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宁为宇宙闲吟客第六章

2008-06-25 00:22 作者: 弗羁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孟馨停顿了一下确认立刚能够理解之後才继续说下去。「但我知道有人可以超越身体的限制。」

像禅定的状态,听说就是神圣而美好。理解人可以超脱到另一个层次上之後,有过这种经验的人就不会再去追求次级的东西。

立刚的眼底平静无波。孟馨探入他心灵的深处……她知道他对她完全没有戒备,他给予她全然的信赖。这是她不曾体会过的一种情感。在她与妹妹相依为命的那段时间里,她都不曾有过这种感受。

另一个人把生命完整的放在你的手中。

  孟馨觉得立刚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奇特的存在。一个成熟的身体,却有着天真的灵魂。

这时有二位华裔女子带着亲和的笑容走近他们。

「说中文吗?」其中一位女士问。

孟馨微笑点头。

「请一起来关心中国正在发生的活滴人体器官的罪行。」二人各拿了一份折页传单给孟馨与立刚。同时向二人说明了法轮功学员受到中共残酷迫害的事实。「明天我们有一个游行集会,欢迎一起来参加!」

「我知道这件事,我们医院的同事们都一致支持你们的努力,请继续加油!」孟馨收下传单又和二人聊了一会儿。

立刚静静地听着。

  几分钟之後二位女士和孟馨与立刚说再见,继续向其它的游客发送传单。

「如果有上帝,爲什麽会容许这样的事情呢?」立刚皱起眉头,看着手上的传单。这麽多年的迫害,为什麽还不能停止?

孟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後才开口说道:「我也没有答案。但人们可以邪恶到什麽程度,是跟科技的发展有关的。」

二战时纳粹集中营里的人体实验,也是由一群医师负责进行。

唉!孟馨摇摇头。现在医学「进步」到器官移植了,所以罪行也就跟着发展到这个地步。

「你想信刚才那两位女士说的事情是真的?」孟馨问他。

立刚点点头。

「为什麽?」孟馨好奇。在第一时间她原本不愿相信这世上竟然有这种事情!因为太惨了,所以她不愿意相信。立刚又是如何想的?

「中共从来没有停止杀人。这个政党的昨日与今日,都在用恐怖维持着政权。」立刚答道。「我一直了解这个事实。」

「但是现在很多人期待中共会改变,会走向民主。」孟馨追问着。

立刚摇摇头。「那是不可能的。它是一个满身债务的政党,改变意味着有人要为以前的罪恶付出代价。」

「所以你认为不可能。」孟馨点点头。「很有道理。」

立刚本来还想说些什麽,後来想想自己大概不能完整表达,就摇摇头不再说什麽。

「可是中共为什麽要迫害法轮功呢?难道不需要任何理由吗?」孟馨顺着他的思维接着问。

「唉!」立刚有些无奈地看着孟馨顽皮的眼神。她就是不放过他。「中共今天迫害这些人,明天迫害那些人。欲加之罪,又何患无词呢?」

「可是有些人相信中共那一套说词喔!」孟馨也不是非常了解法轮功。她以为他们是一种道德提升的运动,练气功健身,就这样。

「我不是真的了解法轮功。但是在台湾,我有一些朋友是法轮功学员,他们给过我一些资料。在立法院,我也签过名要求中共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立刚看着手上的资料。只是当时还不知道中共已经进行活体摘除器官贩卖这种令人发指的罪行。

难怪以前在台湾,他没有认识半个做过器官移植的人,但现在谈起这件事,每个人都能说上一丶二位认识的人,去过中国做过器官移植。原来如此!

「我们走回去吧!」孟馨起身拍拍身上的草屑。

立刚静静地走着,不发一语。

走了一段路之後,立刚才开口说道:「妳认爲耶和华爲什麽要求犹太人行割礼?」

《圣经》里记载这件事情也让立刚颇爲费解。

  「现代的犹太人未必每个人都会行割礼。但是如果施行割礼,你觉得,以你自己设身处地来想像,会不会使你永远不会忘人与神的约定?」

  「我不懂,被改变的是身体的一部份,那是个难以忘掉的伤口,还有疼痛的经验。」立刚认真想着。

  「或许这就是耶和华要的。祂要祂的选民在欲望面前学会控制自己。」

  耶和华曾经毁灭所有的生灵,只留下诺亚方舟上的生物,或许正是因为当时的人类纵欲到一种不配为人的程度了。割礼的要求,是在祂发出洪水惩罚人类之後,才向犹太人的祖先亚伯拉罕提出的。

  「还有另一个可能,当时的人用这个方法就可达到某种自制自律的效果。但现代社会毕竟不同,到处都是刺激:广告牌丶电视丶电影,好像都脱离不了性的暗示。在这样的环境下,旧约里单纯的诫命,可能就失去对人指导的作用了。」

现代人的脑神经是很可怜的,时刻刺激不断,难怪有那麽多的忧郁症以及精神病的患者。

  「耶和华和衆神最令人奇怪的就是爲何造出这种会犯错的人类?既然造出这样的人类,又爲何要施以惩戒?」立刚觉得不解,如果神是万能,何不在一开始就把世界造好,而且也造个不会犯错的人?

  「爲了某种人类不明白的原因,衆神赋与人类自由的意志与行动的能力。」这是个好问题,孟馨自己也困惑了许久。

可是如果人类的恶行累积到一定的程度,衆神就不得不出手了。因爲这个宇宙的结构,很可能是层层相关的,如果人类在这里无止尽的败坏下去,保不准最後连神的世界也会被我们一起毁灭,所以衆神无法放任人完全不管。

  「那爱是什麽?」立刚真的感到不解。

  「你看完创世记後,觉得爱是什麽?」孟馨看着他英俊的脸孔。可能有很多人会「爱」上这张脸,但那是哪一种层次的爱呢?

  「我找不到答案。整篇创世记里面,甚至没有出现过几次『爱』这个字。」立刚展现出之前取得政治学博士学位的那种研究精神来。

  「你的观察很仔细。旧约里面谈到爱,尤其是神对人的爱,要一直到很後面的章节才会出现。」

耶和华从不可知的丶远古的一个绝情绝爱的神,到公元前五世纪透过先知的口开始讲起爱,这中间的转折可能是因爲人类走出原始部落社会後,彼此之间慢慢发展出情与爱的这种心理状态,使得靠近着人类的耶和华也发生了改变。

立刚看着她的笑靥却感到更加迷惑了,他真的很想弄懂什麽是爱。「听完妳的解释,我仍然不知道爱是什麽。」

  「大部分的人从出生到死亡,都不明白爱是什麽。」孟馨叹了口气。

以婚姻爲例,东方社会的婚姻,有很长的一段时间都是媒妁之言,婚姻建立在财産与身体的结合之上,但变化少,没有什麽离不离婚的事情,社会相对来说比较稳定;西方社会的婚姻,在近二百年来,走的是爱情的路綫,婚姻的基础建立在爱的结合。结果离婚率大增,婚姻状态不稳固。

「你觉得这是爲什麽?」她问他。

  立刚想了想。「因爲人们所说的爱是会改变的,今天爱,明天可能不爱了。」

这点他很清楚。一个玩具,想要的时候非得弄到手,等玩了一阵子了,就不喜欢了。

  「正是如此。东方的传统婚姻里有认命的成分,虽然一开始是没有爱的关系,可是人相处久了就会産生一些别的因素来。如果後来在婚姻里培养出爱来,那就恭喜你,如果没有爱,那也就只好这样了。」孟馨淡淡的说道。

  「可是现在东方人也走了西方婚姻的路子。」立刚转头看着孟馨。她似乎对这个话题有点情绪。

孟馨微皱着眉想起自己父母的婚姻。是的,西方婚姻的路子。恋爱结婚,但最後却怀恨离婚收场。

「西方的婚姻,没有爱就分开。婚姻有问题的人每个人可能都这样想:换一个配偶可能会更好。」孟馨摇摇头。「但是往往同样的问题还是会再出现。」

人们总是妒嫉配偶外遇的对象,其实不必。因爲同样的模式必然会在同一个人身上重复。婚姻不是结果,婚姻只是过程。

  「那什麽是爱?这种会随着时间起变化的爱,算得上是爱吗?」他突然想起一首流行歌曲「月亮代表我的心」,说自己对爱人的心像月亮。

他以前每次听到这条歌就好笑,怎麽会这样?月亮可是初一十五不一样!

  「如果爱可以定义,或者可以被说明,那麽就可能不是爱了。举例来说,父母要求子女要爱父母,理由是父母扶养子女长大。这种交换式丶条件式的爱,算是爱吗?你认爲呢?」

有些事情难以直接解释,只能用排除法来说明。

  「那是责任,但未必是真爱。」像他的爸妈加在他身上的,就是责任多於爱。

他们爱他,条件是他必须优秀,否则只会剩下一种血缘间的关心,而无其它。

  「所以爱是什麽呢?」孟馨继续说。「每个人最初体验到爱的经验,多半是从父母那里得到。自己是幼小的,而对方是无条件的照顾丶爱抚着你。成年後如果有这种类似的经验,可能会让一个人産生爱的感觉。」

所以女士在回应男士的殷勤时,或男士被女士照拂时,都可能有爱的感受。「你有过什麽心动的感觉吗?能够找出心动的原因吗?」她美丽的眼睛看着他。

  「美貌永远可以吸引人的眼光,可是转头就忘了,不会放在心上。」立刚说。「记忆中,我曾对一个高中同学很有好感,现在想想,因爲她聪明,功课好,清秀乾净,所以我喜欢看着她。」

「这是爱吗?我不确定。後来知道她另交男朋友或者结婚,我都不会妒嫉,反而爲她开心。没有妒意,该不是爱吧!」所以用嫉妒心可以检测爱情是不是存在,对吧!

「你觉得妒嫉可以做爲衡量爱的指标?」孟馨好奇地看着立刚。

  「难道不是吗?」立刚耸耸肩。

  「你有过妒嫉的经验吗?」孟馨对这件事情更感好奇。

  他用力思索了一会儿。「想不到什麽例子。我会有羡慕的情绪,但好像没有过什麽妒嫉的经验。」他摇摇头。

  孟馨想着,那是因爲你一直是天之骄子,别人妒嫉的对象。而且因爲心胸开阔,没有什麽舍不下的东西。

「那你爲什麽会认爲妒嫉是衡量爱存不存在的指标?」

  「我高中的女朋友说,我都不会妒嫉,所以我不爱她。」那个场面至今没有从他的脑海中被抹去。

  「那你爱你的未婚妻吗?」这是个有点冒险的题目,她想着Leo那天告诉她的事情。

  「不。」这是明确的否定。「我已经打电话给她,跟她解除婚约了。」

啊!她很震惊。「我可以问你,爲什麽要这样做吗?」

  「可以。我不想跟她结婚。」答案简单俐落。

  「……」把决定当做原因,这不是个正常的回答。

她决定回到刚才谈的妒嫉的问题。「刚才我们谈到妒嫉,妒嫉的心态通常发生在『比较』之後。」

因爲比较,所以就会産生高低丶美丑丶多寡丶上下丶有无等种种结果,居于劣势的就産生妒嫉的心理。这时劣势的一方可能会设法催毁优势者的状态,藉由消除这种相对差异,来弥平内心的不满足感。

「所以妒嫉这种情绪完全和爱没有关系。」她确定他理解了之後继续说。

  「我们之前提到二分法的问题,二分法是不好的数学,数到二就回头了。很多事情如果可以用三分法丶四分法丶五分法去处理,那世界可能会更圆满些。」

二分法总是造成对立。

  「比方说?」他的好奇心被挑起。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