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帝退位:顺应民心,广阔胸襟

——对当权者的历史启示

2008-12-17 08:15 作者: 史新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近读《清史稿》,深深的为清朝末代皇帝及皇室的广阔胸襟所折服,他们顺应民心,不执于一己一家一族之私,为免生灵涂炭,他们不惜放弃权位,主动退让,同襄共和,助成新政,使国家能顺利的过渡到新国体。这是多么宽广的胸襟。这是中国历史上少见的、也是世界历史上少见的主动顺应民心、放权让位的奇事义举。很值得当权者借鉴啊。

历史上很多垂死的王朝即使是在最后一刻也要拼命挣扎,徒使生灵涂炭,最后自己也落得个身死家破族灭的下场。这与清帝从容退让、保全家族、垂名史册相比,是何等的远啊。

返观时事,垂死挣扎的恋权者将把全国人民拖入无法估量的灾祸之中,自己也将因为垂死挣扎而最后丧失全身而退的任何机会。无论对他们自己还是对他人,都是巨大的悲剧!明智者应当识时度变,顺应民心,当机立断,切不可成为历史的罪人啊。

下面我们看清朝末代皇室的大度之举:

清朝宣统皇帝溥仪入承大统时年仅三岁,由摄政王载沣监国,实质上是由皇太后主政。不久,地方出现兵变,但朝廷颁诏天下,大赦。(如今,我们国家已数十年不知大赦为何物了)。

清室看到立宪是大势所趋,于是下诏立宪:“国是已定,期在必成。内外大小臣工,皆当共体此意,翊赞新猷。言责诸臣,亦应于一切新政得失利病,剀切敷陈。”其后又下诏严预备立宪责成,戒部臣、疆臣因循敷衍,放弃责任。整个筹备立宪的过程非常艰苦。这反映出不是清皇室没有改革的意识不,而是积弊太深,已难以自改自救。

宣统元年宪政编查馆上核覆城乡地方自治,并另拟选举章程,诏颁行之。考察宪政大臣李家驹进日本司法制度考等书。修订法律大臣进编订现行刑律,下宪政编查馆核议。清室下诏以九月初一日为各省召集议员开议之期,特申诰诫。谕曰:“谘议局议员于地方利弊当切实指陈,妥善计画。勿挟私心以妨公益,勿逞意气以紊成规,勿见事太易而议论稍涉嚣张,勿权限不明而定法或滋侵越。各督抚亦当虚心采纳,裁度施行,以期上下一心,渐臻上理。至开局以后,各督抚尤应遵照定章,实行监督,务使议决事件不稍逾越权限,违背法律。共摅忠爱,以图富强,朕实有厚望焉。”又下诏第一、二届筹办宪政事宜,内外诸臣应竭诚负责,并命宪政编查馆稽核所奏成绩,有因循敷衍、措置迟逾者,甄劾以闻。

不久,宪政编查馆上釐定各省提法使官制章程,上京师地方自治选举章程,上法院编制法,并法官考试任用、司法区城分划、及初级暨地方审判、管辖案件各暂行章程。民政部上府、州县自治选举章程。

宣统二年广州新军起义,广东革命党活跃。三月,革命党人汪兆铭、黄复生、罗世勋谋以药弹轰击摄政王,事觉,捕下法部狱。皇室也加紧立宪步伐。英国举行万国刑律改良会,法部奏遣检察长徐谦往与会。皇室下诏:“预备立宪,宜化除成见,悉泯异同。自今满、汉文武诸臣陈奏事件,一律称臣,以昭画一而示大同。”民政部上修正报律,下宪政编查馆核奏。宪政编查馆上行政纲目。四月,诏资政院于本年九月一日开院,钦选宗室王、公世爵、宗室、觉罗各部院官暨硕学通儒议员八十八人,前期召集。宪政编查馆修订法律大臣进现行刑律,命颁行之。诏曰:“此项刑律,为改用新律之预备。内外问刑衙门,当悉心讲求,依法听断。毋任意出入,致枉纵。”又诏:“各省增设巡警、劝业两道,原期保卫治安,振兴实业。督抚于已补人员悉心考覈,如不能胜任,或于缺不宜,即奏明另补,毋回护瞻徇。”主月五月,都察院代递谘议局议员孙洪伊等并直省旗籍代表等呈请速开国会。诏仍俟九年筹备完全,再行降旨定期召集议员,宣谕之。

秋月九月,资政院举行开院礼,监国摄政王莅会颁训辞。十月,诏改于宣统五年开国会,以直省督抚多以为言,复据顺天直隶各省谘议局人民代表请原速开国会,故有是命。命溥伦、载泽充纂拟宪法大臣。诏以缩改宣统五年开设议院,责成各主管衙门切实筹备,民政、度支、法、学诸部俱有应负责任,提前通盘筹画,分别最要、次要,详细以闻。并诫勉直省督抚淬厉精神,切实遵行,毋再因循推诿,致误限期。

十一十一月,资政院言军机大臣责任不明,难资辅弼,请设立责任内阁。诏以朝廷自有权衡,非院臣所得擅预,斥之。陈夔龙奏顺直谘议局呈请明年即开国会,谕提前豫备事宜已虑不及,岂能再议更张。命剀切宣示,不准再行要求渎奏。东三省国会请原代表来京,呈请明年即开国会。军机大臣以闻。诏趣宪政编查馆拟订筹备清单,内阁官制并纂拟具奏。资政院又请明谕剪发易服。古

十二十二月,谕各省晓谕学堂,禁学生干豫政治,聚众要求,违者重治。宪政编查馆上遵拟修正逐年筹备事宜清单。考察宪政大臣李家驹进日本租税制度考、会计制度考。资政院议决新刑律总则、分则,诏颁布之。资政院奏议决宣统三年岁出岁入总豫算。

从以上事实看,皇室也想以禁止的方式阻止立宪大势,但总是一步一步失败。这里也是奉劝那些阻挡历史车轮的恋权者,要清醒啊。

宣统三年初度支部上全国豫算章程。御史胡思敬劾宪政编查馆,言新官不可滥设,旧官不可尽裁;起草应用正人,颁行当采众议。下其章于政务处。度支部右侍郎陈邦瑞、学部右侍郎李家驹、民政部左参议汪荣宝协纂宪法。
三月三月,革命党人以药弹击杀署广州将军孚琦,革命党人黄兴率其党于广州焚总督衙署,击走之。主
夏四六月,命资政院会内阁改订院章。斋闰六闰六月,革命党人以药弹道击广东水师提督李准,伤而免。

八月,革命党谋乱于武昌,事觉,捕三十二人,诛刘汝夔等三人。瑞澂以闻,诏嘉其弭患初萌,定乱俄顷,命就擒获诸人严鞫,并缉逃亡。武昌新军变附于革命党,总督瑞澂弃城走,遂陷武昌。诏夺瑞澂职,仍命权总督事,戴罪图功。命陆军大臣廕昌督师往讨,湖北军及援军悉听节制,萨镇冰率兵舰、程允和率水师并援之。武昌军民拥陆军第二十一混成协统领官黎元洪称都督,置军政府。嗣是行省各拥兵据地号独立,举为魁者皆称都督。革命军取汉阳,袭兵工厂、铁厂,据汉口。丁巳,起袁世凯为湖广总督,岑春煊为四川总督,俱督办剿抚事宜。

辛亥革命爆发了。历史的车轮终归是挡不住,该发生什么还是发生什么。

难得的是皇太后懿旨,发帑银二十万两赈湖北遭兵难民。发内帑二十四万两立慈善救济会。

九日,资政院第二次开会,诏勖议员。湖南新军变,陕西新军变,革命党人以药弹击杀广州将军凤山。朝廷召廕昌还,授袁世凯钦差大臣,督办湖北剿抚事宜,节制诸军。命军谘使冯国璋总统第一军,江北提督段祺瑞总统第二军,俱受袁世凯节制。冯国璋与革命军战于滠口,水陆夹击汉口,复之。命溥伦、载泽纂宪法条文,迅速以闻。山西新军变,云南新军变。

难得的是,此时皇室下召开党禁。戊戌政变获咎,及先后犯政治革命嫌疑,与此次被胁自归者,悉原之。这是何等的胸襟啊。

资政院言内阁应负责任,请废现行章程,实行内阁完全制度,不以亲贵充任。诏韪之。江西新军变。授袁世凯内阁总理大臣,命组织完全内阁。庆亲王奕劻罢内阁总理大臣,命为弼德院院长。那桐、徐世昌罢内阁协理大臣,及荣庆并为弼德院顾问大臣。罢善耆、邹嘉来、载泽、唐景崇、廕昌、载洵、绍昌、溥伦、唐绍仪、寿耆国务大臣,俱解部务。载涛罢军谘大臣,以廕昌为之。起魏光焘为湖广总督,命速往湖北。陆海各军及长江水师仍听袁世凯节制调遣。(想继续由亲族霸占权位终归不成)

用张绍曾言,改命资政院制定宪法。资政院奏采用君主立宪主义,上重大信条十九事。

诏统兵大员以朝廷与民更始,不忍再用兵力之意谕人民。谕统兵大员申明纪律,禁扰民。袁世凯命前敌诸军停进兵。寻遣知府刘承恩、正参领蔡廷幹诣黎元洪劝解兵,不得要领而还。诏许革命党人以法律组政党。资政院言汉口之役,官军惨杀人民,请敕停战。谕袁世凯按治军官罪,商民损失由国家偿之。吴禄贞奏,遣员入敌军劝告,下令停攻击,亲赴襄子关抚慰革命军,诏嘉之。(清皇室爱民之心,高于恋权之念,甚为可嘉。)

贵州独立,革命军陷上海。江苏巡抚程德全以苏州附革命军,自称都督。浙江新军变。辛巳,广西巡抚沈秉堃自称都督。江宁新军统制徐绍桢以其军变,安徽新军变。此时清室却能释政治嫌疑犯汪兆铭、黄复生、罗世勋于狱。真是大度之举。
诏特命袁世凯为内阁总理大臣。从资政院奏,依宪法信条公举,故有是命。

广东独立,福建新军变,山东巡抚孙宝琦宣告独立。东三省谘议局及新军要求独立。朝廷分遣被兵各省宣慰使,徵国民意见。命各省督抚举足为代表者来京与会议。

袁世凯举国务大臣。诏命梁敦彦为外务大臣,赵秉钧为民政大臣,严修为度支大臣,唐景崇为学务大臣,王士珍为陆军大臣,萨镇冰为海军大臣,沈家本为司法大臣,张謇为农工商大臣,杨士琦为邮传大臣,达寿为理籓大臣,俱置副大臣佐之。于式枚、宝熙充修律大臣。绍昌、林绍年、陈邦瑞、王垿、吴郁生、恩顺俱充弼德院顾问大臣。资政院上改订院章,颁布之。

十月,内阁奏立宪牴触事项,停召对奏事。弼德院、军谘府并限制之。废各衙门直日旧章。伍廷芳、张謇、唐文治、温宗尧劝告摄政王,请赞共和政体。

革命军陷江宁,袁世凯与民军订暂时息战条款,停战三日。自是展期再三,至决定国体日乃已。诏授袁世凯全权大臣,委代表人赴南方讨论大局。资政院请改用阳历,并臣民自由剪发,诏俱行之。斋

十一月,袁世凯请废臣工封奏旧制。皇太后命召集临时国会,以共和立宪国体付公决。初,袁世凯遣唐绍仪南下,与民军代表伍廷芳讨论大局,以上海为议和地,一再会议,廷芳力持废帝制建共和国,绍仪不能折,以当先奏闻取上裁,遂以入告。世凯奏请召集王公大臣开御前会议,终从其言。至是,乃定期开国民会议于上海,解决国体。甲戌日,各省代表十七人开选举临时大总统选举会于上海,举临时大总统,立政府于南京,定号曰中华民国。

皇太后懿旨,授袁世凯全权,与民军商酌条件奏闻。时岑春煊、袁树勋、陆徵祥、段祺瑞等请速定共和国体,以免生灵涂炭,故不俟国会召集,决定自让政权,遂有是命。袁世凯奏与南方代表伍廷芳议,赞成共和,并进皇室优待条件八,皇族待遇条件四,满、蒙、回、藏待遇条件七,凡十九条。皇太后命袁世凯以全权立临时共和政府,与民军商统一办法。袁世凯遂承皇太后懿旨,宣示中外曰:“前因民军起义,各省响应,九夏沸腾,生灵涂炭。特命袁世凯遣员与民军代表讨论大局,议开国会、公决政体。两月以来,尚无确当办法。南北暌隔,彼此相持。商辍于涂,士露于野。国体一日不决,民生一日不安。今全国人民心理,多倾向共和。南中各省,既倡义于前,北方将领,亦主张于后。人心所向,天命可知。予亦何忍因一姓之尊荣,拂兆民之好恶。是用外观大势,内审舆情,特率皇帝将统治权公诸全国,定为立宪共和国体。近慰海内厌乱望治之心,远协古圣天下为公之义。袁世凯前经资政院选为总理大臣,当兹新旧代谢之际,宜为南北统一之方。即由袁世凯以全权组织临时共和政府,与民军协商统一办法。总期人民安堵,海宇乂安,仍合满、蒙、汉、回、藏五族完全领土为一大中华民国。予与皇帝得以退处安閒,优游岁月,受国民之优礼,亲见郅治之告成,岂不懿欤!”又曰:“古之君天下者,重在保全民命,不忍以养人者害人。现将新定国体,无非欲先弭大乱,期保乂安。若拂逆多数之民心,重启无穷之战祸,则大局决裂,残杀相寻,必演成种族之惨痛。将至九庙震惊,兆民荼毒,后祸何忍复言。两害相形,取其轻者。此正朝廷审时观变,恫吾民之苦衷。凡尔京、外臣民,务当善体此意,为全局熟权利害,勿得挟虚矫之意气,逞偏激之空言,致国与民两受其害。著民政部、步军统领、姜桂题、冯国璋等严密防范,剀切开导。俾皆晓然于朝廷应天顺人,大公无私之意。至国家设官分职,以为民极。内列阁、府、部、院,外建督、抚、司、道,所以康保群黎,非为一人一家而设。尔京、外大小各官,均宜慨念时艰,慎供职守。应即责成各长官敦切诫劝,勿旷厥官,用副予夙昔爱抚庶民之至意。”又曰:“前以大局阽危,兆民困苦,特饬内阁与民军商酌优待皇室各条件,以期和平解决。兹据覆奏,民军所开优礼条件,于宗庙陵寝永远奉祀,先皇陵制如旧妥修各节,均已一律担承。皇帝但卸政权,不废尊号。并议定优待皇室八条,待遇皇族四条,待遇满、蒙、回、藏七条。览奏尚为周至。特行宣示皇族暨满、蒙、回、藏人等,此后务当化除畛域,共保治安,重睹世界之升平,胥享共和之幸福,予有厚望焉。”遂逊位。

如此大度明理、爱民如子的皇室,宜于受国人优遇,宜于享受福报。如果当权者都能如此,那么历史上会减少多少的流血冲突啊,会减少多少的冤魂啊,历史的演进会多么顺利啊。

史家论曰:“帝冲龄嗣服,监国摄政,军国机务,悉由处分,大事并白太后取进止。大变既起,遽谢政权,天下为公,永存优待,遂开千古未有之奇。虞宾在位,文物犹新。是非论定,修史者每难之。然孔子作春秋,笔则笔,削则削。所见之世且详于所闻,一朝掌故,乌可从阙。傥亦为天下后世所共鉴欤?”史家是赞赏皇帝,实际是赞赏皇太后以及整个清皇室。

在历史更替的激荡中,谁能从容大度,不执于私,一定会得到人民的纪念与崇敬,会得到上天的福荫。清皇室的从容退位,真是历史的奇事珍闻。难怪预言家都说这一次改朝换代是“相敬如宾”,这次改朝换代没有出现人民内部的大流血,更没有出现民族之间的仇杀和分裂,在改朝换代中实现了民族的大团结,这既是民国创立者们的伟绩,也是清皇室的伟绩。没有双方的协同,没有共同的爱民之心,就不会有这一出千古绝唱!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