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市女法官公然索要钱财贪欲难填


2005年,李春霞将山东老赖陈孝霖告上郑州二七区人民法院,要求其支付货款92883元,案件受理费用3410元,保全费900元,公告费390元均由被告陈孝霖承担。

2006年1月28日,郑州二七法院经过认真审理,判决原告李春霞胜诉,一审判决下来后,被告也没有上诉,一审即生效。但无视法律的陈还是不理不睬。无奈之余,李春霞申请法院对被告强制执行。

她天真的认为,自己的官司都胜利了,现在只是执行的问题,如果这次的执行款拿到手,那么,她会马上继续起诉其他几个恶意拖欠货款的商人,加起来,都有好几十万。这么多钱,对于她这家刚刚起步、尚有高额利息没有还清的小工厂来说,实在是天文数字。李春霞走诉讼这条路,也实在是被逼上梁山,因为那些供货商都欺她没有任何背景的女孩子,又是她一个人独自打拼,所以她只能依靠法律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现在,第一场官司胜诉了,她准备等执行款到手后,工厂全靠这钱周转,同时马上请律师起诉其他几位赖账者,这样会形成一种多米诺效应。所以对李春霞来说,此时最大的希望是法院能依法执行回应得到的钱款。

为了防止对方转移财产,李春霞还特意将姐姐的房产证作担保,向二七法院申请了诉前保全。

可令李春霞没想到,胜诉后的执行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当她依法向二七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后,主管法官崔瑞玲却不闻不问,一直拖而不决。几次催促后,对方还是无动于衷。后来,有好心人提醒她:这位女法官肯定是要你送礼。刚开始,李春霞怎么也不相信,这位优秀法官会那样做。因为在此前,她就认识她。这位崔瑞玲年约40余岁,身高1.60左右,留着一头短发。看上去是个很厚道的人。同时,她还从当地的有关报纸和法院的宣传材料中获知,这位崔瑞玲的父亲是一位名声很好的退休法官,而她更是在17年的民事审判中,共审结各类民事案件两千多件,无一件错案;连续多年在全院人均结案第一,每年结案均达200多件,调解率达70%以上;她先后荣获郑州市法院系统“办案能手”、郑州市政法系统“人民满意的政法干警” 和“优秀青年卫士”称号,并荣记个人三等功、二等功、一等功各一次,被评为郑州市第二届“绿城卫士”。

可谁也没有想到,就是这位优秀法官,却三番五次地向她开口索要钱财。

几天后,那位法官尽管没主动开口,却派了一位叫张合厅的中间人找上门来称:法院执行经费困难,如果她想要尽快执行到位,应当与法官好好配合。

2005年8月,第一次去山东临沂办理冻结裁定手续时,她通过张合厅找到李春霞,要求其提供车辆一部,现金3000元,还公开称想顺便去连云港旅游。李马上让郑州两家零售店里把正在卖的裤子当成打包货打出去,这样才凑出3000元钱;2006年 7月,崔瑞玲前往山东临沂继续冻结被告的相关财产时,又向李索要3000元钱,并让提供雪佛莱轿车一辆,顺便去日照游玩。李春霞赶紧找姐姐借了钱,又花钱雇了司机专程陪同前往。

过了不久,崔法官又要求李在郑州古玩城对面的太足道洗脚城购买洗脚卡10张供她用,其中两张,中间人张合厅要求李直接送到玉昆检察官转交。在审理期间,由中间人转达要求,控告人又多次请吃喝。这些费用累计共一万五千元。

这其间,因为无心经营,李的几张信用卡因不能按时还钱,每月都有几千元的罚息。

刚开始时,李春霞对这位女法官的行为极为别扭,但她心里想:现在诉讼都胜利了,就是执行了,如果这些钱不花,官司不是白打了?本来是白手起家的她,此时最大的希望就是想早日把别人拖欠的钱要回来,尽快投入到工厂周转。对于每一笔钱,新开的工厂哪还拖得起呢?现在即使是借钱满足法官的要求,如果真能早日把钱追回来,濒临破产的工厂很快就会起死回生。

谁知,没过多久,李春霞却意外地获知:自己在诉前特意以姐姐的房地产作抵押的财产保全中,被告的出租车却早已在2006年一月份被被告过户走了,这就意味着她这场官司白打了!她赶紧找到崔瑞玲,但对方不是一问三不知,就是干脆回避不见。

经与父母亲商量后,李春霞决定借钱请律师去当地调查情况。

当律师拿回对方过户的一切证明材料后,李春霞这才明白,被告方不但在财产保全期间公然把出租车的手续卖掉,就连那个鲁QT3559这个车号都已不在了!

而此时,执行庭的法官几次三番地找李春霞:要么挑选评估机构,要么放弃执行,并逼她签字,但被她愤而拒绝。

李春霞直到现在才明白:原来崔瑞玲每次借着查封之名向她要钱出去,实际上主要是为了游玩,尽管他们最后也到了临沂,但当时她连要查封的这个车号是否存在是不知道吗?车号都不存在了,她这个做法官的还能继续查封什么?为何一直没有将真相告知原告?这究竟是怎么会事呢?

李春霞把律师调查回来的证据全部送到法院,以为他们会追究被告的责任并帮其追回损失,可他们只是逼她选择签字或放弃,对于保全期间手续被过户却无动于衷。李春霞问其中的一位法官:手续过户后,如果再执行这辆车还能值多少钱?对方懒洋洋地回答: “我看你还是放弃了吧,实话告诉你,那样做还不够执行费……”

李春霞找了几次,一天上午终于将总是躲避自己的崔瑞玲堵截在了她的办公室。当她责问这位法官到底是怎能么一回事时,对方却反问她:“你问我,我又去问哪个呢?你就记着他的车子,他就没有别的财产了么?你再想法查封他别的财产不就行了."为了这场官司厂没有了,家没有了,耗时三年,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这么一句话就打发了,一分钱没要回,反而花了几万,被告把保全期间的出租手续卖掉法院也不管了吗?

通晓法律的李春霞为了在官司胜诉后自己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所以特意在起诉前就申请财产保全,并依法提供了财产担保。但是,就是这么简单的问题,却由于崔瑞玲工作的严重不负责任,未予冻结该出租车的道路运输证,致使被执行财产丧失了绝大部分的价值,现在仅剩下停放了三年之久的一辆破车。

李春霞做梦也没有想到竟会是如此结果!耗时三年之久,贴进去钱财数万元,不但欠款没有要回,反而因资金长期被拖欠无法周转,最终被迫关闭。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