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偷窥:一位才女的心事(图)

2008-07-16 03:37 作者: 李清照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李清照

  《凤凰台上忆吹箫》

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慵自梳头。任宝奁尘满,日上帘钩。生怕离怀别苦,多少事、欲说还休。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

休休!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则难留。念武陵人远,烟锁秦楼。惟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

【注释】金猊:金属做的形状如狻猊的香炉。红浪:散置的红锦被,形似波浪,故云红浪。慵自梳头:懒得梳头。宝奁(lian):装饰华丽的梳妆匣。尘满:因长时懒于梳妆,以致奁匣上布满灰尘。生怕:最怕、只怕。非干病酒:不关酒吃坏了。休休:罢了。者回:即这回。阳关:乐曲名。王维《送元二使安西》:「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因有「阳关」字样,后人亦称为《阳关曲》或《阳关三叠》,作为送别之曲。

【今译】金狮形铜炉中,烧完的香灰渐渐冷透,乱堆放的锦缎被子,好像红浪起伏翻滚。懒洋洋地刚起了床,哪有心思去梳妆?任随华贵的镜匣积满灰尘,听凭太阳高高照上帘钩。生怕离愁别恨啊!有多少知心话儿,总想向他诉说,到底还是不好开口。近来变得憔悴消瘦,并不是饮酒过度,也不是无故悲秋。

罢了,罢了,这一次他离去,哪怕唱上千万遍《阳关》,也无法把他挽留。思念远方的人儿啊!忧愁如迷濛的烟雾,笼罩着孤独的高楼。只有那楼前流水,会怜惜我,整天痴痴地凝目注视,从今以后,在那离别的远方,又重新,增添一段新的忧愁!

【评析】这是一首描写离愁别恨的词作。因为赵明诚外出,清照在闺中空虚寂寞,写了这首《凤凰台上忆吹箫》,把这种愁和怨深刻而又巧妙地表现了出来。

作者以曲折含蓄的口吻,表达了女性特有的深婉细腻的感情。上阕写临别时的心情。「香冷」五句,写起床又迟又懒,炉冷却,被掀开,头不梳,奁未拂,日已高。「生怕」二句,点明离别之苦。「欲说还休」,含凄无限。「新来瘦」三句,申言别苦,较病酒悲秋尤甚。这种吞吐往复,使文势既有波澜,感情也更深挚。下阕想像别后情景。「休休」四句,叹人去难留。「念武陵」四句,叹人去楼空,言水念人,情意极厚。「凝眸」三句,写「终日凝眸」的必然结果--增添新愁。全词感情细腻委婉,抒发曲折感人。在闺怨之作中,当推首选。

【生平】父亲李格非进士出身,苏轼的学生,官至礼部员外郎。母亲王氏是北宋宰相王珪的长女,善文学。1101年与长她三岁的赵明诚结婚。赵是金石家。前期生活安定优裕,词作多写闺阁之怨或是对出行丈夫的思念;1107年移居青州。1127年金兵攻陷青州,李清照与丈夫南渡江宁。南渡后词人的生活困顿。1129年丈夫病故,当年与丈夫收集的金石古卷,全部散佚,令她饱受打击,其写作转为对现实的忧患。据说她有《易安居士文集》七卷、《易安词》八卷,但已经遗失。现有《漱玉词》辑本。

李清照对诗词的分界看的很严格,提出「词,别是一家」。主张词的典雅和音律性,擅长白描手法。用字自然浅显而音节和谐、词意婉转。经常在寻常词语中创出新意,在文学词坛中独树一帜,在词的内容上,她一方面以女性特有的艺术感受,使两宋以来的婉约雅词的题材、意境更加深化、细腻,将婉约词派推向了新的高峰。同时通过描写个人的苦难遭遇,反映出两宋之交整个国家、民族的历史悲剧。后世对李清照的词评价非常高。宋代朱熹说:「本朝妇人能文只有李易安与魏夫人」;明杨慎:「宋人中填词李易安亦称冠绝」;郑振铎说:「李清照是宋代最伟大的一位女诗人,也是中国文学史上最伟大的一位女诗人,......像她那样的词,在意境一方面,在风格一方面,都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声声慢》开首三句:「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全由叠字组成而意境天成。

元伊士珍《琅嬛记》有如下一段故事:「易安以重阳《醉花阴》词函致赵明诚。明诚叹赏,自愧弗逮,务欲胜之。一切谢客,忌食忘寝者三日夜,得十五阕,杂易安作以示友人陆德夫。德夫玩之再三,曰:『只三句绝佳』。明诚诘之。答曰:『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正易安作也。」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