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骤劫神殇】夜沉沉第三十七回(图)

生命大环展真谛 羞涩阮囊也愁人

2008-06-25 00:09 作者: 慧芷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骤劫神殇
快放学的时候,吴老师走到讲台上宣布了一个通知:“同学们明天把下学期的书本费交上来!请班长收一下,每人五元。”老师的这句话就象一个闷棍正好打在金鹉的头上,她的耳朵刹时就什麽也听不见了,“天呀,又得向妈要钱了,可怎麽张口!”这对自尊心很强的金鹉真是一个大难。前几次要钱都是要得比较少的,但是母亲为难的样子,和说的话使金鹉一想起来就心中流血。可是这次是五元啊!”她怏怏地走出校门,心疼着想,要是有个奇迹该多好,就这麽走着,走着,突然飞来五元钱,那该有多好啊?妈是怎样的节省啊,金鹉想起那次进城办事,为省3角钱的车票,母亲带着金鹉从城里走回家,五十里的路啊,走到家的时候,金鹉满脚都是水泡。可是今天是向她要五元钱!金鹉在路边上走着,眼睛看着路边的水沟,那水沟是乾涸的,里边积着一些枯草和垃圾。她企望的是在某一个乱草中,或者是一个香烟盒底下,会突然出现五元钱,那是从一个有钱人的口袋里掉出来的,那是一个高大的中年人,他从口袋里往外掏烟盒的时候带出来的,那五元钱象一个小仙女一样跌落到路上了,又恰好有一阵风吹来,她又飞到沟里去了。人们都忙着赶路,没有谁注意到它,於是那五元钱就躺在一堆乱草底下了睡着了,但是它露出了一个角,........那钱的形象清清楚楚地出现在金鹉的脑海里,可是在她都快走到家的时候,那五元钱也没有出现。

一路上她几次跳到沟里去,用小棍翻动那些垃圾,但是没有,连一角钱也没有。望到自己的家门了,金鹉觉得眼睛发花,那个五元钱的图案竟然落在自家的门上,是那样的清晰。“老天爷啊,你帮帮我吧,让我有五元钱吧!”她在心里痛苦的大喊,无力地坐在路边的土埂上,前面高炉正喷着白雾,那雾到天上就变成了一朵很怪异的云;一个小伙子背靠着高炉的栏杆,仰视着什麽,萧洒得象大卫的雕像;几个小姑娘在草地上奔跑着,笑着。那银质的笑声在馨香的空气洒落。真是“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金鹉觉得万分酸楚,沉重的闭上眼睛:这时在她的眼前,忽然展现出一片明丽的蓝空,空中有一座彩桥如虹,有许多珠灯在桥栏上朗照。她觉得上衣口袋中有硬物,下意识地伸手过去,摸出了一个五彩夺目的玉雕鹦鹉,稍一展玩,那鹦鹉便扑的一声现於金鹉跨下,背羽柔软宽阔,云霓般的托起金鹉向彩桥飞去。金鹉在桥上站下了,抚摸着这个巨大的鹦鹉,完全忘了心中的愁烦。“这是什麽地方呢,怎麽这麽空啊!”她喃喃的说,在空中远远地飞来了一个彩轮,上半部是银亮的,而下半部却泡在黑水里,近了近了,那轮子变得硕大无比,变成了一个广漠的宇宙,有无数的生命,有无数的层次,有一条是向上旋转的路,很窄,高崖巨壑丶怪石嶙峋,许多人正在奋力的爬着,随着他们不断的上攀,衣服也在不断地变化着色彩,人也越来越高大,在山顶有无数的佛主在谈笑。而金鹉和她的鹦鹉正站在一个悬崖之下,那九十度的鸟道甚是吓人。

在离她们不远的地方,却有一排排长椅,那椅子也雕饰精美,宽大,人在上面可坐可躺,可步可舞。周围花雨缤纷,音乐甜美,而且金鹉觉得自己是抬腿可到,那些椅子和上面的人都象坐在一个下滑的索道一样飞速的滑着,一批又一批笑着,闹着地向下滑着。有一个穿黄衣的工作人员不断的跑过去劝说那些人,想把他拉到这条路上来,但是他们多半拒绝了,也有的走过来试一下,很快就摇着头,又回去坐在旋椅上了。当然也有不少人跑过来,在峭崖上奋力的攀着。金鹉觉得好累,她不自主地向那边迈过腿去,她想歇一会儿,她太累了,而这条根本无法通行的鸟道更让她丧气。可是那只鹦鹉拦住了她的路,一会儿又有一个拂尘抽到她的手臂上,象挨了鞭子一样的疼。这时她又想爬到鹦鹉的背上去,可是那光滑的羽毛却使她无法攀登。她流着泪,只好自己向上爬,奇怪的是她觉得那看起来根本不能走的路,还是可行的,只是非常的艰难罢了。走着,走着,金鹉看见了那个手握拂尘的道人正在冲她笑,金鹉有些生气,转过头去。这时她痛苦的发现,那些快快乐乐下滑的人到了最後,都掉到黑水里了,他们挣扎着,嚎叫着,被一些鬼怪拖走了,当那轮子从黑水里转上来的时候那些生命几乎都变成了一堆堆的物质,只剩下极少的几个奄奄一息的生命,他们累极了,根本没有上爬的能力,他们磨磨蹭蹭又跑到旋椅上坐下了,那旋椅的舒适很快的又使他们陶醉了。“金鹉,在低层生命的历程中是没有保持得住的东西的,你只有爬到那儿,”他向巅峰的佛主们指了指,“到了那里才能停下来,否则就什麽也不是。”他又指了指从黑水中转上来的物质,“那就会变成别的生命的建筑材料了。”道人诙谐的笑了。

一个大卡车轧轧的开过来,金鹉醒了,原来自己不知不觉的睡着了,她想起那只鹦鹉,用手往口袋里一摸,空空的,哪有什麽玉鹦鹉啊!她很失望地回家了。妈正在纳鞋底,人家的孩子都是买鞋穿了,可是金鹉姐妹还没买过一双鞋呢,不就是为了省钱吗!‘真是文章虽满腹,不如一囊钱啊’!金鹉愤愤的想。“金鹉,今天怎麽了!每天都象欢喜团子似的,今天怎麽不说话了!”雪蓉用眼睛溜了女儿一眼说,“没事,有事现在我也不高兴给你说!”金鹉对妈笑了一下,就开始写作业。“你不给我说,我也不问,看你找不找我!”雪蓉说完就去做饭,金鹉就一边写作业,一边想心事,她几次想跑到厨房把自己要钱的事说出来,可是话到唇边又咽了回去。奶奶拉着风箱,妈妈在锅上贴包米面饼子,两个大人多年就是这麽合作的。“等她们做完饭就说,不然到明天就来不及了!”金鹉又想。“快写,吃饭前就说!”饭做完了,金鹉也写完了作业,写得挺乱,金鹉的心实在是太乱了,能够完成作业就不错了,哪里还会写得好?!‘可是现在还是不能说,该吃饭了,说钱的事儿,那不是破坏气氛吗?’看到大家兴高采烈的准备吃饭,金鹉又不敢说了。可是那饭却吃不下,她胡乱吃了两口就放下了,她想起了那个白日梦,‘这鸟道真是太难走了!’

晚上雪蓉收拾着还没做完的针线,爸还没有回来,而奶奶已经睡着了。‘现在可能跟妈说了!”金鹉鼓起了勇气,可是她的嘴张了张却发不出声音,好象没学过说话一样,‘唉,还是明天早晨说吧,让妈今天平静一会儿吧!”金鹉窝在炕上想清静一下,因为脑子象一个大蜂窝一样乱,好象快爆炸了。“你们这些白吃饱在家里干什麽了,地里的草都长得有人高了,也不去薅!”“咚“有重物扔到地上的声音,是爸回来了,他为了省钱,在离办公室不远的地方种了一片菜地,这是他扛菜回来了。妈去把专门给爸做的饺子揣上来,金鹉也赶紧从床上爬下来。如果刘春发现她在床上躺着说不定会大骂的。可是她还是困得睁不开眼,就依着墙迷糊了。她觉得自己出了门,茫然的向北走,干什麽去也不知道。走到一个大垃圾堆,是钢厂的工业垃圾,只见上面的土自动掀开了,露出了许多铁块和电线......”到这儿干什麽?她抬起头,却看见了道人深沉的目光。“起来,上炕去睡!”雪蓉说。金鹉看见一家人都睡了,就赶快爬到自己的位置拉开被,钻了进去。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