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尸灭迹为哪般?

2009-06-28 02:29 作者: 石竹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近日,湖北石首市永隆大酒店的离奇命案引发了当地民众大规模暴力抗暴行动。七万名民众涌上街头,从6月19日至20日连续爆发多次民众与中共邪党警方激烈对抗,阻止警方多次试图抢走摆放在酒店内的死因可疑的尸体企图。2009年6月21日凌晨,中共邪党湖北省省委书记罗清泉、省长李鸿忠亲赴石首,黑暗中调集上万军警实施所谓"清场行动",抢走死者涂远高的尸体。就这一具尸体,书记省长亲自出马,上万军警出动,"其中的问题耐人回味!!!"──中共邪党真的是不行了!!!

据北京《财经》杂志网站报导,周日晚上九点,经涂远高家属同意,由湖北同济医学院的司法鉴定机构牵头,湖北省公安厅法医参与,对石首永隆大酒店死者涂远高尸体进行了法医鉴定,涂远高的哥哥等四名家属在尸检现场做了见证,报告将会于二十天后公布。报导称,石首官方与家属仍在继续协商,官方希望尽快将尸体火化,家属则表示要等尸检报告出来后再说。虽然最终死者尸体经过了法医鉴定,但民众对于结果的公正性缺乏信心,主要原因是直到目前,当地邪党政府从未改变过称涂远高死于自杀的说法。这次石首(尸首)事件,我们一眼就可以看到,中共邪党又要玩弄先退一步然后再毁尸灭迹的勾当。中共邪党太累了,去年贵州瓮安事件,为了把冤死被害者颠倒黑白的说成是自杀,结果导致愤怒的民众烧警车、烧政府。

中共邪党的确是坏事干得太多了,因此非常惧怕被烧,从去年年底开始,三千县级公安局局长、三千检察院院长等等系列维稳培训一直延续至今,看来还是换汤不换药,处理群体性事件依旧是造假、造假、再造假;镇压、镇压、再镇压,只是因为惧怕百姓愤怒而聚集起来,采取了躲猫猫的办法,伺机再秋后算帐。可是不管中共邪党怎么狡猾、怎么轮训都是枉费心机,因为民众已经觉醒,这种老掉牙的办法必将导致玩火自焚啊!

石首(尸首)事件之前还发生了一件举世皆惊的事件,那就是邓玉娇刺杀中共邪党淫官的事件。中共邪党是这样表现的,本来想在精神病院里把好人烈女邓玉娇弄成傻子或精神病,这个方法很简单,就是每天给她注射各种破坏神经的药物。这方面的真相在法轮功《明慧网》,还有很多访民都有非常详细的报道,干这种丧尽天良的坏事的中共邪党部门主要是各地精神病院、安康医院(戒毒所)等等,比如大侠杨佳的母亲从杨佳被抓直到遇难一直被关在北京的一家安康医院里,大家知道杨佳的母亲可是一个正常人啊!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邓玉娇的不幸遭遇被网民在网上曝光,几乎所有有良知的人都愤怒了。中共邪党一看一计不成,又生一计,硬说邓玉娇杀人有罪,网民们被火上浇油要走上街头,武汉和北京的热血青年真的走上了街头。中共邪党赶快又缩头说邓玉娇防卫过当,无罪释放,人是放了,可是现在又失踪了。就像高智晟律师到现在已经失踪好几个月了,当美国政府过问此事时,中共邪党马上说,我不知道这个事啊!可是谁不知道就是中共邪党干的呢?

石首(尸首)事件和邓玉娇事件过程中,有一个现象很醒目。巴东邪党政府煽动当地的农民,说邓玉娇的声援者是法轮功修炼者、是恐怖份子,让农民们不要跟他们接触。石首(尸首)事件过程中,中共邪党在地方电视台说死者是炼法轮功的,还写了遗书自杀。问题是自中共邪党全力镇压法轮功以来已经历时十年了,为何还会把那些令他们坐立不安的维权人士们、被无辜虐杀的百姓们说成是法轮功呢?我们这里给您提供一个关于法轮功修炼者遗体被一百多中共邪党人员抢劫火化的案例,以供各位读者思考一下,大陆人的人权状况到底如何?

2009年5月29日凌晨3点左右,大批防暴警察突然闯进成都市清江路188号成勘院(全称为:中国水电顾问集团成都勘测设计研究院)职工宿舍区内,驱车到成勘院退休职工谢德清的灵堂处,包括综治办、610、派出所等人员在内的一百多个人包围灵堂,打伤谢德清的大儿子谢卫东,并劫持走谢卫东和谢德清的二儿子谢卫明,同时抢走了谢德清的遗体。

据谢德清的亲友介绍:当时黑压压的一大片,一百多人,有一个连的防暴警察,用暴力抢夺遗体。据家人说,谢德清的遗体已经发黑,出现中毒现象。 610人员叫嚣着对谢德清的亲友说:我们不怕曝光、在国际上曝光都无所谓,我们出动这么多人、弄这么大的阵势,就没有担心......。5月30日中午,成都市 610人员强行将谢德清遗体火化。

谢德清是5月27日晚上去世的。四天前的5月23日晚上,成勘院保卫处方国富与成都市国保大队610人员悄悄将已经骨瘦如柴不成人样、小便失禁,滴水难咽、并伴有严重的心绞痛、多数时间处于昏迷不醒的谢德清老人悄悄扔回家中。之前,谢德清被绑架拘禁在所谓"成都法制学习中心"。仅仅20多天,原本身体健康、红光满面的谢德清便被迫害的出现如此严重的病况。据刚回来时谢德清断断续续的述说中家人得知,新津洗脑班的监管人员曾给他注射、输入了不明药物。

谢德清,男,现年69岁,家住成都市清江东路188号,是成勘院科研所的一名病退职工;其妻余勤芳,现年67岁,是成勘院的退休职工。夫妻二人自从九六年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以来,全身的病痛都不治而愈,成为一个身心健康的好人,更为单位节约了一大笔医药费。然而,自九九年七月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由于他们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十年来一直受到成都市青羊区公安分局、府南街道办事处、府南派出所、成勘院、科研所及家委会的长期监视、盯梢、跟踪、抄家、罚款、送洗脑班、送拘留所等迫害。

2009年4月29日,大法弟子陈昌元被中共邪党的政法部门于成都高新区伪法院非法庭审迫害,谢德清夫妇准备到法庭旁听。恶党不但不准他人旁听,进行黑箱操作迫害大法弟子,而且在法院外绑架了大法弟子谢德清夫妇,并将夫妻二人送到所谓"成都法制教育中心"(下称"新津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新津洗脑班位于成都市新津县花桥镇蔡湾,花费大约五百多万元,由原某空军部队研究地改建而成。新津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绑架、编造诽谤谎言、伪善欺骗、软硬兼施、肉体折磨、猛烈精神刺激、注射破坏神经中枢药物、饭菜、开水里放破坏性药物、野蛮灌食、敲诈勒索、骚扰、威胁、恐吓,致使法轮功学员疯、残、病、痴呆、死亡,而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在新津洗脑班被迫害致死的就有成都双流县70多岁的大法弟子邓淑芬、成都双流县67岁的法轮功学员李小文(女)、成都市新都区53岁大法弟子刘生绿(女)等,而被迫害的精神失常的有祝霞、刘英、谭绍兰等难以统计的大法弟子。据内部透露,上千名法轮功学员曾在此遭受洗脑。

长期以来,水电院、成勘院邪党党委(书记、副书记)、组织部(部长)、保卫处和退休办个别人员积极配合中共邪党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下了种种罪行。如水电院内职工、大法弟子朱学智腿被打伤后送在五马坪监狱被非法劳教五年(明慧网曾报道),现仍被扣发工资。其他许多大法弟子也不同程度的遭受迫害,甚至被限制出门,连大法弟子的家人外出也被盯梢盘查,承受着方方面面的重压。水电院、成勘院邪党党委采用电话监听、流氓骚扰的方式从来也没停止过,对院内职工也进行着严密的监控。当谢德清、余勤芳夫妇被绑架后,水电院、成勘院的书记们恶意的大叫"抓的好,抓的好!"

5月29日后半夜1点左右,成都市国保大队610成员、石人南路社区综治办、派出所及成勘院保卫处相关人员十多人到谢德清灵堂处,欲将遗体抢走强行火化,掩盖迫害证据,遭到谢卫东和谢卫明俩兄弟及其他亲属的拒绝、阻拦。凌晨3点左右,大批防暴警察突然包围灵堂,上演了一场抢劫遗体的丑剧。谢家俩兄弟阻拦这种野蛮行为,众暴徒一拥而上把他们按在地上乱打乱踢,当场将谢卫东臀部被踢肿,身上多处打伤见血,不能行走;嘴唇被踢破、碰肿,手臂多处擦伤。二儿前胸后背更是伤痕累累,连同众多女眷亦被暴徒们用裹尸布套在头上看不见任何东西。目前谢德清的大儿子被打伤后腿脚行走受影响。

读到这里,我们不难看到一个铁打的事实,那就是中共邪党内部有一个肆意践踏法律的思维,就是只要把被打压的对象扣上法轮功学员,管他是烈女邓玉娇的声援者、涂远高冤死的声援者等等,还是真正的法轮功修炼者,你就来吧!"打死算自杀"(这是江贼民通过邪恶的610组织在中共邪党内部管道不停灌输的罪恶方针)。

是该醒醒了!邓玉娇的支持者们喊出了,"我不做下一个邓玉娇"的口号!涂远高的支持者们用手中的石块驱赶了中共邪党的打手们!但我们真的应该反思,当法轮功修炼者被无辜虐杀时,我们是否纵容了邪恶呢?时至今日,我们也看到了从"杨佳事件"、"躲猫猫事件"、"邓玉娇事件"、"涂远高事件",只有真相的传播,正义的声讨,才能给中共邪党一个说法--邪不胜正。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看中国来稿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