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姑娘不愿嫁加国移民 娶个“公主”容易吗?

2010-11-17 08:07 作者: 一诺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讲述者:Kevin(化名),男,8年前移民加拿大,来自甘肃,现为多伦多某公司IT部门职员。

“搬运工”的故事并不新鲜了,但大家还是很感兴趣,为什么呢?因为越来越多的移民在加入这个行列。

按说多伦多的单身男女也不少,可就是互相看不上眼,只能让旁观者直叹气。

就拿Kevin来说,当年他一个人移民过来,一心想着在这边找个背景相同的姑娘成家立业,那个时候他还年轻,才26岁,对异国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充满信心。但这么多年过去了,别的方面还好,就是感情事始终蹉跎。“没办法啊,不能‘因地制宜’,我只好漂洋过海‘搬’个媳妇过来了。”他一脸无奈,“我知道风险很大。”

而其实,现在还有个说法是,国内的姑娘开始不愿嫁加拿大移民了,因为担心过来会受苦。我也听说过,有的被“搬运”媳妇到了这边,觉得精神生活很沉闷乏味,物质生活更不如国内的丰富,所以就丢下 “搬运”老公打道回府了。

Kevin正面临着这样的状况。“我发现,自己搬来的不是个普通媳妇,明明就是个公主。”看来“驸马爷”的滋味不太好受,本来高高大大的他应该算个帅哥,可现在弓腰驼背像“大叔”。

现在得“公主病”的女孩越来越多了,症状就是娇生惯养、不懂人情世故、缺乏自律、逃避责任,病因大概是自小受家人呵护、照顾太“猛”,已经依赖成病态了。对于男人来说,初初可能还会觉得刁蛮任性也透着可爱,但要在一起居家过日子,就没那么吃得消了。

不欢而散的初恋

先说说我这几年在国内和多伦多的感情经历吧,我觉得在工科男移民里,这些经历也许还是有点代表性的。

我这人好像比较晚熟。在国内的时候,我只谈过一次恋爱,她是我导师的女儿,是个胖乎乎的女孩,比我小1岁,在一个事业单位工作。

对她,我谈不上多喜欢,但她一开始就喜欢我,总是找各种借口来找我…… 同意和她交往,不能说没有导师的因素在里面,但其实我也不是多想靠着导师往上爬的那种人,可能只是不想让他难做吧,总之我也说不清自己是什么心理,那时真是懵懵懂懂的没开窍,应该也有点喜欢她吧。还有个可能的原因是,我是在北京读的研究生,第一次离乡背井吧,挺想有个温暖的人在身边。

但这个初恋女友也是个“公主”,又懒又任性,没在一起的时候还“表现”得挺好,经常到我宿舍给我送早饭什么的,还跟我说是她自己做的(其实当然是师母代劳的),害得我还挺感动的。“转正”做女朋友不久,就原形毕露了,变成经常打电话给我让我买这个买那个给她吃。而且很任性,什么都要听她的,稍不如意就大吵大闹……

时间长了,我就不想“伺候”她了,对她就开始越来越冷淡了。她先是发脾气折腾,看不行就来软的。还记得有一次,我一连躲了她好几天不见,大冬天的她就在宿舍门口等我,一等就是好几小时,那晚我很晚回去看到她还在等,小脸冻得通红,我就有点心疼了。

她抱着我撒娇,说以后会改,会好好对我……然后我就偷偷带她回了宿舍……其实这种事情在大学里早就见怪不怪了。

但过后没几天,她就又恢复了老样子。我真的累了也烦了,就正式提出了分手。当时她听到这两个字,就狠狠地瞪着我,瞪了好几分钟,然后指着我的鼻子一字一字地说:“你,会,后,悔,的!”

第二天师母就来找我了,也是先狠狠地瞪我,然后说:“xx(我女朋友)怀孕了你知道吗?”简直是晴天霹雳,我立马傻了。她冷笑着:“你想不负责任吗?”

我真的被吓住了……于是,我不但没飞掉女朋友,还被当成了准爸爸准女婿地使唤着,导师师母提出,我一毕业就结婚,我也不敢有异议。

一直到5个多月后,有一天我突然觉得有点奇怪,她的肚子怎么不大?就问她,她先是敷衍我,结果我更怀疑了,她就说流产了没敢告诉我。我一听这怎么可能,她几乎是天天黏着我,如果真这样我怎么会不知道?

到最后,她终于承认没有怀孕过,一开始连她爸妈都一起骗了的。师母后来知道了,也跟着一起骗我。她们的如意算盘是,只要我们保持关系,很快就会真的怀上了。但老天很公平,没让她们如愿……

唉,反正,最后闹得不欢而散。

初恋的经历对我的影响挺大,后来的几年我都不敢谈恋爱,觉得女人很可怕。

多伦多只有“无花果”

我研究生毕业后留在北京工作,不久就开始申请技术移民,很顺利就过关了。所以刚到多伦多的时候,在移民圈里,我还算个“小朋友”。一开始,我在几个华人移民多的论坛上“混”,一来想多认识朋友,最主要的是想找个女朋友,毕竟我也单身好几年了。我感觉,单身男女在异国他乡应该会更加珍惜彼此,感情会比较容易维系。

但我发现,在那些论坛认识的单身女生都比我大,这点让我挺郁闷,那时我不太接受姐弟恋。所以,我开始找机会接触留学生。

来多伦多1年后,我终于交到了一个女朋友。她是一个来自南京的留学生,比我小4岁,长得眉清目秀,是我喜欢的类型。也许是一个人在这边的缘故,她比较自立,居然会做饭,还做得挺好吃,这一点让我觉得自己交了“狗屎运”。

我们在一起两年多,大部分时候是开心的,有时候甚至感觉像夫妻一样,我赚钱养家,她打理家务,后来她毕业了工作了还是很顾家……我真的想过和她结婚。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好像并不是很了解她,她谈自己谈的很少,我也没有接触过她的家人。

有一天这种预感得到了验证:我收到一封Email,对方自称是她在国内的男朋友,说她去年暑假回国时他们已经订婚了。他还附上了几张他们摆订婚宴的照片。

我知道这是真的,不需要多问。但我还是把这封信转发给了她。半小时后接到她电话,声音很沙哑:“我在你公司楼下,你能出来下吗?”

我们面对面地站着,我愤怒、难过,矛盾的情绪不知道怎么发泄。她过来拉住我的手,眼泪成串成串地落下来……我心软了,带她去了附近的一家Coffee Time,听她断断续续地“交代”:她和他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她想出国看看他就在国内做她的经济后盾,他知道她有了我,但依然非她不娶。“我不能辜负他,但我真的很喜欢你。”她哭啊哭啊……

我愿意相信她。但怎么办?她不能和他分手,我也不能只做情人。这事一直纠缠了半年多,我们还是分开了。

这一次的打击尤甚于初恋。

接下来,在我心情极度低落的时候,我和一个比我大两岁的女移民走到了一起。她很照顾我,很像个姐姐,经济上也不需要我支持。半年后的一天,她突然问我:“你会和我结婚吗?”我愣了,看着她,不知道该怎么答,我确实没想过和她结婚,也许是还没来得及想,也许是不想想……

她看着我突然笑了,一种很复杂奇怪的笑,我至今还记得。她说:“你不用为难,有人愿意娶我。”

然后,她就走了。我真的搞不懂她,我也难过、也舍不得,但已经没那么强烈了。

再后来,我又交了一个女朋友,她和我一样大,那时候也已经 31岁了,但为人处事想问题还像个涉世未深的人。我需要帮她处理工作上的问题,帮她协调人际关系,帮她为名牌包包买单……慢慢我觉得自己有点力不从心了,我开始拒绝。

“我看错你了!”她最后丢给了我这一句话。是的,她看错了,我没有使不完的耐心、体贴、呵护,最重要的是,我没有花不完的钱。

就这样,我从一个26岁的小伙子变成了一个33岁的“剩男”,我的父母对我也从信心满满到忧心忡忡。他们开始催我回国相亲,到处托人给我介绍对象,其中当然包括我的这个“公主”老婆。

(说起回国相亲,很多人会有一堆故事要讲。

有一次聚会,一朋友的朋友面有急色说:最近要请假回国一趟,很赶。

大家都很关切:是家里出什么事了?

答曰:不是,专门回去相亲。

众人皆抿嘴乐:美差呀,那要多呆几天好好相相。

那边厢却在摇头:只呆2天,集中“面试”10人。

满座哗然:这都可以?

当笑话讲给Kevin听,他却咧咧嘴,似乎笑不出来:唉,回国相亲难啊,相不上愁,相上了也忧。)

选择了激情

去年夏天,我在老妈的多番催促之下回国探亲。

那是我这么多年的第二次回国,说不好为什么,我不太想回去。可能是我已经习惯了这边的生活,回去了就觉得自己很傻,很不舒服的感觉。

回去之前,我老妈发动了所有能发动的力量,给我物色了十几个相亲人选。说老实话,我对做“搬运工”有点抵触,所以也没抱多大期望。

我的假期只有3个星期,老妈给我制定了一个详细的日常表,前3天就是集中相亲,每天要见4、5个姑娘,通常就是安排吃饭或者喝茶。

走马观花一轮相下来,我觉得有两个姑娘还不错,因为只有她俩没有过多询问我的经济情况,而主要是了解爱好什么的。我年纪不小了,但还是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真感情,所以太现实的姑娘我接受不了。

老妈就和介绍她俩的红娘们打探,她俩都比我小6岁,其中,姑娘小A对我印象也不错,姑娘小C却表示不想出国,因为她是独生女。于是,老妈就圈定了小 A。

接下来,我和小A开始了约会。但我发现,虽然她脾气挺好,但有点内向,而我也不算开朗,我俩在一起经常会冷场。我想象了一下,如果和她结婚过日子,应该是平平淡淡没什么激情的那种生活,是我想要的吗?我有点犹豫,但我能感觉出来她挺喜欢我的,这又让我觉得应该珍惜。

在这种心情下,我有点烦,有一天约了几个高中同学去酒吧“放松”,酒过三巡有点微醉,突然有个打扮时尚的女生走过来跟我打招呼,我差点都没认出来,竟然是小C。她的朋友还没到,就在我们这边坐了一会。也许是喝了酒的缘故,我比较放得开,两个人聊得很起劲。之前本来就对她有好感,这个时候更觉得可爱。但我一直觉得她当初的那个不出国的理由只是个借口,其实主要是没看上我。
喝到凌晨两点多,我心里是想送她回家的,但她有朋友一起,而且既然人家拒了我,我也不想再纠缠。但分开的时候,她拿出了手机,主动要了我的电话号码。我暗暗提醒自己不要多想,这只是礼貌性的行为。

但到家不久,收到她的短信:“今晚我很开心,你呢?”这让我没法继续淡定了……
“我也很开心”,我回。

她:“明天我想看电影,一起吧?”

我没有力量去拒绝。

我觉得有一种叫心动的东西正在心里冒芽。

对不起,小A……

其实,从外表看,小A更好看些,而且我老妈也更喜欢她。但是,老妈终究拗不过我。

我又请了一周假,但还是要分离。她一直在问我:“可不可以留下来?”我真的做不到,只能跟她保证,以后一定把她爸妈也接到加拿大。

回来后,我们每天都通电话,聊MSN,视频……异地恋真的很辛苦,大部分时候是开心的,但有时也会闹别扭,我能感觉出来,她的公主脾气不小,但我也没太当回事……

圣诞节,我又迫不及待地飞回国。这一次是回去结婚,虽然才认识不到半年,但我很想早点把她“搬”过来。

“公主”很不满意

结婚登记前,她还是问我:“不能留下来吗?”我摇头,抱住她。她默默地靠在我肩头,过了一会,终于也紧紧地抱住了我……

我知道她是真的不想出国。

所以,我也知道她是真的爱我。

我们说好先把她办过来,过两年生活稳定了,再给她爸妈申请移民。

她的团聚申请很快就批了,今年6月,我回国把她正正式式地“搬”到了多伦多。

两年前,我买了一套一室一DEN的Condo,我是觉得小两口住起来足够了,想等以后老人要来了再换大点的房子。但她迈进家门的第一刻,就皱了皱眉头:“怎么这么小啊?!比照片上看起来小多了!”她是习惯了住大房子,但我听了是有点不舒服的,只能安慰她,以后会换大一点的。

可能因为她本来就有抵触情绪吧,她对多伦多的一切都看不太顺眼,嫌城市太土气,嫌生活节奏慢……批完这点再烦那点,我是每天都要不停地给她“灭火”,还得换着“花样”说,否则会被质问:“你就没别的词儿了?”

既然不满,她就要改造,先从自家开始。她嫌我买的家具不好,非要全部换一遍。其实都是很新的,不过想想这可能是一种“新娘子心理”吧,也就不敢说什么了。只好把原来的家当在网上很便宜地卖了,然后又花了两万块全部“翻新”。作为工薪阶层,说不心疼是假的。

她在国内是银行职员,其实如果英语好的话,很容易在这边找到相关工作的。可是她跟我说,不高兴学英语。我一开始以为她就是耍耍小性子,过一阵子就会想通了。可是几个月过去,她还是整天呆在家里看中文电视,上中文网站。

我试着小心翼翼地问她:对将来有什么打算?是工作还是读书?她很敏感地看着我:怎么?你不想养我了?!

我说:不是我不想养你,但你这样多空虚,有事做心情也会好。

她不理我,冷战了两天,突然跟我说:我想好了,英语不好照样可以赚钱,我要开个网上商店卖衣服。

我问:那你做过市场调查吗?

她瞪我:我是女人,什么衣服好卖我当然知道。你别管了,我只要6000块启用资金就行了。

不依也得依。但结果是,她从淘宝上买到的衣服寄过来,总共也没卖出去几件,倒像是给她自己添的行头,每天都有新衣服穿。

就这样,她自己可能也觉得做不下去了。然后跟我说:我要乖了,还是去读书吧,但我不上College,要上University。

媳妇要求进步,我当然支持,就给她报了雅思班。但她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我怎么看她都不像是要准备考试的样子。

被这么折腾下来,我也有点认命了:算了,就把媳妇养在家吧。

可问题是,这个媳妇十指不沾阳春水,不做饭,也很少做家务。我们一开始是出去吃饭,后来我觉得长期下去也消费不起,就只好自己下厨,每天下班回家,还得洗菜做饭……

唉,我真的很累。

就这样她还是不满意,心情经常不好,我还得哄着。动不动就说要走要回国,说实话,一开始我还害怕,现在都有点麻木了。

这种日子,我真的看不到未来。因为我想好好过,但我一个人使不上劲……

很多话我都跟她说过,但我觉得她也没听进去。所以我同意你采访我,希望她能从一个更加正式的途径来看看我是怎么想的,然后能愿意和我好好地沟通一下。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