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量与权力——北京市访民沈彬


力量与权力,应是一个完美的统一体。但如今,这两种量能的抗争已然白热化到了和平的极致点。在力量这一边有数不尽的访民为了生存利益、司法不公上访数年,却得不到解决。在权力的这一边(法律体系)作用下,其无所不能、无所不及。这种历史往复多年,大批的访民越来越多。老问题得不到解决,新问题层出不穷,法院体系是实则没有自己纠错功能的。95%访民的案件,都是在两种情况中产生的,其一是地方团体利益大于法律公正、公平,导致法律系统枉法裁定,其二是法官违法,贪得了利益枉法裁定,有些案件对方当事人或法官都以另案处理,但访民的事却不给解决。

2010年4月29日中午11点30分,发生于全国最高院红寺村的事例令很多访民心寒。最高法院法警把北京市访民高振英、朱书华从大厅里面拖出来,扔到外面。我听说后第二天早晨赶往北京市东方医院看望,打听到朱书华的病房,进去后看到了朱书华被撕开的裤腿,护士到了后给了我几张单子让我去交费,朱书华用低沉的声音告诉护士我不是家属,见此景,同为访民的我禁不住流泪,感到心中一下下的在流血。我一次次地问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她五十几岁的人在信访大厅能做些什么,法警竟对她如此下黑手,是否是得到了什么人的指示。自从29日中午,朱书华住进了东方医院,由于法院未付费,拖至30日朱书华都没有做任何的身体检查,访友们也拿不出做检查的钱。万般无奈只好将朱书华转出不负责任的东方医院至其他的医院。由于朱书华行动不便,我们与院方协商借用医院的病床车并承诺归还,但医院的保安却不讲道理与访民们发生激烈冲突,将60多岁的访民刘宝中撞伤,后又送进医院。

刘宝中在东方医院住了6天,保安曾赔礼道歉,院方给予经济赔偿1000元人民币。当时刘宝中、朱书华都强烈要求去其他医院就诊,东方医院没有让刘宝中转院,将其留在东方医院治疗,儿朱书华转往天坛医院救治,后查明朱书华腰骨骨且裂软骨质多处损伤等多项病症。由于病情严重,耽误的时间较长,大概花费7000元左右,但朱书华至今也无法正常行动,其家属可能要起诉。这一切都与北京法院的向来处事风格完全一致。最高信访一律不作立案处理,完全交回北京高院自行解决,北京高院则交由基层法院解决,基层法院由于利益关系的纠缠,最后也就不解决了。

中国是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中国共产党是世界第一大党,北京市是中国的首都,政治文化的中心。就是在访民问题上不能与中央保持一致,对待访民政策不落实,与信访有关的法律问题一项也不能履行。北京市的政法部门及信访部门,如果你们真的不徇私枉法,你们也做出点实际的给中央看看,让北京市民感觉到你们是在维护国家的长治久安,为真实的建党立业迈出实际的脚步。北京有这么多的区县,你们有本事搞出一个无信访案例区县出来,也让中央及全国人民可以有理由爱戴你们这些信访或政法干部。

现在北京的众多访民都曾去过市治安总队,申请游行。我曾见过这些人,加起来应该有200多人真的打算要去天安门游行。在我看来,天安门的警力现在每日再增加2000人也不见得就能阻止访民游行。为了国家的长治久安,今天的流血是必然的,这些访民们是做好了准备的。访民已然是无路可走了,这个力量群体与违法的权贵们的拼杀会日渐高潮,直至中国的法律能够真正服务于中国人民,权力机构不再是强盗之日。

发于博讯沈彬

2010年5月15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