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蟹不如一蟹的中共魁首 谁是送终的共哀帝?

2010-07-31 22:08 作者: 肖 痴

手机版 正体 35个留言 打印 特大

89以后,政治改革不进反退, 经济改革已经进入死胡同,社会上所有的改革动力,所有的利好因素都被浪费,挥霍掉了。眼下只剩利空!

三皇五帝,秦皇汉武到如今,封建也罢,中央集权的帝制也罢,嫡传也罢,禅让也罢,黄袍加身也罢,指定(包括隔代指定)皇储也罢,总之,专制制度最难解决的问题莫过于接班。权力这美女娇艳而又淫荡,“引无数淫棍竞折腰”。

接班人君贤良,并且亲贤臣远小人,政权得以延续,否则,一世二世便告玩儿完。“千古一帝”秦始皇者,三十九岁便平定六国,自封始皇帝,以为身后传二世三世......子子孙孙无穷溃也。殊不知正在踌躇满志之时,天不假年,四十九岁驾崩于巡游道上。时值六月,尸臭难闻,不得不以更臭的鲍鱼遮掩。其时帝业已虚,公子扶苏被迫自杀,昏庸的二世胡亥“亲小人远贤臣”,很快成为大秦帝国的终结者。

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秦之后,连几次分崩离析的割据时代都算上,华夏大地总共也只有五百多个皇帝,却有近一半非善终!侥幸得以寿终正寝的也极少长寿。有的太子还未成年,便被觊觎皇位的其他皇子,皇亲国戚,宠臣,后宫内眷甚至太监害死。宫廷政变,军事政变充斥整个帝制时代,也包括共太祖毛泽东时代。

百代皆行秦政制!秦以后,中国社会就像蜗牛在泥沼中爬行,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惨重代价。

狡狯阴险,刚愎自用,集历代帝王权谋之术于一身的毛泽东一样跳不出专制帝王之窠臼。毛用心良苦地以各种方法培养扶植太子毛岸英,留学苏联为其镀金,参加韩战为日后掌控军队做铺垫。谁知人算不如天算,美军的一颗烧夷弹精准地落在他头上,使他成为毛共王朝第一个夭折的太子。毛二世殁矣!

福祸相倚。二世之殁,对多灾多难的中华民族未必是好事。二世存,庶几这个不幸的民族可以躲过文革?生性多疑,恃权如命的毛终于发现自己垂垂老矣。自打爬上天安门,就不停歇地用各种政治运动折腾国家的毛忽然发现他失去民心,党心,权臣之心太多,“党内出了修正主义”,“江山要变色”,社稷将不复姓毛!这还了得!上帝要其灭亡,必先令其疯狂。毛发狂了。虽老谋深算的毛也不得不借助“文革”这种非常手段打倒,甚至杀掉一切敢于向他叫板的人和集团。于是乎中华大地血雨腥风,鬼哭狼嚎,人神共愤地又革了十年的命。中共自己后来也把它叫“浩劫”。其实是毛劫,共劫。这个多灾多难民族在劫难逃!即使不算井冈山,延安时代毛杀的人,直接间接死于49年毛共专政的冤魂,国际史学界认为不下八千万!秦始皇算什么,毛才是真正的“千古一帝”!

毕竟他也是人,不是神。他也无法逃过自然法则。这次,“他总算做了件唯一正确的事(历史教师袁腾飞名言)”。他死了。却还留下一付被人们称为湖南腊肉的躯壳供在那里,继续吓唬着大陆百姓和他们的后代。他使尽浑身解数,也没能解决生前身后事。人算不如天算。

一生颐指气使,所向无敌,老来却无比凄凉,朝中,家中均无可信赖托付者。无论是否真心本意,毛只得将大位传给华国锋这个看似忠诚厚道几近木讷的钦定接班人。

民主政治总是在精英里面选出类拔萃者;独裁统治正好相反,宁用奴才,不用人才。只选那些能把家族血旗扛下去的忠厚货色,其他都在所不计。华就是这样的人。历史的潮头阴差阳错地将他推到了浪尖上。在万马齐喑、百废待举的文革之后,华居然推行“两个凡是”。他曾是唯一连总理都兼任的中共党政军魁,但在中共的庙号里,却没有他的牌位。他没被算作共二世。邓小平自称第二代,江泽民——第三代,胡锦涛——第四代,唯独华不算代。当然,昙花一现的、“资产阶级自由化” 的胡耀邦,赵紫阳更不算代。一个极权铁腕人物突然死去留下的权力真空,常常要由一个争权的各方都能接受的过渡人物缓冲一下。华就是。苏联的斯大林死后,布尔加宁,马林科夫都是过渡人物,直到出现一个新的铁腕人物赫鲁晓夫才能稳定一个阶段。也正是他开始了非斯大林化。

毛没有错看邓,中国的赫鲁晓夫。邓“只消动一根小指”(毛挖苦刘少奇的话)便将华挤出局,靠边站去吧。一旦大权在握,便可为所欲为。这就是极权统治的好处和特点。邓不敢彻底非毛,既是魄力胆识所限,也因他自知权力威望合法性远不及毛,弄不好就会天下大乱,丢了江山。两千年封建专制文化熏陶出来的农民革命大军里尚有许多大老活着,他们无论如何不会允许自己辛苦打下的江山易手。打天下就是要做天下。“御榻之上,岂容他人酣睡”(赵匡胤)。其时,毛已把国家折腾得一塌糊涂,工人不好好做工,农民不好好种田,干部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学生不好好学,教师不好好教,医生不好好医病,售货员不好好卖货......八亿人民缺衣少食,困顿萎靡。党为刀俎民为鱼肉。“国民经济濒临崩溃边缘”(共党自己全会的结论)。这是邓的大好时机。先治理经济,改善民生,收买人心不失为上策。1979——1989,改革开放,经济好转,人心思变,知识精英自然也思自由,思民主,“资产阶级自由化”两次遭弹压,腐败,官倒,胡耀邦,赵紫阳两位体制内仅有的开明君主先后被废黜,民运,血洗广场......邓的全部聪明才智,迂腐保守反动,表现得淋漓尽致!可怜的中华民族再一次为了皇权的继承问题,血雨腥风。毛都不会用这种笨拙的办法维持统治(76年清明节事件都没有动用坦克机枪镇压),邓却用了!“政治现代化”(魏京生的民主诉求口号)未进一步,却退了两步。四项基本原则与两个凡是乃一丘之貉。毛1957年反右运动的得力干将终于“图穷乃匕首见”,其极左面目,嗜血本性暴露无遗。毛的旗帜得以延续,但是共党政权的合法性荡然无存。

邓的独裁专制极左面目还表现在与越南的一场师出无名的战争上。毛去朝鲜参战,有他的个人野心,斯大林煽动,意识形态扩张,担心小朝廷不稳等许多原因。邓同样在国内经济一团糟,百废待兴时劳民伤财地打越南,是和毛一样将权力地位看得比国计民生重要得多。两个共党国家打得不亦乐乎,仅仅是为了教训一下出兵把红色高棉——中共革命输出唯一成功的例子——断送了的越南!这两大败笔足以将邓永远的绑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改革开放其实是邓小平贪天之功,利用权势将胡耀邦、赵紫阳开拓的成果变为自己头上的光环。发展经济是白痴都知道的常识。林彪如果政变成功也会这样做的。看看他的《571工程纪要》就知道了。

邓终于垂垂老矣。一个儿子下肢瘫痪坐轮椅,另一个儿子邓质方太早卷入腐败案,自己断送了政治前途。在政治上是共王朝第二第三个夭折的太子。他不得不重新物色一个保证不会断送红色江山的新皇接班。选一个好皇子,可保一代江山无虞,再选一个好皇孙,可保两代无虞!于是乎他钦点了江泽民登基,胡锦涛为皇储候补,自己做太上皇。庶几两代无虞矣。

江泽民并不是省油的灯!踩着天安门广场血迹走进中南海的江差点拉改革的车后退,害得八十多岁的老爷子九二南巡,以正视听。二奸二假的江泽民一屁股擦不净的屎,自知必须将血旗扛到底,才不至于作为被告被送上人民的法庭。邓在世,江尚唯唯诺诺。邓一死,江则无法无天。治国无方,贪腐有术。邓在台上就让残疾儿子邓朴方开一个康华公司捞钱。江的两个儿子更胜一筹,简直像拿自家的钱似的大把大把从国库、国企捞钱,动辄上亿,迅速而又便捷。

一个用坦克车机关枪捍卫腐败的专权流氓党,焉能不将腐败发挥到极致?其时,许多聪明的党棍官棍也都清楚,这是最后的盛宴了。这只巨大的海盗船就要沉了,赶快捞一袋金银财宝,再抢一只救生筏是为上策。贪腐已经从89民运时的“官倒”级别,发展到动辄亿万计。

江绞尽脑汁鼓捣出令全世界笑掉大牙的“三个代表”,还把它写进宪法,党章。不仅仅是敝帚自珍,还要让第四第五代继承下去。政治稳定,则他们的利益,名声也将稳定。“赢得生前身后名”!然而三个代表刚出笼,民间就已流行政治笑话:党的代表是陈希同,政协代表是成克杰,政府代表是胡长清!

1996年,邓已不能事事,江也羽毛丰满。外交官出身的江也是第一次表现他的外交笨拙。为了阻止台湾大选和李登辉连任,江下令对台湾外海发射导弹。不料第二天台湾就公布导弹是空弹。发射不得不草草收场。事后枪毙了几个泄密的将官了事。

江时代,共军的空军指挥学院副院长,居然为台湾军方提供情报。这在毛邓时代不可想象。

喜欢作秀的江,在外国元首面前居然掏出梳子梳头,心血来潮,冷不丁会引吭高歌,令满座皆惊。

1999年,江做出他最冷血、最愚蠢的决定——残酷迫害打压法轮功,致使他也成为被许多国家追诉的前国家元首。

两届任期,一无建树。邓尚且不敢改革体制,江就更别指望。出卖国土,包养女星,残酷迫害法轮功,异议人士,结党营私......

太祖毛皇帝一直做到死。邓不敢,只好做太上皇,垂枪听政,却也一直垂枪听政到死。江也想效法邓垂枪听政,不料才两年就被人赶了下来。他已经没有毛邓那样的绝对权威了。

这就是14亿中国人民不得不接受的领袖。

千年媳妇熬成婆。胡锦涛终于粉墨登场。这位大学时代的政治辅导员(其实就是学生特务)低调地蛰伏多年,韬光养晦,终登大宝。全世界都看到了,兢兢业业,却碌碌无为的胡锦涛注定只能做一个残破大厦的裱糊匠,或者维持会会长。它的最高追求就是这个政权千万别毁在我胡某手里。二十一世纪了,居然鼓吹要仿照朝鲜、古巴模式来治理大陆!他不仅继承了毛邓江传下来的衣钵,也继承了他的前任们给这个社会留下的全部弊端。什么和谐、维稳高于一切,于是,官员贪腐比江时代更甚,官员、警察被授予更大权力,而不会被问责。任何反抗都被扣上破坏稳定的罪名遭到无情的迫害。本来就起家于土匪山大王的政权连毛时代貌似平均的假面具都不要了,在邓小平“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邪恶口号下,大权在握的各级官员,或直接偷盗国库资产,或利用国企改制,上市,或勾结奸商,大肆抢掠城乡土地房产,使得在毛时代早已变得赤贫的人民更加水深火热。

执政六十年,共党终于把自己变成这块土地上唯一的最大的地主和官僚资本家了。然而,灾民、难民、冤民、访民之多,也是中国一大特色。当胡锦涛踌躇满志地爬上天安门,举办了一个最为奢华的国庆60年阅兵式时,他那平庸的脑袋难道就没有发现一个稀奇古怪的现象:当年毛阅兵(哪怕接见红卫兵)时,至少要弄得像是万民欢呼;邓阅兵时,人民已不再热情;江阅兵时,人民像是在看耍猴,指指点点;而到了胡阅兵时,简直是黑社会老大过生日做堂会,里三层外三层都是军队、警察、便衣,花大力气将民众屏蔽于外,莫说老百姓没兴趣看你的堂会,就是有,你也不让呀。你是怕刺客,还是怕大量抗议的人群冲进来扫了你的雅兴?一千亿人民币的堂会,堪比慈禧太后挪用海军军费做寿,毛泽东发射一个卫星上天奏《东方红》!而你的百姓还有许多吃不饱,穿不暖,上不起学,看不起病,甚至死不起!

毛邓江胡,一蟹不如一蟹!无论是才能,威望,声誉,权力,手段,号召力,执政能力......越来越等而下之。

胡也已坐了快两届了。人说,尺蠖之屈,在其伸也。胡书记委屈了一辈子,如今大权在握,却没见他伸一回,干一件体面露脸的事。大陆如今是什么形势?腐败,这个在大陆早已把人们耳朵磨出茧子的名词不再被人提及。它太多、太烂。太普遍、如影随形、无孔不入。从中南海到穷乡僻壤的村委会,从大学到幼儿园,从中央军委到连排班,从银行到医院,无人不贪,无处不贪。

贫富两极分化是中共创造的又一个世界第一。许多下岗职工,失业民工挣扎在生死线上,每个城市都可以看到衣衫并不褴褛,却在市场上检菜叶回家吃的白发老人,国企下岗职工。群体事件,抗暴示威,一年数万起。

社会矛盾激化,官民,贫富矛盾日益尖锐,横征暴敛,巧取豪夺,杀人越货,司法腐败造成的大量赤贫者和冤民。毒奶粉,假疫苗,土匪式的征地、拆迁,不胜枚举。而这一切,均被胡锦涛用和谐二字掩盖打压下去。于是就有了杀童,杨佳杀警,朱军杀法官,硫酸泼法官,自制火箭筒对抗抢地者的农民......河南洛阳的国企下岗老职工,“非法集会”,演讲,名义上是怀念毛时代的貌似公平的日子,实则是曲线抗议!在特务政治和恐怖政治氛围中精心培养出来的高级党棍胡锦涛,别无他法,只会用朝鲜古巴和毛泽东式的打压,控制,堵截,抓捕,迫害来对付。他不懂大禹治水那样的疏导,而是大禹之父鲧的蠢笨而又无效的办法。媒体互联网,封堵;矿难,封堵;地震,封堵;毒奶粉,封堵;工潮,更要封堵......近来,大陆罢工、工运、工会活动愈演愈烈,规模越来来越大,颇有当年波兰戈丹斯克造船厂团结工会的气势,只是瓦文萨还未出现。

他的无能和愚蠢更表现在,许多并不直接是当局应该负责的坏事,例如地震、矿难、水灾、毒奶粉、假疫苗......胡都成功地将矛头引向自己。打压毒奶粉制造者不力,打压毒奶粉受害者家属却不遗余力。毒奶粉受害家庭维权组织发起人赵连海,被控“寻衅滋事”罪在法院受审讯。赵连海被戴上脚镣上庭,律师指属违规。矿难成为国家机密,死者名单不公布,像黑社会一样一家家“私了”。他对付政治异见者同样继承了毛邓江的野蛮和残酷,却更笨拙。有作家在民间搜集地震遇难学生名单,就踩到了胡的尾巴,不惜动用警察打闷棍,抓捕判刑。

地方政府诸侯化。政令不出中南海。除了没有军队,各省俨然是一方诸侯。薄熙来在重庆的唱红打黑,树毛像,民众敢怒而不敢言,胡锦涛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薄眼睛盯的是皇位,薄一心要后来的史书为他写本纪,而不是写世家!

邓和江都有很好的机会,可惜被他们错过。如今,经济改革已经进入死胡同,社会上所有的改革动力,所有的利好因素都被浪费,挥霍掉了。眼下只剩利空!

吏治。

高层昏庸如此,各级官吏可想而知。经常听到官员狂妄地说:我是某某长,我是某书记!深圳的林嘉祥书记说:「你们算个屁!」

郑州主管信访工作的副局长逯军:你是准备替党说话,还是准备替老百姓说话?

老农因为喝乡长水杯里的一杯水就被拘留七天!22日,河南睢县一农民找乡长说事时,拿起办公桌上一水杯欲喝水,被乡长喝止。两人发生口角后出现肢体冲突,随后,乡长喊来警察。农民被拘留7日。据了解,事前该村民土地被非法征用,补偿三年未兑现,去找乡长反映此事。

官本位的社会,加之执政太久了,官员早已勾结成一张大网,不许批评,不让监督,反正还有坦克机枪做后盾。各地一把手就是一个土皇帝。阿Q终于做了未庄的主人,当然“要什么有什么,看上谁就是谁”!

护犊。

哪怕小到如邓贵大一般的芝麻官员,就敢横行乡里,“看上谁就是谁”,因强奸民女邓玉娇被刺死,前者和他的同党居然受到层层袒护,后者反而遭受监视,迫害。陕西华南虎事件一出,我就料定是假,周正龙要倒霉。果不其然。周正龙被判刑,设计欺骗中央的官员无一被问罪。

警察是党的家丁,看谁不顺眼就大打出手。一不小心,连厅级官员的夫人也当做上访者打了个不亦乐乎(湖北)。

这类官员只能出现在大陆。在民主体制下,他们的低能和霸道,莫说高官,连一个村官也混不上。

一个锒铛入狱的县长道出一句实情:官做到我这一级,我发现已经没有谁能够管我了。而他才不过是个县官!

不查都是孔繁森,一查都是王宝森!

自花授粉,近亲繁殖。皇储尚且如此,各级官员纷纷效法,哪一级政府里不是裙带加裙带?招考公务员最后进去的都是后门关系户!

这就是共四世的吏治!

军队。

毛玩弄军队可谓炉火纯青。他吹嘘了一辈子“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在位时,调动一个连的军队都要御批才行。臭名昭著的文革也是在他安排军队包围了北京之后才敢发动。尽管如此,文革中他数次遭到军人暗算,虽然不曾要了他性命,至少缩短了他的阳寿。

邓就差了一大截。甫一复出,先和越南打一仗,以强化自己对军队的控制。先期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解放军战士居然穷得连钢盔都没有!为此白死了许多士兵。

如果说南京大屠杀是日军制造的,那么北京(天安门)大屠杀则是邓指挥共军制造的。这是共军1949后第一次,很可能也是最后一次大规模屠杀无辜民众。

到了江,是中共第一代没有一点军旅背景的技术官僚掌权了。为此,他不得不大量晋升将军,数次给军官升工资。此举既扶植了党羽,又讨好了军队,可谓一举两得。但他对军队的控制却远不及毛邓了。

胡也不含糊。江给军官加薪用加法,我索性用乘法,像打麻将翻番地涨。你涨三次不如我翻一次。党指挥枪演变为党巴结枪。

越是讨好军队,军队越难掌控。汶川地震,军队的抗旨不遵就是铁证,哪怕你温家宝摔电话。

而军队的腐败,则比地方更早,也更严重。绝对封闭式的管理,官大一级压死人的纪律,绝对的下级服从上级的军规,这一切都使得腐败更多更广更严重,且比地方更难治理。改革开放还没开始,这里已经开始明码标价地出售军衔了。从班排长到将军,都有价格,并且价格随民间的通胀系数递增。后勤、营房建设等等的肥缺,更不必说有多抢手。

又有三十年没打过仗了。这支本来就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的毛共党卫军还能打仗吗?国防大学迂腐的张召忠教授培养出的贪腐军官,指挥着靠伪造学历,给武装部征兵科行贿才穿上军装的兵们去打仗?

胡锦涛今天指挥着这支军队,无论是镇压民运,还是打一场对外战争(例如介入朝鲜目前的危机),都是十分危险的。他很清楚这点。况且他本人还遭到数次由军队搞的暗杀。

况且这只军队里从来就不乏有头脑有正义感,接受普世价值的军人。

1989年6月,解放军38军军长徐勤先就违抗最高统帅邓小平的命令,拒绝带兵到北京镇压民运。和毛发动文革一样,邓小平血洗天安门当年也是险棋一着!

这个神弃的民族多少次走到历史重要的十字路口,每每选了一条最坏的岔道,让奸人得逞,好人受难,社会不进反退。

没有断送红色政权,同样也没有任何建树(社会,人文,教育,治安,道德却倒退了不少)的胡,也到了物色下一任维持会会长的时候了。

习近平?据说又是隔代内定的。如无意外,当会是这个从基层一点点爬上来的貌似憨厚的太子党即位吧。尽管江胡都在频频搞小动作,江胡斗嘛。

习尚未正式就位,牛刀小试地出访不算太重要、也不算敌对的墨西哥,历练历练,出出风头,却立即曝露了第五代的无知无耻无能更加严重。习近平在墨西哥会见华侨时说:【中国能够基本解决十三亿人口吃饭的问题,一是对全人类最伟大的贡献。有些个吃饱没事儿干的外国人,对我们的事情指手画脚,中国一不输出革命;二不输出饥饿和贫困;三不去折腾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此话令全世界大跌眼镜。比起江的梳头、高歌更让人产生联想。红卫兵思维?白痴?精神病?其实,看他的年龄,应属于文革中的初中生,初中文凭,小学水平那一代人。爬那么高,难为他了。

国家首脑没有外交经验不丢人,没有外交经验还要大放厥词,就是低能和没教养的表现。太子党从小养尊处优,自视颇高,又经历过文革的灾难和上山下乡的民间体验,你老爸在延安就差点被活埋,庐山会议又被打成“彭高习反党集团”,受多年整肃,你应该懂事,清醒,理性,不料你让世界看到的形象正相反。可见中共独裁治度是一个大染缸,不进则已,一旦进去,便由不得你不变红,不变笨,不变残忍。的确,没有什么好说的!

况且习在17届4中全会上出人意料的没有当上至关重要的军委副主席一职,使他的皇储身份变得更加扑朔迷离。觊觎皇位者大有人在,好戏还在后头。千万别以为自江以后,和平接班已成规律。

总之,大陆社会早已变成一座活火山,炽热的岩浆在地表下汹涌澎湃着。一个没有信仰的民族,被一个价值体系崩塌,意识形态理论,传统文化道德都捉襟见肘的毫无道德修养的流氓政党统治着。意识形态,信仰主义早已成为笑话;全社会的道德水平堕落到2000年来的最低程度。民视官府为盗贼,官视民众为寇仇;杨佳杀警、玉娇杀淫官、朱军杀法官,民间、网上一片欢呼。中共今天是世界上最大最富有的党,但同时也是最虚弱,天天提心吊胆,担心国民和国际社会“亡我之心不死”的虚伪执政者。

海外诸君想知道中共政权今天在民众心目中的的形象吗?我告诉你一件真实的事情:有一天早晨晨练,遇见一位白发老者出门遛狗。老者并不在意附近还有行人和晨练者,大声唤身后的两只小狗:“共产党,走快点,毛泽东,跟上!”

火器时代,革命已无可能,但是执政者与全民为敌,还能维持多久?今天的中国,任何改朝换代的形式都可能出现,也都可以接受。波兰式,罗马尼亚式,乌克兰式,南斯拉夫式,东西德国式,苏联式,台湾式......或者谁也不像的纯中国式。

让我们预先安排好中共王朝的庙号和谥号吧,免得到时候措手不及。

毛,共太祖,谥厉帝,以其滥杀无辜故;

邓,共神宗,谥惠帝,以其使党棍,官棍“先富起来”故;

江,共玄宗,谥炀帝 ,与隋炀帝有一拼;

胡,共熹宗,谥憨帝,昏庸的可以,差一点就会说出“胡不食肉糜”一样的千古名言;

下一个,管他阿猫阿狗,只能是断送江山的共哀帝,和宣统一样,不必再有谥号了。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