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行:另一个世界,另一场恶梦

2008-08-15 06:44 作者: 许行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北京奥运六百五十亿美元的高成本、不择手段的排污防恐,把一个万众欢腾的体育盛会变成一个没有自由侵犯人权草木皆兵的战场,这哪里是"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自北京实行地铁安检后,等候上车的北京市民在站外大排长龙

自北京实行地铁安检后,等候上车的北京市民在站外大排长龙

北京官方起初宣佈要办一个"绿色奥运、科技奥运、人文奥运",但北京除了植树和满城添设花坛之外,灰濛濛的天空始终无法出现蓝天白云,使得堂堂的奥运"绿"不起来,反而在青岛整个海湾出现一大片绿藻污染场面,十分尴尬;所谓科技奥运,连两个着名建筑:鸟巢和水立方都是外国人设计(前者是瑞士人赫尔佐格和梅隆,后者是澳洲人贝尔蒙),中国自己在奥运方面并无特殊科技贡献;至於人文奥运,除了劝导北京市民不要随地吐痰、搭公车要排队、遇到外国人要礼貌之外,别无太多人文内容。所以七月中旬,官方正式宣佈调整目标口号,改为"平安奥运",实际含义就是担心在奥运临近期间不平安、出乱子。事实上几个月来全国各地不断出现过许多不平安事件:三月有西藏骚乱和新疆和阗示威,四月有奥运火炬传递在国外受扰,五月有四川大地震,六月有贵州甕安暴动,七月有杨佳在上海持刀杀警和惠州暴乱事件,使得中共领导人心理十分紧张,因而提出平安奥运口号。照常理而论,奥运只不过是一场国际性的体育活动,中共却将奥运当作是中国崛起的政绩表现,使用了一些极端的专制手段,反使奥运变质,成为沉重的负担。与其称它为"平安奥运",倒不如称它为沉重的奥运。

不惜血本史上最破费的奥运

奥运,无论对北京当局所有领导人来说,或者对整个中国来说,都是一个沉重的负担。首先在经济上,沉重有两个方面,其一是对奥运的巨额投资,其二是因奥运而生产停顿,招致损失。

为了北京奥运,中国政府究竟投入多少资金?《华尔街日报》说是四百二十亿美元,这是根据北京奥林匹克研究中心的估计,但北京奥运会筹备工作组最新估计是六百五十亿美元,即相等於四千五百五十亿人民币。这个数字是指直接与奥运相关的开支,并不包括那些间接与奥运有关的开支,例如北京十号地铁的奥运公园支线、由市区直达首都机场的快轨线、首都机场为奥运而扩充的新跑道和三号航站大楼,以及郊区京顺路通向机场的修路工程等等,更不包括北京周围各省为消除北京空气污染而进行的绿化工程费用。

北京一切都在追求世界第一。北京奥林匹克公园面积比上届雅典奥林匹克中心大五倍,比纽约中央公园大三倍,称为"水立方"的游泳中心比澳洲悉尼的游泳馆大两倍,称为"鸟巢"的体育场,座位虽不算世界最多,但它是世界上使用高级钢铁最多的新型建筑。上届雅典奥运会总开支一百五十亿美元,希腊人为此叫苦连天,但北京奥运的相关开支比雅典多四倍有余。

虽说中国的财政收入远比希腊多,今年全国财政预算总收入为五万八千四百八十六亿元,全国财政总支出为六万○七百八十六亿元,其中中央支出为三万四千八百三十一亿元,所以奥运开支四千五百五十亿元与中央支出相比,佔百分之十三,绝对是一沉重的负担。要知道,中央拨给四川大地震的今年账灾预算只有七百亿;今年全国医疗卫生经费,中央财政所负担的只有八百三十一亿元;而中央财政用於教育的,今年因为推行全国义务教育,也只有一千五百六十一亿元,所有这些对人民生活息息相关的开支,都远不及奥运开支!由此可见,政府是拿百姓的血汗钱,不惜工本地要办一个全世界上最昂贵的奥运。如此打肿脸充胖子的做法,连《华尔街日报》都慨叹道:"像中国这样一个开发中的国家,为了一场只有两个星期的体育秀,如此不惜血本,是否合理?"

六省市工厂停产要北京现蓝天

为了奥运期间改善北京空气中污染尘,北京已将首钢迁离石景山,搬到唐山去。但是北京空气混浊,不光是由北京城内冒烟工业造成,所有北京周围省市的冒烟工业都是北京空气的污染源,因此国务院制定《第二十九届奥运会北京空气质量保障措施》,将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内蒙古、山东六个省市联在一起,进行综合治理。其中内蒙古与北京风沙有关,几年来政府已在内蒙大事植林,即使如此,仍无法完全消除沙尘暴袭京。其他各省,与北京一样,除了对火电厂加强脱硫措施,淘汰所有小煤焦厂、钢铁厂、小高炉和立?水泥厂,加强加油站和油库的油气回收之外,就是强制所有有污染源的企业在奥运和残障奥运期间及其前后一段时期全部停止运作。其中规模大的如京丰热电厂、天津轧钢厂、唐山三水岗水泥厂、唐山汉沽钢铁厂、廊坊冶炼厂等等,中小规模企业被迫停产更是无数。这一停,因为包括残障奥运期间,起码要两个月,影响之大,损失之重,实在难以计算。

此外,北京为了减少污染和交通挤塞,自今年七月一日起至九月廿日,对外地进京的机动车实行管制,除鲜活农产品车辆、邮政专车和核准的车辆外,其他货运机动车、拖拉机、低速载货汽车、三轮汽车、摩托车、危险化学品汽车、排放废气超标汽车,一律禁止在北京市内行驶,而持证的车辆仍限单号单日、双号双日行驶,有些持证车辆还须绕道行走。对市内车辆,除了停驶部分公车外,也实行单双号隔日行驶。

对北京空气品质的调控,政府己使尽各种法宝,本地人觉得有所改善,但以外国的标准来说,还差得很远。《华尔街日报》驻京记者报导,七月七日之前廿天内,北京空气污染指数平均在百分之八十七点七,勉强在中国规定的安全范围之内,但却是西方大城市的两倍,不适宜户外运动。因此许多国家运动员赛前集训都不去北京,而选择了日本和南韩。日本约接待二十四个国家的运动员,包括美国、英国、德国、法国、加拿大和以色列。南韩将接待约三十个国家近千名运动员和教练等。

环保原是长期持续性积累的结果,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拼凑得来的。中国在中共治下五十九年,前廿九年受毛泽东无法无天破坏,后三十年在邓江胡三朝盲目经济发展中破坏,自然生态深受糟蹋,每况愈下,环境污染恶化到了极点,今天想在两个星期的奥运中突然改善,等同揠苗助长,与过去大跃进的心态完全一样。大跃进中的亩产万斤,将十亩田的禾拔出来放在一亩田里夸耀,现在则是将六省市的工厂停工两个月来拼凑出北京的空气标准,如此临时抱佛脚的倒行逆施,也只有专政的共产党才会想得出,而且做得到,若是西方民主国家的政府也像共产党这般心态和施政方式,早就被舆论骂得狗血喷头,非狼狈下台不可。

草木皆兵北京变为恐怖之城

但共产党自有它一套统治方式,就是控制全国媒体,只准自己发号施令,不准民间有任何独立见解、反对意见或含冤申诉。稍有发出不同声音的,便被视为反党分子,横加压制和打击,轻则监视、软禁,重则瑯璫入狱,逼使天下人不得动弹,其后果就是逼使天下人与自己对立,到处树敌,制造社会矛盾,日积月累,民怨沸腾,处处爆发抗争和警民冲突。西藏如此,新疆如此,拆迁户如此,上访者如此,法轮功如此,所有地下教会和维权运动也如此。其实都是官逼民反,有压迫才有反抗;天下决没有没压迫的反抗。

现在遇到奥运,全世界反独裁反压迫争自由争民主的人士都关注这个集世界焦点於一城的时刻,希望在这个时刻表达抗议的声音,正如任何世界性会议举行时会出现异议组织趁机示威的行动一样,这本来是很平常稀松的事。当年(二○○五年十二月)世界贸易组织部长会议在香港举行,南韩上千农民到香港示威,照样和平落幕,大家都不介意,反而引为趣谈。但中共却视所有示威行动为造反之举,必欲消灭於萌芽状态,那就够他们紧张了。

当然,当今世界有反西方首脑的恐怖分子,他们有可能乘各大国首脑集中在奥运开幕式的时刻制造袭击,这是需要防范的,中国作为东道主国,负有保卫责任。但中共紧张得过了头,它不仅在鸟巢周围佈置东风导弹,还在开幕式那段时间(晚上八时至淩晨零时)封锁天空,命令首都机场停止一切航机升降。因此上海至北京平时每日有四十三至四五十班机,八月八日那天减为二十七班。港龙飞北京的航机,当天七班,已取消六班。

导弹的部署,不专是为了开幕式,而是奥运期间一级备战的主力之一,表面上说是为了保卫奥运健儿安全,其实鸟巢的节目只有开幕式、闭幕式、体操比赛和足球决赛,其他所有运动比赛项目都分散在北京各处场馆,以及天津、青岛、秦皇岛、渖阳、上海、香港等六个协办城市。如果说飞弹是为了保障健儿们安全,那么怎不见上述六个协办城市也同样部署飞弹?可见在北京部署飞弹,耀武扬威的成分远大过对健儿的保卫。

实际上,中共所指的恐怖分子,主要还不是本拉登和他的阿盖达组织,而是新疆维吾尔族中暴力一股的东突分子,这些暴力分子的恐怖手法远还未达到像"九一一"那样的天空袭击程度。

与去年两会时北京动用十万军警保护几千名代表一样,这次奥运,中共动用了四大军区陆海空军一级战备力量,外加十多万武警、特警和十多万公安,再加上各区僱用的保安,和所谓志愿的联防、侦缉、红袖哨等,总共达八十万人,阵营之巨,史无前例。光是数人头,以八十万分佈在北京市下辖的十个区,每区平均有八万人,差不多将各区各街道都佈满了步哨。这种防禦力量,只有一个十足的员警国家才能做到,也只有员警国家才需要这么做。奥运本来是万众欢腾的事,让八十万军警保安驻防全城,谁还敢在中国运动员获得金牌的时候,奔向街头狂欢?怪不得北京已有人传言,劝大家届时都安坐家中,关闭窗户,静对电视机收看奥运广播好了,千万不要跑上街头,否则就有可能被视为捣乱分子,惹祸上身。

境外来客都成为受监控的对象

中共不仅对本国人民控制得像铁桶,连对外国人也一样严酷。所有在北京留学的外国学生,奥运期间必须离开北京。全国各地已筹备有境外人参加的集会,如交易会、招商会、纪念会、展览会、研讨会等,在奥运期间一律取消,使得已订会场、酒店、签证、机票的单位和来宾狼狈不堪,损失惨重。据说全国这类被取消的会议多达两千个以上,各地主办单位无不怨声载道。

六月三日,政府发表一份《奥运期间外国人入境出境及在中国停留期间法律指南》,其中明白规定:"外国人在中国境内,必须遵守中国法律,不得危害中国国家安全、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破坏社会公共秩序。"众所周知,中国的法律是任由官方随意解释的,你衬衫上印有Freedom,它就可以指你是危害中国国家安全,将你逮捕,更不用说你印上雪山狮子旗或达赖喇嘛头像了。事实上这份指南就是对外人警告,要所有来中国的外国人都必须遵守共产党现行的管治秩序,不能超越界线,不能有任何异样表现,否则都不受欢迎。在这种精神下,中国驻外使馆的签证早已收紧,盘查严格,本来长期在中国从事商务活动的人,现在已被取消多次往返签证。过去外国人在中国企业单位、学校或私人住宅留宿是平常的事,现在必须在二十四小时内向公安机关申报,甚至外国人在中国租赁房屋,也要向公安登记。

七月十七日,文化部也发了一份《文化部关於加强涉外及涉港澳台营业性演出管理工作通知》,特别强调:"对於曾经参加危害国家主权活动的文艺团体和个人,坚决不予引进;有关内容的演出,坚决不予批准;并且对外国和港澳台团体的演出内容要严格审核把关。"

奥运之前,北京旅游局预计奥运期间将有四十多万游客到北京游览,其中有十二万人会参加旅行团,所以北京星级酒店订价甚高,五星级每晚人民币三千八百元至七千九百元(US$560至1150)。现在由於官方收紧签证,加强管制,使得外国客游兴大减,以致北京各酒店订房率普遍低落,五星级的尚有百分之七十七,四星级只有百分四十四,三星级更惨,连四成都不到。

奥运本来是一场万众欢腾的竞技表演,落到共产党手里便成了防止异端的战场。海陆空三军出齐,飞弹朝天,员警遍地。中国老百姓和所有外来的运动员、记者和游客,都成了受监视的对象。这不是莺歌燕舞,太平盛世,而是禁卫森严,草木皆兵。这不是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而是另一个世界(共产党世界),另一场恶梦!

原载《开放》2008年8月号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