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听说过吐痰外交吗?


编者按:在中共外交中,最为西方感兴趣的是「邓小平的痰盂」。西方外交官每有详细记载,基辛格在回忆录中因此称邓为「肮髒小矮人」。本文见微知着,发人深省。

邓小平见外宾时脚下的痰盂举世闻名,西方外交官有详细介绍.前美国国务卿基辛格在回忆录中称邓为「肮髒的小矮人」。图为邓小平(左三)1977年在科学教育工作座谈会上讲话,每人脚下都有一个痰盂。

为了迎接奥运,中国除了积极抓捕维权人士之外,正在努力的向全国人民推广文明吐痰,譬如派发大量「文明吐痰清洁袋」,甚至在公众场合摆放痰盂等等,不断操练,以免同胞在老外面前丢脸(其实花卅六亿人民币起了一个严重漏水和白天不开灯不能使用的「鸟巢」都已把脸丢尽了)。中国网路上一篇劝人不要随地吐痰的流行文章写道:「我国是一个有着几千年历史的古代文明国家......不准随地吐痰,不等於让你把痰不吐出来而往肚内咽下去,同志们,我们千万不能把含大量细菌、含有害有毒物的痰往肚内吞,这是极不卫生的,打个比方:你自己有痰往肚内咽,等於别人的痰往你嘴里吐一样,你想这髒不髒?想到这些,你以后可能再也不敢将痰往肚内咽了。有了痰,我们必须吐在痰盂内......」。看了这文章后,恐怕原本不想吐痰的都不敢不吐了。

说到文明吐痰,自然令人缅怀起毛泽东和邓小平那年代在公开场合的那些御用痰盂。

曾经有一段好长的时间,我以为那些在中南海会客室或人民大会堂的痰盂只作装饰用,或作为中国人顽强地向外人特别是洋人宣示「以我为主」的天朝傲慢姿态.我相信这些痰盂只是装饰品,是因为在我从没有在任何媒体上面看过任何人正在使用这些痰盂,其次是因为我非常怀疑那些领导人真的敢在外国元首或贵宾面前吐痰。

直到多年后读到国外领导跟毛、邓的会议记录或有关外国领导的回忆录时,才很确定的知道这些中国领导人在公开会客的场合确实经常往这些痰盂里吐痰。

与美会谈邓不断吐痰的记录

在中美建交前从一九七四到一九七五年的其中五次中美会谈中,按照美方相当仔细的会议记录,每次均出席的邓小平总共朝着痰盂吐痰十六次,在一九七五年十二月会见福特总统和国务卿基辛格一次吐痰最多,总共六次。该五次中美会谈中有关邓吐痰的描述共有以下八种措词:(一)邓往痰盂里吐痰(Teng spits into his spittoon.);(二)邓再次往盂里吐痰(Teng again spits into his spittoon.);(三)邓再次俯身往痰盂里吐痰(Teng leans down again and spits into the spittoon.);(四)邓俯身大声往痰盂里吐痰(Teng bends over and spits loudly into his spittoon.);(五)邓大声往他椅子旁边的痰盂里吐痰(Teng spits loudly into his spittoon beside his chair.);(六)副总理俯身往他椅子旁边的痰盂里吐痰(The Vice Premier leans down beside his chair and spits into his spittoon.);(七)邓俯身往桌子下面的痰盂里吐痰(Teng bends over next to his seat and spits into a spittoon under the table.);(八)邓俯身到桌子下面,往他椅子旁边的痰盂里吐痰(Teng leans down beneath the table and spits into the spittoon beside his chair.)。

邓小平不仅常常吐痰,更多次在对方发言中途吐痰,要对方等他吐完为止。

当时任职於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曾多次参与会谈的洛德( Winston Lord)回忆说「他坐在椅子上双脚仅仅及地,他是个烟鬼,并随意使用痰盂。」也曾跟邓小平会面的白鲁恂教授(Lucian Pye)则记载如下﹕「他坐在垫得厚厚的大椅上......脚勉强碰到地面,当他俯前使用痰盂时,甚至是双脚悬空。」

邓小平菸抽不停吐痰技术高超

前加拿大驻美大使伯尼(Derek H. Burney)一九八六年陪同当时加拿大总统莫朗尼访华,在会见邓小平时他观察到,「会上邓小平菸抽个不停,偶尔使用痰盂,惟弹无虚发.」一名曾於一九八八年陪同时任菲律宾副总统的劳雷尔到北京会见邓小平的菲律宾官员也对邓的吐痰技术印象深刻:「他菸抽个不停,一支抽完就用余烬来点另一支。他也向着痰盂吐痰,奇准无比。」

从若干曾与邓小平打交道的观察家的分析,邓小平的吐痰行为似乎具有一定模式和助语作用。也有参与中美建交前多次会谈、时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史考克罗夫特(Brent Scowcroft)回忆说,「他菸抽个不停,我的意思是指他一支又一支的抽,一支抽完就用它来点另一支。他总会有个痰盂,每隔一会儿,他就会提意见,然后转过身去「咳吐」」。於七○年代在美国国务院驻外事务处工作的尼克斯(Robert Nichols)也察觉到邓有类似的吐痰模式,「邓小平身边有个痰盂,当他提完一个意见,就会向着痰盂吐痰,响起「乓」的一声。」

邓有时也会借助吐痰以示鄙夷,卡特总统时代任安全会议中国事务主管并亲北京的奥森伯格(Michel Oksenberg)这样形容邓小平,「他经常吐痰,声情并茂。一次,他为了骂苏联的扩张主义骂得更起劲,就向痰盂吐了一口痰。」一位泰国外交家这样描述邓在入侵越南前夕的表现:「邓对越南恨入心脾,他使劲的向痰盂吐了一口痰,把越南人骂作狗。」从会谈的记录也可见,单刀直入的邓小平并不把油腔滑调的基辛格放在眼内,他经常在基辛格发言时痰兴大作,也可能有恶搞的成份。

外国政要深受邓小平吐痰困扰

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国老一辈领导这样当众咳吐连连,老实说,即使是同属华人的香港人,甚至一部分已富起来的中国同胞也会觉得噁心,何况是那些洋人。要不是有求於中国,那些洋人哪会这样送上门来受折磨、吸病菌。基辛格其后在其回忆录《白宫岁月》(White House Years)里,就形容邓小平是个 「nasty little man」(肮髒小矮人)。最近基辛格也再提到对邓吐痰不敢恭维,「邓放个痰盂在前面,并不时向着痰盂吐痰,所以他没有周恩来的优雅......。」

一九七五年,快将出任美国国务卿的美国外交官万斯(Cyrus Vance)到中国会见邓小平时,就深受邓吐痰所困扰.据国际礼仪专家罗傑(Roger E. Axtell)在其畅销书《世界身体语言之礼与非礼》(The Do's and Taboos of Body Language Around the World)的叙述,「每当邓清喉咙,俯身吐痰之际,万斯都不动声色。但观察家的确注意到,每次邓吐痰时,万斯都本能地把腿移离痰盂六吋,并在邓完事之后,把腿移回原位。」

罗傑观察到,中国人原来视在公众地方吐痰是卫生行为,因为这等於清除人体内的秽物。他说,中国人用手指捏着鼻子喷鼻涕,直接让鼻涕射到地上,也是同样道理。他的中国朋友反问他,「这有甚么不妥呢?那你们洋人怎样做的?」罗傑就解释说会用手帕。那中国友人就反诘道,「然后你就把手帕放回袋里,那岂不是说你整天袋着这泡秽物?」

要是连洋男士都对邓当众吐痰那样感到不安,那些洋女士料必更感困扰.戴卓尔夫人因香港前途问题被迫要近距离会见邓小平时,肯定如受酷刑。失魂落魄之余,可能与她在会见邓小平后在人民大会堂外台阶摔倒有直接关系.英国资深传媒人安妮。罗宾森(Anne Robinson)女士很同情戴卓尔夫人的遭遇,她在自传里说「那个时为中央军委会主席,却实为最高领导的邓小平坚持要在自己和戴卓尔夫人中间放个痰盂。到底他是否知道,或者是否真的不知道他的欧洲客人会对这非常噁心?知道也好,不知道也好,反正据报导他吐了很多次痰就是。」

由此可见,我们大有理由假设,不论邓小平是蓄意还是无法自控,其痰盂及其频频吐痰的行为,曾经在中国政治,起码是中国外交史上产生过一定作用,就是令对手感到厌恶,坐立不安,神不守舍,进而为减轻痛苦欲速战速决而乱章法。戴卓尔夫人若因而表现失准,以致未能捍卫香港人的利益,也毫不出奇。

吐痰改革,只是比李鸿章进步一点

邓小平即使在一九七九年访问美国时也在谈话中间大声清喉咙、往痰盂里吐痰。他访问日本时,据说也一样照吐。但前新加坡总理李光耀於一九七八年接待邓小平来访时,把一个瓷痰盂和一个菸灰缸放在邓面前,邓居然两样都没有用,在晚宴时也同样两样都没有用。到底是不是因为邓小平觉得在爱标榜清洁而且是华人的李光耀面前吐痰会感到尴尬和自卑?但起码,这说明邓小平的当众吐痰行为,甚至吸菸,也是可以自控的。

要是有人觉得邓小平或许多中国人使用痰盂是落伍,但这比起满清重臣李鸿章外访欧洲时拒绝使用痰盂,执意把痰吐在名贵地毯上面,似乎就是进步;李鸿章落伍么?但比起东晋时期的苻朗把痰吐到侍从嘴里(即「肉唾壶」),似乎又大有进步。一九五六年,中共当局把巴金的《家》译成英文,销往外国,先由巴金按中文原着删节。巴金回忆说:「凡不利於宣传的都给删去,例如在地上吐痰、缠小脚等等......大段大段地删除,虽然自己感到心疼,但是想到我的小说会使人相信在中国不曾有过随地吐痰和女人缠脚的事,收到宣传的效果,我的民族自尊心也似乎得到了满足。」

那么,邓小平跑到美国也照样当众吐痰,并说「对不起,我是个乡下人。」若他这样说不是故作耿直,令人淡忘他暴戾的一面,似乎也不失为进步。但中国人是不是一定要这样一次又一次的白绕一大个圈,才换来一点点令中国有志者扼腕歎息、令国际文明社会掩鼻的「进步」呢?特别是,一手推广文明吐痰一手抓捕维权人士,这样,无论把痰吐得多文明,就像猫即使懂得拉屎后刨土将粪覆盖,还是一只猫,一个会埋屎的禽兽.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