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骤劫神殇】夜沉沉第五十五回

临绝路玉佛救苦 遇高人张富得米

2008-07-23 21:31 作者: 慧芷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骤劫神殇

张富怀里揣着那用玉佛换来的装在枕头皮里的五斤小米,心里还是火烧火燎的:那夏丛还活着吗?她已经饿成那个样子了,那一个梨是不是还能支撑三天呢?临出门前,他曾语重心长地对夏丛说,"我还有点东西,如果我出去时间长一点,你可得吃啊!一定要吃啊!!我就把它放到你的箱子上,可是小姑娘!你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可别用啊!"夏丛只是迷迷糊糊的说,"不要,富哥!不要离开我,我们一起走!"张富狠狠心,捧着玉佛出了门。荒年大饥,到处是饿殍,你就是拿着一堆金子,上哪去找一个有粮食的人同你交换!所以,张富走了好长时间,也找不到一个可能跟自己交换的人,他几乎绝望了。不知走了几昼夜,只是觉得天是一会白了,一会又黑了的,有一天,他终于后悔了,还是夏丛说得对,安安静静的死在一起多好,这样跑来跑去的,把那一点体力也耗掉了,连家都回不去了,那不是更对不起她吗?!他想着想着就真的走不动了,只好在一棵大树旁边坐下来,心饿得慌做一团,气好象也有些喘不动了,想从树上挖下点什么填在胃里,可是那树早已被饥民剥得光溜溜的。只好抓一把土填在嘴里,一边往下咽,一边痛苦的流泪。过了好一会儿,他觉得好些了,就把怀里的玉佛掏出来,喃喃的说,"佛主啊,你那天亮闪闪的,我以为你会帮我找到一把米,可是我现在已经走不动了,你为什么就不给我一点指引呢?难道我和夏丛就真的罪大得应该饿死吗?"他等了半天,看看玉佛一点反映也没有,只好闭上眼睛,心想,‘歇一会儿,就回家,我不能不满足夏丛的最后一个心愿了!"

不知过了多久,张富醒过来,已经是满天星斗,可是在他的身边却坐着一个人,细看是一个老大爷,目光炯炯,神情瞿烁,那老人的眼睛有些怪,在黑漆漆的夜晚,却闪闪发亮。"这老人这么健康,一定可以帮助我的。"张富想,"大伯,我有一件好东西,想换一点米,你能换给我吗?"张富声音抖颤的说,他的心太惴惴了,就象在沙漠里的快渴死的人,忽然看见绿州的影子,真怕那是一片海市蜃楼啊!"米吗,我是有一点,但也只能够我自己嚼用的,你想换,我也可能跟你换一点,但是我要看看你有什么好东西!"老人把玉佛拿在手里,细看了一会儿,说,"好一个玉佛尊,行!"他把佛像交给张富说,"你跟我来吧!"张富踉跄地跟着老人走,真是步履唯艰啊,好在老人的家不远,他们到了一个山坡下的一个很雅洁的农家院落,那院中一棵不大的海棠树开得下艳。那三间草屋透出温柔的灯光。推开门,屋里也是一尘不染的,"还没有吃饭吧?"老人说着拿出二个很小的小酒盅,每个酒盅里放上三五粒米。这样的荒年暴月,老人舍不得用米到不奇怪,可是这么少的米可怎么做饭呢?张富纳闷的看着老人,他本来也没有让老人管饭的奢望啊。只见那老人又用草尖在另一个碗里挑了一点水放在两个酒盅里,就把酒盅盖在手底下,只一会儿,老人拿开手来,那两碗喷香的小米饭便呈现在张富面前了。老人把一碗往张富面前推了推,自己便捧起一碗吃起来,张富很扭捏的捧起另一碗,却不敢往唇边送,"这赠予太贵重了,这怎么会是真的呢?"老人看了他一眼,"吃!"他笑着眯眼说,张富把那碗饭送到嘴边,立刻就象秋风扫落叶一样的狂吞起来,这时他也想吃得文雅点,可是哪里作得到?

可是那饭却总是不见少,直到张富吃到再也无法下咽为止,那碗里的饭还是满满的,"真好,这碗真好,总吃不完!"他喃喃的说,"要是夏丛有这么一只碗,那就可以活下去了!"他这么想着。老人收拾起碗筷,就在老人收拾的时候 张富看见那碗里的饭自然就消失了,他心里好惋惜。老人拿出一个小袋子,有枕头那么大,给张富盛了半袋米,说,那佛像我就留下了,这些你拿回去吧!"张富谢了老人,便飞快地往家乡奔去,心里想着那个生死未卜的夏丛,他能不急吗!一直跑得汗下如雨,当他伸手取手帕时,却发现那手帕掉在老伯家了,要是一般的东西也就罢了,可是那手帕是夏丛给自己的定情之物啊,那上面绣的百合有夏丛的多少心血啊,不行,得取回来,好在路也不是很远。可是当他到了那棵海棠树下,却发现那个茅屋没有了,只有自己的手帕在树上海棠花簇中招摇。他站在那里楞住了,心想怪不得老伯还有米,怪不得他能用几粒米做出饭了。这时他觉得 自己的心里好象有什么东西咚的一声掉下去了,他迷迷惑惑的想去找老人,他一下子觉得自己再也不想回家了。他往前走了几步,想起了自己胸口藏的那些米,又想起了夏丛,‘怎么能那样的草率啊,夏丛快饿死了呀!我还是把米送回去再去找老人吧!他开始往家走,觉得腿有些沉重了,好象那家是一个书页,在他的记忆中翻过去了,他模糊地看到了一条通道,光闪闪的,那是通向一个欢乐的家园啊,不能立即进去,真是有些遗憾啊!

快到家门的时候,张富的心才从那种迷茳中完全醒过来,他手里捏着那半袋米,疯一样的往家跑,"夏丛,我回来了!我回来了!"可是那茅屋里却没有一点声息,他连滚带爬地冲到夏丛床前,抱起夏丛,还好,发现她还有点气息,这时他看到箱子上那个金黄的梨还在,"他放下夏丛,疾忙拿米去煮粥!"你这个傻女人,怎么这么死心眼!我不是说那个梨是可以吃的么,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子还不吃啊!"夏丛眼睛亮亮地看着他,她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竟管张富抓了一把米,竟管张富在锅里还放了一些植物的叶子,又熬了老半天,可是那粥还是清得能照见人影,他舀了一碗给妻子喝下去,自己只喝了一点点。虽然是一碗稀汤,夏丛却有了精神,"你还是回来了,我一直在等你啊,要不然我早就走了!"夏丛笑笑说。原来张富走了后,夏丛就有几次饿得昏死过去,那时她看见不断有人来接她,可都是过世的人,象张富的父母,自己的父母,还有他们的儿子,他们都是全身光闪闪的,脸上带着亲切的笑容。他们拉她,劝她,可是夏丛不走,她告诉他们自己一定要等张富。"我想,不管你能不能找到吃的,我就是要等你一起走,就这样,我今天又喝到了你的粥!"夏丛的脸上漾着幸福的笑容。

可是张富心里却很酸楚,他本来是对这米寄予很大的希望的,想那老伯只用三五粒米就能做出一碗饭,那自己用一把米不就可以两个人都吃饱了吗?可是做出来的却只是稀得象镜子一样的粥,事实证明,老人给自己的米,是和他吃的米不是一样的。那么这点米,夏丛能支撑多久呢,想到这一路上看到的那些横躺竖卧的死人,心里就更害怕了,不行,这米我可不能吃,我一定不能吃,我要去求道,去找那个老人吧!"他在心里说,看看夏丛睡着了,他站起来,把那小半袋米放在妻子的被窝里,又亲了亲夏从的前额说,"夏丛,我只能给你做这些了,你好好活着吧,我出去求道,如果有成,我会来接你的。"又俯在妻子的脸上亲了亲就走出去了,当他经过锅台时,看到那清得象水一样的米粥,就拿下一个小匙来喝了一口出去了,"这是我在家吃的最后一口饭了!"又往床上看看,见那夏丛已经醒了,她张眼向自己看着,她一定不会想到,这富哥正想着永远地离开她吧!"他不敢回头,他觉得自己和夏丛之间系着一根很粗的绳,如不猛力挣脱,那是出不去的。

张富走在街上,那心还在夏丛身上,"她是个顽强的女人啊,那些米她会很节省的,那样她也许有机会活下来了。"他走了很久,很累,也很饿,忽然一阵晕眩,就一头就栽到草丛里不省人事了;到了晚上,那露水往脸上一打他又醒过来,就继续往前走,过了好几天,只是喝了点水,一点东西都没吃,到后来,他反尔觉得不太饿了,只要路上喝上点水,他就有了使不完的力气走路,为什么会这样呢?当然是有神助啊,他想起自家的玉佛,他到了它现在落到那个神仙手里,觉得很美,真是得其所呢!

张保珍娓娓动听地讲着,大家都很入迷,可雪蓉却有些心不在焉,‘还有那么多话呢,哪能总在这儿听故事啊,更何况老太太的故事还长着呢!"雪蓉,你是在用心听吗?"保珍问,雪蓉窘迫起来。"雪蓉,我这故事可是主要讲给你的啊!"两个小孩子本来就听不明白,早已没了兴致,坐在地上摸索着玩起了。金鹉和金玉听得脸上都变了颜色。特别是金玉,她一边听着,一边看着那经常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图象,她好象看到了有那庙中的一个高僧就是保珍,那妈是怎么回事,怎么看不见她呢!雪蓉看见大家都是一脸严肃,就又感到有些严重,只好把自己的心思从活中拉回来,认真的听故事。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