有了尊严。

我看到太多的中国人,他们在海外生活了近二十年,虽然有高学历、高职位、高工资,可是这些华人律师、医生、工程师,他们在西方只是仅仅获得了物质享受和一个谋生的饭碗。在精神上,他们把中共政府当成中国,他们完全没有人民感情,他们思想上是附庸的和奴性的。这些人虽然在西方公民社会生活了多半辈子,他们却连起码的公民意识也没有,既,人民独立于政府,社会独立于国家。

我们每个中国人都和盛雪在一点上是一样的,就是,我们每个人在幼儿园和小学时就成功地被中共完成了洗脑。但是绝大多数人与盛雪不一样的是,盛雪在西方有意识地对自己进行了反洗脑,而且断然地断绝了继续被洗脑的可能。而不同的是,绝大多数中国人却带着这个被中共扭曲的、僵化的脑袋在西方生活和工作,而且在海外甚至仍继续接受着中共的各种渗透和洗脑,仍不断接受着中共的各种套话说辞,他们甚至用这个扭曲的、僵化的脑袋影响、教育着他(她)的后代。

我女儿的两个最好的女友,她们都如我女儿一样五、六岁便来到美国,可是在最近,三个多年的好朋友却为中国的民主吵了起来,那两个女孩极为生气地告诉我女儿,"中国人民素质低,不能有民主!"这类典型的中共的套话说辞怎么会镶嵌在美国长大的中国孩子的脑子里?!这两个女孩的中国父亲都是在美国非常成功的教授,一个在他所学的领域的教授中达到前十名。

我的一个美国朋友问我,他说,"如果美国政府在美国迫害法轮功,我们不管是基督教,还是天主教,还是犹太教,任何人都会站出来抗议政府的迫害。为什么你们中国人不但不抗议政府的迫害,反倒站在杀人政府一边喊好。要知道不管法轮功信什么,他们有这个自由,他们和我们一样是普通老百姓,政府杀他们就是杀我们。"

这时,我不能为中国人的奴性和狼性辩驳,我心中只有悲哀,我感到我们中国人的尊严不在。

昨天我去朋友家聊天儿,痛心地谈到四川大地震,我的女友告诉我,她刚才刚给朋友打了电话。我的女友感慨地说,听了朋友的话她感到中国人这时的感情不是在受灾人民身上,而是在中共政府身上,她的朋友感恩戴德地告诉她,这次政府真的尽力了,你看CCTV上天天都是解放军在救人。

由此看来,中共政府真的不用再为人民做任何事了,它只要把CCTV的宣传搞好就行了。其实,中共早已经深谙其中玄机,而且,它现在已经为六十年愚民的辛苦耕耘而收获了。因为,中共已经把中国所谓知识分子精英,不但是在海外还是在国内,都洗脑洗得达到它所要求的低素质了。

二00八年五月十九日

****************************
请把人权圣火传给我



盛雪 (多伦多人权圣火演讲词,原文为英文,略有改动)





北京2008年奥运会的口号是: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何其美好,如果我们真的都能够分享这个梦想。

但是,这同一个世界中太多的人无法分享这个梦想,对于他们,这更是一个无尽的噩梦。





人权圣火正在照亮苦难者的世界,呼唤人们从噩梦中醒来。



今天,

我是几千具小小尸体中的一个,在四川地震灾难中死去。我的梦想永远被压死在地震中倒塌的豆腐渣教学楼下。



我是百万童工中的一个,从凉山来,每天工作16个到18个小时,一个年幼的奴隶。



我是百万雏妓中的一个,被像一件衣服一样卖掉。我的哭喊被淹没在有钱有势者的笑声中。



我是百万奴工中的一个,在山西黑砖窑中没日没夜的干活,烧焦的脊背辉映着星光。



请把人权圣火传给我!





今天,

我是百万穷困农民中的一个,不得不靠卖血维生,却感染了艾滋病。



我是百万无辜感染了萨斯或禽流感中的一个。难道我的生命就一钱不值,甘心这么快被遗忘。



我是百万矿工中的一个,在无尽的矿坑里挖掘希望,轰然的坍塌掩埋了我的梦想,我的生命。



我是百万上访者中的一个,被权贵欺压,被司法羞辱。我呼喊正义的号啕大哭,消散在社会冷漠而黑暗的旷野。



请把人权圣火传给我!





今天,

我是百万无家可归者中的一个,我的家被暴力强拆,要给奥运场馆让路。



我是百万民工中的一个,在富丽堂皇的城市中餐风露宿,高楼大厦映照出我可怜的身影。



我是百万死于不知名的疾病中的一个,曾经每天喝着污染的水,呼吸着混浊的空气。因为中国已经没有一条干净的河流,没有一片蓝色的天空。



我是百万死于食物中毒中的一个,米面菜蛋鸡鸭海鲜都有假有毒有伪冒,不知道该向谁讨还公道。



请把人权圣火传给我!



今天,

我是数千名六四屠杀死难者中的一个。

我是无名的六四“暴徒”中的一个,在19年后,仍然被关押在监狱里。

我是黑名单上的一个,我是通缉令上的一个,我是流亡者中的一个,不能有尊严的回到中国。

哦,我是一名死去的流亡者,最终也没有能够圆我回家的梦。



请把人权圣火传给我!





今天,

我是一个良心犯。

我是胡佳、杨子立、王炳章、黄金秋、杨天水、张林;我是高智晟、陈光诚、郭飞熊。



今天,

我是受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基督教徒、藏人、维吾尔人;我是正在死去的缅甸、北韩、达尔富尔的村民。



我是一个无止境的名单,无数绝望的灵魂正在苦苦哀求:



请把我从噩梦中唤醒。

请把人权圣火传给我。




2008年5月17日


--
盛雪 SHENG Xue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