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云专栏】一周要闻述评(2010/08/29-09/06)

2010-09-07 21:12 作者: 李立云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记者李立云报道】上周,温家宝首次要求日企为中国工人加薪,一国总理介入劳资纠纷究竟该赞该贬?武汉少女遭拆迁人员轮奸,引起民众对当局出离的愤怒。陕西渭南警方以“非法经营”抓捕写作三门峡移民问题的作家,被认为是,弟弟官员实施打击报复。中国外交部门前周五发生反对中日东海谈判的抗议示威,显示民众在利用一切机会以各种方式表达对政府的不满。

*温家宝首次要求日企为中国工人加薪*

中国总理温家宝周日在北京与出席中日经济高层对话的日本外相冈田克也等6名日本内阁大臣会谈时,要求日企的中国工厂为中国工人加薪。温家宝说,中国各地频繁发生的日企工厂罢工潮存在工人月薪相对低下的背景,希望日方作出应对。这是今年春天以来中国各地以日本汽车工厂为主的日企工厂相继发生罢工,形成罢工潮以来,中国政府高层首次正式地说明日企工厂工人月薪太低,要求日本政府引导解决的姿态。

点评:

自今年以来中国陆续发生多起针对外企要求加工资的罢工事件,中共政权深怕由此引起全国性的罢工风潮造成其执政地位的不稳定。本来解决工资问题是该由企业职工或工会跟资方谈判来处理,但中共政权也不愿见到独立工会与工人维权运动的发展,力图通过政府行为加以解决,可这样的做法确是不合情理的。

恐怕除了如今这个乱象丛生的社会主义特色中国以外,没听说过世界上其它哪个国家政府高官亲自出面要求外企加工资的。温家宝此次可能是想在国内国外再做一把秀,以为能表现政府关心民众疾苦为民众争取权力,其实也未竟然。本来劳资双方的矛盾直接就可当事人来解决,现在拿到两国领导人会谈上来说,显得有些小题大作兴师动众,底层可以解决的事为什么偏要高层出面,这等于丢失国家尊严的。一国总理跟他国外相去要求企业加工资,细琢磨起来有点乞讨的味道,既然针对的企业在本国,那么自己是完全可以直接处理的,那是应有的权力,何劳求到外国官员呢。

再说政府出面要求企业加工资,这种行为在国企或许说的过去,在外企或私企就不在管辖范围,政府可以决定对企业增加或减少税收,政府可以制定社会上的最低工资标准让所有企业一律执行。但温家宝的这种行为可能也难见到实际效果,日本官员也没有权力要求本国在华企业加工资,所以温家宝的这次表态跟以往许多次一样,成为一场没有意义的表演。这次事件也反映出中国社会长期存在的政企不分的问题。

*武汉少女遭拆迁人员轮奸爆发大规模堵路*

2010年8月30日消息:今天上午,民生观察工作室发布了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宗关街太平洋社区一带的大批拆迁户将武汉市最繁华的道路---解放大道堵住的消息。随后,我们又得到消息,引发今天大批民众堵路的还有另一个原因。8有23日清晨,居住在这里的一名少女在此地被拆迁办请来的多名民工轮奸。此事件引发了周围居民和拆迁户们的愤怒,他们认为正是拆迁方在还有大批居民在此居住的情况下,将社区的围墙等强行拆掉造成居民安全失去保障。

该事件发生后,警方抓走了一名民工。当地民众认为处理得不够,他们要求注追究拆迁方的责任。随后,硚口区政府及当地拆迁官员同意8月26日与太平洋社区居民对话,可当天官方食言未进行对话。今天上午8:20分,硚口区长和居民们进行对话时,居民认为区长等人没诚意,于是老百姓就开始了堵路。

堵路情况发生后,太平洋社区居民陈雁平等二人被抓,到今天晚上还未获释。

点评:

中国社会所发生的暴力拆迁事件层出不穷,已成为积累引发社会民怨的重要因素之一,平时拆迁人员打伤甚至打死人的事件已是屡有发生,在对抗拆迁上有重庆的最牛钉子户,成都的唐福珍自焚对抗,武汉人士自制火炮进行反击等等,如今又发生了多名拆迁人员轮奸少女事件,算是给中国社会的血泪拆迁史又涂抹了重彩的一笔,也引起民众极大的关注与愤怒。

新闻中说被拆迁办请来的多名民工轮奸,但笔者有理由认为不是一般意义的民工。个体强奸可以说什么身份的人都有可能干的出来,但集体轮奸在中国社会有几种表现,有流氓黑社会团体随时逮到机会为非作歹,有高官富商们在夜总会KTV酒兴正酣时对服务员小姐强行下手,有警务人员们在监狱看守所对女犯集体施暴,有军官们在兵营对女兵犯下兽行。所以可以认为那些民工就是拆迁方请来的黑社会流氓组织,一般意义的民工没有胆量集体犯这种罪行。那么也就可以肯定当地政府拆迁办是有意雇佣流氓黑社会团体以施暴恐吓手段强制拆迁,当地政府拆迁办也是犯罪同谋。所以事后警方只抓了一名人员,也会被推断警方有被收买偏袒的可能,当地民众当然认为处理得不够,当然会要求注追究拆迁方的责任。

*陕西渭南警方以“非法经营”抓捕写作三门峡移民问题的作家*

8月30日,作家谢朝平被陕西渭南警方从北京家中带走,理由是"涉嫌非法经营"。谢朝平的律师周泽从警方获悉,“非法经营”是因为谢朝平自费出版了1万本纪实文学《大迁徙》,那是谢朝平三年的采访成果,记录了三门峡移民的一些历史遗留问题,主要涉及渭南地区移民。

据《新京报》昨天的报道,今年6月辞去记者工作的谢朝平,租住在石景山区鲁谷东里社区。8月29日,其妻李琼说,8月19日下午5时许,有人敲门,自称是“人口普查的”。

开门后她发现有7个穿便衣的人,确定租住者是谢朝平后,“他们冲上去擒住谢朝平,并戴上手铐。”在查抄了了谢朝平的书稿、笔记本电脑、录音笔和U盘后,当晚8时许,谢朝平被带走。

8月30日,谢朝平的律师周泽前往渭南市临渭区公安分局法制科了解案情,答复是“涉嫌非法经营”,具体所指就是谢朝平今年5月出版的长篇纪实文学《大迁徙》。

谢朝平是四川平昌人,当过老师,后来通过考试到达县监察局工作,再后来调进达州市检察院,一直搞文字工作,曾写过多篇报告文学并获奖。

2005年,谢朝平办理提前离岗手续,应聘到《检察日报》下属《方圆》杂志社当记者。2006年,谢朝平从渭南移民局工会主席李万民处获悉了三门峡遗民的历史遗留问题,并开始关注此问题。

李琼称,此后三年,谢朝平一有空就去陕西采访移民。采访的素材多了,谢朝平决定写书。今年年初,谢朝平写成了10万字的报告文学《移民》,后改名《大迁徙》,最终与《火花》杂志社下月刊编辑部谈妥,以该杂志2010年增刊的方式出版。

今年5月,谢朝平与《火花》北京编辑部谈成出版条件,谢支付5万印务费用,以增刊方式付印1万册。

该书出版后,谢朝平与渭南朋友联系,打算“送”一些书给移民,并委托其在渭南城区找个地方存放,此后这批杂志在渭南被当地的市文化稽查队全部没收。

此后,渭南市新闻出版部门和公安部门去山西,要求山西官方对书籍的合法性进行审查。“他们先后找了省出版局和文联,闹得很厉害。

点评:

据谢朝平的代表律师周泽介绍,谢朝平写书出版不应构成“非法经营”。他说:“以非法经营罪来指控他,我们也不了解他们的具体事实是什么。从我昨天会见谢朝平来讲呢,他们所指的实际上就是他出书、发行这个书的问题。如果就是从出书发书这个问题来讲,就不可能构成犯罪。一个是他的书是有正规刊号的,是国家合法的出版物。如果不是非法出版物的话,那就不可能存在非法经营的问题。”

他还表示,如果《火花》杂志社以增刊方式出书未经报批,这与谢朝平作为作者无关。他说:“今天我也从媒体上看到它这个杂志社出这个增刊要报批,它杂志社没报批。如果从它没有报批这个行为来看,那它是杂志社的行为,与作者是没有关系的。”

谢朝平妻子李琼于8月27日写的《关于谢朝平写书出书被抓的情况反映》。文中介绍说,稿件中事实清楚准确,没有反党、反社会和煽动移民的言论。同时也不可避免地揭露了一些渭南地方官员违背移民政策,贪污腐败现象。该稿是受广大移民要求,记录那段移民的历史,与移民的约定就是赠送,没有临渭公安分局所说的“非法售书”。

据谢朝平的妻子李琼透露,她丈夫被拘的真正原因是,因为她丈夫在《大迁徙》中讲述了由于三门峡工程的动工,使得大批居民需要移民,而有些移民在搬迁后土地被占,居住条件极为困难,甚至要"人畜同居"。书中还直接对库区当地政府,其中特别是陕西渭南地区官员截留移民迁移资金的行为进行揭露。

华声在线的网友认为:“陕西渭南警方抓谢朝平,这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就是因为谢朝平的作品揭露了三门峡移民工作中一些丑恶的现象,有人影响到自己的“乌纱帽”。所以才处心积虑的编出了这么一个理由。”亦有网友认为“这个是司法部门部独立的表现。才使得司法部门的权力大如天。能够以一个莫须有的借口为名,去实施跨省抓捕。”

以往一些年来中共政权对于民运异议人士,宗教信仰人士,维权环保人士迫害较多,对于独立作家打压相对较少,当年作家陈桂棣与春桃夫妇写的《中国农村调查报告》揭露的社会黑暗现实可能比《大迁徙》还要多的多,可竟然还能被cctv邀请上镜做了宣传,所以这次事件等于开了一个比较明显的先例,中国当局面临社会危机依然在不断扩大镇压对象,造成效果是惹来更多的民怨。而谢朝平通过此次事件可以说一举成名,受到了社会各界广泛关注,网上已经开始大了传播《大迁徙》的文稿了,三门峡移民这段尘封已久的悲惨血泪史由于此次事件也被飞速的展现在人们面前。

目前谢朝平被逮捕还只是事件的开始,往后还要经过检查机关立案与法院审判,当然这个过程还不见得会一帆风顺,如今中共政权虽然依然想要肆无忌惮的打压敢于发声的人士,但有时也会面临力不从心的局面。谢朝平这件事已经引起了国内外新闻媒体与民间舆论的高度关注,到时当局怎么处理所产生的社会影响需要考虑,到时会有正义律师为其辩护,还要注意社会力量能否有反弹,比如一些中国作家或社会人士连署发表公开信要求公正对待谢朝平,比如渭南民众能否站出来声援,都将极大影响事件结局。

另外针对谢朝平的非法经营定罪实在难以成立,所以审判也有难度,既然现在中共当局也难给谢朝平扣上危害国家安全的所谓反革命帽子,那么即使真的以非法经营定罪也不会重判。目前当局也不能定论此书内容存在问题,将来这本书还有在中国大陆其它地方出版的可能,此书一旦受关注而畅销甚至可能造成盗版风行,所以这次渭南当局抓捕谢朝平并不能掩饰他们犯下的罪恶,反而造成了大曝光的效果。

*中国外交部门前周五发生反对中日东海谈判的抗议示威*

中国大陆星期五大规模举办抗日战争胜利65周年纪念活动。在此之际,数位民间人士到中国外交部前,拉起“东海谈判,卖国共识,丧权辱国”布条,抗议大陆和日本进行东海谈判。

中央社北京消息,抗议者发表声明指出,东海主权属于中国,完全有自主开发利用东海资源的权利。2008年6月18日的中日“东海共识”严重丧权辱国,是卖国行为。抗议民众呼吁全球华人一起调查真相,要求大陆政府和人民大会“废除东海共识”,“终止东海谈判”。

抗议者上午突然在外交部对面的分隔岛上,拉起抗议红布条,先将布条朝向来往行人众多的北边人行道,随后又将布条转向外交部。在警察抵达前,抗议人士即迅速离开。抗议者表示,如果「东海共识」付诸实施,有何脸面面对2千多万在抗日战争中为国捐躯的将士和死难同胞的英魂。

抗议民众指出,日本在钓鱼岛和东海问题上,一步一步进逼,大陆却没有任何有效措施。钓鱼岛已经被日本事实佔领,而且很快就会驻军,在此情况下,根本不应该签订「东海共识」,更不应该进行东海谈判。一旦中日共同开发东海油气田,日本马上会得寸进尺提出对东海的进一步要求,包括钓鱼岛,届时一切都晚了。

点评:

相对于中国大陆每天频繁发生的群体性维权抗暴事件,此次反对中日东海谈判的抗议示威来的比较出人意料。因为东海石油谈判已经是08年发生的事情了,当时到以后一段时间尚未因此发生抗议思维,钓鱼岛的问题也是一拖好多年鲜有抗议示威,甚至近几年民间的谈论也比较少见。从这一两年看,中日关系相对平和一些,无论是政府还是民间都没有什么过激冲突爆发,而此次抗议示威就应推断是主要针对中共政权的一次行动。

如今中国社会政权危机重重,社会矛盾层出不穷,民众对中共政权的压抑不满情绪如岩浆一样急待爆发。社会上的各阶层人士,都在寻找时机,以各种各样的形式采取行动发出对中共政权呐喊的声音,受中共严厉打压的限制,有时并非是直接表达,所以往往也用借题发挥指桑骂槐的手段。

此次行动看来是经过了精心的准备,选在了中国抗日战争纪念日这个敏感典型的日子搞上一把,可谓师出有名。中国民间对日反感情绪能够容易形成普遍共识,中共政权也很难在这个问题上给参与者扣上反政府危害国家安全的帽子加以迫害,参与人数不多也难以让当局以阻塞交通扰乱社会秩序治罪。并且在警察抵达前抗议者迅速离开,说明参与者对中共政权也有充分认识不报幻想,知道等来的不是政府的接纳对话而是棍棒与监狱。这次行动虽难以对中共当局的东海与钓鱼岛问题上产生什么积极作用,但实质上是针对民众与外界来表达对中共政权的不满。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