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伟民给了薄熙来沉重一击(图)

2009-10-20 22:03 作者: 姜維平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薄熙来称被逼打黑引起热议

正当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打黑大造声势,企图转移人们对其家人以权谋私,海外享乐的视线之时,近日,一本记述原国家体育总局局长长达47年体育人生经历的新书《袁伟民与体坛风云》在江苏省南京市首发。它和国内第一个披露薄瓜瓜艳照的《扬州晚报》一样,在同一个省份出笼,同样引起了强烈反响。我认为它之所以广受海内外媒体的关注,是因为其透露了一些复杂而微妙的官场现象。

香港的《亚洲周刊》说,此书披露了鲜为人知的诸多体坛事件,如悉尼奥运会前夕铁腕处理"马家军"兴奋剂事件等。还说,袁伟民强调,出这本书只为还原历史,"有些话,我不说出来,就没人说真话了"。他担任国家体育总局局长5年,经历了风风雨雨,在书中讲述了当年体育重大事件的历史真相,对中国体育的发展作出思考。他说:"我退下来后,许多人来找我谈写书的事,直到08年我才答应,冷静了5年,思考总结。这本书是北京奥运会结束后完稿的,书中引用了我很多口述,是我内心的真实感受。要出书就一定要讲真话。"

然而我认为,与其说他在思考了多年,不如说是在观察等待了很久,显然现在时机已经成熟,胡锦涛为首的团派以国庆大阅兵稳定了大局,袁伟民和出版社才敢出版这本书讲真话,马家军的"兴奋剂丑闻"才能旧事重提,中共太子党薄熙来一惯弄虚作假的本质才能近一步充分暴露。

大家知道,亚特兰大奥运会上风光无限的"马家军",却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上销声匿迹,《亚洲周刊》的驻中国特派员江迅评论说,《袁伟民与体坛风云》首度揭开历史真相。组团去悉尼参赛之初,国内对于运动员兴奋剂检验的情况很不乐观,有不少教练和运动员鋌而走险。距离悉尼奥运会开幕不到一个月的"飞行检查" 结果,让袁伟民及体育总局高层触目惊心:"马家军"获得奥运会参赛权的7名队员中,2人尿检承阳性,4人血检超标,7人中有6人被证实使用了兴奋剂或有使用的嫌疑。体育总局决定所有血检超标的运动员都不得参加悉尼奥运会。

然而,这样的弄虚作假并不使我惊奇,也不会使大连新闻界的知情者感到诧异,因为自从大连人王军霞奥运夺冠之后,时任大连市长的薄熙来一直在明目张胆地支持和纵容马家军造假。他不仅在大连开发区为马俊仁提供了办公楼和宿舍,在海边为他个人提供了豪华别墅,而且还拨出巨额专款和人员予以支持,并对其唆使弟子服用兴奋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特别是当作家赵瑜揭露了马家军的内幕丑闻之后,还指使自己的太太谷开来大造舆论,在《东北之窗》杂志刊出《我为马俊仁打官司》一文,企图状告和搞臭赵瑜,并派警察秘密监控抓捕作家下狱未果。90年代后期根据我的口述,香港《前哨》杂志发表了《马俊仁与谷开来的一场闹剧》一文,详细披露了事实真相,曾成为薄熙来整我入狱的疑证之一。谷开来还找"枪手"在香港的某杂志发表文章替其遮羞。

香港《亚洲周刊》还说,袁伟民在书中描述道,当时一位"国务院领导人"收到某省一位负责人的一封信,要求对该省运动员再作一次血检,以便让该省女子中长跑运动员重新获得参加奥运会的机会。该省的多位主要负责人一再给袁伟民打电话,沟通求情,都是转达有关方面希望"高抬贵手"的要求。袁伟民明白,"能不能重查"是和兴奋剂斗争的常识问题。国际上之所以使用"飞行检查"(突然到达)的办法,是因为现代科学发达,运动员在使用兴奋剂后,可以再使用"掩盖剂"迅速消除兴奋剂的痕迹。一旦通过检查,拿到奥运通行证后,难以保证他们就不再使用兴奋剂,带著这些"危险品"去悉尼,中国运动员被查出服用兴奋剂的可能性更大,国际影响会更坏,甚至连北京申奥的前程都会被赔进去。

袁伟民在书中欲言又止,显得意味深长。我想他拷问良心讲真话,之所以还有所保留,是因为目前上层的内斗还没有明确的结果使然。我知道,这个袁伟民不便讲出的大人物,不是别人,正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据辽宁省和北京新闻界知情人士透露,当时薄熙来不仅写了求情信,而且还找国务院领导给国家体育总局施加压力,最后还恼羞成怒地责骂袁伟民是混蛋。但袁伟民不怕,他是通天的人物,他不仅和江泽民有交往,而且与胡锦涛个人关系融洽,自然也不给薄熙来放在眼里。

袁伟民的确是一个硬汉,他在书中回忆说:"国际上规定,运动员不能拒绝事先未知晓的飞行检查,如拒绝,则作为阳性处理。现在我经过突然检查,查出你有问题了,然后又高抬贵手同意再重新检查一次,这不就是放过你了吗?这完全是一个涉及到真反兴奋剂还是假反兴奋剂的原则问题,我不同意。"袁伟民坚持不重新血检,坚持不让所有血检超标的运动员参加悉尼奥运会比赛。面临诸多压力,袁伟民说:"大不了从悉尼回来后我不干这个局长了。"2000年,悉尼奥运会前夕,国家体育总局不仅对中国的参赛运动员进行了"飞行血检",而且还宣布决定,以后所有血检超标者不得参加奥运会。从此死于"兴奋剂丑闻"的马家军就风流云散了。

其实,早在这之前,马家军服用药物提高田径运动速度的传闻,当地记者多有耳闻。我本人就多次去开发区采访,只是因为十分重视本市运动员成绩的薄熙来,明确下令"谁敢把事情捅出去,我就砸他的饭碗",于是媒体集体失语罢了。1998年,作家赵瑜的《马家军调查》在《中国作家》杂志发表引起轰动。该书大胆披露了红极一时的马家军诸多不为外界所知的秘闻,人们看到了一个真实的、拂去铅华光环的马家军,这本书也成为中国体育报道史上最具刚性与力度的作品之一。然而,与读者见面的《马家军调查》却是一个可怜的"残本",原文第14章被编辑全部删掉了,这一章节的题目就是"药物重创马家军",可见其多么具有预见性。

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假如薄熙来和马俊仁当时能够接受我和赵瑜所做的媒体批评,就可以避免这次丑闻事件的发生,然而,所有的专制统治者都是一边做坏事,一边掩盖真相,没有任何社会责任感。他们自认为过去可以被大家遗忘,两面派可以屡试不爽。但时隔9年,当袁伟民的新书爆出2000年悉尼奥运会前马家军"兴奋剂丑闻"后,这段尘封的历史再次浮出水面,而《马家军调查》当年被删除、至今未曝光的章节恰好与马家军的兴奋剂问题有关。对此,近日《成都商报》记者独家专访了赵瑜,他明确告诉记者,自己当年所写的马家军服用兴奋剂问题是实事求是的,他还说,袁伟民也是这样。

但是,在薄熙来的支持下,当时马俊仁不仅不承认给队员服用了兴奋剂,态度强硬拒绝认错,而且还说,他是用自己发明的"秘方"帮助队员缓解疲劳,用特殊的训练方法迅速提高成绩的,并将所谓"鳖精秘方"转让给有关厂家,大发横财。有关方面还拍摄电视连续剧《双霞齐飞》,予以鼓吹。于是从大连开始,很快国内兴起了一股人人喝"中华鳖精"的热潮,一时间"鳖精"生产厂家遍地开花。只是后来经由央视《焦点访谈》深入调查,大多数产品中只有"糖精",根本没有"鳖精",加以曝光,才使荒唐的神话逐渐破灭。我的问题是,假如当年没有薄熙来这样的高层官员的包庇配合,马俊仁不可能独自瞒过国人,瞒过世界,也就是说,如果不是申办北京奥运会的需要和袁伟民的力阻,马俊仁极有可能会如愿以偿率领大连的弟子们亮相悉尼。那么,在国际标准的严格监测下,他们必将给国家丢脸,使中国蒙羞。所以,由此我们应该懂得了,有些人总是爱打着集体与人民利益的旗号,干着损害国家利益与形象的勾当,还把自己装扮成"英雄"。薄熙来就是这样一个好大喜功惯于做假的两面派。

俗话说,温故才能知今。现在,政坛上演技高超的"戏子"薄熙来于重庆正在展示"唱红打黑"的生动画面,国内媒体一片欢呼,以至网上出现了"薄熙来万岁"的口号,但如果他当上了国家的"新核心",就会立刻恢复残酷镇压人民,维护太子党既得利益,建立新的黑社会的真面目。从这个意义上讲,袁伟民的大作和《亚洲周刊》的推介文章都恰逢其时,十分耐人寻味。不论北京凤凰联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与江苏出版社合作有何动机,有无背景,但袁伟民无情地给了正处于上升时期的薄熙来以沉重的一击,则是不争的事实。下一步能不能真正揭开马家军服用"兴奋剂丑闻"的幕后黑手,则有待观察。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