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沅森:一个原中共线人的忏悔 (16)

——现身说法揭露中共以“反革命罪”屠杀千万同胞的秘辛

2008-11-24 02:22 作者: 陈沅森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19) 请提供保护,让我写出第二部文艺作品

2002年6月1日,我飞抵加拿大之后,写了一部22万字的长篇小说《佛怀煽仇录》,揭露了中共1950年"土改"运动杀戮200多万地主的罪恶,突破了半个多世纪中共严厉的文艺禁区,戳破了中共"工农联盟"的谎言。

中共对我恨之入骨,但慑于国际舆论和加拿大政府的权威,不敢明目张胆地采用留下罪证的方法杀害我,便派特务投毒,组织暗杀,投放病毒,偷盗移民局的重要信件......妄图置我于死地。这些阴谋被一一识破,没有达到"撂倒"我的目的(我用"遭受这些痛苦是一种报应,是罪有应得"的心态来承受这些苦难)。

于是,他们便使用"非致命电磁波空间武器"进行袭击。其原理是:乘目标人不备、暗中对其发射某种无线传输的有害电磁波,使其头痛头晕,心慌耳鸣,食欲不振,肌肉痉挛,手足发麻,皮肤受袭部位出现密密麻麻的红色疹子......长期受电磁波袭击,可能导致皮肤癌、血癌......这种来无影、去无踪的高科技武器,受害人无法取证,无法报警,向第三者投诉,几乎无人相信。

人们不但不相信,还怀疑我有"精神病",纷纷讥笑道:

"你一介平平常常的老头,只不过写了一部揭露陈年旧事的小说,中共哪有可能花那么大的力气对付你?"

"在中共眼里,大法弟子XXX(满地可法轮功的灵魂人物),不比你重要些?"

"在中共眼里,刘晓波、袁红冰、任不寐......这些高级笔杆子,不比你重要些?"

"许多比你重要得多的人物,没有受到电磁波袭击,独独你受到了,且不是咄咄怪事!"

......

我有口难辩,怎么说,也说不清。

今天发表这篇忏悔和揭露文章,便真相大白了:

一般说来,大法弟子、持不同政见的高级笔杆子,在中共眼里,当然比我重要!

但是,由于他们年龄比我小、经历没有我这样特殊,没有掌握上述秘密。

这就是老人的价值,"家有三宝,不如一老",老人知道过去年代许许多多鲜为人知的事情。

中共害怕这些震惊世界、隐瞒多年的罪恶暴光,层层上报后由最高当局特批,不惜一切代价,采用非常规手段对付我,逼仄我的生存空间,无论如何不能让我把秘密写出来。

这里,不存在"谁重要,谁不重要"的量比问题,而是"谁掌握了,谁没有掌握秘密"的问题。

再者,中共对"叛徒"是毫不留情的。30年代中共特务头子顾顺章叛变,周恩来亲自带队追杀,砍死顾全家老少十余口。我掌握了中共公安"政治保卫"部门的绝密,现在反戈一击,他们怎能轻易放过呢?

因此,请大家相信,我投诉受到离奇古怪的"非致命电磁波空间武器"袭击,是千真万确的铁的事实。

前不久,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夫人接到一个匿名电话......"特务说,最近这种跟踪和骚扰方式是高层集医学、心理学、生理学等各类专家,在对高律师的个性、健康状况等综合情况精心研究的基础上制定出的方案。专家们说,如果这套跟踪方案能够得到认真的执行,不出半年,就能让高律师得上一种致命的病,也可以让他的全家精神崩溃......"[注32 ]

从2003年初开始直至现在,在加拿大的领土上,中共特务就是这样跟踪骚扰我的。[注33 ]

《佛怀煽仇录》是2003年2月中旬写完的,时间过去三年多,由于中共特务骚扰,我无法动笔写作第二部长篇小说。

第二部长篇小说写什么?就是以本文为蓝本,综合其他案例,进行重组和艺术加工,塑造一群"反革命"的鲜活形象,全面展现暴政时代屠杀抗暴英雄的惨烈场景,为中华民族的深重苦难发出震撼人心的痛苦呻吟。

每一位从共产暴政、"文革"灾难中走出来的幸存者,在苦难中都获得了一份宝贵的原始矿藏。将这份原矿精炼为剖析自己心路历程的文字,就可能升华为具有历史价值的人类精神财富。

自从上世纪60年代中期觉醒过来,自李良、石惠泽喋血后,我发誓要把这一切用文字记录在历史的扉页上,要让他们在文艺作品中复活。这是我梦寐以求的人生最后一项任务,如不能完成,死不瞑目。

我知道,追求人生真谛,必定要付出巨大的代价,在承受心灵孤独和常人难以想像的痛苦的同时,站在历史的高度和普世价值上,将个人荣辱、生死置之度外,揭露真相,伸张正义,通过泪与血的反省和忏悔,用真诚赎愆之笔,写出触动灵魂的长篇作品,才能经受住时间长河的考验和民族文化的认同!采取"只问耕耘,不问收获",老老实实的态度,一步一个脚印走下去。至于能做到什么程度,虽然与主、客观条件具有很大关系,但最终听从"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的命运安排!

三年来,我时时刻刻想动手写这部作品,但中共特务天天骚扰,不让我得到片刻安宁,千方百计阻挠这部作品的诞生。现在,我已意识到,单凭个人力量,甩不开特务骚扰,是无法完成这部作品的。因此,我呼吁:

加拿大政府或美国政府对我提供特殊保护,让我在一个没有中共特务骚扰的环境中,写出这部作品;

加拿大或美国的高等学府提供一个机会,让我在一个没有后顾之忧的的环境中,安静地构思和写作;

我呼吁

作家避难城:LASVEGAS(拉斯维加斯)

匹兹堡作家避难城主席:亨瑞•若弗•瑞士(HENRY RALAH REESE)先生

北美避难城联盟主席拉瑟•班克斯(RUSSELL BANKS)先生给我提供创作条件,助我完成这部作品(请与他们有联系的朋友转告);

民运力量中有能力的组织或个人,请提供保护,让我完成这部作品;

《大纪元》高层或博大出版社,请提供保护,让我完成这部作品......

只要上述任何一家提供保护,在一个没有中共特务骚扰、没有后顾之忧的环境中,就可以实现这个理想(无须任何预付金,作品出版后版税按协议分成)。

提供这种保护,不仅仅是保护我个人,而是与中共一次重大抗争和较量。中共不让这部作品问世,通过大家的支援,让这部作品在近期呱呱坠地。--时间不需很长,大约半年就可以了。

为了便于联系,特公布我的两个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由于我的电子信箱经常受到英特网上来历不明的监控和攻击,通讯常常被无缘无故掐断,给我发电子邮件后如未收到复函,请拨打我朋友的电话(514-827-8309),请留下您的姓名和电话号码,我会很快回话。(待续)


[注32] 摘自高智晟《请问胡先生,哪里可供我栖身?》一文,载《大纪元(渥蒙周末版)》2006年4月13日A7版。

[注33] 关于我在加拿大受到中共特务骚扰、袭击的情况,此前曾多次在互联网发表文章,需要了解详情的读者,请用我的名字或"电磁波"等关键字在英特网上搜索。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