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青玉剑 (第一部,第47,48章)

第一部 名,可名

2008-07-19 22:18 作者: 宁漱玉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第47章 鲁大侦探

    晚上回到家,凯蒂翻了翻报纸, 果然有郑强的消息。

    "华阳公司董事长郑强遇袭重伤,现已脱离危险----还好,没有让我们白辛苦一场。"雯霓松了口气,听凯蒂接着往下念:"警察赶到时众多袭击者被神秘蒙面人击倒,大多数手足脱臼,失去了攻击能力。据被捕的袭击者称,蒙面人使用的武器是剑,活象武侠小说中的侠客,武功极其高强,手法迅捷干脆, 专打人胳膊和腿关节,一招就令他们失去了攻击能力。此次事件中有两人丧生,六人重伤,全部是袭击者和自卫者之间的欧斗造成的。目前警方还在调查之中。"

    雯霓听完也略放下了心----如果为了救郑强让杨皓明背上黑锅,倒是件麻烦事。

    接下来的一周杨、苏二人的安排是和剑乐队一起排练新曲,为两周后的系列音乐会做准备。

    这几天各大华文报刊娱乐版和娱乐杂志多了许多关于他们的新闻。他们被拍到在街上溜冰、滑滑板;在店里吃冰激淋;在海边散步、拉小提琴;在大学课堂里听课;还被拍到坐同一辆车,可无论狗仔们怎么尽忠职守,就是拍不到一张哪怕是两人牵手的照片。

    因为凯蒂怎么也不同意雯霓辞去中文大学音乐系研究员的工作,她只好自己动脑筋。她工作时间不长,业绩却佳。写论文嘛,对她来讲很容易,只是自己写出的东西要把老板的名字放在第一个,心里总有不甘。这倒也罢了,东西方各大学也都是这样,可她实在不愿每天四个小时苦熬在办公室里。

    揣摩着老板的器重加爱心,她搬出西方"在家工作"、"业绩为主"的观点,居然说服老板同意她在家工作----其实因为她的存在,那栋办公楼时常都有狗仔出没,让同事们早就颇觉不便了;加上她一如既往地到处听课加逃课,这位学术老板的工作中早已多了一项耗时耗气耗爱心的任务----就是接听关于苏雯霓的电话投诉或者娱乐记者旁敲侧击的采访。现在她主动这样提议,陈老板倒乐得顺水推舟;而对凯蒂来说,既然老板都同意了,她这个临时监护人当然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

    "师兄,"雯霓笑道,"很抱歉,我又manipulate (操控)了老板一次。不过你放心,等我满了十八岁,最起码有了一大半的自由,我再做回纯真无瑕的自己吧。"

    杨皓明:"......"

    转眼又到了星期六,晚上两人受邀去参加一个时尚杂志的派对。这些场合杨皓明从来是能躲就躲,但公司认为这次派对记者云集,对于初出道的雯霓大有好处。可她不愿一个人去,刘家南好不容易才说服杨皓明一同出席。

    还有一周就是他的十九岁生日了,公司为他准备了一场生日派对,并邀请了两百个幸运粉丝参加。趁着下午四个小时的空档,雯霓一个人开车去了市中心去为杨皓明挑选生日礼物。

    逛了半个下午雯霓也没挑到什么中意的东西,后来她突发奇想,干脆为他做一套双面夜行衣----正穿是件普通衬衫,反穿则是夜行衣,加上配套的丝巾可以兼做面罩和头罩,遇到事情脱下来反穿就行,对于他这种引人注意又喜欢管闲事的人来说应当十分方便。

    想好了之后,她便去买了一台有电脑绣花功能的缝纫机,又选购了各种颜色的绣花丝线,还有布料,针,剪刀,裁剪板,裁布剪和笔等,快四点才开车回家。

    经过一片繁华的小商业区时,竟看见有个人在左面的人行道上狂奔----竟是鲁家的侦探老二鲁永南。

    雯霓开到他前面停下,探出头笑道:"鲁大侦探,干什么这么着急呀?"

    鲁永南正跑得满头是汗,一见是雯霓二话不说便钻进她车里:"前面有一辆白色本田,快帮我跟上它!"

    "没问题!"没等他说完,雯霓脚下狠踩油门,车已经冲了出去,片刻间就追上了那辆白色本田,隔了段距离远远地跟着。

    "怎么,办案哪?那里面是谁?"雯霓很是好奇----也很是兴奋。

    鲁永南喘了口气:"这人我认识,他在一个黑帮老大手下做事。不久前他老婆来找我们,说怀疑他外头有女人,要我们跟踪他。他最近行踪神秘,多半是有毒品交易,难怪他老婆怀疑他。"

    "那么----"雯霓递了面巾纸给他擦汗,"你这么辛苦地工作,不是为她老婆监视,而是为社会除害了?"

    鲁永南微微一笑,眼睛仍旧不离前面那辆白色本田:"以前我做警察的时候想抓他的老大,可就是拿不到证据。这次我跟了他好几天,他老婆又很配合,还帮我在他家装了窃听器。他们这几天就有交易,是关键时刻,我要跟着这条线,绝对不能丢了。"

    "可是,"雯霓皱起了眉头,"我不懂你们香港警察是怎么办案的,不过看起来跟福尔摩斯的推理断案很不同呢。如果他现在去他老大那里,你又能怎么样?"

    "我就见机行事。"

    "见机行事?"雯霓笑道,"那就是没有计划嘛。晚上我得参加一个派对,不能帮你很久哦。怎么你自己没有车吗?"

    "我的车停在另一个地方,我跟着他一直走到了这里。突然这辆白色本田过来把他接走了,我没人接应,差点儿拦辆的士来追。"

    那辆白色本田拐上了出城的路,雯霓远远地跟着,中间还夹了几辆车----她警匪电影看得多了,生怕被前面的车发现,所以跟得很小心。

    "小师叔,你跟紧点好吗?"

    "会被人发现的。"

    "你这样会跟丢的!"

    "被他发现你就前功尽弃啦!"

    "让我来开吧!"

    "你相信我好不好?"

    "......"

    不久那白色本田拐下了小路,雯霓却没有跟着拐上去,而是继续往前开。

    "小师叔,你怎么不上去?"鲁永南急得几乎是在吼了。

    "别急,我会的。"雯霓保持着她印象中一个职业侦探应有的沉着,"那条小路车太少,我这样跟上去他们马上就会怀疑的。这条小路名字我记住了,叫育州街。"说话间他们前面又出现了一条小路,雯霓立即拐了上去:"这条路应该跟刚才那条平行,从这里插过去,碰巧又跟在它后面,才显得自然嘛。"

    鲁永南:"......"

    不久他们果然又遇上了交叉路口,雯霓立即拐上了育州街。

    "看,没错吧?"雯霓十分得意----她超凡的记忆力让她的方向感也不输男子,"你仔细看看前后,只怕要和他们碰个正着呢。"

    可是开了好一段,路两边全是货仓,有一些拖集装箱的大卡车泊在仓库附近,就是没见那辆白色本田。

    "咦----,它是开得太快还是太慢了呀?"雯霓左右张望,鲁永南则越来越沮丧,对这个小师叔的火气是压了又压,难听的话虽然一直没有出口,呼吸却是越来越粗重了。

    "要不,我们掉头开?"雯霓开始有点愧疚了:"这里倒很象电影上他们经常交易的那种货仓,也不知道那些电影是不是拍得有根据。"

    没想到这句话却提醒了鲁永南:"对啊,我记得他们提到什么86号,看看这里有没有86号?"

    说话间他们刚好经过94号,再往前是96号。没等鲁永南开口,雯霓立即掉头往回开,真的看到了86号。她开到离86号有段距离的地方,把车停在路边。

    "现在怎么办?"

    "多谢了!"鲁永南立即跳了下去,"你先走吧,我自己去就行了。"

    "不好,"雯霓也忙跳下了车,"我有种不祥的预感,你还是不要去的好。你没人接应,如果被坏人发现了,那可怎么办?"

    "我会小心的。"鲁永南不耐烦地说,"我只想看看,拍几张照片作为证据就好。"

    雯霓看了看表,四点四十五,她还有点时间。

    "我跟你一起去吧,好歹有个照应。"

    "不用了,你快去你的派对吧。"

    "那种无聊的派对哪有做侦探有趣?"

    "......这里多半有危险,你快走吧!"

    雯霓笑道:"就是因为有危险我才要跟你去呀,说不定我还可以救你呢。哦,对了,在外面不要叫我小师叔,要不,叫我表姨好了。"

    "表姨----?"鲁永南又急又恼,可他一心着急去找他的跟踪目标,哪里有心思跟这个胡搅蛮缠的"表姨"计较?

    雯霓格格笑道:"我辈份比你高,叫我表姨很合情理呀,也不会惹人怀疑。"

    鲁永南气得甩头就走。

    "喂,你等等我呀!"雯霓一面叫着,一面拿出手机把声音关掉,死皮赖脸地跟着鲁永南走到前面84号货仓的院子----他打算从84号的侧墙翻到86号去。

    四面的门全都紧闭着,一个人也没有。两人绕到84号货仓侧面,鲁永南正要往墙上爬,突然乒的一声巨响,侧门从里面打开了,一群人冲了出来,手里都端着枪,把两人团团围住。

    第48章 误投狼窝

    一个五十多岁,头发梳得油光光的人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三个人-----其中一个竟是那个没有廉耻的赖皮四。

    雯霓一见便暗自叫苦,当中那头发油光的人笑道:"鲁警官,怎么你今天这么有空,到我们这种荒郊野地来呢?而且还带了女朋友来。"

    鲁永南心知不妙,却也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王老板,我早就不做警察了,现在只不过在私家侦探社混口饭吃。而且她也不是我的女朋友。"

    "哦----,对对对对,我们鲁警官现在是鲁大侦探了,我还没恭喜你呢。"那王老板满口讥刺。

    鲁永南怎会听不出来,却也只好装傻:"那就多谢了,没别的事我们先告辞了。"说完就往外走,却被几个拿枪的人抓住肩膀推了回去。

    那王老板一脸春风:"既然来了,为什么不进来坐坐呢?我怎么能不好好招待老朋友呢?"说罢一挥手,两个人拽住鲁永南便往货仓里拖,另有两个人伸手来抓雯霓。

    雯霓连忙侧身闪开:"我自己走好了,不用劳动你们。"

    她一面往里走,一面暗暗观察想寻机逃走,但十多把枪一直指着他们两个,她一时也没敢轻举妄动。

    那货仓又高又大,除了两边堆得满满的货箱,还停了好多辆车,其中也包括他们一直跟踪的那辆白色本田。车旁躺着一个人,浑身是血,也不知是否还活着。

    一进去王老板便命令手下:"搜搜他们。"

    几个打手抓住鲁永南,搜出了一把枪,一把匕首,一个数字照相机和手机。另两个人走过来要搜雯霓,却被赖皮四给拦住了----他从一开始就认出了雯霓,眼珠子一直色迷迷地在她身上乱扫。

    "这不是郑强的马子吗?让我来搜。"他笑嘻嘻地走了上来。

    雯霓后退了一步,大声说:"你不要碰我!我跟郑强没有关系,你不要乱说。我的包包你们拿去好了,我身上没有口袋。我的东西都在包包里。"说罢便把手袋扔给了赖皮四。

    她上身穿了件七分袖棉衫,下面是一条七分裤,脚上是一双半高跟拖鞋,从外表看,的确不可能藏什么东西。

    赖皮四把她的手袋底朝天倒了过来,掉出手机,钱包,钥匙串,短笛,面巾纸包,一小瓶防晒露,还有一本书,封面上写着 "文心雕龙"。他把雯霓的手袋扔在地上,又笑道:"你还是得让我搜一搜。"说着又嘻皮笑脸地走了过来。

    雯霓又退后了一步,又急又气:"讨厌!不要碰我!"

    鲁永南也叫道:"别碰她!"但他被两个人紧紧抓住,挣扎不脱。

    赖皮四回头看看他,笑得更加无耻:"看不出你年纪这么小,不仅黑道上的郑强帮你出头,连正义凛然的鲁大侦探也要帮你出头。可惜呀,郑强现在还在医院里,救不了你了;鲁大侦探,我今天就要碰她,你敢怎么样?"说罢他便掏出枪来对准了鲁永南的头。

    雯霓忙叫道:"不关他的事!你不要乱来!"

    赖皮四转头笑道:"怎么,你肯让我搜了吗?"

    雯霓咬着牙说:"你就算杀了我,我也不让你搜!"

    "哎哟,看不出你还是个烈女啊!我就不信你真的不怕死!"赖皮四说罢便把枪转过来对着雯霓的额头。

    雯霓看着面前黑洞洞的枪口,心口也立即紧张得乒乒直跳。她努力镇定下来,盯着赖皮四的眼睛----赖皮四被她盯了好半天,自己倒有些发毛了。他避开雯霓的视线,把枪顶上了保险:"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我数三下就开枪了。一----, 二----, 三!"

    第三声过后,他竟真的扣动了扳机。在这千钧一发的瞬间,雯霓极快地向后下腰,刚好错开了枪口。

    然而,枪响了,却没有子弹。

    雯霓重新站直了身子,脸色苍白,手上握着的拳头又再悄悄松了开来。

    那王老板哈哈大笑:"好胆色,好身手!看不出你这个小丫头还真有点意思。赖皮四,你就别难为她了。"

    赖皮四显然十分畏惧王老板,咽了口口水便悻悻地退到一边。

    "鲁大探长,"王老板转向鲁永南,"你今天来,是想义务为警局服务吗?"

    鲁永南心里早想好了词儿,忙说:"王老板,你说到哪里去了,我现在拿的是顾客的钱,当然是为客人办事了。阿彪的老婆怀疑他在外面有女人,找到我们让我们跟踪他,拿到他胡混的证据,所以我就一直跟到这里来了。我可没兴趣再干那些吃力不讨好的事。"

    "是吗?"王老板显然不太相信,"这很不象你的英雄性格啊。"

    鲁永南落寞地笑了笑:"人是会变的嘛。要不然我为什么要辞职呢。你想,王老板是什么人我能不清楚吗?我真要针对你王老板,为什么要带着我表姨来,对不对?干完了活而我还要陪表姨逛街去呢。"

    王老板好奇地看了雯霓一眼:"她是你表姨?"

    鲁永南忙说:"是啊,不过她比我小多了。她是天才明星,上周末的天才竞技音乐秀,你们难道没看吗?很精彩的。"

    那王老板又重新打量起雯霓来,依稀记得好象是在报纸上看到过这小姑娘的照片。

    "天才?明星?好啊,阿三,她包里不是带着个笛子吗,我最喜欢笛子了,拿出来吹个曲儿来听听。"王老板命令道。

    那阿三----一个四十来岁的手下走过去捡起地上的短笛递给雯霓。她悄悄跟鲁永南交换了个眼色----现在这种情形,合作似乎是比较明智的做法。她把短笛拉成一枝四尺多长的笛子,努力稳下心神吹了一首"姑苏行"。这首曲子本来悠扬欢悦,她却吹得婉转清冽,还隐隐有些伤感之意。

    一曲吹完,王老板拍手赞道:"好,好!我就喜欢听这种江南的调子,不过吹得这么伤感的,还是第一次听到。"

    "那么----"雯霓小心翼翼地问,"我们可以走了吗?"

    王老板又一次哈哈大笑:"别这么着急嘛,其实我们今天正好在处理点家事,唉,家里有了内鬼,就得把他找出来。"说罢挥了挥手,两个打手立即把本田车旁躺着的那个人拖了过来。鲁永南一看大吃一惊----这个被打得半死不活的人正是阿彪。

    他的脸肿得变了形,满脸满身都是血。他挣扎着用微弱的嗓音说:"老大,我不是内鬼,我真的没有出卖你!"

    王老板铁青着脸,朝阿三挥了挥手。阿三走上前朝阿彪身上狠踢了几脚,阿彪痛苦地蜷成一团,雯霓侧过头去,不忍再看。

    阿三却还继续打,雯霓终于忍不住叫道:"不要打了!他都快被你们打死了。"

    "是吗?"王老板故作惊奇地问,"阿三,我看你还是干点好事,别再让他受苦了。"

    阿三会意,掏出手枪朝阿彪头上就是一枪,阿彪额上赫然便是一个洞,眼睛圆睁着,却已没有了生命的迹象。

    "你简直是个疯子!"雯霓惊叫了一声,忍不住哭了出来----虽然她根本不认识阿彪,但一个活生生的人在她面前被毒打杀害,她还是第一次经历, 那惨烈和残酷超过了她短短的人生经验所能承受的。

    那王老板却象踩死了只蚂蚁般若无其事:"还没请教小姐芳名哪。"

    雯霓低低地啜泣着,半天没有回答。

    那王老板提高了声音,又问了一遍。

    雯霓强按悲愤,答道:"我叫苏雯霓。"

    "苏雯霓?好听,我喜欢。"王老板上下打量着她----这样水灵灵又有才气的小姑娘真是少见,心下便已动了邪念。

    "如果苏小姐愿意跟我的话,我可以看在你这个表姨的面上,放鲁大侦探一条生路。以后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你想做明星,我也可以把你捧得很红。否则的话----"他摸了摸梳得溜光染得乌黑的头发,心情大好。

    但雯霓一听,便是连逃生的敷衍都不情愿了。

    "很抱歉,"她抹去眼泪,话里难掩愠怒:"我从小在美国长大,不太听得懂你们的用语。你说如果我跟你的话,请问你的意思是要我嫁给你,还是做你的情妇?"

    王老板没听出她话里的怒意,反觉这小姑娘问得有趣:"不要紧,嫁给我或者做我的情妇,都可以,都可以。哈哈----!"

    雯霓不等他笑完便说:"让我做你的情妇是绝不可以的。就算你不杀我,我爸爸也会杀我,与其被毁了贞节再死,还不如守节而死。让我嫁给你也难办,因为我才十七岁,在香港,二十一岁之前结婚都要取得监护人的同意书。我的监护人是我父母,他们都在美国。就算你找得到他们,他们也绝对不会同意的。"她这番话虽然软语轻言,口气却十分坚定,不容商量。

    那王老板眯起眼睛围着她绕了三圈,口气也强硬了起来:"好一个厉害的小丫头,我倒要看看你凭什么对我老王说这番话!"随即吩咐阿三:"把他们带到家里去,今晚我就要好好教教她,免得她不懂事,不晓得我老王是什么人!"

    鲁永南心里一沉,忙跟雯霓使眼色----他是想叫她先答应了,再寻找机会逃跑,哪知这小丫头竟不吃这一套。

    王老板突然想起来什么,又转向雯霓:"如果你自杀的话,鲁大侦探就会死得很惨。明天所有的报纸都会登出来,私家侦探鲁永南和阿彪为了同一个女人发生了争执,鲁侦探打死了他,自己也重伤而死。苏雯霓是鲁永南的情人,可又脚踩两只船,是鲁永南和阿彪争执的根源,在混乱中被流弹射中死了。"

    他一说完,阿三冷不丁地拿枪柄朝鲁永南的后脑一敲,鲁永南当即倒地,不省人事。几个手下过来将他手脚缚住,嘴上贴了胶带塞进汽车后箱,一溜烟开走了。

    雯霓手执长笛,几乎就要飞身跃起,却还是忍住了----周围那十几把枪仍然对着她,她实在没有把握全身而退,更谈不上救鲁永南了;而且她也不愿在这些人面前暴露自己非同一般的武功。她决定再寻找更好的时机。

    王老板吩咐阿二和华生把她带回去,赖皮四咽了口口水,说:"老大,不如我送她过去。"

    雯霓急忙反对:"不要,这个人以前我碰到过,当时就想欺负我,被郑强教训了一顿才没有得逞。他一定会想办法占我便宜的!"

    王老板一听脸色便是一沉:"赖皮四,砍郑强原来是为了这个!今后她就是我的人了,你要敢再打她的主意,我就叫你永远也碰不了女人!"

    赖皮四吓得赶紧缩在了一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