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晓农博士:中共执政进入最后阶段(图)


程晓农博士

主持人:7.1是中共建党日,同时7月份呢是海内外华人的退党月。那么今天我们就请程博士来谈一谈:在现在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中共面临着什么样的危机。

程博士:1979年开始改革开放以来,可以讲有两次比较大的危机:一次是比较明显的,那就是1989年,当时以学生为代表的这个民主运动呢,提出了中共的民主化的要求。而党内当时的开明派像赵紫阳为代表的呢,实际上不掌握真正的权力。所以,最后是以邓小平为代表的这个党内的顽固势力,最后用20多万军队,把北京的和平示威呢镇压下去了。这次镇压从表面上来讲,用邓小平的话讲,是换了什么20年稳定。

但是,它有两个后果:第一、是共产党的政治合法性,通过这次镇压被从根本上动摇了。所以,共产党只能在意识型态上放弃了很多这个过去还具有蛊惑人心的一些说法,什么这个共产党是为人民服务啊等等。这些说法都因为天安门镇压而不攻自破。那么取而代之的就是用经济利益做为诱惑,试图呢这个通过首先是给精英集团更多的经济利益,来巩固精英集团对共产党高层和中层,这个做法正好和中国加快经济市场化合在一起。

所以结果就产生了权贵私有化,所以他又产生了第二结果。第一个结果是意识型态的合法性根本动摇。第二个结果就是共产党这个权贵集团,他的真实面目逐渐逐渐的越来越明显的暴露在民众面前。随着他用各种不正当的违法的手段,来掠夺资源,剥夺民众。那么这权贵集团变的越来越富,对权力的垄断也越来越顽固。那另一方面,就是民众对共产党的失望也越来越强烈,换句话讲,"官民对立"逐渐逐渐形成了一个定局。

这就是目前共产党正在面临的第二个危机。从这个危机的角度来看的话,他不像1989年那样明显,那样迫在眉睫。但是,他的影响更深远,范围更大。89年的民主运动主要是在城市,特别是在北京几个大城市,以学生为主导。现在的这个社会危机,实际上是一个多数民众与官僚集团之间的对立,他倒不一定表现在北京,他是表现在全国城乡很多小的地方。在一个拆迁的小区或者在一个小小的乡镇,或者在一个县城,这样的事情在全国此起彼伏,接连不断。

早在4、5年前共产党就发现所谓的群体性事件,就是民众对官员和当地政府的抗议和不满,已经达到了一年数万次。随着互联网的进一步普及,那么现在这种群体性事件,共产党已经不可能用控制媒体来完全封锁了。所以,他很快的会因为一个地方的一个群体性事件,就会引起全国性的反响,民众可以在互联网上表达自己的心声。

到了这个时候,中共政府实际上已经进入了一种相当慌恐的阶段。因为他实际上已经走到了这执政的一个最后阶段,在现在这个最后阶段呢,他既没有可以诱惑老百姓的东西了,也没有意识形态可以蒙骗老百姓了。现在老百姓也不再相信共产党是为共产主义在奋斗的,老百姓也不相信共产党真是为人民的。那么对共产党而言,既然这个真面目越来越明显,越来越暴露,那么面对民众越来越强烈的反抗,他只能采取"镇压"这个唯一的手段。

所以,从今年以来,中共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手段,比方讲:把全国各县一级的公安局长,集中到北京去培训,把各县一级的纪委书记集中到北京去。我相信他还会继续进一步的做这种集训,目的都是一个,那就是怎么样有技巧的、用更系统的、有预备方案的镇压手段,来扑灭全国各地的抗议。如果说中国现在的经济局势比较稳定,那么共产党这种做法呢,可能还能暂时控制住局面。

但现在恰恰是中国的经济也走到了尽头,就是说他原来依赖于外资,依赖政府投资基础设施来拉动的这个经济,正好在世界金融危机爆发之前,就已经破绽百出,开始陷入困境。从今年的情况来看呢,中国经济开始滑坡了,其中一个最重要的标志,那就是普通民众会发现,"就业"成了城市民众还有这个农村出来的大学生以及农民工们,最大的难题或者是头痛的问题。

在这样一个局面下,经济问题的越来越深化,这个矛盾越来越多,经济困难越来越大,就业越来越艰难。对民众来讲,他们对政府的所谓的良好的愿望,慢慢慢慢就会被磨灭掉。而与此同时,政府官员的倒行逆施和残剥以及腐败,会更进一步的激起民众的反弹。社会矛盾激化的情况下,经济再陷入困境,对中共来讲,确实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困局。

主持人:听众朋友,您现在收听的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中国观察》。今天的节目中程晓农博士和我们分析:中共面临的内外交困的局面。刚刚程晓农博士分析了:"官民对立"已经形成了定局,集体抗暴事件此起彼伏,社会矛盾激增,经济下滑,中共面临着巨大的内部矛盾,那么进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困局。

下面呢请程博士继续为我们分析一下:中共面临的国际形势。

程博士:那么正好是在这样困局的时候,国际形势也在不断的发生变化。其中两个重要的变化就是和中共一直互相依托的,一个是北朝鲜的共产党政权,一个是伊朗的这个原教主义的政府,他们都相继采取了一系列的做法,这些做法也对中共带来了某种程度的挑战。

北朝鲜政府呢现在经济困境比中国还要严重,而且随着他的第二代领袖金正日身体衰弱,权力交接过程中呢,北朝鲜正在选择一个非常危险的冒险政策,那就是开始玩弄核武器。而北朝鲜的核武器基地也恰恰故意的建在中朝边境,为的是绑架中国,一旦如果国际社会对北朝鲜的核设施进行打击的话,那就等于很可能波及到中国。

所以,北朝鲜是绑架了中国来达到他的玩火目的,这一点让中共相当被动。如果北朝鲜继续的玩下去的话,那么东亚国家会感到更大的威胁,他们会有强烈的制裁北朝鲜以及中共纵容包庇北朝鲜、支持北朝鲜的做法,会有越来越强烈的不满。

另外一方面呢,伊朗最近的总统选举执政的这一派呢,显然是在选举当中做了很多手脚,包括:这个制造假选票等等。所以,引起了反对派的强烈反弹。这件事从短期来讲,他是给中国老百姓一个经验或者说一个教训。那就是即便是伊朗这样的原教主义政权,他也还某种程度上的民主选举,还允许反对派存在。

同时,在反对派败选之后,反对派还能够公开的组织各种各样的抗议活动。虽然,政府动用民兵,镇压了反对派的游行,打死了一些人。但是,在国际社会引起了很强烈的反弹,不少国际媒体把伊朗当局镇压民众的做法和北京1989年镇压学生运动,相提并论。从两个方面对中国老百姓一些启示,一个就是"六四镇压"再次被提到了话题上来,也就是说,这件镇压无论如何是不可能被国际舆论所容纳的。

那么,另一方面,伊朗的制度相比之下,还有显示出中国制度的落后,中国甚至不如这个原教主义的政府。当然,下一个问题对中国来讲也是一个挑战,那就是伊朗国内矛盾激化,可能会有两个结果:一个是他对原教主义的政府继续走极端路线,因为他的总统已经一再宣布他要把以色列从地球上抹掉,要动用核武器。

那么如果一旦这样的动作发生,在中东地区就会爆发一个小规模的核战争,会造成巨大的人口伤亡。同时呢,整个世界的和平会受到威胁,因为中东世界的主要的石油产地,如果一旦伊朗采取这个行动,全世界的石油价格以及各国的经济都会受到很大的冲击。所以,会在全球方面引起很强烈的反弹。

这个时候对中共政府来讲,他面临了一个新的压力,他当然是希望伊朗极端主义的这个政府呢,获得某种成功。因为中共政府一直在暗中和他们勾结,如果伊朗的政府成功,当然对中国来讲就能分散国际社会对中国的注意,有利于中共减轻他的压力。

但是也存在另外一种可能,就是伊朗这个极端主义政府在国内面临强大压力下,擅自发动这样一场战争,其结果不见得能保证伊朗这个政府还能继续存在下去,他也可能被推翻。

所以,对中共来讲,如果伊朗这个政府被推翻,他又同样担心这种国际格局的变化,会影响到中国国内的政局。当然,还有第三个影响,那就是一旦中东发生战事,那么中国经济也会受到严重的冲击。因为中国的原油进口主要依赖中东,如果中东原油进口减少,中国经济就会大幅度的滑坡,能源会高度紧张。并不只是发达国家依赖中东原油,中国也同样依赖。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经济会进一步被拖垮。所以,从国际、国内、经济、政治、社会各个角度来看的话,中共现在开始进入了一个相当困难的阶段。可以讲从1949年到现在60年来,中共现在开始进入了一个他自己都不知道如何把握的未来。而且从中共1921年建党到现在,将近80年,中共是第一次发现了他现在成了一个"寡头集团"。

一个被全国民众,经常在心目中或在口头上调侃、批评、甚至蔑视的政府。他除了强权、除了用刀来维持政权以外,他已经没有别的手段了。实际上从历史常识来看的话,没有一个政权能够长期靠持刀来维持,这样的政权,早晚一天会因为一系列原因和各种可能的因素,而被迫瓦解或者下台。

所以,对中共来讲,现在他的危机感可能是多少年来最严重的一次。以前他的危机感可能来自于,比方讲:四人帮被抓起来以后,他面临的是重振经济和党内的毛泽东与党势力的影响。六四以后呢,他面临的是国际社会的压力和老百姓的冷漠。但这一次他面临的是来自社会各个阶层的普遍的老百姓的全面的不满。

换句话讲,用中共一个御用的文人,叫康晓光在多年前写过一篇文章讲,当时他就说中国是一个遍地扑满了材火的一个院子,任何一个星星之火都可能迅速的把这个院子点着,而且成了一个熊熊大火。而政府现在唯一能做的,是不断的在院里增加消防设备,希望说哪有火就往哪儿扑灭,现在中共政府正是这么做的。

不断的增强消防设备,以为说依靠消防设备就能防止熊熊大火,但问题在于中国社会就像一个内部压力越来越大的高压锅,很难保证说这个高压锅有朝一日不会炸裂,也很难保证庞大的这个灭火机器能够永远有效。所以,中共政府可能最不放心的就是现在他对未来的把握和控制,实际上越来越失灵了。

全国各地此起比伏不断的有各种抗议事件发生,而对未来,无论是经济还是政治,他也都没有把握。而中共的领导层正好在这个阶段开始转向所谓的"第四代",而第四代是中共各层领导各阶段领导人当中越来越弱。所以讲,我们可以看到现在是中共建党纪念日,但是在这个纪念日,我想中共可能没有太多可以庆祝的事情。

相反,他有太多要解释的事情,那就是为什么中共一个号称:为人民执政、为人民服务的政权,几十年以后会走到今天成为一个与人民对立,为人民所仇恨的政权,这里面究竟是偶然的,还是必然的。我想实际上这几十年的历史可以证明,中共走到这一天是"他的本质的必然"。

主持人:感谢程博士的分析。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