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首事件的一些見聞


最近真是巧了,許多有關石首抗暴的真相,意外的從不同的渠道,不同的人傳給我,似冥冥中的安排一樣不尋常,促使我這個習慣了沉默的旁觀者拿起筆來,寫出我的見聞和感受。
 
6月下旬的一天上午,我因事路過湖北公安縣(緊鄰石首),奔馳的客車上,忽聽幾個乘客關於石首抗暴事件的議論,我立刻瞪大眼睛,豎起了耳朵聽。

只聽一人說:「可能有幾個法輪功吧」。 另一人說:「幸好他們這次沒去圍攻政府」(眾所周知中共這次動用了部隊嘛)。難道這次部隊開槍打人了,這和法輪功有何關係?我暗自思忖。又聽一人說:「法輪功的人可能是對政府不滿吧」。又有人說了什麼,因為車上很嘈雜,有些話我沒有聽的很清楚,好像是說「法輪功」本來是好的,是為老百姓說話的,我很想湊上去問個明白,可座位遠,有點覺的不妥,忍住好奇沒去問,但就這幾句,我已聽懂了意思。

莫非當局這次又把群眾抗暴和「法輪功」聯繫起來了,欺騙群眾,以達到讓群眾害怕甚而敵視「法輪功」之陰險目的?就像前不久巴東當局對付前去調查鄧玉嬌事件真相的維權人士那樣?可喜的是,這次他們失算了,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我不禁感嘆:中共現在要做什麼壞事,真的很難掩人耳目了,雖然石首斷網了,周邊縣市的人還是很快通過其他途徑知道了真相,而且傳的很遠很遠。

中途轉車,又遇一六七十歲老太婆,好奇心驅使,我問她石首怎麼走,她以為我要去石首,經我一問,來了興致,跟我說起石首的事來。她說:那邊前幾天是不能去。接著向我大談她的見聞:那天清早一開門,親眼見到軍車從她所在的街道開過,她也納悶兒,一問,說是去石首;但沒見從這兒回轉,可能回去走的另外的路吧。我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好奇的問,她饒有興致的答,在不到10分鐘裡,我知道了一些讓我吃驚的事。說她們這兒有人去了石首,從那兒回來的,那個酒店死人的事件,牽涉政府機關官員,還有黑社會的人;說這次死的男孩的父親是村長,把村裡人都號召來了,才把事情鬧大了,不然也是不了了之的;說上次死的女孩兒,乳房都被割下了;還說那兒死過好幾個人,都是不明不白死的……。

我明白了:殺人犯們不是說死的男孩是法輪功麼,還偽造遺書說是自殺,難怪他們不惜動用部隊去搶屍體,原來是露餡了啊。可惜呀,見識了中共在石首事件上耍的陰招,老百姓還會繼續相信它們的鬼話嗎?謊言不攻自破了。中共這次幫法輪功講真相,證明是它們自己在誣陷法輪功,中共這次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各位想想,這世上還有比中共蠢物更愚蠢的東西嗎?
老太太繼續宣泄她心中的不平,說現在共產黨欺善怕惡,官官相護,講不過道理,就用軍隊壓人,太壞了,老百姓苦啊,忍氣吞聲的過日子。我安慰老人說,中共這麼壞,總有一天會被清算的,一個與民為敵的政權是絕不會長久的;我說現在要改朝換代,老人很高興,很贊同,眼裡充滿了希望。有人過來搭訕,還要趕車,我匆匆走了。

隔日上午,又一位從石首過來的人帶來消息,也是很偶然的,無意間說起來的,同樣讓我吃驚不小。他說那個酒店的背景涉及公安機關及販毒的黑社會,以前就死過好幾個人,死法不同,但都很慘烈。前幾次因為單個的力量小,鬧不起來嘛,這次男孩的的親人們聯絡了以前幾個死者的親人,才把事情鬧大了。那位可憐的父親,跪了三天三夜,不吃不喝,求在場的人們不要走,鐵石心腸的人,都要被感動了,當官的不得人心啊!

各位想想,一個好端端的小夥子,怎麼說自殺就自殺了,這說的過去嗎?所以,為了掩蓋犯罪真相,殺人犯利用人們對「法輪功」的無知,推說死者是「法輪功」,還煞有介事的拿出遺書來敷衍。可悲痛的母親,怎麼也不相信自己的兒子會自殺,她說她的兒子小學三年級畢業,根本不可能寫出那麼漂亮的遺書;自殺?法輪功?難道以前慘死的那幾位都是自殺,都是「法輪功」?愚蠢的殺人犯們,以為將死人推到「法輪功」頭上就會讓人相信了,人就會被嚇唬住了,它們萬萬沒想到的是,不提「法輪功」還好,一提「法輪功」,事情說鬧就鬧大了,再也摀不住了。這不等於在證明中共所謂「法輪功」愛搞自殺就是謠言嗎?!難怪當局急著要賠錢,全面封鎖消息。

我又想起最近那個臭名昭著的「驢霸」,可嘆中共當局機關算盡,這邊還在謀劃著封網過濾隱瞞真相,那邊,它不爭氣的徒子徒孫們就在不斷的給它添亂子,給它折騰出一個個敗事醜事來,這次,竟然逼的它不得不出兵鎮壓,結果是:讓老百姓知道了真相,又擔了暴政的罵名,又促使更多的國人將它拋棄,彷彿老天成心要給它難堪,讓它丟醜,花那多錢封網,有用嗎?人豈能算過天?!
 
本來以為,我與石首的故事,到此就結束了,沒想到昨天,一個有關石首的內幕,再次傳到了我這裡,只不過這一次來的,不是站在老百姓一邊的草民,而是中共內部的官員,所以初次聽到他們的說法,我還是很震驚的。

絕口不提石首抗暴事件的起因,也不觸及男孩是自殺還是謀殺的關鍵問題了,更不提「法輪功」這個會讓人產生疑惑的敏感詞彙了。好像那個男孩的死,只是一個虛幻的夢;好像群眾的抗暴,是一段沒來由的無理取鬧,吃飽撐的成心要聚集起來,跟當官的過不去。他們算什麼,是暴民,這是當局給早就給抗暴群眾定的性。只說武警不過是去驅散群眾,而不是去搶屍體,卻被居心叵測的暴民引入酒店下面的包圍圈,然後被樓上飛下的酒瓶砸傷,武警如何的可憐;彷彿群眾不是為了護屍,而是吃飽撐的就愛拿酒殺氣;彷彿群眾和武警前世就有仇,不分青紅皂白一碰上就要打要解恨。

群眾還在接連不斷的往石首趕,連周邊縣市甚至江對岸的洪湖市、監利縣的群眾,都聽到了消息,都往石首聚集,坐車只管坐,車費免了,高峰的時候,人數達到7萬之多。武警招架不住了,就請示省政府,省裡調派了武警,還搞不定,最後不得不請示什麼國務院,最後是那個愛表演的什麼總理批示的,他說:要反恐,於是有了兩個師的反恐特警部隊,220輛軍車,於某日深夜來到了石首郊外;群眾這邊,早有人探得消息,通報說大部隊來了,群眾在部隊到達之前就散了。事後,當局抓了70多人,可能會秋後算帳。

寫到這兒,我很沈重,中共的暴政,伴隨著太多無辜人的痛苦、太多的流血和犧牲,這是我最不願看到的。可我又很欣慰,苦難中,越來越多的中國人,覺醒了!當人們都認清中共是個什麼貨色,都退出了它,都不再對它心存幻想的時候,中華大地上,就再沒有它存身的地方了,它,實際上就已經死了!滅中共的天象下,人人都在動;中共滅亡的各種因素,已經浮現出來了,漸漸明朗化了。


朋友啊!在這天滅中共的天象下,您,該怎麼動呢?經受了太多的不公和不幸之後,您,看明白了麼?!

来源:網路稿件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