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骤劫神殇】夜沉沉第五十九回

失佛缘夏丛痛悔 苦救度佛主慈悲

2008-07-29 21:08 作者: 慧芷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骤劫神殇

张富看到夏丛把那个茄子扔到院外,立刻泪如泉涌、跌足叹息,这时天上一下子墨云四合,哗哗地下起雨来。他挥手收起了高人给夏从成就的佛体,便踏着莲花怅然的回到那个修行的圣山去了。他终于明白,人是多么的难度,那颗人心是多么的难去,象夏丛这样行将就木的人,本来以为她不会太迷惑于物,但是她还是被那个破房子紧紧地抓住了。"唉!敢来度人的神真是太伟大了!"他幽幽的说。见过高人,高人只是微笑,"夏丛的事不须绕心,她本是佛主临凡,又没造什么大业,你们是后会有期啊!"张富方展颜。却说夏丛扔掉了自己数月煮熬的铁茄子之后,一时没着没落的傻坐在泥地上,她不知道自己是梦醒了呢,还是又进入梦中了,便迷迷惑惑、不吃不喝地坐在那里好久好久。她真希望自己赶快死了吧,那样自己也不受这种痛苦了,也不会被别人嘲笑了,有多好。可是不但死不了,意识反而是越来越清醒了,于是她叹了口气,百无聊赖的闭上眼睛。天已经很冷了,风中夹着一些雪粒,冷嗖嗖地落在她的脸上,她想站起来,但是却没有站起来的力量。她仰望着天,"天,你也生气了吧,你也看我太不争气了吧!"一缕缕的悔意在她的心头又慢慢地升腾起来。这时她看见那阴云中有一片蓝光,那光越来越强,最后整个天地都亮起来,她看见张富就站在那光辉里,衣服红光闪烁,但脸上却有着深深的失落,一付哭笑不得的样子,他向前面一指,夏丛立刻看见了一个天国的情形:那天空奇花绽放,半空中殿塔绰约,神人与天女隐隐可见。一片神界风光。"张哥,张哥!"夏丛觉得心中很愧疚,不敢大声喊,只是喃喃作语,"我错了,我现在可是想明白了!我想从头来,你听见了吗?啊?!"但是她清楚的看见张富微微地摇头,那光亮也渐渐地暗下去,直到天空又现出了一张阴雨霏霏的脸来。

夏丛顿足摔拐,拍手打掌地哭起来,"天呐,天呐!我是多么的后悔啊!张富,张富,你知道吗?"这时她好象看见无数的神在笑她;又觉得 同庄的无数人也在笑她,她怕起来,慢慢地爬了起来,一瘸一拐地走进了屋子,坐在那架摇摇晃晃的破床上,看那窗子上糊的纸已经张开了几条大口子,不断的把风灌进来。正好吹在自己的床上,她只好又往墙角挪了挪。而那扇破门也烂得不成样子,那还是自己当年新婚时买的一个人家淘汰下来的旧门,两口子想等到日子好过些再换个新的,谁知一混就是这么多年,中间有几年虽然没有什么天灾,可是张富没有回来,哪里会有心思换呢!到了今天已经有两个很大的劈缝了,已经摇摇欲坠了,"可是,我这个死老婆子,就是舍不得这点烂东西不能得道,这有多么半青啊!这有多招人恨啊!"她又嘤嘤地哭起来,同时不断地扇着自己的脸。这时她好象看见张富也站在自己的面前,也是泪水涔涔的。她用手去抓,却抓了个空。"啊,张富啊,我是个老混球啊,我真没用啊!"她终于嚎啕了。"不行,我得去把那个茄子弄回来再煮,就算煮不烂,我也算尽力了,我也算对得起富哥了?"她很劲地爬起来,噔噔走到院外去找,可是却怎么找也找不到,"怎么会没有呢?我就是丢在这里的呀!"但是她终于没找到,直到累得两腿哆嗦得站不起来。便又大哭起来。

那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冬天啊,风在矿野上怪叫,不时地从残破的院墙上跳进来,揪着地上枯黄的草茎,嘲笑地冻着那锅中的水,和下面的灶台。夏丛从院外空手回来,抚摸这些物件,更是觉得彻骨的寒冷,便又艰难的回屋爬到床上。她不去做任何事情,只是在床上想一会儿,哭一会儿地过日子,"张富啊,你要是不来多好,我就那么死了,多好!可是你来了,你来了,我要是把这些东西都舍了多好,那我就得道了,跟你一块走了,多好!可是,我!"她又大哭起来。邻居们听见她的哭声纷纷跑来,当大家看到这锅倒灶塌的情景,大家都高兴得笑了,纷纷说,"哎哟,这老太太可明白过来了!要不然,那可怎么办,不疯了才怪呢!"那个过去劝过夏丛的老太太,也爬上床去拉着夏丛的手说:"哎哟,这可好了,我的夏老姐姐乜!你总算明白过来了,那哪能是真的呀,一个铁东西,要把它煮烂,那可是亘古没有的事啊!你也别不好意思,受骗了也没什么呀,吃一堑,长一智!"又对夏丛的侄女说,"把你姨接过去,好好孝顺,可别让她难为了!"那个过去劝过夏丛的男人更是关心的坐在她面前,"大娘,你可别懊糟了,这会儿知道没有神还不晚,今后就不会再上当了,没事儿,这次就算是交学费了!"夏丛面对大家的祝贺和好心,只是笑,她什么也不说,这次她更明白神是存在的了,只是自己不行,白糟蹋了缘分罢了。

夏丛从那以后跟着侄女安度晚年,侄女很孝顺,为了不刺激老人,绝对不许别人在老太太面前提到神的事,老人住的地方也不能有佛龛神象什么的。对这些,夏丛是什么也不说,但是从那以后,老人的身体却一直很健朗,到了九十多岁,看起来反倒比七十岁时更年轻了,很象六十许的人,而且耳聪目明,令村中老人羡慕不已。有一天,街上来了一个要饭的,到了夏丛门前,就穿堂进屋地走到老太太面前,"大妈,我知道你是个好心人,我能用这玉佛换你一点米么?"夏丛一看那佛象,不觉大吃一惊,"啊,天呐!这不是张家的传家玉佛吗?"但她不动声色的说,"行啊,那你要多少米呢?""我要一枕袋米就行!"要饭的小童说,夏丛又是一惊,细看那要饭的,模样很象张富,但是也只有十几岁的样子。于是她从自己的箱子拿出那多少年也舍不得吃的米,给了那个孩子。"谢谢!"那孩子笑了,说着眨眼就不见了。这件事情,夏丛不敢对别人说,因为从那件煮铁茄子的事发生后,她要说什么神鬼的事,人们都会用话岔开,人们都怕把老太太的精神病弄犯了。而看到人们那个样子,夏丛也觉得很难堪,她是个很心细的人,怎么不知道人们心里想的是什么?于是她感到很侮辱,跟人家说话常常不自觉就面红耳赤起来。

可是从那玉佛归来后,夏丛就看见那玉佛经常闪出异彩来,每到这时,她就觉得自己非常的困,不拘在那里,一依上什么就睡着了,这时她就会梦见有人来接她,那是一辆小云车,车上有舒适的坐位,上面有华丽的伞盖,而两边有天鹅一样的两对翅膀。有两个黄衫人把她扶上车,便穿云破雾地飞到了自己见过的那个华美异常的天国,这时她看见佛主在天际显现出来讲经,在天花如雨,佛语如梦中她觉得自己的心打开了,自己的身体一点一点地长大起来。她不在有那次煮铁茄子的事的失落,也不在对张富耿耿于怀,她觉得 自己的心慢慢地扩大着,包融了一切,那些快乐的事,那些痛苦的事,都好象一些游戏,显现出来的时,使她感到好笑,觉得那些事都挺有意思的。可是大家却发现了一个怪现象,纷纷问夏丛的侄女,"你这个女人是怎么孝顺你姨的?她怎么越活越年轻了呢?"那侄女也只是笑,说不出来啥。而且这些年家中真是五谷丰登,人丁兴旺。

有一天夜里,夏丛梦见张富来了,很高兴的样子。"夏丛,恭喜你呀,你在这儿的事情可以结束了,你明天收拾收拾就可以走了?"说过就不见了,夏丛醒后,知道正是半夜,可是屋子却是亮晶晶的,这时她才发现是那尊玉佛,放出强烈的光芒。呀,我真的要走了!夏丛赶快爬起来,穿好衣服鞋袜,给玉佛上香,感谢佛的救拔。然后就悄悄地洗脚梳洗,一切准备完毕,便端端正正地躺在床上。不一会儿,她就看见那两个黄衫人来了,还有那辆云车,夏丛从床上下来,安祥的走到门外,这时她回头看一眼自己的床,便看见自己那个凡人的身体还安然的睡在那儿。再看一眼还熟睡着的侄女一家人,给他一个深深的祝福,说,"操心了!"

早晨侄女做完饭,端着去叫老人的时候,发现她已经走了多时了,全家大哭,但是已经无可能唤回,只好装敛送葬,皆尽礼数而已,这里不需祥表。保珍讲到这儿笑笑说,"夏丛的故事讲完了,雪蓉,你觉得那个张富是个怎样的人啊?""挺好啊,我觉得比夏丛强,做事一点也不三心二意,夏丛要是能象他那样,就不会遭那些罪了!"雪蓉说。"你这样认识就好,我也不用烦心了,那个夏丛的人生之路走完了,虽说不算得道,但是她在宇宙之王的身体里当最下层的众生也是很自在的。可是在这一世,那夏丛又下世到人间来做事了,那张富也下来了,只是他们两个不是夫妻了,但是相处得也挺好,这是张富觉得自己那一世对夏丛有亏欠,完成一个夙愿吧?"讲到这儿,张保珍躺下来,看着雪蓉说,"我的人生的路怕是也要完了,那天我也看见来接我的人了,我从现在往后可能就不能帮补你了,但是我们也可能再见的。"保珍闭上了眼睛,"妈!妈!"雪蓉大叫起来。张保珍笑起来,"你喊什么呀,我还没死呢!""谁让你老说那些吓人倒怪的话!"雪蓉不好意思了,"你以后可别吓唬我了。"金玉和金鹉都掉了眼泪,那两个小的都不太明白,所以在地上玩得很起劲。不过那天夜里,保珍走了,谁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走的,只是在雪蓉叫她吃饭的时候,发现已经停止了呼吸。那天,天不算冷,却有一些大雪花飘下来,很大,象大白花似的,八、九点钟的时候,又有人送来一捧鲜花,不知是谁,那人也不留性名就走了。

骤劫神殇 第一部 夜沉沉 完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