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恕的力量(图)


宽恕的力量

宽恕不是忘掉伤痛,也不是否认痛苦。而是赶走那些烦扰我们的愤恨之情,得以拥有新的开始。充满爱和理解的宽恕不仅是对他人的大度,更是给自己的礼物。

当有人建议我写一篇关于宽恕的文章时,我心想,为什么不找我写“报复的力量”呢?类似的例子倒是不胜枚举。

英国名歌手艾尔顿强(又译艾顿庄)曾说:“‘对不起’或许是最难说出口的三个字。”但我发现,原谅这个词也常被误解。我们不太容易原谅,总觉得原谅人就意味着委屈自己。

“伤害我的人不值得宽恕,”我们常常会这么想,“如果我原谅他,就会有人利用我的善良,我也可能再次受到伤害。”

无论是父母在孩子年幼时的过失;别人对自己一片真心的误解;或者仅仅是十年前小姑无心的一句“你胖了”,我们都可能怀恨至今。这些伤口非但未随时间消失,反而被当成宝贝似地深藏心底,不时从记忆里取出,如同翻阅相簿或鉴赏首饰那样细细回味。每当此时,那些未能被宽恕的往事就构成了一部感伤电影,种种细节历历在目,挥之不去。昔日怒火被重新点燃,当下变成满腔怨恨。

说到底,宽恕究竟基于什么呢,宗教信仰?还是为人着想?在这样一个残酷过头的世界里,又有什么是真的无法原谅的呢?

宽恕能够影响你的一生,要理解它的含义并做到真正意义上的宽恕,我们必须弄清楚它是什么。专家们一直在探究什么是真正的宽恕,它已经构成了科学研究的领域,虽然仍有很多争论,但也有了不小的成果。

愤怒是盘旋待降的飞机

弗雷德.拉斯金是位谘询师,也是健康心理学家,在美国史丹福大学领导“宽恕”议题研究小组。在名为《原谅他人即自我疗伤》的专案中,他完成了对众多案例的研究,最终把那些久久无法释怀的情感比喻成在空中连续飞行数周的飞机,消耗着为紧急情况所预备的能源。

“这些愤怒的飞机慢慢累积压力,最后的结局通常是坠毁,”拉斯金说,“而宽恕则是一旦着陆后的平静。”

拉斯金指出宽恕不是一味承受他人给予的伤害,逃避痛苦的回忆,或为错误的行为找藉口;也不是一定要你和施害者妥协。“宽恕是为了你自己,和那个伤害你的人无关。”拉斯金说,“学习宽恕就像学习踢球。在研究中,我们发现人们能管理好愤怒的能量,也能很好地运用它,人们通常不会把可贵的精力浪费在业已造成的愤怒或痛苦上。透过宽恕,我们理解到无法改变过往,却能够将自己从中解脱出来。宽恕使我们的飞机最终着陆,进行必要的维修。”

拉斯金认为,宽恕不是让伤害我们的人免受责难,也不意味着要被动地接受不公平待遇,它的目的在于给自己和平宁静。

然而,如果伤害大到无法宽恕,又该如何呢?

潘金福的故事

越战时期,确切地说是一九七二年六月八日,潘金福一家为了躲避美军的空袭,逃到一座离家不远的佛塔内。然而,面对从天而降的炸弹,小小的佛塔毫无招架之力,一切都陷入火海之中。

在那危急时刻,美联社记者邬尼克抢拍了一张后来轰动全球的照片。照片中,九岁的金福遭三度灼伤,全身赤裸且嚎啕大哭。但在挺过十七次手术之后,金福活了下来。更了不起的是她还宽恕了约翰.普拉默上尉──那位下达命令空袭金福家所在村庄的军官。

在《烈火的馈赠》一书中,金福告诉女记者依玛.桑切斯,她见到普拉默后上前给他一个拥抱,而不是耳光。“我们都是战争的受害者。当时仍是孩子的我是受害者;而他,一个必须服从命令的军人,也是受害者。我经历了肉体的痛苦,但他遭受了比我更强烈的精神上的折磨。”

金福将她昔日所受的伤害变成今天的积极行动。她到处游说,呼吁世界和平。她是“金福国际基金会”(InternationalKimFoundation)主席,向战争受害者伸出援手。

是什么使她变得如此坚强?恢复力——这就是关键所在。

恢复力是对抗命定

波里斯.西鲁尼克的父母双双死于纳粹集中营,当时才六岁的他成功地逃了出来。战后他一直在不同的难民营中辗转漂泊,直到在一家慈善机构的农场里安定下来。邻居们教他如何欣赏文学作品与热爱生活。他本来决心成为医师,学习救人的技巧,但最终他当上精神科医师、神经学家、作家和精神分析学家,专注于心理学中对恢复力的研究,即个人克服困难和在危机时刻保持坚强的能力。

“恢复力是对抗命定,”西鲁尼克说,“做起来很难,但它释放了我们内心的自由,使我们不再被过去的伤痛所折磨。”

唯有如此,那些遭受过巨大灾难或历经痛苦情感折磨的人,才能摆脱受害者的角色,并像西鲁尼克和金福那样展开新生活。你可曾考虑过这个问题,为什么儿时遭受冷漠或虐待的孩子在长大成人后,有一些沦为罪犯或施暴者,而另一些却从苦难中恢复,成为富有责任心的人,坚强乐观并拥有幸福成功的生活?答案就是恢复力。要做到这点,宽恕是关键。

心理治疗师、拉丁美洲人类发展协会主席暨墨西哥全面导向协会主席、《学会成长》一书作者罗莎.阿根廷娜.里瓦斯.拉卡约认为,“如果不学会原谅他人,就无法成长进步,也无法坚强地面对困难。我们将永远沉溺于悲伤,无法恢复。有些人总是怒气冲冲,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他们遭受了不公平待遇,其实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么做,最终受伤的其实是自己。世人不会在乎我们痛苦的过去,重要的是我们现在所做与所能付出的一切。当我们紧抓着旧伤口不放,自怜自艾的情绪让我们无法关注他人。倘若我们把自己定位为苦难的殉道者,就只能坐等他人伸出援手,让一切可以奇迹般地重回正轨。”

拉卡约指出,宽恕让我们坦然面对自己脆弱的一面,也使我们意识到毋需刻意隐藏这种脆弱。认清自己的不足让我们不再犯同样的错。

不止于此,研究还发现宽恕在医学上具有不小的疗效。

宽恕有益身体健康

除了有益心理健康,许多研究显示,释怀对生理健康也大有帮助。这绝非夸大其辞。威斯康辛大学所做的《宽恕和身体健康》研究表示,学习原谅他人可以帮助中年人预防心脏疾病。

这项研究还指出,越是能够原谅他人的人,罹患冠状动脉疾病的机率越低。如果对所受痛苦耿耿于怀,患心血管疾病的风险就会增加。

关于重揭旧伤疤也有很重要的研究发现。其中一项指出,人只要想五分钟愤怒不安或沮丧的事,就会减低人体的心率变异指数。这指数是神经系统的健康测量标准,同时显现心血管系统整体的弹性;指数若偏低,就有发生心脏疾病的风险。

同样的研究还显示,五分钟的消极思考会减缓人体免疫系统的反应,其防御机能也会随之下降。

宽恕有益于身心健康,这不仅对他人,同时也对自己大有裨益。尤其当我们自己犯了错误或有罪恶感的时候,倘若宽恕自己,就不需要再感觉自己像个罪人那样理应受罚。

宽恕不是忘记,也不是沉湎于否认。相反地,宽恕让我们拥有全新的开始,远离缠绕着我们的愤恨,迎接新的机遇。

充满爱和理解的宽恕与其说是对他人的慷慨大度,但更是给自己一份可贵的礼物。

做到宽恕的六条途径

葛培理牧师担任美国历届十多位总统的顾问,在美国盖洛普民意调查公司编撰的二十世纪名人排行榜中名列第七。现任美国国务卿希拉蕊.柯林顿曾说过,在丈夫性丑闻缠身的日子里,“葛培理给了我莫大的帮助和支持,使我做出让婚姻继续的决定。他劝告我要饶恕。这点我永远不会忘记。”

葛培理提到以下几点,能帮助我们好好宽恕。

1.把“与人和睦”当成目标

你能以“与人和睦”的心对待每个人吗?很遗憾,有时的确不能。但关键是当我们意识到自己做不到时,就该好好反思。

2.任何情景下,想让别人如何对待你,就怎样对待别人

谦卑的人拥有智慧,但骄傲常蒙蔽我们的内心。当我们做错事,总盼望得到宽恕,因此我们也要学习去宽恕别人。

3.注意言行,口不出恶言

太多婚姻和友谊的破裂是出于语言的伤害,它会使双方积怨更深,无法饶恕对方。所以,请随时提醒自己:不要说出不恰当的话。

4.不要以恶报恶

不但为爱你的人祷告,也为伤害你的人祷告。当你这样做的时候,内心会获得医治。

5.远离报复,别深陷过去

你无法改变已发生的事,报复也不能解决问题,只会带来新的伤害。将注意力放在未来的人生路上,学习宽恕与被宽恕。

6.恨“罪”,但爱“罪人”

我们憎恨的是罪行本身,必须学习依然爱这个罪人;当此人悔改时,试着接纳他。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