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 何在?


地震地区民众反映,地震发生头几日,几乎见不到当地领导,也不知道他们在何处贵干。总理到一线指挥救灾,固然感人,但反映的,却是制度缺失:缺乏日常防灾救灾机制;地方官员似乎全然没有此等责任,他们甚至谎报、掩饰灾情。

"中国特色"的救灾模式,是否就能"统一指挥"?只问:效率何在?

当地民众还反映,灾难发生至今,除了重点地区(如纹川、北川等)之外,许多灾区的灾民,至今没有得到像样的救援和救济,如绵阳市所辖的安县,各乡镇灾情严重,大片死伤,但并无政府力介入,当地灾民仅能依靠自救和互救。

大量捐款和救灾物资涌入四川,却并未得到有效管理与合理分配。时不时就有捐款被侵吞、物资遭挪用、分配不公平的传闻。灾民为此怨声载道。只是,这类怨气,并没有反映在国内的媒体报导中。

死难孩子的家长们,他们群起抗议豆腐渣工程,要求追究官商责任。家长们的悲情和愤怒,同样没有反映在国内的媒体报导中。

大概没有人怀疑温家宝的"爱民之心",但是,温家宝能不能对着国内记者大吼一声:不要把镜头对准我!请把镜头对准灾民,对准死难者,对准失去孩子的父母!

温家宝没有这样做,温家宝不可能这样做。既得利益集团不允许他这样做,现行制度不允许他这样做。镜头和画面是宝贵的,镜头和画面只能属于政府。电视和报纸上,只能有政府的"高大形象",不能有民众的悲愤和怒吼。

这便是极权者的统治秘密:政权优先,民众为次。犹记1989年民主运动之后,中共当局立即着手在全国各地大量装备和培训防暴警察,在各城市建立特警队,人数动辄达数千,乃至上万,甚至建立女子特警队。民众时不时就能目睹这些特警队的"防暴演习":他们全副武装,技能完备,熟练操作各类武器和车辆,能攻能防。在随后的各类"群体性事件"中,他们果然都大派用场、大展身手,诸如汉源暴动、汕尾血案等,"无往而不胜",着实令民众生畏。

形成对照的却是,唐山大地震已经过去32年,当局至今没有建立起一只专业救灾队伍,更从未进行过防灾救灾演习。以至于,面对这次四川强震,11万大军云集,却几乎只能展示肩扛手刨的原始技能。

对比美国的联邦救急管理局(FEMA)和俄罗斯的紧急事务部,中共迟至2006年,才成立"国务院应急管理办公室",但职能阙如,形同虚设;中共迟至2007年底,才开始实施《突发事件应对法》,却主要针对民变。

在这次抗震救灾中,当局全力突出政府和军队的形象,但注定要载入史册的却是:最先到达现场救灾的,不是中共军队,而是自驾挖土机赶到的安徽省蚌埠市刘氏四兄弟;而几乎与军队同时抵达的,是江苏省民营企业"黄埔再生资源利用公司"老板陈光标,及其他所率领的一只民间自发救灾队伍。地震刚一发生,陈老板就紧急调集120人和60台工程机械,昼夜兼程,仅用不到36小时,就从江苏沿海赶到四川山区,行动之神速,连军事专家,都啧啧称奇。

在错过了拯救生命的黄金72小时之后,中共才允许外国专业救援队伍进入。日本救援队赶到后,仅能挖出遗体,而未能救出任何活人。回国后,这支日本救援队全体感到"心情沮丧",其中一名队员因不堪"内疚"而辞职。

反观中国,面对死难孩子家长的哭喊和谴责,至今,没有任何一级政府和官员,出面对家长们说声"对不起";更没有任何官员和商家出面,对豆腐渣校舍夺命惨剧,表示内疚、自责、主动承担责任。中共政府,中共官员,为什么不道歉?中国人,日本人,何其差别乃尔?

面对大量学校倒塌和大量学生死亡的事实,迄今,中共当局的调查重点,并非官员和商家责任,而是未倒校舍的"经验",声称要在重建中吸取这些"经验"。家长们的痛苦和愤怒,被晾到一边。"天理"和"公道",对中国家长们来说,竟是如此的遥不可及!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