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蟹不如一蟹的中共魁首 誰是送終的共哀帝?

2010-07-31 22:08 作者: 肖 痴
手機版 简体 35個留言 列印 特大

89以後,政治改革不進反退, 經濟改革已經進入死胡同,社會上所有的改革動力,所有的利好因素都被浪費,揮霍掉了。眼下只剩利空!

三皇五帝,秦皇漢武到如今,封建也罷,中央集權的帝制也罷,嫡傳也罷,禪讓也罷,黃袍加身也罷,指定(包括隔代指定)皇儲也罷,總之,專制制度最難解決的問題莫過於接班。權力這美女嬌艷而又淫蕩,「引無數淫棍競折腰」。

接班人君賢良,並且親賢臣遠小人,政權得以延續,否則,一世二世便告玩兒完。「千古一帝」秦始皇者,三十九歲便平定六國,自封始皇帝,以為身後傳二世三世......子子孫孫無窮潰也。殊不知正在躊躇滿志之時,天不假年,四十九歲駕崩於巡遊道上。時值六月,屍臭難聞,不得不以更臭的鮑魚遮掩。其時帝業已虛,公子扶蘇被迫自殺,昏庸的二世胡亥「親小人遠賢臣」,很快成為大秦帝國的終結者。

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秦之後,連幾次分崩離析的割據時代都算上,華夏大地總共也只有五百多個皇帝,卻有近一半非善終!僥倖得以壽終正寢的也極少長壽。有的太子還未成年,便被覬覦皇位的其他皇子,皇親國戚,寵臣,後宮內眷甚至太監害死。宮廷政變,軍事政變充斥整個帝制時代,也包括共太祖毛澤東時代。

百代皆行秦政制!秦以後,中國社會就像蝸牛在泥沼中爬行,每前進一步,都要付出慘重代價。

狡獪陰險,剛愎自用,集歷代帝王權謀之術於一身的毛澤東一樣跳不出專制帝王之窠臼。毛用心良苦地以各種方法培養扶植太子毛岸英,留學蘇聯為其鍍金,參加韓戰為日後掌控軍隊做鋪墊。誰知人算不如天算,美軍的一顆燒夷彈精準地落在他頭上,使他成為毛共王朝第一個夭折的太子。毛二世歿矣!

福禍相倚。二世之歿,對多災多難的中華民族未必是好事。二世存,庶幾這個不幸的民族可以躲過文革?生性多疑,恃權如命的毛終於發現自己垂垂老矣。自打爬上天安門,就不停歇地用各種政治運動折騰國家的毛忽然發現他失去民心,黨心,權臣之心太多,「黨內出了修正主義」,「江山要變色」,社稷將不複姓毛!這還了得!上帝要其滅亡,必先令其瘋狂。毛髮狂了。雖老謀深算的毛也不得不藉助「文革」這種非常手段打倒,甚至殺掉一切敢於向他叫板的人和集團。於是乎中華大地血雨腥風,鬼哭狼嚎,人神共憤地又革了十年的命。中共自己後來也把它叫「浩劫」。其實是毛劫,共劫。這個多災多難民族在劫難逃!即使不算井岡山,延安時代毛殺的人,直接間接死於49年毛共專政的冤魂,國際史學界認為不下八千萬!秦始皇算什麼,毛才是真正的「千古一帝」!

畢竟他也是人,不是神。他也無法逃過自然法則。這次,「他總算做了件唯一正確的事(歷史教師袁騰飛名言)」。他死了。卻還留下一付被人們稱為湖南臘肉的軀殼供在那裡,繼續嚇唬著大陸百姓和他們的後代。他使盡渾身解數,也沒能解決生前身後事。人算不如天算。

一生頤指氣使,所向無敵,老來卻無比淒涼,朝中,家中均無可信賴托付者。無論是否真心本意,毛只得將大位傳給華國鋒這個看似忠誠厚道幾近木訥的欽定接班人。

民主政治總是在精英裡面選出類拔萃者;獨裁統治正好相反,寧用奴才,不用人才。只選那些能把家族血旗扛下去的忠厚貨色,其他都在所不計。華就是這樣的人。歷史的潮頭陰差陽錯地將他推到了浪尖上。在萬馬齊喑、百廢待舉的文革之後,華居然推行「兩個凡是」。他曾是唯一連總理都兼任的中共黨政軍魁,但在中共的廟號裡,卻沒有他的牌位。他沒被算作共二世。鄧小平自稱第二代,江澤民——第三代,胡錦濤——第四代,唯獨華不算代。當然,曇花一現的、「資產階級自由化」 的胡耀邦,趙紫陽更不算代。一個極權鐵腕人物突然死去留下的權力真空,常常要由一個爭權的各方都能接受的過渡人物緩衝一下。華就是。蘇聯的斯大林死後,布爾加寧,馬林科夫都是過渡人物,直到出現一個新的鐵腕人物赫魯曉夫才能穩定一個階段。也正是他開始了非斯大林化。

毛沒有錯看鄧,中國的赫魯曉夫。鄧「只消動一根小指」(毛挖苦劉少奇的話)便將華擠出局,靠邊站去吧。一旦大權在握,便可為所欲為。這就是極權統治的好處和特點。鄧不敢徹底非毛,既是魄力膽識所限,也因他自知權力威望合法性遠不及毛,弄不好就會天下大亂,丟了江山。兩千年封建專制文化熏陶出來的農民革命大軍裡尚有許多大老活著,他們無論如何不會允許自己辛苦打下的江山易手。打天下就是要做天下。「御榻之上,豈容他人酣睡」(趙匡胤)。其時,毛已把國家折騰得一塌糊塗,工人不好好做工,農民不好好種田,幹部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學生不好好學,教師不好好教,醫生不好好醫病,售貨員不好好賣貨......八億人民缺衣少食,困頓萎靡。黨為刀俎民為魚肉。「國民經濟瀕臨崩潰邊緣」(共黨自己全會的結論)。這是鄧的大好時機。先治理經濟,改善民生,收買人心不失為上策。1979——1989,改革開放,經濟好轉,人心思變,知識精英自然也思自由,思民主,「資產階級自由化」兩次遭彈壓,腐敗,官倒,胡耀邦,趙紫陽兩位體制內僅有的開明君主先後被廢黜,民運,血洗廣場......鄧的全部聰明才智,迂腐保守反動,表現得淋漓盡致!可憐的中華民族再一次為了皇權的繼承問題,血雨腥風。毛都不會用這種笨拙的辦法維持統治(76年清明節事件都沒有動用坦克機槍鎮壓),鄧卻用了!「政治現代化」(魏京生的民主訴求口號)未進一步,卻退了兩步。四項基本原則與兩個凡是乃一丘之貉。毛1957年反右運動的得力干將終於「圖窮乃匕首見」,其極左面目,嗜血本性暴露無遺。毛的旗幟得以延續,但是共黨政權的合法性蕩然無存。

鄧的獨裁專制極左面目還表現在與越南的一場師出無名的戰爭上。毛去朝鮮參戰,有他的個人野心,斯大林煽動,意識形態擴張,擔心小朝廷不穩等許多原因。鄧同樣在國內經濟一團糟,百廢待興時勞民傷財地打越南,是和毛一樣將權力地位看得比國計民生重要得多。兩個共黨國家打得不亦樂乎,僅僅是為了教訓一下出兵把紅色高棉——中共革命輸出唯一成功的例子——斷送了的越南!這兩大敗筆足以將鄧永遠的綁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改革開放其實是鄧小平貪天之功,利用權勢將胡耀邦、趙紫陽開拓的成果變為自己頭上的光環。發展經濟是白痴都知道的常識。林彪如果政變成功也會這樣做的。看看他的《571工程紀要》就知道了。

鄧終於垂垂老矣。一個兒子下肢癱瘓坐輪椅,另一個兒子鄧質方太早捲入腐敗案,自己斷送了政治前途。在政治上是共王朝第二第三個夭折的太子。他不得不重新物色一個保證不會斷送紅色江山的新皇接班。選一個好皇子,可保一代江山無虞,再選一個好皇孫,可保兩代無虞!於是乎他欽點了江澤民登基,胡錦濤為皇儲候補,自己做太上皇。庶幾兩代無虞矣。

江澤民並不是省油的燈!踩著天安門廣場血跡走進中南海的江差點拉改革的車後退,害得八十多歲的老爺子九二南巡,以正視聽。二姦二假的江澤民一屁股擦不淨的屎,自知必須將血旗扛到底,才不至於作為被告被送上人民的法庭。鄧在世,江尚唯唯諾諾。鄧一死,江則無法無天。治國無方,貪腐有術。鄧在台上就讓殘疾兒子鄧樸方開一個康華公司撈錢。江的兩個兒子更勝一籌,簡直像拿自家的錢似的大把大把從國庫、國企撈錢,動輒上億,迅速而又便捷。

一個用坦克車機關鎗捍衛腐敗的專權流氓黨,焉能不將腐敗發揮到極致?其時,許多聰明的黨棍官棍也都清楚,這是最後的盛宴了。這隻巨大的海盜船就要沉了,趕快撈一袋金銀財寶,再搶一隻救生筏是為上策。貪腐已經從89民運時的「官倒」級別,發展到動輒億萬計。

江絞盡腦汁鼓搗出令全世界笑掉大牙的「三個代表」,還把它寫進憲法,黨章。不僅僅是敝帚自珍,還要讓第四第五代繼承下去。政治穩定,則他們的利益,名聲也將穩定。「贏得生前身後名」!然而三個代表剛出籠,民間就已流行政治笑話:黨的代表是陳希同,政協代表是成克傑,政府代表是胡長清!

1996年,鄧已不能事事,江也羽毛豐滿。外交官出身的江也是第一次表現他的外交笨拙。為了阻止臺灣大選和李登輝連任,江下令對臺灣外海發射導彈。不料第二天臺灣就公布導彈是空彈。發射不得不草草收場。事後槍斃了幾個泄密的將官了事。

江時代,共軍的空軍指揮學院副院長,居然為臺灣軍方提供情報。這在毛鄧時代不可想像。

喜歡作秀的江,在外國元首面前居然掏出梳子梳頭,心血來潮,冷不丁會引吭高歌,令滿座皆驚。

1999年,江做出他最冷血、最愚蠢的決定——殘酷迫害打壓法輪功,致使他也成為被許多國家追訴的前國家元首。

兩屆任期,一無建樹。鄧尚且不敢改革體制,江就更別指望。出賣國土,包養女星,殘酷迫害法輪功,異議人士,結黨營私......

太祖毛皇帝一直做到死。鄧不敢,只好做太上皇,垂槍聽政,卻也一直垂槍聽政到死。江也想效法鄧垂槍聽政,不料才兩年就被人趕了下來。他已經沒有毛鄧那樣的絕對權威了。

這就是14億中國人民不得不接受的領袖。

千年媳婦熬成婆。胡錦濤終於粉墨登場。這位大學時代的政治輔導員(其實就是學生特務)低調地蟄伏多年,韜光養晦,終登大寶。全世界都看到了,兢兢業業,卻碌碌無為的胡錦濤注定只能做一個殘破大廈的裱糊匠,或者維持會會長。它的最高追求就是這個政權千萬別毀在我胡某手裡。二十一世紀了,居然鼓吹要仿照朝鮮、古巴模式來治理大陸!他不僅繼承了毛鄧江傳下來的衣缽,也繼承了他的前任們給這個社會留下的全部弊端。什麼和諧、維穩高於一切,於是,官員貪腐比江時代更甚,官員、警察被授予更大權力,而不會被問責。任何反抗都被扣上破壞穩定的罪名遭到無情的迫害。本來就起家於土匪山大王的政權連毛時代貌似平均的假面具都不要了,在鄧小平「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邪惡口號下,大權在握的各級官員,或直接偷盜國庫資產,或利用國企改制,上市,或勾結奸商,大肆搶掠城鄉土地房產,使得在毛時代早已變得赤貧的人民更加水深火熱。

執政六十年,共黨終於把自己變成這塊土地上唯一的最大的地主和官僚資本家了。然而,災民、難民、冤民、訪民之多,也是中國一大特色。當胡錦濤躊躇滿志地爬上天安門,舉辦了一個最為奢華的國慶60年閱兵式時,他那平庸的腦袋難道就沒有發現一個稀奇古怪的現象:當年毛閱兵(哪怕接見紅衛兵)時,至少要弄得像是萬民歡呼;鄧閱兵時,人民已不再熱情;江閱兵時,人民像是在看耍猴,指指點點;而到了胡閱兵時,簡直是黑社會老大過生日做堂會,裡三層外三層都是軍隊、警察、便衣,花大力氣將民眾屏蔽於外,莫說老百姓沒興趣看你的堂會,就是有,你也不讓呀。你是怕刺客,還是怕大量抗議的人群衝進來掃了你的雅興?一千億人民幣的堂會,堪比慈禧太后挪用海軍軍費做壽,毛澤東發射一個衛星上天奏《東方紅》!而你的百姓還有許多吃不飽,穿不暖,上不起學,看不起病,甚至死不起!

毛鄧江胡,一蟹不如一蟹!無論是才能,威望,聲譽,權力,手段,號召力,執政能力......越來越等而下之。

胡也已坐了快兩屆了。人說,尺蠖之屈,在其伸也。胡書記委屈了一輩子,如今大權在握,卻沒見他伸一回,幹一件體面露臉的事。大陸如今是什麼形勢?腐敗,這個在大陸早已把人們耳朵磨出繭子的名詞不再被人提及。它太多、太爛。太普遍、如影隨形、無孔不入。從中南海到窮鄉僻壤的村委會,從大學到幼兒園,從中央軍委到連排班,從銀行到醫院,無人不貪,無處不貪。

貧富兩極分化是中共創造的又一個世界第一。許多下崗職工,失業民工掙紮在生死線上,每個城市都可以看到衣衫並不襤褸,卻在市場上檢菜葉回家吃的白髮老人,國企下崗職工。群體事件,抗暴示威,一年數萬起。

社會矛盾激化,官民,貧富矛盾日益尖銳,橫徵暴斂,巧取豪奪,殺人越貨,司法腐敗造成的大量赤貧者和冤民。毒奶粉,假疫苗,土匪式的征地、拆遷,不勝枚舉。而這一切,均被胡錦濤用和諧二字掩蓋打壓下去。於是就有了殺童,楊佳殺警,朱軍殺法官,硫酸潑法官,自製火箭筒對抗搶地者的農民......河南洛陽的國企下崗老職工,「非法集會」,演講,名義上是懷念毛時代的貌似公平的日子,實則是曲線抗議!在特務政治和恐怖政治氛圍中精心培養出來的高級黨棍胡錦濤,別無他法,只會用朝鮮古巴和毛澤東式的打壓,控制,堵截,抓捕,迫害來對付。他不懂大禹治水那樣的疏導,而是大禹之父鯀的蠢笨而又無效的辦法。媒體網際網路,封堵;礦難,封堵;地震,封堵;毒奶粉,封堵;工潮,更要封堵......近來,大陸罷工、工運、工會活動愈演愈烈,規模越來來越大,頗有當年波蘭戈丹斯克造船廠團結工會的氣勢,只是瓦文薩還未出現。

他的無能和愚蠢更表現在,許多並不直接是當局應該負責的壞事,例如地震、礦難、水災、毒奶粉、假疫苗......胡都成功地將矛頭引向自己。打壓毒奶粉製造者不力,打壓毒奶粉受害者家屬卻不遺餘力。毒奶粉受害家庭維權組織發起人趙連海,被控「尋釁滋事」罪在法院受審訊。趙連海被戴上腳鐐上庭,律師指屬違規。礦難成為國家機密,死者名單不公布,像黑社會一樣一家家「私了」。他對付政治異見者同樣繼承了毛鄧江的野蠻和殘酷,卻更笨拙。有作家在民間蒐集地震遇難學生名單,就踩到了胡的尾巴,不惜動用警察打悶棍,抓捕判刑。

地方政府諸侯化。政令不出中南海。除了沒有軍隊,各省儼然是一方諸侯。薄熙來在重慶的唱紅打黑,樹毛像,民眾敢怒而不敢言,胡錦濤也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因為薄眼睛盯的是皇位,薄一心要後來的史書為他寫本紀,而不是寫世家!

鄧和江都有很好的機會,可惜被他們錯過。如今,經濟改革已經進入死胡同,社會上所有的改革動力,所有的利好因素都被浪費,揮霍掉了。眼下只剩利空!

吏治。

高層昏庸如此,各級官吏可想而知。經常聽到官員狂妄地說:我是某某長,我是某書記!深圳的林嘉祥書記說:「你們算個屁!」

鄭州主管信訪工作的副局長逯軍:你是準備替黨說話,還是準備替老百姓說話?

老農因為喝鄉長水杯裡的一杯水就被拘留七天!22日,河南睢縣一農民找鄉長說事時,拿起辦公桌上一水杯欲喝水,被鄉長喝止。兩人發生口角後出現肢體衝突,隨後,鄉長喊來警察。農民被拘留7日。據瞭解,事前該村民土地被非法徵用,補償三年未兌現,去找鄉長反映此事。

官本位的社會,加之執政太久了,官員早已勾結成一張大網,不許批評,不讓監督,反正還有坦克機槍做後盾。各地一把手就是一個土皇帝。阿Q終於做了未莊的主人,當然「要什麼有什麼,看上誰就是誰」!

護犢。

哪怕小到如鄧貴大一般的芝麻官員,就敢橫行鄉里,「看上誰就是誰」,因強姦民女鄧玉嬌被刺死,前者和他的同黨居然受到層層袒護,後者反而遭受監視,迫害。陝西華南虎事件一出,我就料定是假,周正龍要倒霉。果不其然。周正龍被判刑,設計欺騙中央的官員無一被問罪。

警察是黨的家丁,看誰不順眼就大打出手。一不小心,連廳級官員的夫人也當做上訪者打了個不亦樂乎(湖北)。

這類官員只能出現在大陸。在民主體制下,他們的低能和霸道,莫說高官,連一個村官也混不上。

一個鋃鐺入獄的縣長道出一句實情:官做到我這一級,我發現已經沒有誰能夠管我了。而他才不過是個縣官!

不查都是孔繁森,一查都是王寶森!

自花授粉,近親繁殖。皇儲尚且如此,各級官員紛紛效法,哪一級政府裡不是裙帶加裙帶?招考公務員最後進去的都是後門關係戶!

這就是共四世的吏治!

軍隊。

毛玩弄軍隊可謂爐火純青。他吹噓了一輩子「槍桿子裡面出政權」。在位時,調動一個連的軍隊都要御批才行。臭名昭著的文革也是在他安排軍隊包圍了北京之後才敢發動。儘管如此,文革中他數次遭到軍人暗算,雖然不曾要了他性命,至少縮短了他的陽壽。

鄧就差了一大截。甫一復出,先和越南打一仗,以強化自己對軍隊的控制。先期參加「對越自衛反擊戰」的解放軍戰士居然窮得連鋼盔都沒有!為此白死了許多士兵。

如果說南京大屠殺是日軍製造的,那麼北京(天安門)大屠殺則是鄧指揮共軍製造的。這是共軍1949後第一次,很可能也是最後一次大規模屠殺無辜民眾。

到了江,是中共第一代沒有一點軍旅背景的技術官僚掌權了。為此,他不得不大量晉升將軍,數次給軍官升工資。此舉既扶植了黨羽,又討好了軍隊,可謂一舉兩得。但他對軍隊的控制卻遠不及毛鄧了。

胡也不含糊。江給軍官加薪用加法,我索性用乘法,像打麻將翻番地漲。你漲三次不如我翻一次。黨指揮槍演變為黨巴結槍。

越是討好軍隊,軍隊越難掌控。汶川地震,軍隊的抗旨不遵就是鐵證,哪怕你溫家寶摔電話。

而軍隊的腐敗,則比地方更早,也更嚴重。絕對封閉式的管理,官大一級壓死人的紀律,絕對的下級服從上級的軍規,這一切都使得腐敗更多更廣更嚴重,且比地方更難治理。改革開放還沒開始,這裡已經開始明碼標價地出售軍銜了。從班排長到將軍,都有價格,並且價格隨民間的通脹係數遞增。後勤、營房建設等等的肥缺,更不必說有多搶手。

又有三十年沒打過仗了。這支本來就內戰內行,外戰外行的毛共黨衛軍還能打仗嗎?國防大學迂腐的張召忠教授培養出的貪腐軍官,指揮著靠偽造學歷,給武裝部徵兵科行賄才穿上軍裝的兵們去打仗?

胡錦濤今天指揮著這支軍隊,無論是鎮壓民運,還是打一場對外戰爭(例如介入朝鮮目前的危機),都是十分危險的。他很清楚這點。況且他本人還遭到數次由軍隊搞的暗殺。

況且這隻軍隊裡從來就不乏有頭腦有正義感,接受普世價值的軍人。

1989年6月,解放軍38軍軍長徐勤先就違抗最高統帥鄧小平的命令,拒絕帶兵到北京鎮壓民運。和毛髮動文革一樣,鄧小平血洗天安門當年也是險棋一著!

這個神棄的民族多少次走到歷史重要的十字路口,每每選了一條最壞的岔道,讓奸人得逞,好人受難,社會不進反退。

沒有斷送紅色政權,同樣也沒有任何建樹(社會,人文,教育,治安,道德卻倒退了不少)的胡,也到了物色下一任維持會會長的時候了。

習近平?據說又是隔代內定的。如無意外,當會是這個從基層一點點爬上來的貌似憨厚的太子黨即位吧。儘管江胡都在頻頻搞小動作,江胡鬥嘛。

習尚未正式就位,牛刀小試地出訪不算太重要、也不算敵對的墨西哥,歷練歷練,出出風頭,卻立即曝露了第五代的無知無恥無能更加嚴重。習近平在墨西哥會見華僑時說:【中國能夠基本解決十三億人口吃飯的問題,一是對全人類最偉大的貢獻。有些個吃飽沒事兒干的外國人,對我們的事情指手畫腳,中國一不輸出革命;二不輸出飢餓和貧困;三不去折騰你們,還有什麼好說的?】

此話令全世界大跌眼鏡。比起江的梳頭、高歌更讓人產生聯想。紅衛兵思維?白痴?精神病?其實,看他的年齡,應屬於文革中的初中生,初中文憑,小學水平那一代人。爬那麼高,難為他了。

國家首腦沒有外交經驗不丟人,沒有外交經驗還要大放厥詞,就是低能和沒教養的表現。太子黨從小養尊處優,自視頗高,又經歷過文革的災難和上山下鄉的民間體驗,你老爸在延安就差點被活埋,廬山會議又被打成「彭高習反黨集團」,受多年整肅,你應該懂事,清醒,理性,不料你讓世界看到的形象正相反。可見中共獨裁治度是一個大染缸,不進則已,一旦進去,便由不得你不變紅,不變笨,不變殘忍。的確,沒有什麼好說的!

況且習在17屆4中全會上出人意料的沒有當上至關重要的軍委副主席一職,使他的皇儲身份變得更加撲朔迷離。覬覦皇位者大有人在,好戲還在後頭。千萬別以為自江以後,和平接班已成規律。

總之,大陸社會早已變成一座活火山,熾熱的岩漿在地表下洶湧澎湃著。一個沒有信仰的民族,被一個價值體系崩塌,意識形態理論,傳統文化道德都捉襟見肘的毫無道德修養的流氓政黨統治著。意識形態,信仰主義早已成為笑話;全社會的道德水平墮落到2000年來的最低程度。民視官府為盜賊,官視民眾為寇仇;楊佳殺警、玉嬌殺淫官、朱軍殺法官,民間、網上一片歡呼。中共今天是世界上最大最富有的黨,但同時也是最虛弱,天天提心吊膽,擔心國民和國際社會「亡我之心不死」的虛偽執政者。

海外諸君想知道中共政權今天在民眾心目中的的形象嗎?我告訴你一件真實的事情:有一天早晨晨練,遇見一位白髮老者出門遛狗。老者並不在意附近還有行人和晨練者,大聲喚身後的兩隻小狗:「共產黨,走快點,毛澤東,跟上!」

火器時代,革命已無可能,但是執政者與全民為敵,還能維持多久?今天的中國,任何改朝換代的形式都可能出現,也都可以接受。波蘭式,羅馬尼亞式,烏克蘭式,南斯拉夫式,東西德國式,蘇聯式,臺灣式......或者誰也不像的純中國式。

讓我們預先安排好中共王朝的廟號和謚號吧,免得到時候措手不及。

毛,共太祖,謚厲帝,以其濫殺無辜故;

鄧,共神宗,謚惠帝,以其使黨棍,官棍「先富起來」故;

江,共玄宗,謚煬帝 ,與隋煬帝有一拼;

胡,共熹宗,謚憨帝,昏庸的可以,差一點就會說出「胡不食肉糜」一樣的千古名言;

下一個,管他阿貓阿狗,只能是斷送江山的共哀帝,和宣統一樣,不必再有謚號了。

来源:看中國來稿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