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扫黄那么简单 天上人间幕后人物浮出水面



随着“天上人间”被查在坊间传得传得沸沸扬扬,其曾经的幕后控制人覃辉的名字也再次浮出水面。

覃辉在中国传媒业曾经翻云覆雨,号称“第一大亨”。根据“互动百科”的介绍, 覃辉为“卓京系”掌门人,有“民营传媒富豪第一人”的称号,在北京、上海等地拥有几十家传媒公司,同时还是北京新天地的东魅酒吧和京城曾经有名的夜店“天上人间”的大老板。

天上人间被查何以成热点?

据新京报报道,在扫黄打非常态化的舆论语境中,警方出击查出个色情场所,早不算什么新闻,对此早有“审丑疲劳”的媒体和公众都不会注意----―不过13日一则类似新闻却成为热点,几大网站置于首页醒目位置,成为点击率最高的新闻。一条突查夜总会的新闻何以引发这么大的关注?皆因标题中有“天上人间”四个字:北京“天上人间”等4家夜总会被停业整顿半年。

虽然去过的人并不多,可京城的人可能没几个人没听说过“天上人间”。有关其老板的传奇、后台的强硬、背景的复杂、消费的昂贵、陪侍小姐的美貌、顾客的身份门槛、在权贵声色场和娱乐江湖中扮演的角色,一直是坊间热衷的谈资。在江湖传言和情色文学中,有“京城第一选美场”之称的天上人间被当作一种“顶级豪华”的象征和符号。每逢警方扫黄,坊间总有人会说:也就只敢查那些小夜店,怎么不查“天上人间”?

天上人间的问题早就是一个公开的秘密,10多年来坊间就传得沸沸扬扬,甚至连外地人都知道京城这点事儿,怎么到今天才查他们?因为从公开的新闻报道中找不到答案,疑云重重之下,网民对“天上人间被查”背景又生出许多猜测……

以往这类表现警方扫黄打非的新闻报道,公众看到的都是警察如神兵天降,让衣冠不整的小姐慌不择路,摄像机前抱头掩面遮羞。可公众在警察突查 “天上人间”中看到的完全是另一副场景,小姐们很平静:对于民警的到来,她们神色平静,在面对警察的询问时,并不隐瞒自己的陪侍身份。民警将陪侍女子带到大堂,数十名陪侍女子坐下后表情轻松地窃窃私语,还有人不时抬头看一眼现场民警。

这样满不在乎、无比轻松的表情让人充满怀疑,到底是什么让她们神色这么平静?有偿陪侍是违法行为,她们面对警察时何以那么毫无惧感。

警方表示,将对存在涉黄问题场所有一家整顿一家,对涉及卖淫嫖娼行为有一起查处一起,绝不姑息----―端了传闻已久的“天上人间”,似乎就说明了“绝不姑息”的态度。但为什么至今才查,那些沸沸扬扬的传闻是不是真的,应该给公众一个说法。“天上人间”的问题,或许不只是扫黄那么简单?

覃辉发迹

1994年前后,覃辉以卓京商贸的名义,依靠着一家军队的公司开始了当时控制非常严格的铁矿石进口业务,由军队公司开具信用证,前国家主席家乡的大钢铁企业——武汉钢铁公司接收矿石。短短八个月,覃辉就大赚了一笔,而军队某公司和武钢亏损。不久,武钢的原料科长被控受贿,首先交代的就是覃辉。覃辉被拘“协助调查”,十五天不到,检察院接到上峰的意见,覃辉无罪释放,武钢的买卖自然终止。
    
1996年3月,不甘寂寞的覃辉接手了当时经营并不太好的长城饭店“天上人间”夜总会,首都机场管理公司的老总借给他公款180万美元,军队某公司做了担保。经过暴打局长一事,“天上人间”财源滚滚而来,可公款有借无还,机场公司自然追诉担保公司。军队开始调查,覃辉又一次“协助调查”,但由于军不管民,覃辉此次在家协助。不久,军队某公司的老总被撤退休,退到覃辉下属某公司任职,安享晚年。
    
2002年,北京朝阳区税务局发现国内外声名显赫的“天上人间”夜总会累计亏损几百万元,开始了税务抽查。可查到“天上人间”,发现这个外资企业的法人林美凤,几年都没来中国一次。再往深里一查,原来实际掌控人覃辉就在眼前,这一次覃辉又开始了“协助调查”。这次“协助调查”同样不了了之了,因为 “亏损”几乎是国内外很多企业偷逃所得税的惯用伎俩之一。而究竟“天上人间”有没有偷逃税款呢?据说几位税检人员在当年圣诞节被邀参加了圣诞抽奖,仅 1800平方米的“天上人间”夜总会的包房和迪厅里,众多宾客当晚消费了80万元,每平方米的产值高达450元/天,几个税检人员瞠目结舌,惊诧不已。最后,“天上人间”亏损至今。

覃辉有个绰号:“空心大佬”
    
这个绰号是谁起的呢?那就必须从覃辉的两次艳遇说起。
    
覃辉原配林菁死后,覃与女儿一同定居加拿大。已至而立之年的覃辉不久就看中了著名化妆品女皇郑明明的掌上千金陈维蕊,陈小姐仪态端庄,郑明明在他们初次相面时,恐怕来自中南海的大少瞧不起自己的女儿,再三说明:“我们蕊蕊可是经过英国良好教育的淑女”。两人相识不久,覃辉即露了本性,他每天混迹于 “天上人间”的众佳丽中,不要说投怀送抱的不在少数,就是手下的经理和保安们只要看出覃董的意思,哪一个不是冲在前面为其“保佳护送”呢?有一次,覃的司机兼保镖小海为其挑选了一名大连美女,直送府上。那天原本覃辉一人在家,可以着实亲热一番,没曾想陈维蕊突然从香港飞来,撞个正着。陈维蕊在香港花花世界长大,这类事见得多了,但还从未见过热恋中的男友竟在“热恋”中如此张狂无忌。经过近半年的拍拖,陈维蕊发现覃的许多令人无法容忍的粗鄙,而且真正了解了他的底细,就礼貌地与覃分手了,郑明明问其祥,陈维蕊答道:“京城有‘空心大佬’,覃辉算一个”。
    
覃辉收购“东方魅力”后,香港艺人曾志伟把号称香港第一美女的李嘉欣介绍给他,覃辉欣喜若狂,拿出了混身解数陪伴她飞拉斯维加斯、赴巴黎,购买成箱成箱的巴黎时装,千金买笑;一掷上百万美元,送李美女生日钻戒;整层包下豪华餐厅,与李嘉欣酙眉酌眼。但他太低估了港姐冠军,曾被很多阔少、阔佬追逐过的香港第一美女岂是等闲之辈。仅仅又一个半年,覃辉欲见李一面都再无机会。无奈何,覃辉求曾志伟为其说情,曾问李何故不理覃董事长了,李说了一句:“‘空心大佬’一个,既无才又无财,算个过路朋友吧”!
    
现今很多媒体出于追逐新闻的需要,千方百计获取覃、李拍拖的花边消息,但圈内人都知道,那是“昨日黄花”,明天不再了。

行贿者覃辉内幕,蛰伏多年重出江湖

另据《南方人物周刊》报道,在2005年原中国建设银行行长张恩照出事后,这位“神秘富豪”身上的光环渐次剥离,一个“行贿者”的面目渐渐清晰。

2005年以前,在资本市场翻云覆雨的覃辉一直以“神秘富豪”的身份存在,外人难窥其真实面目。但在2005年原中国建设银行行长张恩照出事后,这位“神秘富豪”身上的光环渐次剥离,一个“行贿者”的面目渐渐清晰。

据张恩照案透露出来的信息,张于2001年至2005年担任建行副行长、行长期间,先后19次收受3个人行贿款物总计折合人民币419万元。其中,覃辉排在行贿者的第二位。富有戏剧性的是,覃辉第一次向张恩照行贿的地点,就是京城曾经名噪一时的“天上人间”夜总会停车场——在那里,覃辉向张恩照行贿1万美元。这也从一个侧面证实,覃辉当年的发家地——“天上人间”夜总会的作用。

2003年4月,张恩照的岳父患病住院,张恩照之妻张俭身在上海,覃辉委托其上海密友孙某送给张俭10万元。

而能说明覃辉其人手段的是,为结交张恩照这个手握重金的建行行长,他连张的儿子张纪纲也极力逢迎。2005年春节前,正在北京出差的张接到覃辉电话,二人约好在中国大饭店咖啡厅见面。见面后,覃辉掏出了准备好的信封,放到了张纪纲面前的桌上,说:“股票赔了20多万?没问题,算我的,过年了给你点零花钱。”

“我想这只股票是我推荐给他买的,他电话里跟我说赔了,在这件事情上,他要是和他父亲张恩照乱说,会影响我和他的关系,干脆给他点钱,把他的损失补上。”覃辉后来向警方如此描述自己当时的心态。

不止于张恩照,对于首都机场集团公司原董事长李培英这样手中能调动巨量资金的权贵,覃辉也采取了同样的结交手段——行贿。

李培英案显示,其受贿2661万余元,覃辉以数额最大的行贿者出现在案中——累计向李行贿1867.68万元,占到李培英受贿总金额的7成!

《财经》杂志报道,“在李培英案调查阶段,覃辉出具证言称,2002年4月至2003年11月,李培英帮助卓京公司从首都机场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先后拆借资金共计人民币6.3亿元。为了表示感谢,覃辉向李培英先后行贿共1867.68万元。”

很难说覃辉向上述手握重金的要人行贿单纯是为了自己,因为,他行贿的直接结果是,他掌控的企业有了资本市场之外的另一条快速融资通道,使得扩张快速行进——遥相呼应的是,在覃辉和张恩照、李培英关系密切的那几年,获得大量资金支持的他,开始从夜总会老板向资本市场玩家蜕变。

2001年9月,覃辉的卓京投资和长丰通信共同出资组建星美传媒有限责任公司。之后,星美开始以风雷之势快速布局:先后成立星美影视文化传播、北京星美广告等公司。外向收购方面,星美亦频频落子:并购北京华夏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上海中录音像有限公司、飞腾制作等。

“如果说长丰通信是覃辉营造出的通讯小王国的话,那么星美从一开始就是瞄着传媒帝国的庞大目标。”有人如此评论。

2003年夏天,覃辉越过香江再次出手,这一次他借用的是一个名为SMI(Stragetic Media International Ltd.)的公司。SMI注册在英属维京群岛(BVI),2003年2月成立,由覃辉个人全资拥有。2003年4月,覃辉控制的SMI以4400万港元的代价得到拥有谭咏麟、曾志伟等诸多明星的东方魅力派发的19亿新股中的11亿股,不久增股成为第一大股东。

两个月之后,SMI与阳光文化订立协议,入股阳光卫视。

2004年,覃辉再度出手,收购了杨澜老公吴征旗下的上市公司现代旌旗,由此成为香港《成报》的老板。

很快,张恩照事发,覃辉第一个受到牵连,被拘的消息传出,星美系股票应声大跌——覃辉被捕后的第三天,星美国际(0198,HK)董事局副主席兼执行董事邢晶即宣布辞职,随后星美国际、星美出版、流动广告的股价分别跌至0.355港元、0.015港元、0.02港元,成为典型的“仙股”后停盘。

现在,经过5年的沉思与蛰伏,2010年,覃辉在资本市场高调复出。

2010年1月5日,在香港上市的公司星美国际复牌。当日,该公司发布公告,称公司向主要股东发行本金额1亿元可换股票据,所得净额9900万元将用于未来投资及补充营运资金。

一周前,星美国际刚刚对外发布公告,将向大股东收购一批影院资产,而该批资产主要为在中国国内从事经营及管理不少于10间电影院及电影制作相关设施,收购价不少于12亿元。

更早几天的2009年12月20日,同样在港上市的影视传媒公司——汉传媒发布公告,星美国际集团实际控制人已成功持有汉传媒27%的股份。

短短半个月时间,3桩资本市场的“大买卖”,使星美国际集团的实际控制人、曾被称为国内“传媒第一大亨”的覃辉,在时隔5年之后,再次进入公众视野。这一次,身上尚有众多污点的他意欲何为?

和以前相同的是,他这次依然选择了遥控的方式——“覃总还是不习惯与媒体直接对话,他这次委托我们来,就是希望我代表整个星美集团来回答市场的疑问。”星美传媒集团总裁胡宜东说,“这5年来,无论对于覃辉本人,还是星美集团本身,都是一个总结和反思的5年。”

胡宜东说,2009年10月,覃辉在北京召开了一个高层会议,定下了星美集团2010年的发展方向、战略规划及主要发展目标,在解决历史债务的同时,今年集团的工作重点将是大力发展下游业务。星美集团的目标就是将旗下传媒行业的上中下游各个产业链,都注入到上市公司,以此实现整体上市。

然而,5年的蛰伏已经改变了很多——“如果星美集团没有经历2005年的那次风波而成功发展至今,星美集团如今的繁华恐怕难以想象。”

但是,现实没有假设,面对曾经的“小弟”华谊兄弟今年在国内创业板的强势上市,再度希望崛起的星美集团是否还有优势,没有人能给出答案。对于覃辉这位重出江湖者,我们最好的态度,只能是拭目以待。

覃辉简历

据互动百科介绍,覃辉1991年离开职场,做起了自己的生意。

1994年,他成立了一家卓京商贸公司,在铁矿石进入口生意中赚了不少钱;也曾热衷于在股市投机,不时有所斩获。不过,覃辉最主要的发迹场所和显赫的生意来自娱乐业---北京一家名叫"天上人世"的夜总会。

1997年8月,覃辉透过卓京商贸,与其弟覃宏合作创办重庆长丰通信。

1999年,覃辉将“天上人世”75%的股份置于自己新注册的北京中外合资长青泰餐饮娱乐公司时,工商登记上的出资额为195万美元。以此推算,当时此夜总会的资产总额当估至260万美元左右。

1999年起因运作A股上市公司长丰通信(000892,SH)而在资本市场上扬名。该公司后更名为“星美联合”,不过目前星美联合因连年亏损,已遭特别处理,成为“ST星美”。现在的ST星美已由新世界(00017,HK)主席郑裕彤的女婿杜惠恺接盘。

2001年9月,长丰通信与卓京投资合资成立星美传媒。覃辉一度持有香港及中国内地共4家上市公司的权益,其任主席的星美出版,持有香港报纸《成报》的股权。

2005年覃辉因涉及原建行行长张恩照案,被有关部门带走协助调查,并逐渐淡出公众视野。

2006年4月11日晚,覃辉被北京市公安局人员带走,4月15日,以覃辉为主要股东的香港上市公司紧急停牌。覃辉此次被带走的理由是“协助调查”,后被证实是与中国建设银行前董事长张恩照行贿案有关。

曾担任职务

广州三菱公司经理

北京卓京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

重庆市涪陵区国有资产经营公司顾问

重庆三爱海陵股份有限公司董事

公司联营单位—星美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

重庆长丰通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