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口不封心:夏霖透露部分会谈细节 (图)

2009-06-03 02:04 作者: 辛欣

手机版 正体 5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邓玉娇

【看中国记者辛欣报道】邓玉娇原代理律师夏霖在博客上公布: 6月1日到司法局汇报过邓玉娇案情,并称“司法局领导亲切关怀慰问,赞许我们的工作。” 6月2日夏霖公布邓母张树梅5月28日,邮寄至律师事务所的书面委托关系解除书。

对新华社公布的巴东警方对邓玉娇“自卫过当”的公告,中宣部关闭评论区管制各大媒体,大陆网民称中共党媒正在提供“特殊服务” 同时提出三点要求:

1、邓玉娇无罪;(无限防卫权)
2、邓玉娇名誉权恢复;(强奸未遂)
3. 更不是防卫过当!!!!!!是(无限防卫权)

另据巴东民众6月2日透露消息:巴东全城戒严,官方对当地民众实行监视,全县气氛恐怖,医院的护士被抽调去监视中学,被配监管旅店民众每天补贴200元。巴东民众证实邓玉娇家属被威胁株连九族的消息属实,多名邓玉娇亲属被抓,黄德新在坊间已被称为黄太监。

经过诸多离奇案件之后的大陆网民认为:“邓玉娇案不论结果如何,这种信口雌黄,颠倒黑白,指鹿为马,无社会公平正义可言的世道最后都会导致:

1、公众彻底觉醒,对黑腐衙门不再抱有侥幸的期待,天下民心大冷战汹涌澎湃。

2、黑腐衙门的虚伪面目在世人面前被彻底揭穿,无论在金融危机中再怎么虚假风光,社会的公平正义危机暴露无遗!巴东警方,已经不是公共安全利益的代表,而成为黑恶势力利用国家机器强逞淫威的工具!”

目前虽然大陆网民被全面封口,但网民称“封口未必能封心”,下面为大陆民众与夏霖律师会谈中,了解到的夏霖律师眼中的邓玉娇:

 
从通州到慈云寺的路不短,但昨晚,我到的很准时。

差几分就晚7点,我来到了夏霖、夏楠两位律师所在的单位附近。给夏霖发短信,没有回复。致电,接电话的是夏楠,说他们还在讨论邓玉娇案。

无论是在巴东的10天,还是回京后的两天,他们一直在忙。因而约见的时间、地点只能就他们的方便。在附近楼下的"真锅咖啡"里叫了一客冰激凌,慢慢吃,半个小时后,他们来了,还好,我没等太久。

就近捡了一间餐厅,刚落座,夏霖就问:"你觉得我们对邓玉娇有没有尽到法律和道义上的职责?"只此一语,这些天他们所承受的各种压力显露无遗。

之后他俩断断续续地聊了令他们动容难忘的会见邓玉娇一些片段。5月21日,整整一天他们都在会见邓玉娇,做了长达8页的笔录。

在两位律师看来,长相清瘦的邓玉娇,尽管身穿看守所的马甲,但比网上的照片还要漂亮。为了舒缓邓玉娇的情绪,会见中,夏霖还时不时讲一些笑话给她听。

"网上把你称作‘玉娇龙',知道‘玉娇龙'吗?"夏霖问。邓玉娇摇摇头说不知道。夏霖说:"就是《卧虎藏龙》里章子怡扮演的角色。"

邓玉娇不好意思地笑了:"我没有章子怡漂亮。"在夏霖眼里,"邓玉娇还很仗义"。

临近会见结束,邓玉娇突然向他们咨询起有关债务纠纷的事情。原来同号的狱友家里发生了债务纠纷, 知道邓玉娇去见北京来的大律师,托她向律师咨询。

上午他们主要向邓玉娇询问案发时的情况。而这些情况,邓玉娇说之前在公安那里都已经做过笔录。下午会见,邓玉娇向两位律师诉说了她在恩施优抚医院的遭遇。

邓玉娇说,在恩施优抚医院,她被控制在床上,整整五天粒米未进,全靠输液。优抚医院的精神病人打她,尤其是一个胖的女精神病人。打她很厉害。而医院穿白大褂的护士也打过她。

在医院,邓玉娇服用的治疗失眠的药氯硝西泮也被停了。直到会见时,邓玉娇已经有整整14天没有吃过药。两位律师说,交谈中,邓玉娇很开朗,谈吐流利,看不出有任何精神病的迹象。

5月25日晚,在多家媒体的见证下,他们向巴东警方提交了控告书,并在网络上予以公布。

"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主要是因为到5月25日,邓玉娇14天的拘留期满,次日当地检方可能就要批准逮捕邓玉娇。我们以代理律师身份进行控告,就是为了阻止这件事情。"

提及他们向外界强调邓玉娇没有精神病的初衷,夏霖说:"我不能再让他们以精神病为借口把邓玉娇再次送进恩施优抚医院。"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