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青玉剑 (第一部,第62章)

第一部 名,可名

2008-07-29 23:00 作者: 宁漱玉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第62章 江湖烂客
 
    这天晚上,雯霓果然穿了全套夜行装束来到利民领养机构,躲在院中一棵大树上静候。

    天不是很黑,月亮有些朦朦的,领养机构的大门已经被封了,警察的黄条拴得到处都是,一点也看不出来有人埋伏在里面。

    雯霓睁大眼睛四处观察,除了偶尔经过的车辆之外,一切都很安静。她在树上呆了两个小时,什么动静也没有,慢慢觉得有点无聊起来,开始重新思考这个守株待兔的办法是不是很笨。

    快十二点的时候,一辆车经过领养机构,明显减慢了速度。不多会儿,一辆车从相反的方向开过了领养机构,也刻意减慢了速度。雯霓仔细一看,这不正是刚才经过的那辆车吗?她立即警觉起来,留神观察。

    不久,那辆车第三次开到领养机构门口,短暂停了片刻,依稀有人从车上下来,车却立即开走了。

    “这么笨的办法也会猜中?”雯霓瞪大了眼睛。那人影看了看四周,翻过警察的封条,打开大门便进去了。

    雯霓仍旧守在树上不动,不久便听见里面有响动,很快又有吆喝和打斗声传了出来。她思忖着这是不是自己应该现身的时候,那辆车突然又一次急驶了过来,紧接着领养机构的大门乒的一声被人从里面撞开了,一个人冲了出来。

    雯霓再不犹豫,拔剑下树挡在那人面前。那人三十五六岁年纪,和鲁永南画的拼图果然有几分相象。他一手竟也拿着一把剑,另一只手拎了一个皮箱,上下打量着这个全身黑衣、蒙头蒙脸的剑客,喝道:“你是什么人?少管闲事!”

    “我就喜欢管闲事。”雯霓笑道。

    说话间车中一人喊道:“周邦,把箱子扔过来!”

    这叫周邦的立即把箱子扔了过去。雯霓想他们冒险来取这箱子,其中必有古怪。她飞身跃起,半空把箱子抄了去。周邦大急,挥剑便向她攻来。

    这人剑法竟很了得,雯霓挡了几个回合,还不得不认真对待。那箱子颇沉,她一手拎箱子,一手运剑,很不得力。

    “周邦,少跟他咯嗦!”车中人一面喊着一面下来了几个。雯霓略一转身,眼角瞟到他们掏出枪来射自己,连忙飞身躲闪,同一时间周邦也从侧面攻到了,她手忙脚乱,好不狼狈。

    就在这时,那几个人的手似乎被什么东西打中了,一个个丢枪捂手。片刻间一个黑衣蒙面人飞身跃下替雯霓挡开了周邦的攻势,他手上也拿着把剑----飞龙剑。

    “你怎么来啦?”雯霓高兴的问。

    杨皓明笑道:“你这么狼狈,我不来能行吗?”

    雯霓一笑,两人一同挥剑迎敌,飞龙剑和云凤剑施展开来,周邦和那几个人立处下风。其他几个人很快都被打趴下了,失去了反抗能力,但那周邦剑法甚是了得,虽处劣势,却仗着狠辣的招式苦拼。杨皓明见他是武林中人,不愿以二敌一,便由得雯霓和他单独对阵。

    很快五个警察从领养机构中冲了出来,其中三人受了不同程度的轻伤。杨皓明忙把箱子交了过去,并替伤者紧急处理,一面解释自己和雯霓是“想帮警察的好市民”。

    警察把地上的人铐起来并通知了总部,好奇地来回打量面前这个黑衣人和激斗中的雯霓。

    雯霓的剑法本在周邦之上,但她临敌经验就差得远了,加上对方招式狠辣,所以反倒是她险象环生。杨皓明执剑在旁边紧紧盯着,准备随时跃上帮忙。

    斗了四十多个回合,雯霓渐渐熟悉了那人的招式,越战越顺。周邦心下着急,见自己的同伙都被抓住了,便佯作奋起一击,趁雯霓退守的时候飞身逃 去,雯霓想也不想便跃起追击。突然那人手中物事一抖,放出许多烟尘来,吸入鼻中竟是一股甜香,雯霓顿觉头重脚轻,从空中倒栽了下来。

    杨皓明一见不妙,赶紧跃起把她接住,却听她着急地叫道:“别管我,快追!”杨皓明把她放在地上便追了上去。

    周邦轻功虽了得,比杨皓明还是差得远了。杨皓明没费多大力气便追上了他, 从囊中取了枚小石头打他腿上穴位,他猝不及防,摔了下来,却又立即翻身挺立,和杨皓明斗在一起。

    杨皓明的剑法比那人更高出许多,但他也没什么对敌经验,加上他心地仁慈,生怕伤了人,和那人的狠辣招式斗起来很是吃亏。

    两人缠斗了几十个回合,杨皓明渐渐占了上风。周邦见他剑法比雯霓还要厉害,又偷偷地拿出迷香,趁他不备便向他脸上撒去。杨皓明心下有所防备,立即憋气后撤,但鼻中还是闻到了些许甜香。他闻这味道象是迷香,便在囊中摸了颗徐神医给他的解百毒丹塞在口里。

    烟尘散掉之后,周邦见杨皓明竟没中毒,又接连向他扔飞刀。

    “这人手段怎么这么多!”杨皓明心中嘀咕着,手上长剑却快,把那些飞刀一一打掉了。他担心雯霓,不想久战,于是剑身一震,以五分的功力隔空使出灵虚九式中的剑御流星。周邦猝不及防,肩膀被击中,立时半身酸麻,长剑脱手的瞬间,对方的剑已经指在了他的脖子上。

    周邦见势不妙,忙笑道:“朋友,大家都是江湖中人,与人方便,自己方便。你要是今天放兄弟一马,改天我一定好好报答你。”

    杨皓明笑道:“你又不知道我是谁,怎么报答我呢?”

    “那,兄弟你开个口。”

    杨皓明不想跟他多咯嗦,猛然出手将他两手肘和膝盖处撞脱了臼。周邦大叫一声,立即破口大骂,一会儿用带口音的普通话一会儿用粤语,把杨皓明祖宗十八代都用最难听狠毒的字眼骂了个遍。

    “喂,你这只是脱臼,等会儿接上就好。”杨皓明也不理会,将他扛在肩上赶回利民领养机构----警察的增援已经到了,四辆警车和两辆救护车 停在外面,而大多数警察竟都围在一堆,里面传出雯霓的尖叫:“不要碰我,走开!你们尊重一下别人的隐私好不好!你们要再过来我就咬舌自尽了!”

    杨皓明连忙放下周邦,跳到那群警察中间----只见雯霓坐在地上,用手死死地捂着面罩,两个医疗人员半蹲在她面前想要替她检查。

    “喂,你们别碰她!”杨皓明赶紧过去扶她。

    雯霓大喜,嘴上却抱怨:“哎,你怎么这么久啊!”

    一名警官说:“我们需要查证你们两位的身份,请你们跟我们回警局录口供。”

    这种麻烦他们两个倒是没想到。

    “不会吧,我们今天只是路过帮忙的,我们之所以蒙面就是因为我们不想让人知道身份,所以请你们尊重。香港的法律不会强制人做证吧?”他一边说一边摸了颗解百毒丹给雯霓,她小心地把药从面罩下塞入口中。

    那警官说:“每一个市民都有义务配合警方将罪犯绳之以法,更何况你们是当事人----”

    “见义勇为呢,我们没问题;要我们到警局录口供呢,那就恕难从命了!”不等那警官回答,杨皓明已经把雯霓扛在了肩上,脚下使出灵虚剑法的步法,从人群中轻飘飘地穿了出去,瞬间便在茫茫的夜色中消失了。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