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阿二辞职记

2010-01-12 12:50 作者: 小磊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我叫阿二,大学毕业,跨出校门就失业了。经亲朋好友介绍,我终于找到了一份工作,就是每天骑着自行车满街转悠,看见墙上和电线杆上贴有法轮功的传单,就用铲刀铲掉。

这天,我看见一根电线杆上贴着一张传单,贴的位置比较高,站在地上够不着。我将自行车靠着电线杆,将后支架支起,然后站在行李架上,终于可以够到了。

"那是谁?不许揭杆儿上的传单。"突然,身后有人大吼一声。

我被吓了一跳,扭头一看,是一位不认识的老大爷,我不理他,继续用铲刀铲着。

"你是聋子啊?叫你不许揭,否则对你不客气了。"他粗着嗓门吼道,见我不停手,跑上前来蹬掉自行车支架,将车推走。

我慌忙抱紧杆儿,大声嚷道:"喂!你这老头怎么不讲理,我揭反动传单关你什么事?!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这是我家门前的杆儿,这传单我要看。"老头儿脸红脖子粗的对着我吼。

我小心翼翼的滑到地上,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说:"你知道贴的什么吗?法轮功的反动传单!我的任务就是揭这个。"

"你看看最后一行字写的什么?"对方说。

我看了看,一字一顿的念道:"恶意撕毁真相害己,善意传与他人有福。"

"这就是了,所以不能揭,会有报应的。"老头儿说。

"这你也信?这叫信则有,不信则无。我是无神论者,不相信什么报应。"我满不在乎的说。

"当初我也不信,也揭过,可没过三天,我就从楼梯上重重的摔了下来,住进医院花掉几千块。"

"也可能是巧合。"我还是不信。

"我也认为是巧合,可花掉几千块都没治好我的腰,整天疼得我要命。后来,一个炼法轮功的亲戚跑来跟我讲,说我损坏法轮功真相资料遭报应了,要我诚心认个错。还送了我一个护身符,让我每天诚心诚意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说来真神了,只几天功夫我的腰就不疼了。那以后,我就再不损毁法轮功的传单,还认真看,越看眼睛越清亮,越看心里越亮堂,你看现在我这身板多硬朗。"老大爷滔滔不绝的讲着。

"既然这样,这张给你留着。"我说着,跳上自行车往别处去了。

也许受了老大爷的影响,以后揭传单之前,我都会看一遍。从传单上看到,原来"天安门自焚"事件是政府一手导演的骗局,栽赃陷害法轮功的;全世界有一百多个国家的民众在炼法轮功,法轮功在香港、澳门、台湾、外国很受欢迎,受到三千多项嘉奖;已经有六千四百万中国民众在海外大纪元网站上公开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组织......

我每天从早忙到黑,这传单却总也揭不完,刚揭了,回头又有人给贴上了,常常累得我腰酸背痛的。

这天,我骑着自行车东张西望的,一不留神,前面停着一辆货车没看见,我被撞了个人仰马翻。"哎哟!"我按着后脑勺磕起的大包,大声的呻吟着,好半天才挣扎着爬起来,一条腿疼的钻心,一瘸一拐的走过去扶起自行车。前轮胎的钢圈变型了,需要修理,眼镜摔的粉碎,又在几米外的地上寻到铲刀。我边走心里边思忖,这是不是老大爷说的报应?可能是巧合吧,最后我这样安慰自己。

这以后我是霉运连连,女朋友跟我吹了,另攀高枝去了。母亲患上了癌症,化光了家里的积蓄,最后撒手人寰。父亲让汽车给撞成了重伤,肇事司机逃逸了,无人承担高昂的医药费,为此我急得焦头烂额。我在单位上常常被人排挤,被人整,受够了窝囊气......

一天中午,我愁眉苦脸的坐在街边的花圃边上,想到自己十几载寒窗苦读,却无法学以致用,想起曾经的凌云壮志。没想到如今会过的如此窝囊,境况这般凄惨,不免唉声叹气的。

"年轻人,干嘛长吁短叹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坐在我旁边,从穿着打扮看,是个很有风度很有修养的人,戴着金边眼镜。

我一古脑的把满肚子苦水倒了出来,心里觉得好受了一点。

"这个国家贪污腐败太严重了,导致现在大学生就业难,许多大学毕业生失业。只有改变现有政治体制,遏止贪腐,才能改变这种贫富不公的现状。"老人说。

他的话引起了我的共鸣,"要改变现有政治体制谈何容易,难于上青天。"我无奈的说。

"你听说过退党保平安没有?"对方问。

"知道,我天天揭这样的传单,顺便也看了看。"

"呐,你也看到了有这么多的中国人勇敢的走出了决裂中共的这一步,中共解体是指日可待的,只要人民觉醒了,中共就会土崩瓦解。往后你可不要再揭法轮功的传单,那是慈悲唤醒民心的大义之举,每一个有正义感的中国人都应该推动这历史的壮举。"

"可是我要吃饭要生存啊。"

"善待大法会得福报的。你辞了现在这份工作,说不准能找到一份更理想的工作。"

"我是无神论者。"我固执的说。

"中国从古至今,经历了那么多朝代,历朝历代都敬神信神。西方发达国家主流社会的民众都信神,著名科学家牛顿、爱因斯坦都是有神论者。只有中共宣扬无神论,人不信神和因果报应,什么坏事都敢干,所以中共治下的国家是最乱的,贪污腐败举世无双,占全国人口总数的百分之四点五的中共高官和他们的亲属霸占着全国百分之七十的财富,过着极其腐化奢靡的生活,百姓生活于水深火热之中。"老人语速不疾不慢的说。

"您老知识很渊博啊,请问您是从事什么职业的?"我好奇的问。

"我曾经是一所大学的教授。"老人微笑着答道。

"教授也炼法轮功啊?我一直以为只是些没文化的老头儿和老太太在炼,不过是为了锻练身体。"我吃惊的说。

"法轮大法不是一般的气功,是博大精深的佛法修炼。很多行业的精英都在炼,特别是国外,很多修炼者都有很高的学历,甚至一些国家的总统、议员、著名科学家都在炼。"

那天下午,我忘了去街上巡视,和老人谈得很投机,心情慢慢的苏畅起来。

"你入过党、团、队没有?"老人问我。

"我是党、团员。"

"把你的党和团退了,就把霉运扫光了,将来的日子就顺顺当当的。"老人劝我。

"我首先要了解一下,要搞清楚为什么要退出中共。"我自作聪明的说。

"好哇,这里有一本畅销书《九评共产党》,很多人看了之后立即就决定退出中共,这样人传人,心传心,到现在已经有六千四百多万人退了。你可以先回去看看,如果有缘再见的话,我就帮你退,如果见不到我,你自己写个声明贴在公共场所,一样有效。"老人说着,从公文包里掏出一本精美的书递给我。

当天晚上,我一口气看完了《九评》,才如梦初醒。原来那个口口声声自称是人民的母亲的中共,是一个外来邪教,利用卑劣的手法窃取了政权,随后发动了无数的政治运动,残酷杀害了八千多万中华儿女,杀人手段之残忍、变态,令人毛骨悚然。近的如八九年"六四",用机关枪扫射手无寸铁的爱国学生和市民,用坦克将学生碾压成肉泥,现在又残酷迫害法轮功,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贩卖......

我感到再留在这个邪教组织里面是一种耻辱,脑子里反复的构思要怎样写退出声明。

"阿二,这么晚还在忙乎啥呢?"卧病在床的父亲问。

"在看一本好书,这书把共产党的老底揭穿了。为什么我大学毕业了找不到工作?为什么咱们的日子过的这么贫穷?都是共产党的贪污腐败造成的。"

"是啊,我和你妈含辛茹苦把你拉扯大,为了供你上大学,我跟你妈一年到头肉都很少买,有时候一碗泡菜水下饭。指望你大学毕业了找份好工作,咱们能扬眉吐气,过上几天舒心日子。唉!你妈就这样去了,连福都没有享过一天。我现在又这样,生不如死的活受罪。这是什么世道!"

"爸,我想退党。现在很多老百姓都在公开退出,已经超过六千四百万了。"我征求父亲的意见。

"退,共产党不是什么好玩意儿,这些年我把它看透了。"父亲赞成我的意见。

"爸,您不是加入过共青团的吗?咱爷儿俩一起退了好不好?"

"好!"

我把退党声明写好,决定明天一大早贴到电线杆上去。我失眠已经有很久了,那一晚睡得特别塌实。

第二天清早,我象往常一样骑着自行车出门,想到离家远一点的地方找根电线杆贴声明。

我瞅准一根电杆,走过去把自行车停在旁边,把声明端端正正的贴上。

"又有什么新消息?"突然,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

我扭头一看,原来是那个不许我揭传单的老大爷,他已不记得我了,只管盯着我贴的声明看,这根电线杆正好是那天我们不打不相识的那根。

我冲他笑笑,说:"号外!号外!有好消息,您慢慢瞅。"然后,骑上自行车飞驰而去。

"江泽民被国际法庭起诉啦!"

"可能会被判二十年徒刑。"

"这外国人真厉害,连老江都敢审。"

我看见一群人围着一面墙在看,并大声议论纷纷。

我跳下车,好奇的挤过去看,是一张彩色传单,醒目的标题写着:西班牙法庭以酷刑及群体灭绝罪起诉江泽民等中共高官。内容大致如下:西班牙国家法庭近日做出了一项史无前例的裁定,决定以"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起诉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罗干、薄熙来、贾庆林和吴官正五名中共高官。对于法庭的裁定,被告有四至六周的时间回应。届时,被告若进入任何一个与西班牙有签订引渡条款的国家,西班牙可依法将被告引渡到西班牙国内。意味着这些犯下如此残忍罪行的中共头目,越来越走近对他们的公正裁决。上面还附有五个党魁的大头照。

"阿根廷法院裁决逮捕迫害法轮功的江泽民、罗干。"有人在我身后念道。

"这些家伙早就该把它们绳之以法了。中国的法庭不敢判它,外国的法庭敢主持公道。"

"但到底能不能到中国来抓人?"

"外国的法庭可不象咱们中国的,只是装装门面,人家司法是独立的,总统犯了法一样要治罪蹲大牢的。"

......

一连几天,我都是骑着车闲逛,没有去揭那些传单,我希望有更多的老百姓看到这个令人拍手称快的好消息。

我决定从新去找一份工作,不再干这助纣为虐的差事。

我写好了简历,复制了多份,跑到人才市场去转悠,向几家公司递上个人资料,然后就是等消息。

过了一个星期,有三家公司电话通知我去面试。最后,我被一家知名的大公司录取了,成了一名高级管理人员,工资是原来揭传单那工资的十几倍。

我去原来的单位辞职的时候,同事们知道我要高就了,个个羡慕的不得了。

"你小子走鸿运了。"一个拍着我的肩膀说。

"你这个倒霉蛋儿怎么转的运?把绝招传授传授。"另一个问。

"我的绝招就是不揭法轮功传单。"我笑着说。

同事一个个傻楞楞的看着我,一副迷惑不解的表情。等我把前因后果讲完,他们才恍然大悟。

"原来咱们干的不是什么好活儿呀。"其中一个说。

"我说我最近工作认真负责,可怎么倒霉透顶。莫不是真有报应?"另一个说。

"可咱们总不能砸了这个饭碗呀。"有人为难的说。

"可以视而不见嘛。"我给出了个主意。

"对,就照阿二说的办。"最后,大家一致决定。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