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钟专栏】中国需要一场新的"土地革命"

2008-10-20 00:30 作者: 警钟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土地新政"综述

十七届三中全会之前,胡锦涛先后前往河南与安徽等地考察农村改革发展情况,温家宝也赴天津调研。胡锦涛在考察中强调,"稳定和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推进农业经营方式转变,不断完善有利于农业与农村发展的体制机制。"

为此,央府近来多有鼓吹"地权"下放之言,曰之"新政"。据说欲通过"新政"来盘活中国现有土地存量,即耕农可以自由采取转包、转让、出租、互换或其他方式进行土地"流转",以减少荒芜低效,实现规模经营,体现土地的市场价值,让农民参与利益分配,从而得到实惠。此举,被官方说成是自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的最大一次"惠民"政策。

必须最终解决"地权"问题

中国多数社会问题,从"城市化"改造到农村"圈地"狂潮,其实说倒底就是一个"土地问题",也就是被早期"革命家"们提过一万次的"地权"问题。虽然在现代社会中这种表述有些逆耳,但所造成的社会不公和各种冲突事件,都是因为以政府为主导的强势方毫不顾忌弱势方利益,运用手中的执政权力和对土地权的公有化意识解读,官商同谋,随意枉为,造成中国式国民只能做为"借居者"暂居其地,有国之名而无民之居这种地权不均的"怪"现像。而其过程中对环境和资源的毁灭性破坏,更是断子绝孙之举,则在另议。

中国要想从根本上得到"长治久安"和"持续发展",就必须要重新定义土地权,即土地所有制必须"私有化"和"市场化",土地上所产生的一切生产价值、商业价值和资源价值,皆归其"地主"所有,让土地随其主人而动,让其主人能随土地价值而行,做到真正的"地权归民"。这样,国民才敢于在土地上全力投入,包括农业的精耕细做施肥养地,林民的绿化保护、果农的长期养林,及产生于土地上的矿产资源的合理有度开发和环境的水土保持等等。

总之,只有有了"物为我有"的心理稳定,才会有一种责任意识,才会产生一种"为了子孙后代"而不惜"血本"投入并主动保护的历史责任感。这一点,正是与"国有化"的截然不同之处,也是中国社会多数难以破解的社会症结的"命门"所在。

可悲的是,在地权的原则问题上,还是纹丝不动地维持着既行的"国有化"这一"祖训",且从无改动迹象。由此而议,并不能仅仅指望一个土地"自由转让"的"新政"而彻底解决中国的"三农问题"。此举,只是在某种程度上承认了农村土地状况的既存现实而已,再大不了用法律或是政策的形式来确认一下,纵容一下罢了,虽有"新政"之名,却无"新意"可言。

平等国民待遇,废除"双重标准"

在解决土地问题的同时,必须同步解决大量的农民失业问题,提前设计好失地农民的工商业化转移,避免出现不可控的城市流民,以避免社会过度动荡引发政治灾难。

"文革后,落实民族工商业政策,把城里的小洋房还给了荣毅仁式的民族资本家,给他们平反,给他们很高的政治待遇,但为什么从来没有想过给刘文彩式的地主平反,把土地还给他们?表面上是农民革命的产物,但骨子里还是代表城市少数特权者的利益。这与1949年后重点发展城市、牺牲农村的政策一脉相承。

有人说不能归还土地,但美国在60 年代民权运动时,面对实施奴隶制度的国家罪错,通过了《平权法案》,用矫枉过正的方式,用国家补偿和制度倾斜的方法去照顾弱势群体。在中国,国家有责任和义务来澄清历史正义。"---熊式辉回忆:江西贫农抗拒分田地。赛昆 于 北京时间 10/09/2008 (《多维月刊》)

如上所言,解决的办法,当然不死还要靠一纸户口和"死"命令,将农民永远"拴"在土地上,也因为本来就不可能"拴"得住,所以必须在国家政策上不要继续奉行阶级歧视,要重新思考城乡、工农间的定位问题,给农民、工人及城市中人同等的政治经济待遇,最起码要在新政策上做到工农、城乡一视同仁,还农民一个真正的 "国民之身",并在可能的前提下,特别给予长期受到不公平的政治制度剥削的中国农民们一些必须的国家补偿和政策优惠,不论于情于理,都是十分必要的。

只有如此,方可能平衡长期以来"重城轻村,重工轻农"错误政策的负面影响,消除农民的"贱民"意识和逆反心理,用"实惠"来"拴住"农民外流的心。

---试想,以中国农民的传统,只要有一份奈何,谁会舍得下可爱温暖的"家"而四处漂泊,过那种居无定所,寄人篱下的非人生活呢?

解决了农民问题,也就同时解决了城乡二元社会的差别问题,更是为当政者自己解决了执政地位的"稳定"问题。

从长久效果来看,一次成功的"土地新政"不但带来了直接的""民生,更带来了"民权",促进了社会稳定,其意义决不亚于一次成功的"土地革命"。

---但在没有制度保证的前提下,则需要为政者的魂力和良心。

总结

只要做为弱势一方的个体国民具备了与强势一方的政府对等谈判的权力,才会有公平的搏弈过程,才能产生有利于社会发展所需要的"动平衡"功能。这个"动平衡",就是"可持续发展"的良性社会,即现代"公民社会"。

中国红朝人一直处于"生于梦想,死于梦想"的精神幻觉之中,在强权设计的一次次"望梅止渴"游戏面前尽现无奈和失落。

---不知本次"土地新政"是一张真实可餐的肉馅大饼,还又是一次聊以自慰的无边春梦?

2008.10.12.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