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中国新闻自由状况


2009年,被中国政府认为是政治敏感年。敏感事件包括中共建政六十周年,西藏拉萨暴动五十周年,六四事件二十周年,镇压法轮功十周年等等。中国政府一方面采取措施,加大了新闻舆论的宣传,另一方面,也加大了对中国大陆各种言论尺度的控制。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邀请了现在北美居住的两位资深新闻工作者,张伟国和姜维平两位先生,讨论2009年中国新闻自由的发展情况。

记者:两位都是资深的新闻工作者。咱们看一看中国新闻自由的状况在2009年大致的情况,也跟我们的听众一起做一个总结。想请姜维平先生先谈一下,您觉得2009年中国新闻自由的状况有什么趋势,你的感觉如何?

姜维平:总体上来看,我个人认为在新闻自由方面不仅没有好转,而且有一些方面是倒退。倒退的程度是非常严重的。比如从新疆事件,香港的记者在那个地方被殴打。在我的印象当中,过去殴打的记者一般都是国内的,殴打香港的记者不多见的。从那开始往后我们可以看到很多这样的殴打记者、阻挠采访、关押记者这样的事件比比皆是,层出不穷。一直到最后近期就是奥巴马访华之后,《南方周末》采访的向熹是个副总编还被降职。那么这些事件都说明中国的新闻自由状况都令人担忧。

记者:2009年十月记者无国界组织有一个报告,它是把全球各个国家新闻自由的排名做了一个最新的罗列。中国结果还是倒数第八名。当时情况也不是特别好。张伟国先生您怎么看?除了姜维平先生刚刚谈的这几件事。你觉得哪件事您印象比较深刻?

张伟国:2009年中国新闻也可以讲是忧喜参半了。困难的方面,倒退的这一方面刚才已经提到了。你们也提到了这个报告。我再补充一个呢就是,好像保护记者委员会的报告中国是第十一年连续监狱里面关押记者最多的国家在这个世界上。那么,另外一个方面稍微有点喜的方面呢就是微薄的发展。互联网有一个2.0的那个微薄的发展在中国的普及使得一大批中国的网友把翻墙作为一种基本的生存乐趣或者是生存方式。Twitter 和Face book 上面对社会政治的兴趣和讨论在世界各个国家都非常罕见的。那这一点呢也使得网络上面的舆论迅速地把民意汇集起来,变成一种社会力量去冲击现实的体制,去跟专制极权的压力做一个民间的抗衡。从这一点来讲,这是以往这些年都没有见的。也可以讲互联网发展到2009年出现了一个很大的转折点。从原来虚拟的这样一个空间开始逐步走向这个社会现实。从这一点来讲呢就是前面的前景还很难预料。2010年会是相互把横的一个焦点。

记者:这个焦点还是在互联网上。

张伟国:是啊,是啊。

记者:姜维平先生,您觉得呢?互联网是不是官民博弈的一个焦点?

姜维平:我很同意伟国先生刚才谈到网络媒体起到的作用。这一点他做了一些肯定,我很赞同的。从网络来看呢,最近《小康》杂志它曾经发表一组文章:网络执政、网络反腐、网络问政等方面的一些情况。

记者:对官方也留意到了。

姜维平:对。象云南它肯定云南的模式嘛,从新闻自由政策总体来看呢亮点还是有的。就包括云南的模式呀,它在处理‘躲猫猫'事件、孟连事件、小学生卖淫事件等,它能通过网络及时地邀请网民参加讨论参与。以至最后它还出台了一个保护记者的一个地方人大通过的一个条例。我觉得这还是有些改善的迹象吧。

记者:最近两天发生的一个事件,不知道两位有没有留意啊, 就是香港的阳光卫视,它原来是可以向中国转播的,有些地方可以收到。但是最近两天收不到了,据说是因为他们做了一系列的节目,可能是言论有点过线了。伟国先生有没有留意到这个新闻?

张伟国:香港这个情况实际上也不是最近才有的。港台中文媒体里面都一直是跟共产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小骂大帮忙。但是对于国内的一党专制,完全新闻封闭的这个状态下的读者听众来讲,他们也是把它看做一个窗口,看做一个消息来源。共产党在这方面呢,完全是根据它的这个政治和宣传的需要。这个水龙头什么时候拧大一点,什么时候拧小一点,这个控制权并不是在这些媒体。这方面呢也有一个事例,就是最近,海外的包括港台的这些中文媒体的负责人被中宣部门召集到国内去培训。

记者:不叫开会,叫培训吗?

张伟国:这个本来还是遮遮掩掩的,为了抢夺话语权也就无所顾忌了。

记者:有很多朋友也跟我说2009年中国有很多的言论尺度在明显地收窄,就说中国政府为什么会在现在这个言论制尺度继续收窄?好像比90年代更厉害。当然不用说跟80年代比了。姜维平先生,你也觉得这个原因到底是什么?

姜维平:我觉得主要的原因是目前中共权力的高层内斗非常地激烈,现在进入了一种白热化的程度。因为马上十八大就要临近。所以,双方都不希望对方抓住把柄。所以他们在言论控制方面就非常疯狂。还有一个问题呢就是说刚才伟国谈到他那个精致的一面,实际上它有随意的一面,因为它不是一个法治的社会,是个人治社会。你那个报道可能触到了某些人的利益,可能涉及到了某些人它就会发怒,那么就可能闯祸。所以,随意性也是很强的。但是总体上我认为他们还是一种派别斗争的一种产物,才会出现这种问题。一般规律都是这样的,紧一段时间,松一段时间。这个从本质上不会改变他们这种一党执政,打压言论自由的这种实质,它是不会改变的。

张伟国:中国的政治呀实际上都是围绕着权力斗争在展开,它的起伏,它的一张一弛,它的一松一紧,包括媒体的变化都和这个是有关系的。因为中国的整体的新闻宣传,意识形态还在江泽民这一系的掌控之下。所以,主流媒体原则上我们可以界定为它实质是上海帮的江泽民占上风的。所以这一种情况下面出现对南方报业的处分也是挺滑稽的。现在这个交集点跟权力斗争的联系点是密不可分的,这个变数肯定跟现在的维平兄刚才讲到的大的格局的核心焦点是有联系的。

记者:姜维平先生,您觉得如果十八大之后可能会稍微好一点?

姜维平:我想从目前官场看,上层的权力斗争在十八大临近的时候可能有些格局会变得比较明晰。那么,在这之前可能他们的权斗通过南方报业事件充分地显示出来。那么,中宣部那边刚才伟国讲到掌握舆论大权的是李长春。对这个人我还是比较了解的。他基本是属于江系那边的人马。十八大之后每个人就按部就班了,可能媒体会放松一些。不过只要是一党执政,中国的新闻自由是不存在的。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