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幕!“四·二五”事件的前因后果(上)(图)

原广东省法轮功总站站长高大维博士专访

2009-04-24 02:23 作者: 张正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记者张正采访报导】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在中国北京国务院信访局来了上万名法轮功学员上访,史称"四•二五"北京万人大上访,由于国务院信访局就在中南海附近,上万的法轮功学员秩序井然的上访方式发生在中共中枢要地中南海附近,所以一般人便把它称为中南海事件。也有人简称为"四·二五事件"。以和平的方式向政府机关和政府领导人反映情况,提出要求,是一种合理合法的行为。在当时的政府领导人理性对待后,此事和平解决。事后,江泽民和中共出尔反尔,把和平上访污蔑为围攻中南海,以此为借口,发动了对修炼"真、善、忍"法轮大法的法轮功学员已近十年的残酷迫害。犯下了这个星球从未有过的罪恶。

退党服务中心高大伟
高大维博士

近十年的时间不算短,十年来中共从未停止过对法轮大法和法轮功学员的污蔑和造谣宣传,奉行"谎言说一千遍也会变成真理"的中共对"四·二五事件"的污蔑和造谣宣传何止一千遍,但是,谎言说一千遍乃至说一万遍也是谎言,绝对成不了真理,真理在真相中。"四·二五事件"的真相是什么,亲身参与者最有发言权。十年前,高大维博士是广东华南理工大学轻工食品学院的院长,获国家级科研成果奖的最年轻的教授和博士生导师。1994年8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他,当时也是广东省法轮大法研究会的会长,广东省法轮功辅导总站的站长(负责联络南方5省)。目前,他在美国一家公司任技术与研发经理,也是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主席。日前,记者采访了高大维博士,请他讲述了他所知道的"四·二五事件"的真相,其中,一些内幕是首次披露。下面是高大维博士讲述的主要内容:

中共的邪恶本性决定了它要打压法轮大法和修炼者

从1999年的4.25,到现在已经近十年过去了,当年参与这件事情的一些大陆大法弟子,有的被迫害致死,有的出国到了比较安全的地方,所以今天我想把我知道的情况包括还没有披露过的在这里谈一下。

第一个问题就是:是不是因为有4.25中南海和平请愿,突然使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反感,才导致了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十年的残酷迫害?我想明确地说:不是。

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打压,绝非一个政党对一个修炼团体的打压,绝非一般慨念的人对人的迫害。而是宇宙间正与邪、善与恶、好与坏两种力量在人世间的聚集和反映,是不以人的意志可改变的。法轮大法修练真、善、忍和中共邪党假、恶、暴这两种截然不相同的特性和本质,水火不容,格格不入,决定了中共邪党-这个宇宙的恶势力在人间的总代理一定要找机会来进行污蔑、构陷和打击。

法轮大法的洪传让江泽民和中共害怕

我们先看看法轮大法传播的当时的背景,法轮大法是在92年由创始人李洪志先生从长春开始传出,到94年12月底结束他在大陆的亲自面授班,转入各地辅导站洪法教功。至1998年底这短短七年的时间,据当时官方的统计就有七千万之众,当时很多气功功派都走下坡路,而法轮功却从气功爱好者、祛病健身者发展到社会各个阶层,包括党政军的高层,连中南海七个政治局常委的家属都有人在修炼,我自已就是个身心受益者。为什么发展这么快呢? 我主持和参加过许多法轮功修炼者举办的修炼心得交流会,每个人都有真实而神奇的生动故事,我想主要可以归纳为三点:一是修炼法轮大法能使人心归正,人心向上;当时在广东和全国各地都有很多浪子回头,吸毒者新生的实例。法轮大法要求修炼者时时、事事、处处都按照真、善、忍的标準做好人,所以在社会上,在家庭,在学校,在单位,法轮大法修炼者都是有口皆碑的好人。二是有非常神奇的祛病健身的功效。当时为配合国家体委调查,在广东省各地法轮功炼功点上有一个随机抽样调查,证实有百分之九十七的修炼者疾病得到了痊愈,参与调查的医学专家和体委领导惊叹是"法轮功群体现象"。第三是法轮功从创始人到各地辅导站都走得很正,不收钱财,不存钱物,炼功点,学法点都是义务教功。不收钱财。

以上几方面的神奇效应,使得法轮大法通过人传人,心传心,在短短的七年就发展到七千万人之众,而且每天都在继续向社会各个阶层和各行各业传播。当时的广东清晨,从大都市的公园和街头,到农村的田园山村,到处都有法轮功炼功音乐和修炼民众,这就是在当时的社会背景。

这么好的一个高德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按理说任何一个统治者都应该支持。那么中共当时的反映如何?

可以说只要了解法轮功真实情况的中共党政军各级干部,当时对法轮功都是支持或持正面态度。广东当时的省级领导几乎都在看《转法轮》,甚至在默默炼功。但是,中共体系内以政法委书记罗干和中宣部丁关根为代表的邪恶分子,出于他们邪恶的本性和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很早就开始给法轮功发难,并在中共"无神论"的大旗下,把社会上一些因法轮大法洪传受到冲击和触动的变异变坏的势力如气功痞子,科学痞子,宗教痞子和政治打手们,聚集起来,一次次发难,妄图阻碍法轮大法的传播。

"四·二五"事件前九次大事件的回顾

1、中国气功协会的诬蔑构陷

我把比较大的几次事件归纳一下,都是我经历过的。一个是1996年,法轮功创始人决定退出以赚钱为目的的中国气功协会。 当时上一任气功研究会的理事长张震寰是原国防科工委副主任,所以就一直把国防科工委作为行政掛靠单位。张震寰去世后,国防科工委不再让中国气协挂靠,按当时中国的社团管理规定,民政部下文注消了中国气功协会的牌子,国务院有关部门把气功活动划归到国家体育委员会来进行管理协调。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气功协会已属非法组织。为了保持法轮大法的发展的纯洁正确,或者说为了他在社会上的能够以最正确的一种形式来发展,所以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就第一个决定退出已经不再合法的中国气功协会。这样呢,中国气功协会的几个气功痞子就串联了长春几个学了法轮功后,想利用法轮功来赚钱而被李洪志先生唾弃的社会垃圾,用诬蔑构陷谩骂的手段,编造了一份辱骂法轮功及其创始人的黑材料,然后由中国气功协会向各省市的气功协会散发。国家体委发现这问题后,发文件通知严肃指出:"中国气功协会"是一民间团体,搞全国垂直领导、发放"文件"等是违法行为,是与国家行政主管部门对抗。各地气功主管部门也都对此文革式恶意攻击的材料进行了抵制(如当时广东气功管理部门的领导收到这份黑材料后,并没有下发,而是转到我们手上)。第一次来自气功痞子的攻击发难,就这样不了了子。但是,罗干之流又相继策划了其它形式的发难。。。。。

2、光明日报事件和新闻出版署的禁书令

尽管由於国家体委这样的干预,中国气协的发难没有能够形成气候。它那个到处散发的黑材料已经引起了当时大权在握的中共邪恶份子罗干,中宣部丁关根等人的注意,所以他们不顾当时国务院对人体科学和气功的"三不"政策,又授意制造了几起针对法轮功的这种事端。一个是大家都知道的光明日报事件,1996年初,光明日报发表一篇文章,点名攻击在北京连续几年评为最畅销书的《转法轮》这本书,断章取义的把它作为伪科学来进行批判。第二个是1996年6月,由中宣部授意新闻出版署发内部文件,禁止出版发行《转法轮》,《中国法轮功》等大法书籍。

光明日报事件出来以后,成千上万的法轮功修炼者包括我本人和太太儿子,站了出来,向光明日报社、向中宣部、向包括国务院有关部门投书,用慈悲善良平和的心态讲真相,诉说修炼法轮大法以后,自己身心方面带来的变化。北京也有很多大法弟子直接到光明日报社讲真相。结果是,光明日报社承诺不在刊登攻击法轮功的文章。在此过程中,很多了解到法轮功真相的报社人员包括领导走入了修炼,并建立了光明日报炼功点。

3、首次策划收集可供打压法轮功"证据"

1996年下半年,罗干授意公安部首次在全国范围内对法轮功进行秘密调查,主要是为了找到可供打压法轮功的"证据"。 广州有一个辅导员叫张孟业,他是胡锦涛的同学,是一个高级讲师,他修炼后告别了肝硬化,就天天在天河体育中心炼功教功。一天突然有两个公安人员去"拜访"他,走时顺手牵羊把他的笔记本带走了,笔记本上有他炼功点上法轮功学员联系的电话。那个笔记本搜走以后,笔记本上面其他的法轮功修炼者在其单位都受到了类似调查或者干扰。

而这次调查的结果是,一大批参与调查的公安人员在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感召下,也走入了修炼法轮大法的行列。法轮大法的殊胜,真实和神奇,法轮功修炼者的大善大忍制止了中共邪党邪恶分子又一次构陷阴谋。

4、宗教痞子开始参与攻击诬陷法轮功

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罗干之流不死心,让宗教痞子开始跳出来,比较明显就是宗教局,我们把它叫做中共宗教特务局,它们控制的"中国佛教协会"有份杂志叫作"法音", 在这个刊物上转载那些气功痞子诬陷法轮功的文章,并且从宗教的角度去发难去攻击;而且这个宗教局秘密要求中国境内的寺院要把"法音"攻击法轮功的文章张贴出来,比如贵阳的几个寺庙就张贴出来了,当地法轮功学员去质询时,主持慌忙拿下并说明书宗教局让他做的,否则会有麻烦。

5、地方报社参与攻击诬陷法轮功

1997年6月,罗干的连襟何祚庥这样的科学痞子,开始点名攻击法轮功,他最早是在1997年6月份的广东科技活动月做科普知识报告结束时,拿出几本书气功书来攻击,其中包括《转法轮》。再下来是有的地方报社参与攻击诬陷法轮功。有一些不是真正走入法轮功修炼的人,包括一些法轮功明文规定不能来学法轮功的危重病人,学了几下动作后生病了或去世了,有的别有用心的报道中就利用了对法轮功进行攻击污蔑。但是,各地法轮功学员本着真、善、忍的心态,平静实、祥和地用修炼后身心受益的真实事例, 一次一次的向报社讲真相,许多报社的领导在真正听取了大法弟子真诚而坦然的陈情后,了解了真相,做出了客观、公正的改正,有的还登报致歉,客观上对大法的弘扬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推动作用。

6、北京电视台事件

到了1998年事态就有所扩大。我们知道1998年在历史上最有名的那就是北京电视台事件。罗干连襟、邪恶之徒何祚庥1997年在各地煽动、污蔑法轮大法的行径被各地法轮功学员以大善大忍之心化解以后,不甘心失败,所以在1998年北京电视台专访节目中何祚庥公开造谣污陷和攻击法轮功,在该节目播出以后,北京的很多法轮功学员到电视台去讲真相,就跟当年向光明日报社讲真相一样,从普通的员工、到电视台的主管、直到电视台领导,一层一层的去讲真相,后来台里的领导也非常感动,觉得前两天播出的有关法轮功的节目是不符合事实的,他们要重新制作一个节目来挽回他们的错误。还说,那个报导错误消息的是个实习记者,他们要考虑把他开除。可是法轮功学员们却说,不要为难他,他可能只是不了解真实情况,我们来的目的并不是要责怪谁,只想把事实告诉你们。

明白真相的领导还专门派记者到北京很多炼功点去拍摄报导法轮功学员在早上集体练功的慈悲祥和的场面,和修炼法轮功以后身心受益的事例。

同时,北京晚报也登出一个当时对中国社会很震撼的报导:一个从美国留学回国的留学生,他给一家研究单位捐款不留名不留姓,后来从他买的车票里面追踪,并通过记者调查了好久才知道他是一个从美国学成回国的留学生,因为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觉得应该多为这个国家做点贡献,所以他把省下来的钱捐给了经费紧缺的一个研究单位,这件事在当时大陆许多报纸进行了转载(但在1999年7·20后,这位法轮功修炼者却受到残酷迫害,听说是被迫害致残)。

7、公安部政保局的"带帽子调查"

北京电视台事件被化解后,据称何祚庥受到了北京市公安部门的警告,要他不要再挑起事端,制造群体事件。但在1998年下半年,在罗干的授意下,公安部政保局又下达了对法轮功的带帽子调查,所谓带帽子调查就是先定法轮功是非法组织,然后再叫各地区调查。因为有这样导向性的非法调查通知下达,所以在各地调查时出现了拘押、干扰、惩罚大法弟子的违法行为。在广东,有几个地区都出现法轮功学员被抄家案例; 在河源、梅县等地发生了经销法轮功书籍的书店被公安局封闭,把书全部抄走的非法事件。当时请况有些紧急,所以我以省政协委员的名义,向省政协递交了一份提案,呼吁不要用这种虚假的罪名去骚扰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当时广东的有关部门在收到我的提案后,很重视,发文要求下面按国务院"三不"政策对待法轮功学员,并责成有关报社不能够再登载挑起群众事端的文章。就这样,当时在广东各地的一些类似骚扰事件就停止了。

但是在其他省市包括北京,那种干扰就非常厉害,有些地方用水龙头去喷洒法轮功学员炼功草地和其他炼功的场地,或者在炼功场地上堆放垃圾和物品,还有许多地区发生了法轮功学员被抄家、甚至被非法抓捕等等违法事情。在这种情况下,北京党、政、军系统有一百多个法轮功学员向国务院,向中南海联名写信,要求停止这种非法干扰。这个信件送到了总理朱镕基的手上,朱镕基当时很快就做了批示,表示要维护法轮功修炼者的基本权利。但是朱镕基有关的正面批示并没有传达到各地,而是落到了罗干这个邪恶之徒的手上,被他截住不传达,而且持续作恶。

8、在全国各地制造构陷法轮功学员的事端

罗干的目的就是要设计安排更大的阴谋。1998年的下半年,中共要打压法轮功的风声已经通过各种渠道传出来了。首先,它在新闻部门造舆论,其中内蒙的新闻出版部门在他下属一家杂志社刊登专门攻击法轮功文章;与此同时用西藏人民出版社的名义出版发行了一本"中国邪教"的书,在书里点名的把法轮功归到邪教里面。当我们各地的学员包括我本人打电话到西藏人民出版社询问,他们说冒名盗版的。当我们打电话到成都印刷厂询问,里面的工作人员说:盗版的人是很有来头,你们最好不要再追问了。

1998年底,由新华社甘肃分社在"新华社内参"上发表一篇"警惕法轮功在甘肃的非法活动"的报道,把该省农村一些巫婆神汉的事硬扯到法轮功头上。各省新华社分社纷纷转载,有的添油加醋,有的加上本省的"情况",基本都是道听途说,张冠李戴。由于"内参"是给各省厅以上干部阅读的材料,所以在各省厅以上干部中造成极坏影响,许多省市的大型修炼心得交流会和集体炼功纷纷受到干扰、阻碍,甚至在一些大法辅导站正式注册、有挂靠单位的省市,如上海、广东、广西、湖北、长春等省市,许多正当的活动也不得不取消或改换方式,给学员正常修炼造成很多困难。在广东,经广东省体委同意召开的法轮功1998年心得交流会受到干扰,不得不改到广州军区的举行。在辽宁省、湖北省、长春市等许多地区,都有这种中共邪恶份子,用公安部这个非法调查的"文件"为依据,公然干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抄家绑架的恶性事件。就是说,在"四·二五"之前的中国大陆,已经"山雨欲来风满楼"了。

各地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没有被邪恶的干扰迫害所吓倒,他们在不同的环境不同的地方站了出来,顶着压力,向社会、向报社、向政府有关部门去讲真相,去介绍自己身心受益的真实情况,去证实法轮功是于国于民都有好处的高德大法,也使许多部门直接瞭解了真相,值得一提的是,当时的人大常委会前委员长乔石他们一批退休的老干部,收到了各地的反馈的材料以後,他们专门去做了一个调查,通过调查以后他们得出一个结论,他们把这个结论向政治局写了一个报告,这个报告的名字就叫:《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据我们後来知道,中共邪党头子江泽民当时收到这个报告以後,他不看,他把它扔在一边,他说他看不懂,就把这个报告丢在一边。

9天津市非法抓捕、殴打法轮功学员。

进入1999年,罗幹、何祚庥俩连襟密谋构陷法轮功的这种阴谋就开始升级。我们于年初听到了很多说法, 说有内部消息证实:罗干,当时的政法委书记,坚持要在一定的时候取缔法轮功。

在1999年四月十一日,何祚庥这个文痞、科痞和政治小丑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在天津教育学院的杂誌上发表文章,攻击诬陷法轮功。大概在两、叁天以後,天津的法轮功学员去向教育学院的主管部门讲真相,开始他们同意道歉,刊登道歉文章,这个事情本来就化解了,但是在一夜之间他们态度突然变坏,说我们不能跟你们道歉,并暴露出他们知道公安部下达过打压法轮功的文件,所以他们不能道歉。由於他们这种强硬、恶劣的态度,所以,有许多法轮功学员到那儿去讲真相,要求一个说法。

当法轮功学员在那里连续几天得不到回应,就在那里静坐,最后的结果就是大家都知道了,就是罗干直接授意,天津就出动大量警力去驱散、殴打、、抓捕在场的法轮功学员,这就是天津事件的起因。有四十五个法轮功学员被抓、更多的学员被打。而且有很多学员是被抓到车上、扔到车上,车开到郊区去,就把他们推下车,开到很远地方的郊区。就是说抓了之后放了一部份学员。实际上关到那个拘留所之内的地方的就是四十五人,实际上在当中受到迫害的就不只四十五人。要说当时用粗暴的态度抓,扔上车,那很多受迫害的人数就没有统计。事件发生后,天津周边地区的的法轮功修炼者认为:殴打和非法抓捕修炼"真善忍"的天津同修,就等于是在打我和抓我本人;也有点认为是天津公安或主管单位不瞭解真相。这样就有很多周边地区的法轮功学员到天津去讲真相,包括到市政府、公安部门门口去上访。但是当时得到的答覆都是说,这件事情是公安部安排做的、插手做的,我们做不了主,我们这里没办法给你答覆,也不能够放人,你要解决问题你必须到中南海、你们到北京去。

我记得印象最深的,当时跟天津学员在联系的时候,他们在"四·二五"之前的二十四号的晚上,他们在天津市政府门口等待答复,一直等到了深夜,才有一个市政府的官员出来说,你们要到北京去,你们这个事我们管不了,你们要到北京去才能解决问题。

在公安、或者是市政府都一致推诿,而且都是用同样的"要解决问题你们要到北京去"说词。在这种情况下,很多在天津的法轮功学员,以及周边地区-河北啊、山东等邻近省的一些法轮功学员,在第二天早上炼完功以後,用各种方式:坐车坐飞机火车的、走路的都有,陆续到北京中南海附近的国务院信访局去和平上访。

未完待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