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绿坝和大正

2009-07-01 05:49 作者: 横河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各位听众大家好,今天我们想利用这半个小时和大家一起讨论一下最近一段时间中国大陆关于网络上一些新的规定和民众的反应。在6月18日这一天,新华网登出一则新闻,就是说国家有关部门对"谷歌中国"网站传播色情信息行为进行处罚,暂停这个网站的境外网页搜索服务,还有联想词的搜索业务,责令"谷歌中国"立即进行整改。这个报道有一点奇怪的是,新华网这个报道他只说了国家有关部门,但是没有指名这个有关部门是谁。

大家知道"谷歌中国"是在2005年进入中国的,进入中国的时候,特别起了个名字叫" 谷歌"。当时按照中共的命令,封锁了一些网站。那么这件事情,引起国际上的高度关注,美国国会为此还专门进行了听证。封锁的这些网站,是中国已有的那些搜索引擎,所封锁的类似的网站。比如说法轮功网站、海外的民主运动的网站,还有一些大的西方媒体的中文网站。听证以后,国会高度关注,当时"谷歌"所回答的就是,它是按照中国的法律来封锁那些网站的,来过滤那些网站。而且提出来就是说如果他们要到中国去,在中国大陆提供服务的话,就必须遵照中国关于互联网的规定。

如果说"谷歌中国"有这些色情连结,那么也就是说这些色情连结是从2005年一直到现在,一直持续存在的。因为谷歌在2005年刚刚进入中国的时候,就已经按照中国政府的要求,封锁了很多网站了。

那么我们只能认为中共从2005年"谷歌"进入中国的时候,就从来没有要求过"谷歌"和其他的搜索引擎去封锁色情网站。正如"谷歌中国"最近提出来的,就在受到惩罚以后,他们不明白为什么"谷歌中国"要受到惩罚。而同样的服务,同样的色情的网站连结,都可以在"百度"上发现,"百度"却没有受到同样的惩罚。

这个问题,我们回来再看早一些时候,就是在18日"谷歌中国"被惩罚之前,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就专门高调的批评了"谷歌中国"的色情连结。那么在这里面,采访的时候中国互联网协会的一个叫做"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说这个举报中心对谷歌中国网站进行了强烈的谴责。但问题是,中国互联网协会是一个什么组织,它又怎么能够设立一个互联网的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根据网站上介绍,中国互联网协会成立于2001年,是由国内从事互联网的网络营运商、服务商、设备制造商,还有科研教育机构,是互联网的行业和相关的企事业单位,自愿形成的一个全国性的行业性组织。所谓"行业性组织",它没有执法功能,它也不可能、也没有权力去设立一个什么违法和不良信息的举报中心,因为那是执法机构的事情。这个机构是一个行业协会,却又起到了一个执法的作用,这其实在中国也是不合法的。

我们就回来看一下,就说为什么突然之间对"谷歌中国"进行这么大的谴责,而对其他的网站,其他中国大陆自己的搜索引擎和海外其他的搜索引擎,他们都是在类似的中国的搜索网络的这个规定下,进行操作、进行服务的,为什么只有 "谷歌中国"受到了谴责,受到了惩罚。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对"谷歌中国"的色情网站进行惩罚。我们看一下最近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来看看这个背景究竟是什么。

最近一段时间,就是有一、两年来在中国大陆,网络上民意的表达非常活跃。特别是对一些引起大家高度关注的,影响面很大的,又对中共的统治造成了负面形象的这些事件,出现了很多。那我们看一下就是最近这一两年来,让中共处于很被动状态的这些出名案件,我们简单随便举几个(例子)就有,瓮安的"伏卧撑"事件、上海闸北区的"杨佳事件"、王帅被跨省追捕的案子、最近还有杭州的飙车案和邓玉娇的事件。这些事件就表明在中国大陆出现了一个新的情况,就是中共统治60年以来,所紧紧控制的整个舆论、整个媒体,在这两年受到了空前的挑战。

在这之前,传统的媒体只有中共可以办,不管是电视、电台、报纸都被中共完全控制,民间不可能有任何声音通过任何途径发出来,但是网络现在逐步的在改变这种状态。仅管中共已经建立了一个世界上最最强大的,而且是最最严密的网络控制系统"金盾工程",海外也有把它叫做"网络长城"。这个"网络长城"实际上是用来阻断中国的网络和外界的联系。在中国内部也通过各种方式来监控网民的各种行动,但是由于网络的特点就是上网,中国大陆上网的人数多,而且对于各种突发事件中共不大可能预设关键词或者是预设禁区,导致很多突发事件在发生的时候,并没有落入中共原来规定的网络封锁的范围。只是在发生以后,被网民广泛的讨论以后,中共才发现这些讨论对中共的形象造成了不利的影响,然后再进行网络封锁,然后再去封锁这些词汇,所以中共的封锁往往比网民讨论要晚一步。

在这种情况下,中共认为有必要再进一步的对这些事件,对这个网络的民意加以控制,不能让网络民意随意的发挥,而且对中共造成不利的影响。它最近的一个对策,除了在网络上,防火墙上面的封锁以外,推出了一个叫做"绿坝-花季护航"软件,这是由工信部,就是工业和信息产业部推出来的。推出来以后,却遭遇到出乎预料的强烈反响。这个反响,我想工信部在推出这个软件的时候是没有预料到的。这个反响不管在国内国外都非常强烈,国内和国外的网民和国际上甚至一些专业的研究机构,迅速的把这个软件主要的密码给破解了。在国内,有80%以上的网民,这还是官方网站的统计,事实上我想这个比例还要高,是反对安装的。

它推出这个软件,藉口是为青少年不要接触色情,但是它却要求在7月1日以后,凡是在中国大陆出售的计算机,不管它是在国内生产的,还是在国外生产的,都必须预装上这个"花季护航"软件。而绝大部分使用这个计算机的,并不是青少年而是成人。所以它这个软件所要屏蔽的,所要封锁的东西就远远超出了所谓色情的信息,或者色情的网站。

那么这个要求强制安装的这个软件的真实目的是什么?从我们现在大家得到的消息来看,归纳起来大概有这么几类:一类是封锁和屏蔽法轮功和其他信仰和民主运动等等这一方面,中共认为是不能容忍的这部分的内容。因为这部分内容事实上在这个"绿坝-花季护航"软件当中,所要封锁的所占的比例,要比所谓的色情网站要多得多,这是第一。

第二引起反响的原因,是这个软件它的特点是质量非常低劣,从国、内外破解的情况来看,实际上谁安装的这个软件,就让这台计算机开了一个后门,让这个软件的生产公司和这个计算机以后访问的任何网站,都有可能对它发动进攻,所以它是留下一个非常大的安全漏洞。这个安全漏洞造成很容易被骇客所攻击,或者是被软件公司盗取它的私人讯息。同时它又不能够像它声称的那样,完全屏蔽掉色情,甚至大陆的网民还发现有引导到色情网站的功能。另外,它又盲目的屏蔽普通网站,就是说它在鉴别哪个网站是要被它封锁的、哪些网站不要被它封锁的这个能力非常弱,甚至连新华网下属的环球网都要被封锁。当然环球网可能里面有色情的内容,因为我们知道在中国大陆,实际上官方的网站都往往带有色情和隐性色情存在。这是第二部分,就是软件的质量非常低劣。

第三,是侵犯版权的问题。至少现在发现了它盗用了两家的软件,一家是一个开放的软件;另外一个是加州的一个叫做"固体橡树软件公司",他们生产的一个软件就是列出网络色情、青少年不宜的这些网站的名单,然后让使用这个软件的部门能够不停的到他们这里去更新,保证这些网站在计算机中能够被家长在一定程度上控制,让不是每个能使用计算机的人都能去访问的。

他们用了这个固体橡树公司的软件,甚至让安装"绿坝-花季护航"软件的用户,要到固体橡树公司的服务器上面去更新。这样很可能当几千万中国的用户安装了这个软件以后,都要去访问固体橡树软件的服务器的话,那么很快的就让这个固体橡树软件的服务器瘫痪。另外它还侵犯了人家的版权。

如果说中共要推出这么一个软件,让全世界生产厂商都去安装的话,这个软件应该是很成熟的,而且在中国大陆是经过了鉴定,经过了投标,最后被选中的。为什么一个软件质量这么差,却被政府采购了,而且花了四千多万元去买下这个软件的一年使用权。我们就看一下,这个产品是个什么样的产品,为什么质量这么差。这个产品实际上它是两个软件,一个叫"绿坝",一个叫"花季护航"。这个软件背后有两个公司,一个是郑州金惠(计算机系统工程有限公司),它生产的是"绿坝"软件,这个"绿坝"软件主要是起图像过滤的作用。另外一个公司是北京的大正(语言知识处理有限公司),北京大正生产的"花季护航",主要起的是文字过滤的作用。

那我们看一下郑州的这一家公司,究竟是什么背景能够让这么糟糕的一个软件被政府买下来。郑州的金惠公司它是成立于1997年的,股东经过很多变化,最早的时候是三个股东,后来有一个退出了,然后又有一个加入了。现在后加入的这个又要求退出,这么来去几次以后,我们发现有两家一直没有发生变化。

一家就是叫做中国民营科技促进会下属的一个叫做科技经济开发院。另外一家是郑州市管城实业开发总公司,那么它也是从开始一直存在的。我们如果再看一下的话,郑州市管城实业开发总公司,它实际上是一家村办集体企业,所以它不可能在这里起很大的作用。很可能它只是一家投资公司,就是说它出了钱。

那我们就看一下中国民营科技促进会的科技经济开发院,经过很多媒体去采访、去调查,发现中国民营科技促进会是科技部的一个下属的事业单位,它是属于官营的一个机构。但是这个民营科技促进会,却不承认它的下属有一个科技经济开发院这个单位。也就是说,郑州金惠公司的主要的股东也是它的法人代表声称所在的这个部门,是不存在的。这么重要的一家公司,这么重要的一个国家政府的采购,怎么会采购到一家公司它的主要的股东部门都不存在?

那么就要看这个公司究竟当时成立的时候是谁成立的。这个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叫周慧琴,她的背景是,她是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毕业的,曾经担任过的最重要的位置是中科院科海集团的党委书记、常务副总裁。这是最早期在中关村开始的高科技企业的一家集团,她是这个集团的党委书记,也就是说她是一个很重要的部门的一个党的领导。这个部门原来是中科院下属的,所以她跟中科院有非常密切的关系。那么当然也有人说,北京的海淀区政府也是她的股东之一,那么这个现在没有得到核实。

现在看来,这个部门就是郑州金惠公司是和中科院有直接的关系。另外和北京的某些权力机构是有关系的。它的技术是非常不成熟的,它长期以来开发非常缓慢,而且主要做的是中小学的廉价电脑,而不是在软件方面。根据它的开发现在有人找到,它的软件的开发实际上是军方的。但是军方自己开发软件大部分并不是很成熟的技术,并没有在军方形成过这么一套软件设备。所以它拿来的是不成熟的技术,是别人开发出来的理论加上不成熟的技术,来做为它的主要产品的。它唯一的成熟的是所谓色情网站的名单,而恰恰这一部分是从国外的公司偷来的。

第二个就是北京大正。这个北京大正它实际上原来起源于中国科学院的声学所。它建立的时候用的是一套理论,这套理论叫HNC。HNC实际上它是一个英文,就是 "概念层次网络"的英文缩写。这个理论据说是这个声学所的一位教授独立开发出来的,经过十几年的开发。开发出来以后,一直没有进入应用。很奇怪的是 2000年就成立了这么一个叫做北京大正语言知识处理研究院,这个研究院就把这个概念层次的网络理论拿去进行实用性的开发。这里头有一个重要人物叫陈小盟,他是北京大正的董事长,全国人大常委会原来的副委员长许嘉璐的学生,当时在深圳开公司,据说是非常成功的公司。结果,他原来的导师许嘉璐把他召回北京,要他去开创北京大正。所以他是领受了某一个任务去开创的,他的人员有相当一部分是从中国科学院声学所过去的。他的第一个产品是2003年公布的"法轮功内容审查系统",这个审查系统当时是非常不成熟的。因为这个技术、这个概念、这个理论系统在西方,就是说用机器来分析人的语言特征,来分析人的语言从而读懂人的内容。

他们当时声称就对法轮功内容的审查系统不用关键词的过滤,而是用他的内容过滤。为什么不用关键词过滤呢?因为当时的想法是这样的,就是说如果是用关键词过滤的话,那么不管是支持法轮功的文章还是反对法轮功的文章,都必须带上"法轮功"这几个字。带上这几个字,就会被封锁掉。所以反对法轮功的文章,官方的文章也给封锁掉了。他们的想法是只封锁支持法轮功的文章,而不封锁反对法轮功的文章。所以他要去分析这个文章里面的内容来确定他究竟是什么观点,然后根据他的观点来封锁。

但是这种技术非常困难。其实这个技术并不是中国独立发展出来的。在西方,在美国,这个理论已经有半个世纪的历史,而且国外研究了半个世纪,都没有能够进入使用。而大正公司是2000年开创的,到2003年初的时候就宣布已经进入应用了。宣布进入应用的时候,他们曾经介绍过说大正公司用了一年多时间,就解决了实际应用的问题。为什么西方用了半个世纪没有解决问题,在大正公司只花了一年的时间就解决了呢?显然这是一种政治需要。也就是说,真正是不是解决技术问题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而及早的把这个产品推出来,来表明他们有这种技术这才是最重要的。

这次在密西根大学的破解"绿坝"软件的这个小组,他们发现了一个叫做法轮功字库的,这里面就是有6,500个单词,其中绝大部分可以说是98%以上都是和法轮功有关的,或者是"法轮功"这个词汇衍生出去的。当时密西根大学的研究小组不知道这个字库是干什么用的,但是他们分析了根据字库的性质、关于里面词组的性质,认为这是一个更复杂的很可能是用于句子分析的一个系统,而不是用于单词或者是单词过滤的系统。事实上,密西根大学并不知道大正公司就是当年开发"法轮功内容审查系统"的公司。我认为这次密西根大学的小组和国内网民所破解的法轮功的字库,其实就是法轮功内容审查系统的最新的字库版本。

6月10日,在中央电视台的晚间新闻里面,报道采访工业和信息化部的软件服务业司副司长陈英。陈英谈到选择这两款软件,采取的是内容过滤方式,就证明了北京大正语言知识处理科技公司的这一套系统,就是当年的"法轮功内容审查系统",当然可能进行了改进。

事实上,这个系统我们知道很少有实际运用的价值。我们知道在2003年它开发出来以后,由于各种原因并不能在网络上进行应用,它消耗的资源很大,所以很多网民发现就是一旦运用这"绿坝"系统以后,计算机明显的变慢,很可能跟文字的内容识别和图像的处理这两个都是耗费计算机资源的软件有关系。

显然我们可以看到这两个系统的主打的技术和产品,都不符合正规产品的要求。它的安全性、它的实用性,真正能够达到的作用和准确性,都是完全达不到一个真正能够进入应用的产品的要求的。那么它起什么作用呢?这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顺应当局政治需要的伪劣产品。也就是说,它们实际上是中国普遍存在的豆腐渣工程在网络长城、在金盾工程中的体现。

在西方现在共有19个行业协会致函北京当局,呼吁要求停止强装这个软件,其中包括美国商会、美国制造协会、美国外贸协会、美国半导体产业协会,还包括日本、欧洲和加拿大的很多商会和产业协会都参加了署名。我想他们主要的理由有这么几条:第一个就是风险太大,因为这个软件本身安全可靠性很差,所以一旦安装了以后,很可能他们输出的这一台计算机就不能保证安全,就可能很容易被骇客所攻击,很可能个人信息被偷走,而一旦被攻击和个人信息被偷走以后,那么用户可能会起诉计算机的生产厂家,它还会影响到公司的品牌的问题。

再一个它还会牵涉法律侵权的问题,就像现在固体橡树公司已经准备起诉,而且中国已经有律师表示,愿意帮助固体橡树公司在中国起诉工信部或者是起诉这个软件的制造厂商。一旦美国的计算机公司安装了这个软件,固体橡树公司就可以起诉美国的公司,因为它们安装了盗版软件,侵犯了固体橡树公司的知识产权。所以它现在已经提出要求,要求美国的惠普和戴尔都不要安装这个软件。

由于反应太强烈,所以中共方面不得不软化立场。但是我们要知道中共不会轻易的放弃要求安装这个软件的。这次中共对"谷歌中国"的惩罚就是一种迂回的作法。因为在正面它要保护"绿坝"软件,能够拿出来的理由实在太少了,因为别人已经指出来它的盗版的情况、它的低质量、它的不安全。所以它就采用迂回的作法,来表明它不会在这个地方退步,它用惩罚"谷歌中国"的方式来表明要求安装"绿坝"的必要性:"谷歌中国"有这么多的色情连接,所以装在计算机上的软件是有必要的。

第二个,为什么单挑"谷歌中国",就是它要警告西方公司不要挑战中共的权威。这就是杀鸡给猴看。事实上它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因为它原来肯定没有要求"谷歌中国"筛选这些色情的网站。"谷歌中国"在一进入中国的时候,就已经遵照中共的命令把跟法轮功有关的和其他政治上中共不喜欢的网站早就封锁掉了。"谷歌中国"不是没有名单,而是名单上没有这些东西。

再一个可能性就是加强和这些权力相关的企业,就像我们刚才说的大正、金惠这些权力相关的企业,政府在帮助它们实行垄断。

政府的另外一个反应,就是征召1万名志愿者在北京进行网络监控。能不能做到?我认为中共所有的这些反应,其实都是乱了方寸的。我们看到全球网络自由联盟在"绿坝"计划安装的前15天就发表了卸载的软件,中国大陆的民众可以很轻易的就把它完全从计算机里面给清掉。

而中共做出这个规定和对"谷歌中国"的惩罚,在这几天我们看到,在一个星期之内,全世界所有的主要媒体都集中在报道法轮功和全球网络联盟的破网软件,又一次让世界的焦点集中到法轮功和中共的迫害上,以及法轮功的反迫害上,这是中共最不希望看到的。中共的所作所为,恰恰是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SOH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