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雲專欄】一週要聞述評(2010/06/29-07/05)

2010-07-05 01:37 作者: 李立雲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記者李立雲報導】上週,倍受關注的福建訪民誹謗案二審維持原判,但是此事件引發的民眾不滿卻無法塵埃落定。四川民運人士劉賢斌被拘押,引來的也只是更多對當局的批評和對當事者的聲援。江西防汛官

遭人肉搜索,可謂行為不當必遭報應。新疆烏魯木齊被安裝了40000個攝像頭,只能被人嘲笑為當局心虛膽小。

*福建訪民誹謗案二審維持原判,當地官員為掩蓋黑幕死不認錯*

福建三網民誹謗案6月28日上午第二審公開宣判,福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駁回三網民的上訴,維持第一審以誹謗罪判處範燕瓊有期徒刑二年,游精佑、吳華英有期徒刑各一年的判決。

當天到庭的除了法官、公訴人,只有三名上訴人及其獲准旁聽的八名家屬等。律師均未出庭。法官宣讀駁回上訴、維持原判的裁定後,庭審即告結束。據悉,坐著輪椅出庭的上訴人範燕瓊當庭情緒失控,還呼喊口號。

今天清晨至本案開庭結束,福州中級法院前的閩江大道一段實行交通管制,現場配置了數百名警察、保安。獲准旁聽的上訴人家屬進法院,一路上要經過三重警戒線。

警戒線外,除了上訴人親屬十幾人,幾乎沒有公民到現場圍觀,外地來到現場的公民只有一人。此前一天,北京警方對一直關注此案的王荔蕻等人進行了控制,要求他們不得前往福州聲援。

上訴人游精佑的律師劉曉原表示,"相信三網民會要求再審"。據悉,游精佑已經表示釋放後將依法提出申訴。

劉曉原律師預計,"羈押近一年的吳華英,在6月30日就可走出看守所。7月4日,羈押了一年的游精佑也會獲得人身自由。只是範燕瓊女士,還要在看守所呆上近一年時間"。

福州官方對此案的報導也進行了嚴格的控制,除通過中宣部下達禁令,禁止除了新華社外的其他媒體報導外,上午十時二十二分,新華網就刊發了新華社福建分社記者鄭良寫的報導。

劉曉原律師表示,"三網民案一審、二審時,鄭良記者被安排旁聽了庭審。他比其他媒體記者瞭解到案件更多情況。但讓人失望的是,他所寫的報導,一點也不全面,只是採信官方一家之言。"

劉律師說,"對福建三網民的報導,記者雖然也是受命而作,但畢竟要署記者之名。只聽信官方一家之言,而不對案件作全面瞭解,如此報導出來,這不僅會讓讀者"不明真相",也有違新聞工作者的職業道德。"

此前三網民案早已在民間鬧得沸沸揚揚群情激奮,廣大民眾與一些維權律師學者也一致聲援三網民的行為,認定其應該無罪釋放。然而福建地方當局面對輿論的巨大壓力,一意孤行枉顧民意依然維持了原判。審判中當局的如臨大敵加強警戒,審判後的限制新聞報導,都從側面說明瞭當局的做賊心虛與判決存在不公正之處。本案雖然只是個一般性的很小案件,但案件後面牽扯的是另一件黑幕很深極其慘烈的事件。如果那個事件曝光可能牽出福建政府的重重司法黑幕,嚴重損害中共政權的表面形象,所以福建當局要對揭露事件的三網民用司法治罪,並且死不認錯。維持自身表面偉光正的形象絕不為自己的罪惡認錯低頭是中共政權的一貫作風。但是呢,一旦到了中共政權崩潰時刻,再想低頭認錯已是為時已晚。那時等待的一定是最嚴厲的審判懲罰。

*四川民運人士劉賢斌被拘押,「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明顯為濫用*

四川民運人士劉賢斌6月28日被遂寧市公安局國保人員帶走,並於當天晚上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刑事拘留。警方對劉賢斌進行了抄家,並且分別查問了劉賢斌的妻子及他們年僅13歲的女兒。劉賢斌妻子陳明先向本臺介紹了警方抄家的經過,以及對她們母女盤問的內容。

陳明先告訴本臺,有十幾個人到她家來負責抄家活動,還有兩架攝像機拍攝抄家經過。他們主要拿走了一些書籍、電腦U盤以及六張中國銀行的申請書。拿走的書籍包括趙紫陽的《改革歷程》以及成都王怡主刊的一本基督教刊物《橄欖枝》。警方查問了他們使用電腦、上網的情況,並且詳細詢問劉賢斌的稿費情況。

目前警方並沒有明確透露將如何處理劉賢斌,以及他是否會正式受到起訴。陳明先表示已經聯繫律師,捍衛劉賢斌的個人權益。

劉賢斌曾因參加八九民運而被判刑兩年半,出獄後又因籌建中國民主黨而於1999年被法院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3年。2008年年底劉賢斌出獄後依然受到當局的監控。劉賢斌上個月曾經前往北京,參加福建三網民案件的討論會,近日又參與營救民運人士陳雲飛的行動。

據介紹,劉賢斌在2008年第二次出獄之後,皈依基督教,他的父母以及兄長也都是基督徒。

中共政權歷來就是殘酷迫害鎮壓一切異見人士與懷疑對自己構成威脅的社會力量,建政初期把人冠以「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反革命罪,後來隨著改革開放,中共政權信仰體系已經土崩瓦解,為了更好的欺騙國內外民眾並且維持鎮壓的合理性,把黨、政府、國家的概念混為一談,於是「反革命罪」搖身一變成了「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其實站在現代社會普世價值的角度上看,「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完全是不合理不合法的,在一個正常國家民主社會制度下,人民有權批評反對某個政黨或政府,有權讓某個不受歡迎的執政者下臺取而代之,只要是採取和平非暴力的手段都可以獲得認同,在特殊情況下以軍事暴力手段推翻獨裁專制政府也是可以的。近年來喬治亞發生了玫瑰革命,烏克蘭發生了橙色革命,泰國發生了軍事政變,都是屬於推翻現政權的行為,但是獲得了人民普遍的認可視其為經典之作。還有一些顛覆現政府的行動最終沒有取得成功,但只要不採取過份的暴力恐怖行為,現政府也不採取鎮壓措施,如臺灣的倒扁行動就是這樣。即使是像泰國紅杉軍那樣行為過激,政府不得不派軍警鎮壓,現政府也沒有給紅杉軍安加什麼顛覆政府的罪名,也沒對紅杉軍的組織給予取締。由此可見,上面的顛覆政府行為並沒有被法律定罪,而在中國大陸,目前就存在著這樣一條中共政權鎮壓民眾的法律罪名。

更為可氣的是,許多民運人士、維權人士、宗教信仰人士甚至是環保人士,他們並沒有去參與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行動,有的只是尋求改善中國的民主環境,有的只是指正一下政府的個別錯誤行為,有的是揭露了一些當地官員的貪污腐敗黑幕,有的是替自己或他人受到不公正待遇而鳴冤等等,這些通通被中共政權扣上「顛覆國家政權罪」的大帽子投入監獄。其實在中國大陸真正訴求推翻中共暴政的團體與個人都在秘密不公開活動,那些中間人士抱著對中共本質認識不清的幻想,自認為自己行為溫和有度沒觸及底線,也從未認為自己的行為是在推翻政府,但偏偏遭到中共政權如此待遇,那麼這個政權還該不該被顛覆,多年下來越來越多的人逐漸形成了一致的意見。

*江西防汛官遭人肉搜索,打官腔被民眾網路抗議*

據《南方都市報》昨天(6月29號)的報導,此前,在央視新聞頻道《24小時》欄目的一段現場連線中,由於平主任在介紹災情時,沒有直接回答主持人有關「下游群眾安危」的提問,而是大篇幅強調各級領導的「重要指示」,很多網友批評其「官腔濃厚」,致使他陷入了網路輿論聲討的漩渦,甚至有人編出「拍手歌」、調侃稱之為「馬屁精」。

至於李小萌在微博中提到的「有人舉牌要其走人」,則是源自論壇上熱傳的一個帖子《要求馬屁精官員平其俊立刻下崗!》,帖子中的照片顯示,一名青年男子手舉一塊標語牌,行走於南昌鬧市,上面寫著「平其俊你應該立刻下崗,江西不再需要馬屁官員」。與此同時,在過去的幾天裡,部分網路批評開始升級,人肉搜索和匿名電話也瞄向了平其俊,包括其家人也受到牽連。

「他這幾天都比較憔悴,特別是他的家裡人,都以為他犯錯誤了」,與平其俊同在江西防總辦公室工作的同事昨天也向南都記者證實,在過去的幾天裡,平確實收到了不少匿名電話,「妻子不知道他做錯了什麼事,只能在家裡哭。小孩也不敢去上學,害怕人家議論」。

李小萌在微博的最後寫道「網路的邪惡與正義拷問每一個人,我只問自己,如果我是平主任的話,不那樣回答的可能性有多大」?顯然,她並不認同網路輿論對準平個人。李小萌的微博被廣泛轉發,引發熱議,至記者截稿時,評論已過800條。部分網民對平其俊表示理解和同情,「只能說平主任在錯誤的時間、錯誤的地點、錯誤的場景裡說了一通再正常不過的話」;「我可以認定,平主任一定是拿著那份用三號仿宋體工工整整打出來的文件念的,而且肯定是很多領導審查過的」。

也有網民在反思網路聲討風暴的本身,「就事論事為好,干擾到人家的生活就不好了」。「憤怒是應當的,批判是必須的,甚至該刺痛一些人的麻木才好。但這位官員並沒犯法瀆職,最多也只能算是‘不稱職’的一類吧,那麼,對其進行人身攻擊、審判就過了」。當然,也有網民強調了網路爭論的積極意義。「即使他是照稿子念的也應該進行批評,惟其如此,這件事才有積極意義,以後起碼會減少一些如此噁心的稿子」。

報導又說,不過,此前曾在電視連線中兩度打斷平主任官腔的央視主播邱啟明卻表示,他明確反對網民對平主任的人肉搜索和人身攻擊。「動輒就人肉搜索,揪出別人的祖宗八代,是很不理性的,也缺乏寬容」;「網友對他的表現進行熱議是可以理解的,這說明大家心中對這樣一種言必稱領導、帶有官腔的匯報式介紹感到不滿,希望改變這種現象」。但「盯住一個人是沒有必要的」,在邱啟明看來,重要的是我們的社會能夠透過這種現象,進行理性的分析和反思。

從上面報導可以看出,此官員為自己的官僚主義行為付出了很大代價,當然這其中中共政權的制度本身要負主要責任,現在越來越多的中國民眾開始藉著網際網路的各種行為抒發對政府的不滿,聲討一些貪贓枉法及言行不當的官員,人肉搜索只是其中一種。此次正是洪水暴發民眾生命安全處於生死一線,觀眾自然也將目光聚焦於此,而此官員視其狀況於不顧,繼續大篇幅強調各級領導的「重要指示」以為遵照政府說話即可相安無事,殊不知中國社會早已官民矛盾極其尖銳,官員稍有不當行為被民眾抓住立即會成為民眾發泄不滿的標靶。至於說人肉搜索這種行為是否過分與不當,應該指出的是,在其它正常民主社會,很少有人肉搜索這種現象發生,那里民眾對官員不滿有正常的批評申訴渠道,而中國社會不存在這樣的表達方式,所以人肉搜索成為無奈下的一種選擇,有中共專家稱網民人肉搜索聲討是很不理性的,也缺乏寬容,可否反思一下中共政權極其官員可否教會中國民眾理性與寬容,可否給過中國民眾理性與寬容。

*40000多個「鷹眼」無縫覆蓋監控烏魯木齊,無助安全徒增恐懼*

據內地傳媒報導,新疆烏魯木齊市各處已經成功安裝了8370個用作現場偵察的「鷹眼」監控攝像頭,重點地區已做到了無縫全覆蓋,實行實時監控,當局宣稱安裝「鷹眼」目的是確保社會公共重點地域和場所的安全,為各族群眾提供良好的社會公共服務。法新社今天從北京報導說,中國當局在烏魯木齊至少安裝了40000個監控攝像頭。

在烏市市委和市政府督導下,當局在3400輛公交車、200個重點公交車站、4400處主幹道、次幹道、巷道,270所學校、幼兒園,200家大型商場、超市共安裝了8370個「鷹眼」。

根據獲邀參觀「鷹眼」操作的內地傳媒記者報導,監控系統畫面清晰度比得上家裡的電視機,畫面無需再次復原,直接截圖就可以用。此外,監控頭採用的是球形機,可以360度旋轉,針對一些重點地帶,還採取了球形機和定焦鏡頭結合的方法,不留死角。

據瞭解,監控系統還配備了紅外線夜視設備,即便是在漆黑的晚間,也能拍出清晰的畫面。而且,為了防止監控被破壞,此次選擇的都是防砸、防燒的監控設備。

如果警方接到報警,只要按照報警的地點查詢,就可以調出當地的監控。在一些重點片區,更是安裝了監控卡口,進出的每一輛車的車型、車號和坐在前排的人員都可以看清楚。

記者在市公安局天山區分局電子監控暨110視頻指揮中心參觀時,正在監測鹼泉街地段的監控員孟慶雅說:「如果我負責的片區發生突發事件,我將在第一時間上報,並實時跟蹤畫面。」據瞭解,天山區此次新增「鷹眼」後,基本上實現了重點地區的無縫覆蓋。

在去年7.5新疆種族暴亂中,天山區是案發量最大的地區之一,而且也是烏市治安壓力最大的地方。

對於此舉,中共當局對外宣傳時一定會稱:這麼做可以防止恐怖主義與犯罪事件的發生,保障市民的安全。其實不然,新疆的有組織暴力襲擊事件主要還是針對中共的黨政軍警部門極其相關人員,並不主要針對平民設施人員,嚴格意義上甚至不用定義為恐怖主義,而安裝的攝像頭並不在那些相關區域,所以不在於防控恐怖主義。

其次能否阻止大規模維漢衝突,也未盡然。爆發大規模群體衝突需要突發事件引爆,人員一旦聚集出於群情激憤與膽量增強將無懼攝像頭監控,攝像頭的報警作用亦無用處。對於普通違法犯罪來說,中共當局此舉無疑說明是自己統治無方,才造成社會治安狀況糟糕。其實自去年七五事件發生以來,烏魯木齊已經處於嚴密管控草木皆兵狀態,再加裝如此多的攝像頭預防犯罪事件,不免有些畫蛇添足的味道。

其實真正感覺恐懼的無疑是中共當局本身,值此七五事件週年來臨之際已經是坐臥不安了,總要搞出些行動來證實一下自己,加裝攝像頭可以表明自己的行動動員能力,對於整個地區的監控能力,對於反對勢力的打擊決心力度,弄出一派虛張聲勢的嘴臉出來。另外對於加裝攝像頭所涉及的大規模政府採購來說,又會有不法官員藉機從中漁利中飽私囊,這類事情已是屢見不鮮了。

對於一個不被人民信任的政府,加裝如此多的攝像頭,絲毫增強不了民眾的安全感,反而如同心頭罩了一張無形的大網,自己的隱私隨時可能暴露,自己的一言一行稍有不當就會被當局抓到把柄加以迫害。中共當局如此種種恐怖措施或許可以暫時控制住新疆的群體反抗事件,但在將來,終會有壓制不住大規模爆發的一天。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