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活宝,一只烂瓜--阅师东兵"昔日座上宾,今天阶下囚"(图)

2009-06-14 21:26 作者: 李大立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09/06/10/20090610091922175.jpg

毗邻香港的深圳市长许宗衡出事后,香港各报均有大幅报道,"信报"论坛标题"天啊,一个号称经济特区一把手原来是这样的人!"说:"如果以下的故事是真的,我惊叹这个党怎不快早早亡掉算了!""苹果日报"报导,大陆著名作家师东兵近日在其博客放出一批申诉材料,披露他早年与深圳市长许宗衡相识、交恶、直至被许下令逮捕入狱的过程。

据报导,这批申诉材料包括师东兵女儿师建丽写的《关于揭露深圳市长许宗衡滥用职权制造冤案对我父亲报复陷害的反映》,师东兵写的《许宗衡疯狂进行买官卖官活动的真相》、《我同政治骗子许宗衡的斗争》等。英美法等西方国家对此均有报导,成了国际新闻。

笔者在网站上看到师东兵大作"昔日座上宾,今天阶下囚"及多张师许两人拥抱、喝酒、猜拳、美女侍候......的照片,不知诸位读者看了什么感觉?笔者看了直恶心得呕吐!师东兵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反腐英雄,在大义灭亲,捍卫党国,颇有邀功领奖的气概,殊不知自暴其丑,双双俨如一对粪坑里的活宝,臭不可闻;而把他们培养出来的党国,则像一只烂透了的瓜,无药可救。

师文说:"他开始要拜我为师,要效古人磕头,被我几次阻拦。后便求我和他结拜,我勉强答应。从此,他叫我哥。"试问:天下有这样称兄道弟搂搂抱抱的"反腐英雄"吗?真让人笑掉大牙!别矫情作态了,不过是臭味相投蛇鼠一窝而已。读者评论说,两个窃贼分赃不匀狗咬狗。从他这篇文章和照片中,人们可以看到今天的 "官场现形记",看到当今中共官场两个光煇典范,今天中共官场所有的权力腐败色情都集中表现在这两个人的身上,而大江南北到处都可以碰到大同小异的中共官员。

该文所暴露出来的事实,真是怵目惊心!考虑到大陆读者被封锁信息,在此详细摘录精采数处以向读者(他:许宗衡,我:师东兵;黑色字体为笔者评注) :

"我被许宗衡陷害入狱五个多月后,在有关领导的关心下取保候审出狱。""许宗衡一见我,象小丑般样地作揖、拥抱。甜言蜜语地让我尽力帮助他当市长。""只要我当了市长,和你当一样,深圳有什么事就找我,我一定办好,一定要让大哥满意。""我回北京后向有关领导推荐他。"(这不是掴中共耳光吗?师告诉全世界:中共的"以法治国"是假的,他的"取保候审出狱"是因为"有关领导的关心"而不需要法官批准,更不需要任何法律依据;许的"当市长"不需经过任何考核选拔,更不需要通过人民的选举,靠一个"作家""回北京后向有关领导推荐"就成事了;而师之所以"推荐他。"是因为"只要我当了市长,和你当一样"!)

许对师说:"这块地我批给你,就等于送给大哥起码两亿多钱呀!""大哥,深圳到处是黄金,也到处是蟊贼。只要咱们弟兄合作,我保証你今后再不缺钱花。只要我批给你一个工程,让你中标,你转包出去就是几百万上千万。""你起码得向他们要两千万,你有了钱,我没钱时问你要。"我说:"可以呀。"(一个划押,一个收钱,这不是合谋贪污吗?还扮什么纯情?)。李德全(深圳市国土局土地交易中心书记)对我说:"你给他们办事,办成了会感激你的。为了让你放心,我让他们给你汇点信用金。"后来,我在北京时,他给我电话,告诉我他给我的银行储蓄卡里存了些钱,要我查。我看当时他们盛情所在,实在无法退回,准备将来办完事再说。(全中国的贪官污吏收赃款时都如是说,师东兵这个"大作家"太没有创意了!)

与此同时,他(李德全)还给了我一些其他的报告。很快,我把李德全交给我的报告,分别批上我的意见,亲自交给了许宗衡。(这就奇怪了,师东兵在深圳市政府没有任何公职,他凭什么收转公文报告?更凭什么"批上意见"?是否认为许的市长是他在北京活动的结果?他在深圳以太上皇自居?)

许对师说:"为难什么?看对谁呢!大哥让办的事,为难也得办!不过绝对不能便宜了那帮人。深圳的情况,你大概还不了解,从来没有白办的事,这是市场的规矩。""就说我吧,你知道我当市长,每月的开销有多大?我儿子在英国留学,花销也很大。说出来能吓你一跳。""哥,我确实拿你当作自己人看待呀,换成别人办只会要的更多。这些钱,要下都是你的。我需要时从你这儿拿。你要不好意思,把钱交给我妹夫,你什么时候需要向他要。""告诉他们,钱少是敲不开门的。""许多事,我比你更清楚。你毕竟是作家,不在体制内。你和我合作干上几件事,你这一辈子就再不为钱的事发愁了。""批是要承担责任的,我不得他的好处,凭什么承担责任?你别犯傻!""现在官场都是这个行情。我的口特别紧,我也认为你很可靠。咱们合作出不了事,何况你得大头。"(两个臭味相投的小丑败类狼狈为奸一览无遗,正常人怎么也想像不出用这些脏水怎能洗白自己?用这些话怎能为自己辩解?中国的官场已经烂透了,五十步居然可以如此厚颜无耻地笑一百步,贪得少一点的就成了英雄!)

山西侯马市委的王震给我来电话,说:"深圳市公安局政保处的三个人在侯马公安局的陪同下到宣传部调查你,问你干过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没有,我们说没有,还问你为什么那么有钱,问你的儿子和女儿调到了哪里,我们说不知道。你可能得罪什么人了。"(这不是滥用职权、通风报信串口供妨碍司法公正吗?天下乌鸦一般黑,无论经济发达的深圳还是穷乡僻壤的山西侯马,无论大官小官都一样的德行,一样有大量来历不明的钱,一样可以走后门安排子女。)

他公开地当着好多人的面对我说过:"现在没有关系根本上不去,我到这个地步不知花了多少钱呀。"他说:"大哥,像你这样的人可是越来越少了。我敢说,年轻人里没有一个你这样的人。我儿子根本就不信什么共产主义,全是胡说。"他在未当市长前,对我说:"我就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当上这个市长,我已经投了不少资了,现在已经豁出去了。好多企业家为了我当市长,都愿意豁出老本。""这些人出钱帮我当官,我得还债呀。现在大的工程都是李鸿忠把持,我不好插手也不好多问,只好部署一些改造工程。实际上抓好了也能挣不少钱,只要不搞成豆腐渣就行。"他说:"他们不都是这样搞吗?李鸿忠和黄丽满搞的那些工程严格地说,没有一个是合格的,都大大地超出了预算,他们能搞为什么我不能搞?"他曾经多次在我面前说:"对我们来说,根本没有能搞不能搞的事情,只有搞得巧妙不巧妙之分。"他利用职权把他的妹夫杨维民安排到某公司专门为他敛财,小舅子安排到深圳市口岸管理中心当了主任的助理,其实已经指挥动了主任。他的外甥张星安排到罗湖区国税局当了科长,他利用职权通过各种手段为他的亲属们牟取利益。而他们也依靠许宗衡而拼命进行捞钱的勾当。买官卖官,他们甚至公开列出的卖官标价是:一名区的正职不低于1000万;大集团正职不低于800万;一般的局长在500万到600万之间。许宗衡玩弄的这套把戏,就是用共产党的钱来买共产党的官,然后再来巧取豪夺地捞人民的钱财。我衷心希望党中央千万不要受许宗衡一类骗子的欺骗,认为深圳特区真的好得不得了。如今的深圳特区,实际上已经变成社会治安特别混乱,干部队伍特别腐败,正常办事特别艰难,漂亮文件特别多而其实特别不管用的所谓"特区 "。 (这次你说对了,共产主义全是胡说!共产党的官都一个吊样,你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估计共产党不会饶了你,你把他们的老底,包括江泽民的爱将黄丽满都牵扯上了,不怕让你"灭口"吗?不过可能太迟了,全世界都知道了。共产党面对无法压止的贪污腐败,已经进退维谷,正如人民所说:共产党不反贪亡国,反贪亡党。唯一的出路就是交出政权,还政于民,脱胎换骨,在全民普选的洗礼中重生。)

许宗衡重新宴请这对骗子(陈萍夫妇)后,背转身评价他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大骗子。许宗衡色鬼!"陈萍自己曾经说过:"凡是经他安排工作的女孩子都和他上了床了。这个家伙是钱、权、色都要的家伙。"许宗衡在我参加的一次吃饭场合,以半开玩笑的语言说:"男人如果不抽烟、不喝酒、不玩女人,还不如死了呢。"(这就是当今中共官员的标准相,到处都一样,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举世瞩目的号称中国经济最发达的深圳市长尚且如此,那些山高皇帝远的穷乡僻壤土皇帝就更不知道如何了!)

那么,这个师东兵又是一个什么货色?据说做过知青、当过兵和工人,"爱好文学",以写中共高层人物传记和访谈录著称,海外称之为"红色宫廷写手",国内人称"历史名人造假专业户",说他编造和"采访"过的中共名人至少可以组成一个"政治局"。以笔者的经验,大陆到处有这种自吹"通天"的骗子,看来师不失为一个人板。网上流传一篇署名激情老道的"许宗衡倒了,并不証明师东兵是好鸟"说:"他炮制的一批所谓的采访录,被采访对象的后人或亲朋好友揭露为"纯属造假"","一个在文字上敢于最大胆弄虚作假的文人,很难相信他在与黑色官场相遇时,突然会有了正直和诚实的品质。""他声称为许"转正"曾到北京"奔走" 过,并暗示他的奔走是"有效"的。也许正因为如此,他认为有了和许讨价还价的资本,所以就有了后来,不断地为国土房管局及某些公司向许讨要批件的事情发生。"" 许大人可不是吃素的,否则也混不到这个位置,混不到这一天。初见面时与师称兄道弟,也许真被他的"几千万字"所迷惑,以为他与北京的高层真有关联,后来的事实一定让许明白,许当上市长,与师没有任何关系。而师不自知,不仅到处宣扬自己的功劳,还意图把许当儿皇帝,伸手谋利,许当然就不能容忍。""许最后敢于对师下手,说明许摸清楚了师"狐假虎威"的路数,下手之后,师被关押几个月,没有任何"高层"施以援手,也说明许的判断完全正确:师就是个拉大旗做虎皮的角色,并没有多少斤两。如果事情如师东兵父女所言,是"冤案",更说明许下手搞他,属于"稳准狠",不惜制造冤案,也要搞你,除了师父女说的许怕他们告发的因素,会不会是许忍无可忍?""师东兵父女俩现在一起喊冤,喊冤的同时不忘给自己编点花环,着实可笑。你不知足,还要到处招摇,炫耀自己"通天"的本领,事实上又通不了天,被许识破而不自知,打你一闷棍,难道不是咎由自取?"

笔者觉得分析得颇有道理,故不厌其烦引述介绍给读者。许宗衡不择手段的贪污腐化对于他誓言"不漂浮、不做秀、不忽悠",承诺"做一个清廉的市长,不留败笔、不留遗憾、不留骂名"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对共产党所谓"执政为民"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把共产党残存的一点脸面都拉扯下来了。从毛泽东开始,共产党一向只相信工农,不相信知识分子;只相信农村人,不相信城市人,只相信穷地方人,不相信富地方人,以为前者才可靠,委以重任,结果往往适得其反。以笔者看,共产制度本身就是一个培养腐败官员的温床,在这种情况下,还专门挑那些出身于穷乡僻壤,没有学历,"出身好"的奴才,如许宗衡师东兵之流到经济最发达的省份做大官(或"紫禁城行走"),后果就更加不堪设想。因为他们离现代文明更远,更没有道德底线,加上潜在的逆反心理,以前你们城里人看不起我,现在我当了管你们的官,我要比你们更阔气!他们到任之初,一定像刘姥姥初进大观园一样眼花撩乱,不久就从好奇、羨慕、习惯到变质,腐败起来比谁都快。不过,归根结底正像香港"人大代表",前立法会首席议员李鹏飞对此事评论所说:"中共官场的前腐后继,归根结底是制度的原因,如果不改变,永无可能根除贪污腐败。"

(写于09年6月10日-12日)
(www.davidyung.blogspot.com)
(首刋于6月13日"自由圣火")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