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孟不惜性命 勇義諫君


春秋戰國時代,楚國出了個優孟。優孟是楚國的藝人。身高八尺,能言善辯,懷仁踐義,經常以談笑的方式規勸楚莊王。

楚莊王有一匹喜愛的馬,莊王給它穿上繡花衣服,讓它住在華麗的房屋裡,臥在沒有帳幔的床上,用蜜餞棗脯餵它。馬得了肥胖病死去,莊王讓群臣為馬服喪。以棺槨殯殮,還要以大夫的禮儀,安葬死馬。左右的人諍諫規勸,講述不能這樣做的道理。莊王聽了大怒,下令說:「有誰再膽敢因葬馬進諫的,定死罪,斬無赦!」

人們因此皆閉口不言。優孟聽說之後,心中義憤填膺,忘了性命之憂,走進宮門,抬頭嚎陶大哭。莊王很吃驚,問他為什麼哭?優孟說:「馬是大王所喜愛的,憑楚國這樣的堂堂大國,沒有什麼事不能辦到,卻只按照大夫的禮儀來安葬馬,太薄待它了。請用安葬國君的禮儀,來安葬它!」

莊王問:「你講具體些,究竟怎麼辦才好呢?」

優孟答道:「臣建議用精彫細刻的美玉做棺材,用有花紋的梓木做槨。用檎、楓、豫章這些名貴的木材,做護棺的槨室,派士兵挖掘墳墓,老弱之人背土筑墳。請來齊國、趙國的使臣,在前邊陪祭;韓國、魏國的使臣,在後邊送葬。再蓋一座祠廟。用牛、羊、豕三牲這一隆重的禮節,來祭祀它,拿萬戶封邑的收入作祭祀的費用。列國諸侯聽說後,便都會知道大王輕賤人而看重馬了。」

莊王聽了優孟的話,感到問題嚴重了,立刻問道:「我的過錯,竟然到了這種地步嗎?這該怎麼辦呢?」

優孟說:「請大王還是把這匹死馬,當六畜來埋葬吧。用土壘的灶臺做外棺,用銅鍋做棺材,用姜、棗調味。並配上木蘭之類的香料,用糧食大米做祭品,用火光做衣服,把它安葬在人的肚腸裡(就是讓人們吃掉這馬肉)。」於是莊王便派人把死馬交給太官去處理。以免讓天下的人,長久傳說議論這件事。

楚國宰相孫權敖,知道優孟是個賢人。平時特地待他很好。孫叔敖生病將死,囑咐他的兒子說:「我死後,你必定受窮。你去找優孟,就說你是孫叔敖的兒子。」

過了幾年,孫叔敖的兒子果真窮得背著柴叫賣,在路上碰到優孟,對他說:「我是孫權敖的兒子。父親將死的時候,叮囑我貧困時去找優孟。」優孟說:「我知道了,你不要到遠處去。」

優孟立即縫製孫叔敖那樣的衣帽,穿戴起來,刻意摹仿孫叔敖的聲音笑貌、舉手投足。過了一年多,他摹仿得很像了,楚王及身邊近臣都難辨真偽。

有一天,楚莊王擺酒宴,優孟上前祝壽,楚莊王見到他,大吃一驚,以為孫叔敖又活了,想讓他做宰相。優孟說:「請讓我回家和妻子商量一下,三天後再來就相位。」楚莊王答應了他。

三天後,優孟又來了。楚莊王說:「你妻子說了什麼?」優孟說:「妻子說千萬不能做給楚莊王當宰相,楚相不值得做。孫權敖做楚國的宰相,竭盡忠心,廉潔奉公,治理好了楚國。楚王因此才成了霸主。而今孫叔敖死了,他的兒子無立錐之地。窮得來靠背柴叫賣維持生活,你非要像孫權敖那樣不可,還不如自殺算了。」

優孟接著唱道:

住在山中種田苦,
生活難挨。
出來做官,
貪官污吏會發財;
但寡廉鮮恥,
也不應該。
貪贓枉法,會犯大罪,
必招來人亡家敗。
想做清官,奉公守法,
忠於職守,至死不為非作歹,
宰相孫叔敖,如此清廉正派,
到現在妻、子窮得叮噹響,
只得依靠兒子打柴!
真是清官難當啊,
唉唉唉……

楚莊王聽了這首歌,立即向優孟認錯,召見孫叔敖的兒子,把四百戶的寢丘封給他,用以供奉孫叔敖的祭祀,傳了十代而沒有斷絕。

優孟的智慧,可以說是恰當有力了。

以上的故事,是司馬遷在《滑稽列傳》中的敘述。

和淳於髦相比,優孟的社會地位更為低下,僅僅是為楚莊王開心解悶的倡優而已,但是他那異乎常人的滲透著幽默的諷諫才能,特別是他懷仁蹈義,敢於批評至高無上的封建統治者國君的膽識,給後世的人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為了批評楚莊王「以大夫之禮葬馬」,敢於蔑視最高統治者的「有敢以馬諫者,罪至死」的禁令。先以一段「仰天大哭」的表演,引起楚莊王的注意,然後正話反說,故發驚人之嘆:「馬者,王之所愛也。以楚國堂堂之大,何求不得,而以大夫之禮葬之,薄! 請以人君之禮葬之。」這中間既充滿了幽默,但筆者認為,更多的是包含著在當時那種歷史條件下,難得的過人的膽識。優孟見自己的談話,已對楚莊王有所觸動,他便趁熱打鐵,因勢利導,極盡誇張之能事,鋪陳張揚、繪聲繪色地為楚莊王描繪了一個氣勢不凡的人君貴馬愛馬的場面:精彫細刻的玉棺,色彩繽紛的梓木的槨,挖掘墓穴的士兵百姓,參與陪祭和送葬的齊、趙、韓、魏的使節,以牛、羊、豕為祭品的最隆重的禮儀……末了,他更一針見血地指出:「諸侯聞之,皆知大王賤人而貴馬也!」這段描寫,大義凜凜沛然,語言錚錚作響。優孟的內心肝膽,可映日月;司馬遷的千秋史筆,如椽如鐵!

楚莊王這時,方才領悟到話中的真諦,幡然醒悟。至此,我們不禁想起《史記•大宛列傳》記載的漢武帝為了掠奪大宛「血汗馬」所發動的那場持續多年的戰爭。窮兵贖武,勞民傷財。,換回的僅是大宛「善馬數十匹」。這就是血淋淋的「賤人而貴馬」的事實。

後世之人,面對這一現實,都會去思考:除了優孟,又有幾人,敢像優孟那樣挺身而出,去規勸,去諍諫楚莊王呢?

楚國賢相孫叔敖,輔佐楚莊王在中原成就霸業,功勛卓著。他深知優孟之賢,臨終前叮囑兒子,受窮不堪時,去找優孟。處於「窮困負薪」的困境中,實出無奈,孫叔敖的兒子只得去求助於優孟。於是,優孟化費了一年多的時間,去精心準備,終於抓住了好時機,在楚莊王面前演出一場「孫叔敖復生」的諷刺喜劇。實出無奈,用心良苦!懷仁蹈義,卓然君子之風啊!

優孟巧妙地借劇中人之口,控訴了楚莊王對功臣的刻薄寡恩:「必如孫叔敖,不如自殺。」緊接著,優孟又演唱了一支「做清官難」的歌,以強烈的對比手法,揭露了為官清廉、不如為官貪贓枉法的嚴酷而可悲的現實。

讀著偉大作家司馬遷這樣的文字,我們不能不為優孟的辯捷、幽默、勇義所感染,又為這種幽默、詼諧中所蘊含的力透紙背的莊嚴和深刻,所折服。

壯哉優孟!偉哉司馬遷!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