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价飞涨 提高通胀目标?

2010-11-11 23:28 作者: 张经伦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编者按:继“豆你玩”、“蒜你狠”、“姜你军”之后,涨价新词迭出,“油不得”、“猪坚强”、“苹什么”等反应物价飞涨的新词展示着中国民众的创造力。尽管中国社科院为通胀粉饰,当上街买菜吃饭掏钱感觉肉痛时,官方只能越涂粉越惨白。

通胀不期而至,房价不涨了,但居民的生活资料全面开涨。

与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食品涨得让人吃惊后再吃惊,大城市的青菜早已是过4元/斤,部分菜价两年间翻了一倍有多,大米两个月涨30%,金龙鱼、海狮等品牌食用油迅速调价,平均涨幅达20%左右,小白领们吃的盒饭也是10元以下难找。

大宗商品交易市场上,糖价一路飙升,从2008年10月的2,800元/吨,一路飙升至目前的7,000多元/吨,涨幅高达150%。棉花价格也由年初每吨不到14,000元人民币,涨至目前的每吨26,000元人民币。

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带来的输入型通胀、和食品价格上涨引发的结构性通胀是中国当前通胀的特点。

尽管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9月份CPI同比上涨3.6%,创近23个月新高,但对食品涨价和大宗商品上涨的预期,10月份CPI上冲4%成了许多分析人士的共识,发改委官员甚至表示粮食价格等新涨价因素或让内地CPI在11月份触及5%。

面对通胀,中国官方号召居民忍耐,中国发改委宏观经济学会秘书长王建日前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指出,中国须忍受更高的物价上涨率。

官方学术界也开始为政府开脱,中国社科院近日建议,政府对价格控制的目标不宜定得太低,可考虑上调至4%左右。并做出美好的解释:“一方面能为推动资源价格改革创造宽松环境,另一方面也有利于增加农民收入,消化过剩流动性,缓解人民币升值压力,改善收入分配关系。”也有官方专家表示,中国和西方不同,4.5%的通货膨胀率是社会可以承受的。

种种现实及官方愚民信号表明,通胀已是目前中国经济上的一大难题。尽管国家统计局发言人强调,官方并未低估实际通膨水准,但在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眼里,目前统计数据严重低估实际通膨水准,物价上涨速度甚至可能已经达到两位数,中国经济的巨大泡沫“正悬在空中”。

通胀的原因简单而又隐讳

毋庸置疑,通胀来自于钱多,钱多来自于滥发货币。

自 2008年提出经济刺激计划以来,中共刺激经济的方法就是印钱。地方基础设施的建设及其它计划的资金,绝大部分来自于银行借贷。2009年,银行贷款近 10万亿人民币,2010年这个数字可能是8万亿人民币。2年来,中国M1(现金加活期存款)货币供给增长56%,M2(社会中货币加准货币)增长 53%。

此外,还有连年巨额的外贸顺差,外汇储备不断增长也使数额巨大的货币进入中国市场。

天量的钞票在市场中游走,未能推高黑幕重重充满垃圾企业的股市,却将房价送上云端。政府无奈的调控令游资与热钱四处寻找出路,物资商品成了它们自然的落脚地。

另一方面,采用宽松货币政策的结果必然有通胀,通胀的大小取决于货币滥发的程度。不能说中共政府在做出一系列决策过程中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但按照人所共知的原理,通胀对于政府债务来说,是起到了巨大的消减作用,这也是美国为什么一意贬值美元的原因之一,中共不可能忽视这个原理。

截至2010年6月末,中国地方政府公开的可以计算的总债务超过8.42万亿元,已成为中国经济的严重问题。这还不包括中央政府的数目不详的债务。从政府角度来看,通货膨胀是一个简单的刺激经济、同时掩盖政府债务的方式。

中国一旦通货膨胀,那些短期的与长期的国债、为刺激经济承担的贷款担保、地方政府的巨大债务负担等等,无形中全部降低,通过抢劫全体百姓的钱来缓解当局财政上的压力、企图解决错误经济政策带来的中国经济问题,不能不说这是中共政府的一个经济手腕。

通胀的掠夺性加速贫富分化

尽管中共官员及学者称,中国须承受物价上涨,中国社会承受通胀的标准还可再提高,同时对通胀做出“美好”解释。但事实上每一次通胀,都是一次社会财富的再分配。富者越富,穷者愈穷,社会两极分化更加严重。

引起通胀的是增发货币。当货币增发时,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会承受货币贬值的同样风险,离增发货币越近的人越占便宜,他们可以在物价还没涨起来的时候采购物品,购入资源;而离增发货币越远的人,吃亏越大。当他们发现物价涨起来的时候,才猛然发现,存在银行的钱已经不能再买得起原来想买的东西。

最先购买资源的权贵阶层,到通胀时,手中的资源价格早已翻番,不但不受通胀影响,反而创造极佳利润。而老百姓没有什么投资品来保值,只能是承受货币贬值的苦痛。

当然,离货币增发最近的人是那些官僚、官僚关系商以及能拿到贷款的大商人。离货币增发最远的人只能是生活在社会下层的劳动者或穷人。

中国近三十年来出现过两次较大的通货膨胀,也让中国的贫富差距上了两个台阶。

80年代末物价放开,解放一点思想的人开始拚命抢购物品囤积,城市居民排队取款抢购商品,挤兑状况吓坏了银行工作人员,生活资料价格涨上了天。1988年官方宣布的通货膨胀率高达18.5%。

这期间,中国富起来第一批人。万元户常见起来,也催生了许多在当年听起来吓人的百万富翁。贫富差距开始逐渐拉开。当然,通胀引起的一系列社会问题也间接导致了1989年六‧四事件的发生,举国民众在恐惧中哀痛。

第二次严重通胀发生在1994年,此前连续几年的高货币量投入,使经济充满不确定性,投机资本开始炒作某些商品和沿海的房地产,也滋生了海南地产泡沫这个经济奇疤。当年CPI的官方保守数据是24.1%。

这次通胀的结果,可以看到拥有上亿资产的人不再是神话,豪富个体如雨后春笋,而底层百姓,一家人供不起一个大学生上学也成了常见的事。当然,豪富者权贵占多数,贫穷者找不到什么有地位的亲戚。

无须抢夺、无须欺骗,通货膨胀使穷人的财富不知不觉中流向富有的权贵阶层。这是政策性掠夺,千真万确。

基尼系数是衡量贫富差距的一个指标,国际上通用的警戒线是0.4。据联合国有关机构测评,中国基尼系数在2009年已经达到0.49。据预测,2010年,中国基尼系数要突破0.52。贫富差距,可见一斑。

通胀使民生堪忧

当楼房价格上涨时,炒房是有钱人玩的游戏;当股市成为资金的泄洪口时,那是有闲钱投资人士的欢宴。这两种都与中下层百姓生活关系不大。当楼市和股市的吸金作用不被认可,通胀进入生活资料尤其是日常消费品领域时,那就是贫穷者苦痛的开始。

自2009年以来,诸多主要食品价格累积涨幅都超过30%。对于占人口大多数的老百姓,收入的很大比例要用来购买食品。食品价格涨了30%,他们就得降低本来就很低的生活标准来应对。

尽管中国社科院为进一步通胀做出美好的解释,按照历史的惯例,这只能被当作是“替统治者进行鼓吹宣传来愚民”的话,当上街买菜吃饭掏钱感觉肉痛时,官方什么美好的解释都成了被骂的理由。

国际上,通胀的警戒线是3%,这早已是共识。中共政权也将年内的通胀控制目标定为3%。但当这一目标在蹩脚的经济政策下难以实现、实际通胀难以控制时,官员专家齐上阵,开始鼓吹通胀有理,标准尚低。这是中共式幽默,贻笑大方。

既然标准是可浮动的,相信当通胀达到4.5%的专家线时,不能排除政府的通胀标准会再次提高。但老百姓的底线能否再次降低,我们不得而知。

严重的通货膨胀,从宏观的角度看,中共政府可以减少欠下百姓的债务,从微观的层面看,民生将更加艰难。贫富会加剧分化,社会矛盾会更加突出,导致的社会问题将层出不穷。中国社会能忍,但未必没有限度。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