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的妻子耿和抵美后接受RFA独家专访(图)


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耿和以及儿女已经于3月11抵达美国。星期四,耿和接受了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的独家专访。

高智晟的妻子耿和抵美后接受RFA独家专访


唐琪薇(以下简称唐): 我是自由亚洲电台的记者唐琪薇,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您是哪天离开中国的?

耿和(以下简称耿):我是1月9号离开中国的。

唐:离开中国之后您是去了泰国,对吗?

耿: 对,到了第二国家。

唐:您在泰国停留了多久呢?

耿: 我们应该是1月16号到的那儿。

唐:在那儿呆了几天呢?

耿:一直呆到3月10号。

唐:您当时为什么要选择离开中国呢?

耿: (中国政府)长期对我们家严密监控,给我们的生活工作都带了很多的不方便。孩子,格格也上不了学,经常有自杀自残的现象。实在是走投无路,带着孩子就逃出来了。

唐:您的女儿都想要自杀吗?她多大了?

耿: 她快16岁了。

唐:您当时在什么样的情况下离开的呢?

耿: 格格因为老不能上学,老在家里呆着呢。我记得这天应该是星期五, 因为我没有和高律师讲过,我就给高律师留了个条,没办法,带着孩子就出来了。

唐:当时您是在哪个城市?

耿: 在北京,我们从北京离开的。我们是坐的火车。在朋友的帮助下,甩掉了警察,逐步逐步就走到了第二个国家。中间很多都不记得,都是连夜兼程地走。很苦,路过哪些地方都不知道。

唐:从离开北京的家一直到达第二国,你们在路上大概化了多长时间啊?

耿: 我们是16号到的,中间全部在路上。

唐:高律师为什么没有和您还有 您的子女一起离开呢?

耿: 他甩不开(警察的跟踪),因为跟他跟得特别紧。他就象在家软禁一样。

唐:高律师目前的情况您知道吗?您和他有联系吗?

耿: 没有联系,但是2月4号在第二国的时候,有朋友说他好像又被抓了。所以很担心。

唐:您最后和他联系是什么时候?

耿: 我就是1月9号从家里离开的时候给他留了条走的。

唐:您能不能和我们讲一下,您当时留条子写的是什么内容?

耿: 我给他留的条就是说,孩子上不了学,孩子太苦恼了,我很难受。我只能这样带着孩子就离开。因为我害怕和高律师讲了,怕他不舍得我们娘仨离开。

唐:您是有一儿一女,对吗?

耿: 对的。

唐:您儿子多大了?

耿: 儿子5岁半了。

唐:您儿子他现在知道父母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耿: 没有和他讲,但是朋友议论的时候说高律师被抓啊,所以他经常要问,爸爸又到哪里去了?爸爸是不是又进监狱了?又到山东去了? 因为第一次被抓不是在山东吗?他就不能提山东,有一次有个广告是山东的,他就说爸爸是不是又到山东去了?只要他见不到他爸爸,他就说他爸到山东去了。但是我们知道,他指的山东,就是指监狱。

唐:您女儿现在是什么心情呢?

耿: 反正她很脆弱,一会儿就不高兴,就很沮丧。我们从第二国申请来美国,会有一些程序慢慢走,她每一步,她都很烦躁,每一步她都很着急。

唐:这次营救,都有哪些人帮助过您呢?

耿: 我能安全地到达第三国家,我想感谢一些朋友。我想感谢各界长期以来对我们家的关心,由于中共对我们家长期的监控,这次对我们的营救工作特别特别艰难,参加营救的朋友付出的努力特别大,有的差不多有付出生命的危险。我特别要感谢加拿大一个法轮功的弟子,还有他的太太;感谢媒体的一个张姓朋友;还有 "对华援助协会"的傅希秋博士;还有一个法轮功的小弟子,这个孩子他听说格格没有上学,自己放下学业,来营救我们家,我心里很难受,他自己有学上,不上学,陪我们走完营救过程。

唐:您来美国之后有哪些具体的计划呢?

耿: 现在我们还没有想那么多,先来了吧,先安抚孩子一路创伤的心理,现在孩子现在心理是很脆弱,很糟糕,就是说先平静一会吧,先安抚孩子心灵的创伤,让她静下来学习。学习是比较重要的。

唐: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希望高律师能早点来美国和您、还有您的家人团聚。

耿: 好,谢谢。

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CK的报道

遭中国政府百般折磨的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耿和与女儿耿格、儿子耿天宇,已经逃离中国,于3月11到达美国。"全球营救高智晟联合会"和"高智晟之友会"负责人张雪容,对本台发表谈话,向对高智晟亲属伸出援手的美国政府和所有正义人士,表示感谢。

当高智晟律师的妻子耿和与女儿耿格、儿子耿天宇乘坐的飞机,安全抵达美国后,张雪容即对记者发表谈话,她说:"在前一段时间,高智晟律师的妻子耿和,他的两个孩子-16岁的格格和5岁半的天宇,经过很多朋友多番营救,到了泰国,然后美国政府很快就办妥了手续,成功地把他们营救到美国来。"

高智晟是中国著名维权律师,他因为发表致胡锦涛等中国领导人的公开信,揭露中国政府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要求停止这种灭绝民族良知和道德的行为,而遭到北京国安人员的绑架和酷刑。目前高智晟仍被国安部门秘密拘押,下落不明。多年来,高智晟的妻子和儿女也备受国安百般折磨,过着非人生活。

当高智晟07年第一次遭绑架后,美国旧金山的法轮功学员张雪容便发起成立"全球营救高智晟联合会"和"高智晟之友会"。张雪容说,高智晟的家人能够被成功地营救出来,尤其要感谢美国政府:"对高智晟律师和他家人的情况,美国政府一直都是关注的,我们也一直在奔走,所以这次他们鼎力营救,当然泰国官方也是有默契。"

张雪容说,高智晟非常爱自己的妻子和儿女,中国政府就一直以虐待他的妻子儿女逼他就范:"高智晟的家人能够成功到达美国,这对高智晟也是一个安慰。高智晟的家人能够在一个好的环境里,免于被警察打骂,免于精神上的折磨,我们作为关心他的朋友,都是非常欣慰。"

张雪容说,耿和与他的儿女,在美国会得到最好的身体和精神上的治疗。令人心疼的是,从12岁开始,就遭中国国安人员摧残,身心受严重创伤的格格:"格格受到的迫害非常厉害,学校孤立她,警察打她,她受到的打击非常大,我们都非常关注她的情况,有点担心。"

在耿和与子女到达美国后,"全球声援高智晟联合会"和"高智晟之友会"即发表公告,除对参与营救的各方表示感谢外,还宣布成立"高智晟家属援助基金",用于帮助安排耿和与子女在美国的生活。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