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骤劫神殇】夜沉沉第十回 (图)

怜爱子宝珍寻儿 迷色欲刘春遇鬼

2008-05-24 10:17 作者: 慧芷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刘春在夜里总有些异常情况,而到天明时,雪蓉就会发现他睡过的褥子上湿了一大片,人也渐渐不支:脸色铁青,走路打晃,而且走哪里就睡在哪里,那草垛都快成了他的安乐窝了。可是一到梦中他就欢声笑语起来。雪蓉不敢得罪,只好低声下气的问:"老刘,你昨天又作梦了?是不是在梦中还有女人陪你呀,我听见你在梦中老是说笑。""啊,你听见了?好啊,那你就学着点吧!梦中陪我的那可都是美女,你觉得你漂亮吧?!那些女人比你可俊多了,个顶个的能歌擅舞,可不象你这个死样,守着男人象块木头似的,就是没人待见!"刘春呲牙咧嘴的说,刘春在女人面前一贯英雄,更别说对雪蓉了,"真是倒了驴,倒不了架子!"雪蓉想,本来想给他做点什麽,看他这付样子,也就懒得理他。可还是放心不下,就补了一句,"我看你这两天身体不太好,是不是.......""你给我闭嘴,你少丧门我,我就喜欢这样,‘碧桃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他为了给雪蓉添堵,便唱呕呕的出去了。

雪蓉气得不行,又不能不管,只好把这些日子的情况对婆婆和盘托出。宝珍知道了这个情况,那真是五雷轰顶,一辈子寡妇舍业的,吃尽辛苦,就落下了这根独苗,又口省肚挪的攒了点钱给他娶上了媳妇,这可是在这个又有免子又有狼,就是缺少大姑娘的东三省,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了,多少有父有母的男人打光棍呀,现在又有了孩子,这一家人家是她受了无数煎熬换来的伟业,看看儿子要出事,她怎能不着急呢?!她放下手里的活,就去找儿子,可是她哪里找得着?於是到走不动的时候,便坐在地上哭起来。"刘大娘,你怎麽了?"村中的一个小伙子看见了问,张宝珍是个很爱面子的人,她不能把这事告诉别人,再说刘春也受不了。"没事,"她拍拍身上的土说,"我摔了一跤,一会儿就好了!"刘春平日就象没头的苍蝇一样,东一头西一头的,谁知道他是在村里,还是进了城?宝珍只好回家了。雪蓉看见婆婆那个痛不欲生的样子,心里当然不是味,但也没有办法,只好什麽也不说地上了一柱香,求神保佑自己的男人刘春。

其实刘春早晨从家里出来就觉得自己象个游魂一样,浑身没有四两劲,脚下发飘,不知道自己是在什麽地方,一会儿觉得自己是在路上,一会儿又觉得自己是在梦中。他昏昏沉沉的,一会儿就觉得有些走不动,可是总不能躺在路上啊,他向村外的小河边走去,想到那儿歇一会儿。"你们看这个人真没料,这麽早就喝成这样!"他看见一个村妇指着他说,他管不了那麽许多,好不容易走到小河边,看见有一堆乾草,那是打草的人晒在那儿的,刘春便一个跟头栽上去,觉得全身的骨头都散了,再也不想起来了;在宝珍找他的时候,他已经歪在那里睡着了。他一闭上眼,就看见有个小媳妇向他走来,春桃似的脸庞笑吟吟的,他认得,那就是自己在城里找的那个叫肖人的相好,"这娘们怎麽跑到乡下来了呢?"他疑惑的想,"你别过来,我病了,想歇一会儿!"他喊,这时他对自己沉迷女色已经觉得有些後悔,实在不想再沉沦了。早晨的事儿,他也只是强嘴罢了,自己的情况自己还能不知道?事到如此,也只好醉死不认那二壶酒钱了。可是他决定,从现在开始好好作人了,不然的话,说不定把小命玩完了,那可不上算,他迷迷糊糊的想。

"你这个小没良心的,哪有什麽病啊,分明是不想理我罢了!"那女人拍了刘春一下,把嘴里的一个红果吐给他。刘春吮着那甜酸的红果,立刻觉得精神大振,欲火升腾,那里还能节制?"真地,哪有什麽病啊,自己刚才不过是一时倦怠罢了。"他想,立时让那情人颤抖在自己的男性雄风中。过後,那女人把他从地上拉起来,向草甸子的深处走去。走进一处青堂瓦舍的院落,院中花木掩映,小婢如玉,更有香风送来甜美的丝竹管弦之声,刘春一下子乐不可支。"怎麽会有这样的仙境啊,就是死在这里也无憾了!"他喊道"真的无憾?!"肖人认真的问。"不憾,不憾!不憾!!"他大声的喊,"好可爱的甜心!"那女人把他搂在怀里,真是说不尽的温柔,道不尽的风流。"你也没有男人,就嫁我吧!"风雨过去後,刘春请求说,"不行,"女人摇头说,"我哪有你媳妇那麽能干啊?""她算是什麽东西,一个破鞋娘们,连你的一个脚指头也不如!我见了她就恶心!"刘春愤怒地说,"那你能为我把她赶走吗?"女人问,"当然了,别说赶走,如果你愿意,我都可以杀了她!"刘春认真的说,"你呀,真是个狼心狗肺的人啊"女人点了一下他的前额嗔道。

一觉醒来,刘春发现有雨滴落在自己的脸上,睁眼一看浓重的黑云已经布满了天顶,细雨如丝的下着。身下的乾草已经被淋湿了,"我怎麽会在这里呢?"刘春使劲的回忆,他想起了绣帐美女,可是这些怎麽会一下子没有了呢?那肖人不是答应嫁给自己了麽?,怎麽一下子连房子都搬走了呢,"这女人真是太不可信了,真是没有人品!"他嘟囔着想爬起来。可是稍微一动,就觉得全身酸疼,只好又躺在湿地上,"我真的病了,三十几岁的人都站不起来了,这不是快死了麽!"他不觉掉下泪来。夜风吹过来,透骨的寒冷,身边的几株枯草在风雨中挣扎着,大部分已经烂在泥里了,‘人生一世,草木一秋,'那青枝绿叶过後,都是一片荒凉,在风雨中烂掉。刘春想,这还真象我的写照呢?传来几声猫头鹰的叫声,刘春打了个寒颤,这时他想起了雪蓉,‘还是她好啊,怎麽打骂也不走,自己过去真是有点对不住她。'他慢慢的站起来,往家的方向走。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