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孟不惜性命 勇义谏君


春秋战国时代,楚国出了个优孟。优孟是楚国的艺人。身高八尺,能言善辩,怀仁践义,经常以谈笑的方式规劝楚庄王。

楚庄王有一匹喜爱的马,庄王给它穿上绣花衣服,让它住在华丽的房屋里,卧在没有帐幔的床上,用蜜饯枣脯喂它。马得了肥胖病死去,庄王让群臣为马服丧。以棺椁殡殓,还要以大夫的礼仪,安葬死马。左右的人诤谏规劝,讲述不能这样做的道理。庄王听了大怒,下令说:“有谁再胆敢因葬马進谏的,定死罪,斩无赦!”

人们因此皆闭口不言。优孟听说之后,心中义愤填膺,忘了性命之忧,走進宫门,抬头嚎陶大哭。庄王很吃惊,问他为什么哭?优孟说:“马是大王所喜爱的,凭楚国这样的堂堂大国,没有什么事不能办到,却只按照大夫的礼仪来安葬马,太薄待它了。请用安葬国君的礼仪,来安葬它!”

庄王问:“你讲具体些,究竟怎么办才好呢?”

优孟答道:“臣建议用精雕细刻的美玉做棺材,用有花纹的梓木做椁。用檎、枫、豫章这些名贵的木材,做护棺的椁室,派士兵挖掘坟墓,老弱之人背土筑坟。请来齐国、赵国的使臣,在前边陪祭;韩国、魏国的使臣,在后边送葬。再盖一座祠庙。用牛、羊、豕三牲这一隆重的礼节,来祭祀它,拿万户封邑的收入作祭祀的费用。列国诸侯听说后,便都会知道大王轻贱人而看重马了。”

庄王听了优孟的话,感到问题严重了,立刻问道:“我的过错,竟然到了这种地步吗?这该怎么办呢?”

优孟说:“请大王还是把这匹死马,当六畜来埋葬吧。用土垒的灶台做外棺,用铜锅做棺材,用姜、枣调味。并配上木兰之类的香料,用粮食大米做祭品,用火光做衣服,把它安葬在人的肚肠里(就是让人们吃掉这马肉)。”于是庄王便派人把死马交给太官去处理。以免让天下的人,长久传说议论这件事。

楚国宰相孙权敖,知道优孟是个贤人。平时特地待他很好。孙叔敖生病将死,嘱咐他的儿子说:“我死后,你必定受穷。你去找优孟,就说你是孙叔敖的儿子。”

过了几年,孙叔敖的儿子果真穷得背着柴叫卖,在路上碰到优孟,对他说:“我是孙权敖的儿子。父亲将死的时候,叮嘱我贫困时去找优孟。”优孟说:“我知道了,你不要到远处去。”

优孟立即缝制孙叔敖那样的衣帽,穿戴起来,刻意摹仿孙叔敖的声音笑貌、举手投足。过了一年多,他摹仿得很像了,楚王及身边近臣都难辨真伪。

有一天,楚庄王摆酒宴,优孟上前祝寿,楚庄王见到他,大吃一惊,以为孙叔敖又活了,想让他做宰相。优孟说:“请让我回家和妻子商量一下,三天后再来就相位。”楚庄王答应了他。

三天后,优孟又来了。楚庄王说:“你妻子说了什么?”优孟说:“妻子说千万不能做给楚庄王当宰相,楚相不值得做。孙权敖做楚国的宰相,竭尽忠心,廉洁奉公,治理好了楚国。楚王因此才成了霸主。而今孙叔敖死了,他的儿子无立锥之地。穷得来靠背柴叫卖维持生活,你非要像孙权敖那样不可,还不如自杀算了。”

优孟接着唱道:

住在山中种田苦,
生活难挨。
出来做官,
贪官污吏会发财;
但寡廉鲜耻,
也不应该。
贪赃枉法,会犯大罪,
必招来人亡家败。
想做清官,奉公守法,
忠于职守,至死不为非作歹,
宰相孙叔敖,如此清廉正派,
到现在妻、子穷得叮当响,
只得依靠儿子打柴!
真是清官难当啊,
唉唉唉……

楚庄王听了这首歌,立即向优孟认错,召见孙叔敖的儿子,把四百户的寝丘封给他,用以供奉孙叔敖的祭祀,传了十代而没有断绝。

优孟的智慧,可以说是恰当有力了。

以上的故事,是司马迁在《滑稽列传》中的叙述。

和淳于髦相比,优孟的社会地位更为低下,仅仅是为楚庄王开心解闷的倡优而已,但是他那异乎常人的渗透着幽默的讽谏才能,特别是他怀仁蹈义,敢于批评至高无上的封建统治者国君的胆识,给后世的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为了批评楚庄王“以大夫之礼葬马”,敢于蔑视最高统治者的“有敢以马谏者,罪至死”的禁令。先以一段“仰天大哭”的表演,引起楚庄王的注意,然后正话反说,故发惊人之叹:“马者,王之所爱也。以楚国堂堂之大,何求不得,而以大夫之礼葬之,薄! 请以人君之礼葬之。”这中间既充满了幽默,但笔者认为,更多的是包含着在当时那种历史条件下,难得的过人的胆识。优孟见自己的谈话,已对楚庄王有所触动,他便趁热打铁,因势利导,极尽夸张之能事,铺陈张扬、绘声绘色地为楚庄王描绘了一个气势不凡的人君贵马爱马的场面:精雕细刻的玉棺,色彩缤纷的梓木的椁,挖掘墓穴的士兵百姓,参与陪祭和送葬的齐、赵、韩、魏的使节,以牛、羊、豕为祭品的最隆重的礼仪……末了,他更一针见血地指出:“诸侯闻之,皆知大王贱人而贵马也!”这段描写,大义凛凛沛然,语言铮铮作响。优孟的内心肝胆,可映日月;司马迁的千秋史笔,如椽如铁!

楚庄王这时,方才领悟到话中的真谛,幡然醒悟。至此,我们不禁想起《史记•大宛列传》记载的汉武帝为了掠夺大宛“血汗马”所发动的那场持续多年的战争。穷兵赎武,劳民伤财。,换回的仅是大宛“善马数十匹”。这就是血淋淋的“贱人而贵马”的事实。

后世之人,面对这一现实,都会去思考:除了优孟,又有几人,敢像优孟那样挺身而出,去规劝,去诤谏楚庄王呢?

楚国贤相孙叔敖,辅佐楚庄王在中原成就霸业,功勋卓著。他深知优孟之贤,临终前叮嘱儿子,受穷不堪时,去找优孟。处于“穷困负薪”的困境中,实出无奈,孙叔敖的儿子只得去求助于优孟。于是,优孟化费了一年多的时间,去精心准备,终于抓住了好时机,在楚庄王面前演出一场“孙叔敖复生”的讽刺喜剧。实出无奈,用心良苦!怀仁蹈义,卓然君子之风啊!

优孟巧妙地借剧中人之口,控诉了楚庄王对功臣的刻薄寡恩:“必如孙叔敖,不如自杀。”紧接着,优孟又演唱了一支“做清官难”的歌,以强烈的对比手法,揭露了为官清廉、不如为官贪赃枉法的严酷而可悲的现实。

读着伟大作家司马迁这样的文字,我们不能不为优孟的辩捷、幽默、勇义所感染,又为这种幽默、诙谐中所蕴含的力透纸背的庄严和深刻,所折服。

壮哉优孟!伟哉司马迁!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