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首事件的一些见闻


最近真是巧了,许多有关石首抗暴的真相,意外的从不同的渠道,不同的人传给我,似冥冥中的安排一样不寻常,促使我这个习惯了沉默的旁观者拿起笔来,写出我的见闻和感受。
 
6月下旬的一天上午,我因事路过湖北公安县(紧邻石首),奔驰的客车上,忽听几个乘客关于石首抗暴事件的议论,我立刻瞪大眼睛,竖起了耳朵听。

只听一人说:“可能有几个法轮功吧”。 另一人说:“幸好他们这次没去围攻政府”(众所周知中共这次动用了部队嘛)。难道这次部队开枪打人了,这和法轮功有何关系?我暗自思忖。又听一人说:“法轮功的人可能是对政府不满吧”。又有人说了什么,因为车上很嘈杂,有些话我没有听的很清楚,好象是说“法轮功”本来是好的,是为老百姓说话的,我很想凑上去问个明白,可座位远,有点觉的不妥,忍住好奇没去问,但就这几句,我已听懂了意思。

莫非当局这次又把群众抗暴和“法轮功”联系起来了,欺骗群众,以达到让群众害怕甚而敌视“法轮功”之阴险目的?就象前不久巴东当局对付前去调查邓玉娇事件真相的维权人士那样?可喜的是,这次他们失算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我不禁感叹:中共现在要做什么坏事,真的很难掩人耳目了,虽然石首断网了,周边县市的人还是很快通过其他途径知道了真相,而且传的很远很远。

中途转车,又遇一六七十岁老太婆,好奇心驱使,我问她石首怎么走,她以为我要去石首,经我一问,来了兴致,跟我说起石首的事来。她说:那边前几天是不能去。接着向我大谈她的见闻:那天清早一开门,亲眼见到军车从她所在的街道开过,她也纳闷儿,一问,说是去石首;但没见从这儿回转,可能回去走的另外的路吧。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好奇的问,她饶有兴致的答,在不到10分钟里,我知道了一些让我吃惊的事。说她们这儿有人去了石首,从那儿回来的,那个酒店死人的事件,牵涉政府机关官员,还有黑社会的人;说这次死的男孩的父亲是村长,把村里人都号召来了,才把事情闹大了,不然也是不了了之的;说上次死的女孩儿,乳房都被割下了;还说那儿死过好几个人,都是不明不白死的……。

我明白了:杀人犯们不是说死的男孩是法轮功么,还伪造遗书说是自杀,难怪他们不惜动用部队去抢尸体,原来是露馅了啊。可惜呀,见识了中共在石首事件上耍的阴招,老百姓还会继续相信它们的鬼话吗?谎言不攻自破了。中共这次帮法轮功讲真相,证明是它们自己在诬陷法轮功,中共这次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各位想想,这世上还有比中共蠢物更愚蠢的东西吗?
老太太继续宣泄她心中的不平,说现在共产党欺善怕恶,官官相护,讲不过道理,就用军队压人,太坏了,老百姓苦啊,忍气吞声的过日子。我安慰老人说,中共这么坏,总有一天会被清算的,一个与民为敌的政权是绝不会长久的;我说现在要改朝换代,老人很高兴,很赞同,眼里充满了希望。有人过来搭讪,还要赶车,我匆匆走了。

隔日上午,又一位从石首过来的人带来消息,也是很偶然的,无意间说起来的,同样让我吃惊不小。他说那个酒店的背景涉及公安机关及贩毒的黑社会,以前就死过好几个人,死法不同,但都很惨烈。前几次因为单个的力量小,闹不起来嘛,这次男孩的的亲人们联络了以前几个死者的亲人,才把事情闹大了。那位可怜的父亲,跪了三天三夜,不吃不喝,求在场的人们不要走,铁石心肠的人,都要被感动了,当官的不得人心啊!

各位想想,一个好端端的小伙子,怎么说自杀就自杀了,这说的过去吗?所以,为了掩盖犯罪真相,杀人犯利用人们对“法轮功”的无知,推说死者是“法轮功”,还煞有介事的拿出遗书来敷衍。可悲痛的母亲,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的儿子会自杀,她说她的儿子小学三年级毕业,根本不可能写出那么漂亮的遗书;自杀?法轮功?难道以前惨死的那几位都是自杀,都是“法轮功”?愚蠢的杀人犯们,以为将死人推到“法轮功”头上就会让人相信了,人就会被吓唬住了,它们万万没想到的是,不提“法轮功”还好,一提“法轮功”,事情说闹就闹大了,再也捂不住了。这不等于在证明中共所谓“法轮功”爱搞自杀就是谣言吗?!难怪当局急着要赔钱,全面封锁消息。

我又想起最近那个臭名昭著的“驴霸”,可叹中共当局机关算尽,这边还在谋划着封网过滤隐瞒真相,那边,它不争气的徒子徒孙们就在不断的给它添乱子,给它折腾出一个个败事丑事来,这次,竟然逼的它不得不出兵镇压,结果是:让老百姓知道了真相,又担了暴政的骂名,又促使更多的国人将它抛弃,仿佛老天成心要给它难堪,让它丢丑,花那多钱封网,有用吗?人岂能算过天?!
 
本来以为,我与石首的故事,到此就结束了,没想到昨天,一个有关石首的内幕,再次传到了我这里,只不过这一次来的,不是站在老百姓一边的草民,而是中共内部的官员,所以初次听到他们的说法,我还是很震惊的。

绝口不提石首抗暴事件的起因,也不触及男孩是自杀还是谋杀的关键问题了,更不提“法轮功”这个会让人产生疑惑的敏感词汇了。好象那个男孩的死,只是一个虚幻的梦;好象群众的抗暴,是一段没来由的无理取闹,吃饱撑的成心要聚集起来,跟当官的过不去。他们算什么,是暴民,这是当局给早就给抗暴群众定的性。只说武警不过是去驱散群众,而不是去抢尸体,却被居心叵测的暴民引入酒店下面的包围圈,然后被楼上飞下的酒瓶砸伤,武警如何的可怜;仿佛群众不是为了护尸,而是吃饱撑的就爱拿酒杀气;仿佛群众和武警前世就有仇,不分青红皂白一碰上就要打要解恨。

群众还在接连不断的往石首赶,连周边县市甚至江对岸的洪湖市、监利县的群众,都听到了消息,都往石首聚集,坐车只管坐,车费免了,高峰的时候,人数达到7万之多。武警招架不住了,就请示省政府,省里调派了武警,还搞不定,最后不得不请示什么国务院,最后是那个爱表演的什么总理批示的,他说:要反恐,于是有了两个师的反恐特警部队,220辆军车,于某日深夜来到了石首郊外;群众这边,早有人探得消息,通报说大部队来了,群众在部队到达之前就散了。事后,当局抓了70多人,可能会秋后算帐。

写到这儿,我很沉重,中共的暴政,伴随着太多无辜人的痛苦、太多的流血和牺牲,这是我最不愿看到的。可我又很欣慰,苦难中,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觉醒了!当人们都认清中共是个什么货色,都退出了它,都不再对它心存幻想的时候,中华大地上,就再没有它存身的地方了,它,实际上就已经死了!灭中共的天象下,人人都在动;中共灭亡的各种因素,已经浮现出来了,渐渐明朗化了。


朋友啊!在这天灭中共的天象下,您,该怎么动呢?经受了太多的不公和不幸之后,您,看明白了么?!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