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严重的欺骗案件

2008-11-17 00:48 作者: 梁慕娴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08/11/16/20081116104501994.jpg
新任立法会主席曾钰成面对泛民主派质疑他是否共产党员,既不承认也不否认,说原因是共产党在香港形象不好。

三十六位香港立法会议员投票选出曾钰成任议会主席,真是匪夷所思!他们是否知道那高高的议长位上坐著的就是一名中共地下党员呀!!是无知?是有意?是甘为党的工具?可悲之至!幸得梁国雄议员(社民连)在议会辩论中严词质问曾钰成是否中国共产党员?是否秘密保持中共党籍?他为民主事业作出了影响深远的重拳一击,打中了中共地下党的心脏,令我兴奋难眠。香港政坛从此揭开了重要的一页:香港民主派正式与中共党员(不是民建联)在议事厅上正面交锋,短兵相接,也冲破了政坛、传媒不敢正视,刻意回避中共地下党存在的惯例。

叶国华坚决不认 曾钰成闪烁其词

比较一下曾钰成与叶国华的回应会觉得很有趣味。那年,我第一篇关于地下党的文章刊登在《开放》之后,壹周刊也做了一个很大的特辑,揭了叶国华的老底。当时传媒也曾追问叶是否共产党员,他气定神闲地断然否认,回答得斩钉截铁,公然向全世界撒谎。后在李怡的访问中,叶又故弄玄虚地再次否定自己共产党员身份。他说:「我已经说了自己的经历,我想大家可以除去心锁,不必担心我是共产党......如果你是共产党,不要再愚弄别人了,如果你不是共产党,就不要被人愚弄。」讲惯大话的叶国华奸滑老辣,党性特强,谎言也就可以理直气壮了。愚弄别人的共产党恰恰正是他自己,许多人都曾被他愚弄过。(笔者曾有一文回应这个访问)。

这次却不同,曾钰成在议会中的反应是顾左右而言他,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他说:「原因是香港人对共产党仍持有十分负面的看法,而『土共』等名称更带相当严重负面的标志。」他的回应相当拙劣。那等於说,只要港人不再对共产党有负面看法,他就会承认自己是共产党员。也显示,他有自知之明,共产党不是好东西,不能承认。曾钰成理亏、心虚、软弱,过不了自己,撒不下谎,言语间露了底,默认了他是党员。这是失去党性的行为。事隔十一年,时代不同了,我看到了是非感高於党性。

事实上,一般地下党员宣誓入党的时候,都曾被党组织严厉地要求服从组织纪律,遵守保密原则,违者需接受惩处,更用烈士的形象教育党员,无论甚么情况之下,宁死也不能暴露党及同志。党性高於一切那怕是人命。因此要他们坦白承认并不容易,除非他公开退党,或因工作需要党组织命令他曝光,像当年的毛均年那样。叶和曾均以不同方法拒认党员,他们保护了党。

港澳工委在广州设有秘密机关

其实,中共香港地下党是一个非法组织,在香港这个法治社会没有注册立案。(即使香港没有政党法,也有社团法)在港英统治时代,承认或查获共党身份就要被捕。香港法律部门也应调查追缉,绳之於法。不过,我知道,香港人崇尚法治,拿不出实证,即人证和物证,便不能提出指控。要有人证已经不大容易,要取得物证更是绝无可能。因为地下党员的档案都存於广州的机关之中。记得当年学友社三核心人物:柯其毅,杨伟举和我同期由共青团员转正为共产党员的时候,领导人欧阳成潮及卢寿祥曾带领我们回广州,说是让我们在党的机关内存档。

去的地方是广州小北花圈地区的一幢二层洋房,区内有华侨新村,听说是为了易於掩护常常来往这里的地下党港人。这是港澳工委设在国内的秘密机关,后来我还来过多次。在那里,有上级领导来看望,有年纪大的女同志照顾饮食,还有一位小刘女同志负责联络和了解情况。(传闻此人常下香港,回归前多经拱北,潜伏在澳门某名人的别墅内办公,后又在香港新华社设有办公室,来往於中港之间,许多地下同志都认识她,现已离休)。我们住在洋房的几天内,除听听指示,学习学习外,主要是填写一份履历表格,作为正式办理中共党员的入党手续。从此,中国有了我的档案!香港法律界要取得地下党员的证明文件,除非等到民主战胜了专制,像苏联倒台后档案公开一样。可见地下党就是这样的秘密活动方式,欺负港人对他们束手无策。

辨认三类中共地下党员的方法

虽然辨认地下党人如此困难重重,我仍认为绝非毫无办法,我想出了把他们分为三等,可以作为辨认的方法:

第一等是实证地下党员,即已有人证的,如叶国华,蔡培远,欧阳成潮等。这等确认了的人物现在虽然不多,要等待更多勇敢的人站出来指证,将来总会越来越多的。

第二等是推算地下党员(或称代入地下党员亦可),用如数学公理一样推算出来的地下党员,现在露头的已经很多,曾钰成、曾德成兄弟,程介明、程介南兄弟等均可归为此类。

第三等是疑似地下党员,这些人物也很多,如梁振英、林瑞麟等都是。其共同特点是言行上坚定维护中共专制政权和中共的爱国主义,处处证明其忠心为党工作,但我们却找不到他们的亲共出处,因而无法推证。要解此结需挖出他们就读过的所有中学和所有曾改过的假名。我相信他们的身份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曾钰成事件是严重的欺骗案件

有人问共产党员是否可以做主席?我认为「可以」,条件是这个主席是一个公开合法注册的共产党的党员,并经过民主机制程序,得大多数议员推举当选才可。将来普选也一样。本来香港这自由之地发展民主政制,组成各式政党如民主党,自由党等,也有一个共产党是完全不足为奇的,这一点大家早有思想准备。(台湾也已成立了台湾共产党)。明知它的背后有中联办,有中央,我们也只好认命。现在关键问题是「地下」两字。大家以为选出的是民建联的曾钰成,却原来是地下党的曾钰成,这是一件严重的欺骗案件,欺骗立法会议员该当何罪?这也是非法地下组织入侵香港三权之一的独立的立法民意机构,是对一国两制的破坏。立法会主席从此秘密接受中共的指示,失去其独立性┃┃这是一件不容忽视的重大政治事件,应该知会国际机构。

观察曾钰成在这次事件中的言行,有朋友认为曾的讳莫如深、首鼠两端是为自己留后路,他相信地下党总有一天全面掌权,到时党组织就会允许他们见光了。我同意这个看法。从事件看来,现今地下党的保密规定似乎已是其次,保密已变成一项欺骗策略。用民建联名义发展工作比用共产党名义可以欺骗更多人。他们以为欺骗越长久,受骗的人越多,对共产党的负面看法就会减少,掌权的时机会来得更快。其实这只是自欺欺人,只要像「毒奶粉」这样的惨事不断上演,无法根治,共产党的负面形象永难消除,即使再多几次「京奥」「神七」,也无助其负面的扩大。这次立法会选举是有力的明证。相反,也许放弃欺骗,走上地面,多少还会增加一点港人的正面看法,值得地下党委中联办细细思量。

不过,在他们未能痛改前非之前,我们还要继续讨论这个地下党问题,让社会继续关注,继续挖出他们的地下身份,让更多人不再上当受骗。这是一件很重要的反欺骗工程。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新一期特刊已经发表
请荣誉会员登陆下载
更多

更多
今日重点文章
更多
72小时热门排行
更多
退党
电子书
更多

本类周排行
本类月排行
热门标签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