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外国记者的四川灾区见闻

2008-06-15 05:19 作者: 白凡编译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Tom Van De Weghe)中国人有很坚强的承受力。在接触那些村子和城市的过程中,这一点至始至终让我感到震惊。残垣短壁的房屋已经开始被清理,这儿那儿甚至已经开始有新房被建设。

一个男人正在一间理发室内剃须。在一个集市上,可以看到一些成年男子在把一个猪头放在高空时放声大笑。

"我们必须向前看,"一个爬上房顶想修理自家房屋屋顶的男人站在梯子上说。"我老婆和孩子都在地震中死了,但是我不能坐在那里什么也不做。"这些人没有时间为故去的亲人哀悼。稻谷必须被收割了。很多农民死了,因此士兵必须要进行帮助。

在这场可怕的大地震后的一个月,人们开始继续他们的生活,他们很感谢那些自愿者和士兵。

猫和老鼠

我去了一些难民营地,那里人多的看上去就像是小城市。5百万人在这场地震中无家可归。一些人已经在宿营地搭建了一些临时房屋,但是更多的人还在等待着一顶帐篷。

一些孩子在玩乒乓球,还有一些则围着看猫和老鼠的动画片。父母们在帐篷内休息片刻。气温已经高过40度了,令人烦闷的闷热是这个地区的典型气候。"我们没有什么报怨的,"一个父亲把他5个月大的儿子放在他的膝头上,逗弄着儿子,"我们失去了所有的东西,但是这里,我们又有了所有必须的东西。我们已经很高兴我们还活着。"

一个新希腊

在四川,那些须要重新建设的地方大的和整个希腊一样。正因为此,中国人已经开始忙碌进来了。他们重建每一件事情的速度正以令人的速度进行着。

我在那里遇到了一些国际红十字协会的人,他们也很让我感动。他们在上一次的东南亚大海啸中积累了三年帮助重建的经验,所以他们在这里也做的很好。

这里曾经养育了很多农民,也曾吸引了大量的游客前来探险。但是现在这里有了很严重的倾斜。两个断层因为地震出现了很严重的问题。司机吴师傅告诉我,我是他的最后一个乘客,下个星期他必须去找新的工作挣钱。
以前他都是载客人去这些地区旅游的。那些来看热闹的乘客他都不想载,所以下个星期他不得不去做新工作了。

我爱中国

地震发生后,中国发生了什么改变吗?有变的,也有没变的。中国把这次地震称为中国式的911。这次不幸令这个国家和人民都强壮了。

全国的人都团结起来了,数以千计的自愿者前来救援,在公路两边都可以看到如"我们一起活下去"的标语。
在这个月终,国家电视台报导了一系列幸存者和救援者的故事。在大街上,中国人穿起了写有大大的5/12和"我爱中国"字样的T恤衫。

新的指责

一个月以前,每一个都在赞扬中共当局是怎样对待外国媒体的。"中国展现着人性的一面"作为头版出现在报纸上。作为西方的记者,我们有自由进入灾区去采访那些没有去过的地方。

但是记者证至少还有点作用在中国,这种感觉表现着一种暂时的特点。这一点在我进入武福村(音)的时候更加明确了。那里有一个学校塌了,有一半的学生死了。那些家长们在上个星期向当地政府表达了他们的愤怒。因为学校周边的房子都还在,只有学校的房子成了平地。腐败的建设局头头们和腐败的市政府的公务人员们用沙子而不是用水泥建了学校。

秘密之路

在离村子还有的几公里的路上,我被警察用路碍给拦下了。我不能去那个村子,尽管今天早些时候我在四川省管理办公室拿到了一个特许证。"太危险了"他们解释说。但是余震已经不再危险了。疾病或瘟疾不是还没有出现吗?我还是想尝试一下,但是没有成功。

我必须再取得当地政府的一个额外的通行证。但是在那里,我还是什么也没得到,除了麻烦。记者已经不再允许进入这些地区。很明显政府不再希望家长们表达他们的批评,特别是面对外国媒体的镜头。但是还有一些小路可以进入那些村子。当地的一个司机偷偷的带我从一条秘密的小路进入了村子。

"警察出去!"

在学校,我在学校的广场上看到了一些愤怒的家长们。他们已经在这里等了一个月,等着政府可以给他们一个这个豆腐渣工程责任的答案。"我们死去的孩子应该不会死的。"容群(音)的眼睛里含着泪水说。

她11岁女儿的遗体是她自己用双手从倒塌的废墟中挖出来的。她拿起还比较完好的砖头,轻轻的击打它们,出来的是沙子,而不是水泥。"20%是天灾,80%是人祸。我们不会离开这里,至到得到一个公平的解释。这是我们能为孩子做的最后的事。"

在我摄影的时候,一个警察一直在阻挠采访,他的同事则站在几米之外。"你不能在这!"他说,他还拉走我的中文翻译。容群非常生气。她拉扯那个警察的衣服,对他喊道:"有什么见不得光的吗?你凭什么啊?让这个记者在这!我们又没有做什么违法的事情!你给我走开!"

随后还有一些争吵,这个女人一直在这里,而其他家长就在一边倾听着。警察不得不离开了。

这是在关注中国大地震后,从来没有见过场面。天灾在某些方面让中国人更加坚强,更加理性,更加自信。这是中共当局所害怕的。而且应该为此而害怕。

*********************************

作者:Tom van de weghe,比利时布鲁塞尔电视一台驻中国记者

博客:http://www.linkedin.com/in/tomvandeweghe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