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云专栏】一周要闻述评(2010/06/29-07/05)

2010-07-05 01:37 作者: 李立云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记者李立云报道】上周,倍受关注的福建访民诽谤案二审维持原判,但是此事件引发的民众不满却无法尘埃落定。四川民运人士刘贤斌被拘押,引来的也只是更多对当局的批评和对当事者的声援。江西防汛官

遭人肉搜索,可谓行为不当必遭报应。新疆乌鲁木齐被安装了40000个摄像头,只能被人嘲笑为当局心虚胆小。

*福建访民诽谤案二审维持原判,当地官员为掩盖黑幕死不认错*

福建三网民诽谤案6月28日上午第二审公开宣判,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三网民的上诉,维持第一审以诽谤罪判处范燕琼有期徒刑二年,游精佑、吴华英有期徒刑各一年的判决。

当天到庭的除了法官、公诉人,只有三名上诉人及其获准旁听的八名家属等。律师均未出庭。法官宣读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裁定后,庭审即告结束。据悉,坐着轮椅出庭的上诉人范燕琼当庭情绪失控,还呼喊口号。

今天清晨至本案开庭结束,福州中级法院前的闽江大道一段实行交通管制,现场配置了数百名警察、保安。获准旁听的上诉人家属进法院,一路上要经过三重警戒线。

警戒线外,除了上诉人亲属十几人,几乎没有公民到现场围观,外地来到现场的公民只有一人。此前一天,北京警方对一直关注此案的王荔蕻等人进行了控制,要求他们不得前往福州声援。

上诉人游精佑的律师刘晓原表示,"相信三网民会要求再审"。据悉,游精佑已经表示释放后将依法提出申诉。

刘晓原律师预计,"羁押近一年的吴华英,在6月30日就可走出看守所。7月4日,羁押了一年的游精佑也会获得人身自由。只是范燕琼女士,还要在看守所呆上近一年时间"。

福州官方对此案的报道也进行了严格的控制,除通过中宣部下达禁令,禁止除了新华社外的其他媒体报道外,上午十时二十二分,新华网就刊发了新华社福建分社记者郑良写的报道。

刘晓原律师表示,"三网民案一审、二审时,郑良记者被安排旁听了庭审。他比其他媒体记者了解到案件更多情况。但让人失望的是,他所写的报道,一点也不全面,只是采信官方一家之言。"

刘律师说,"对福建三网民的报道,记者虽然也是受命而作,但毕竟要署记者之名。只听信官方一家之言,而不对案件作全面了解,如此报道出来,这不仅会让读者"不明真相",也有违新闻工作者的职业道德。"

此前三网民案早已在民间闹得沸沸扬扬群情激奋,广大民众与一些维权律师学者也一致声援三网民的行为,认定其应该无罪释放。然而福建地方当局面对舆论的巨大压力,一意孤行枉顾民意依然维持了原判。审判中当局的如临大敌加强警戒,审判后的限制新闻报道,都从侧面说明了当局的做贼心虚与判决存在不公正之处。本案虽然只是个一般性的很小案件,但案件后面牵扯的是另一件黑幕很深极其惨烈的事件。如果那个事件曝光可能牵出福建政府的重重司法黑幕,严重损害中共政权的表面形象,所以福建当局要对揭露事件的三网民用司法治罪,并且死不认错。维持自身表面伟光正的形象绝不为自己的罪恶认错低头是中共政权的一贯作风。但是呢,一旦到了中共政权崩溃时刻,再想低头认错已是为时已晚。那时等待的一定是最严厉的审判惩罚。

*四川民运人士刘贤斌被拘押,“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明显为滥用*

四川民运人士刘贤斌6月28日被遂宁市公安局国保人员带走,并于当天晚上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刑事拘留。警方对刘贤斌进行了抄家,并且分别查问了刘贤斌的妻子及他们年仅13岁的女儿。刘贤斌妻子陈明先向本台介绍了警方抄家的经过,以及对她们母女盘问的内容。

陈明先告诉本台,有十几个人到她家来负责抄家活动,还有两架摄像机拍摄抄家经过。他们主要拿走了一些书籍、电脑U盘以及六张中国银行的申请书。拿走的书籍包括赵紫阳的《改革历程》以及成都王怡主刊的一本基督教刊物《橄榄枝》。警方查问了他们使用电脑、上网的情况,并且详细询问刘贤斌的稿费情况。

目前警方并没有明确透露将如何处理刘贤斌,以及他是否会正式受到起诉。陈明先表示已经联系律师,捍卫刘贤斌的个人权益。

刘贤斌曾因参加八九民运而被判刑两年半,出狱后又因筹建中国民主党而于1999年被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3年。2008年年底刘贤斌出狱后依然受到当局的监控。刘贤斌上个月曾经前往北京,参加福建三网民案件的讨论会,近日又参与营救民运人士陈云飞的行动。

据介绍,刘贤斌在2008年第二次出狱之后,皈依基督教,他的父母以及兄长也都是基督徒。

中共政权历来就是残酷迫害镇压一切异见人士与怀疑对自己构成威胁的社会力量,建政初期把人冠以“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反革命罪,后来随着改革开放,中共政权信仰体系已经土崩瓦解,为了更好的欺骗国内外民众并且维持镇压的合理性,把党、政府、国家的概念混为一谈,于是“反革命罪”摇身一变成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其实站在现代社会普世价值的角度上看,“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完全是不合理不合法的,在一个正常国家民主社会制度下,人民有权批评反对某个政党或政府,有权让某个不受欢迎的执政者下台取而代之,只要是采取和平非暴力的手段都可以获得认同,在特殊情况下以军事暴力手段推翻独裁专制政府也是可以的。近年来格鲁吉亚发生了玫瑰革命,乌克兰发生了橙色革命,泰国发生了军事政变,都是属于推翻现政权的行为,但是获得了人民普遍的认可视其为经典之作。还有一些颠覆现政府的行动最终没有取得成功,但只要不采取过份的暴力恐怖行为,现政府也不采取镇压措施,如台湾的倒扁行动就是这样。即使是像泰国红杉军那样行为过激,政府不得不派军警镇压,现政府也没有给红杉军安加什么颠覆政府的罪名,也没对红杉军的组织给予取缔。由此可见,上面的颠覆政府行为并没有被法律定罪,而在中国大陆,目前就存在着这样一条中共政权镇压民众的法律罪名。

更为可气的是,许多民运人士、维权人士、宗教信仰人士甚至是环保人士,他们并没有去参与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行动,有的只是寻求改善中国的民主环境,有的只是指正一下政府的个别错误行为,有的是揭露了一些当地官员的贪污腐败黑幕,有的是替自己或他人受到不公正待遇而鸣冤等等,这些通通被中共政权扣上“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大帽子投入监狱。其实在中国大陆真正诉求推翻中共暴政的团体与个人都在秘密不公开活动,那些中间人士抱着对中共本质认识不清的幻想,自认为自己行为温和有度没触及底线,也从未认为自己的行为是在推翻政府,但偏偏遭到中共政权如此待遇,那么这个政权还该不该被颠覆,多年下来越来越多的人逐渐形成了一致的意见。

*江西防汛官遭人肉搜索,打官腔被民众网络抗议*

据《南方都市报》昨天(6月29号)的报道,此前,在央视新闻频道《24小时》栏目的一段现场连线中,由于平主任在介绍灾情时,没有直接回答主持人有关“下游群众安危”的提问,而是大篇幅强调各级领导的“重要指示”,很多网友批评其“官腔浓厚”,致使他陷入了网络舆论声讨的漩涡,甚至有人编出“拍手歌”、调侃称之为“马屁精”。

至于李小萌在微博中提到的“有人举牌要其走人”,则是源自论坛上热传的一个帖子《要求马屁精官员平其俊立刻下岗!》,帖子中的照片显示,一名青年男子手举一块标语牌,行走于南昌闹市,上面写着“平其俊你应该立刻下岗,江西不再需要马屁官员”。与此同时,在过去的几天里,部分网络批评开始升级,人肉搜索和匿名电话也瞄向了平其俊,包括其家人也受到牵连。

“他这几天都比较憔悴,特别是他的家里人,都以为他犯错误了”,与平其俊同在江西防总办公室工作的同事昨天也向南都记者证实,在过去的几天里,平确实收到了不少匿名电话,“妻子不知道他做错了什么事,只能在家里哭。小孩也不敢去上学,害怕人家议论”。

李小萌在微博的最后写道“网络的邪恶与正义拷问每一个人,我只问自己,如果我是平主任的话,不那样回答的可能性有多大”?显然,她并不认同网络舆论对准平个人。李小萌的微博被广泛转发,引发热议,至记者截稿时,评论已过800条。部分网民对平其俊表示理解和同情,“只能说平主任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错误的场景里说了一通再正常不过的话”;“我可以认定,平主任一定是拿着那份用三号仿宋体工工整整打出来的文件念的,而且肯定是很多领导审查过的”。

也有网民在反思网络声讨风暴的本身,“就事论事为好,干扰到人家的生活就不好了”。“愤怒是应当的,批判是必须的,甚至该刺痛一些人的麻木才好。但这位官员并没犯法渎职,最多也只能算是‘不称职’的一类吧,那么,对其进行人身攻击、审判就过了”。当然,也有网民强调了网络争论的积极意义。“即使他是照稿子念的也应该进行批评,惟其如此,这件事才有积极意义,以后起码会减少一些如此恶心的稿子”。

报道又说,不过,此前曾在电视连线中两度打断平主任官腔的央视主播邱启明却表示,他明确反对网民对平主任的人肉搜索和人身攻击。“动辄就人肉搜索,揪出别人的祖宗八代,是很不理性的,也缺乏宽容”;“网友对他的表现进行热议是可以理解的,这说明大家心中对这样一种言必称领导、带有官腔的汇报式介绍感到不满,希望改变这种现象”。但“盯住一个人是没有必要的”,在邱启明看来,重要的是我们的社会能够透过这种现象,进行理性的分析和反思。

从上面报道可以看出,此官员为自己的官僚主义行为付出了很大代价,当然这其中中共政权的制度本身要负主要责任,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民众开始借着互联网的各种行为抒发对政府的不满,声讨一些贪赃枉法及言行不当的官员,人肉搜索只是其中一种。此次正是洪水暴发民众生命安全处于生死一线,观众自然也将目光聚焦于此,而此官员视其状况于不顾,继续大篇幅强调各级领导的“重要指示”以为遵照政府说话即可相安无事,殊不知中国社会早已官民矛盾极其尖锐,官员稍有不当行为被民众抓住立即会成为民众发泄不满的标靶。至于说人肉搜索这种行为是否过分与不当,应该指出的是,在其它正常民主社会,很少有人肉搜索这种现象发生,那里民众对官员不满有正常的批评申诉渠道,而中国社会不存在这样的表达方式,所以人肉搜索成为无奈下的一种选择,有中共专家称网民人肉搜索声讨是很不理性的,也缺乏宽容,可否反思一下中共政权极其官员可否教会中国民众理性与宽容,可否给过中国民众理性与宽容。

*40000多个“鹰眼”无缝覆盖监控乌鲁木齐,无助安全徒增恐惧*

据内地传媒报道,新疆乌鲁木齐市各处已经成功安装了8370个用作现场侦察的“鹰眼”监控摄像头,重点地区已做到了无缝全覆盖,实行实时监控,当局宣称安装“鹰眼”目的是确保社会公共重点地域和场所的安全,为各族群众提供良好的社会公共服务。法新社今天从北京报道说,中国当局在乌鲁木齐至少安装了40000个监控摄像头。

在乌市市委和市政府督导下,当局在3400辆公交车、200个重点公交车站、4400处主干道、次干道、巷道,270所学校、幼儿园,200家大型商场、超市共安装了8370个“鹰眼”。

根据获邀参观“鹰眼”操作的内地传媒记者报道,监控系统画面清晰度比得上家里的电视机,画面无需再次复原,直接截图就可以用。此外,监控头采用的是球形机,可以360度旋转,针对一些重点地带,还采取了球形机和定焦镜头结合的方法,不留死角。

据了解,监控系统还配备了红外线夜视设备,即便是在漆黑的晚间,也能拍出清晰的画面。而且,为了防止监控被破坏,此次选择的都是防砸、防烧的监控设备。

如果警方接到报警,只要按照报警的地点查询,就可以调出当地的监控。在一些重点片区,更是安装了监控卡口,进出的每一辆车的车型、车号和坐在前排的人员都可以看清楚。

记者在市公安局天山区分局电子监控暨110视频指挥中心参观时,正在监测碱泉街地段的监控员孟庆雅说:“如果我负责的片区发生突发事件,我将在第一时间上报,并实时跟踪画面。”据了解,天山区此次新增“鹰眼”后,基本上实现了重点地区的无缝覆盖。

在去年7.5新疆种族暴乱中,天山区是案发量最大的地区之一,而且也是乌市治安压力最大的地方。

对于此举,中共当局对外宣传时一定会称:这么做可以防止恐怖主义与犯罪事件的发生,保障市民的安全。其实不然,新疆的有组织暴力袭击事件主要还是针对中共的党政军警部门极其相关人员,并不主要针对平民设施人员,严格意义上甚至不用定义为恐怖主义,而安装的摄像头并不在那些相关区域,所以不在于防控恐怖主义。

其次能否阻止大规模维汉冲突,也未尽然。爆发大规模群体冲突需要突发事件引爆,人员一旦聚集出于群情激愤与胆量增强将无惧摄像头监控,摄像头的报警作用亦无用处。对于普通违法犯罪来说,中共当局此举无疑说明是自己统治无方,才造成社会治安状况糟糕。其实自去年七五事件发生以来,乌鲁木齐已经处于严密管控草木皆兵状态,再加装如此多的摄像头预防犯罪事件,不免有些画蛇添足的味道。

其实真正感觉恐惧的无疑是中共当局本身,值此七五事件周年来临之际已经是坐卧不安了,总要搞出些行动来证实一下自己,加装摄像头可以表明自己的行动动员能力,对于整个地区的监控能力,对于反对势力的打击决心力度,弄出一派虚张声势的嘴脸出来。另外对于加装摄像头所涉及的大规模政府采购来说,又会有不法官员借机从中渔利中饱私囊,这类事情已是屡见不鲜了。

对于一个不被人民信任的政府,加装如此多的摄像头,丝毫增强不了民众的安全感,反而如同心头罩了一张无形的大网,自己的隐私随时可能暴露,自己的一言一行稍有不当就会被当局抓到把柄加以迫害。中共当局如此种种恐怖措施或许可以暂时控制住新疆的群体反抗事件,但在将来,终会有压制不住大规模爆发的一天。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