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这一点 曾庆红就趴下了 (组图)

2011-01-20 23:22 作者: 萧良量

手机版 正体 4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2011/01/20/20110120101151480.jpg
弃保逃跑的曾伟。

因为曾庆红历来行事霸道,所以他儿子曾伟也不知有死。

据百度百科介绍,现年46岁的曾伟,于1983年获得西南大学农业经济系学士学位。也就是15岁上大学,19岁大学毕业了,听起来是个神童。不过到目前为止,报纸上还没报道过神童上师范的。更奇怪的是,北京高干家的孩子,小小年纪自己跑重庆上学,并且专科居然选农业。所以有人置疑,曾伟这西南大学农业经济系学士学位的文凭到底是怎么来的?!

2002年十六大前,江泽民被迫同意把所有权力交给邓小平隔代指定的接班人胡锦涛,条件是把自己的亲信塞进政治局常委会,以多数制约胡锦涛,曾庆红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当上常委的。但十六届一中全会上,以张万年为首的高级军官以枪杆子逼迫胡锦涛同意江泽民继续留任军委主席,其后一年半的「江前胡后」令高层备感愤怒。2004年十六届四中全会前夜,政治局扩大会议激战到凌晨,四中全会开幕前才定下来,让江成为普通党员。

十七大召开前一年,政治局常委、中共国家副主席曾庆红对自己是否能继续留任没有把握,于是一边拍板让儿子一家四口移民海外,把不义之财转移出去;一边制造舆论和搜集人马,想把胡锦涛踢下去,自己当国家主席,后来阻力太大,又琢磨温家宝和吴邦国的总理和人大委员长职位,并高调在香港的媒体上发话。人野心太大,就等于是神经病。老朋友吴邦国看自己都被他惦记着,非常寒心,于是关键时刻没帮曾庆红说话。2007年十七大,得罪了所有人的曾庆红顺理成章的下了台,并一下子成了媒体的弃儿,哑巴了。

2011/01/20/20110120105325433.jpg

2008年,曾氏父子急切要把黑钱转移国外,曾伟夫妇用高出房价一倍的价钱3,240万澳币(合人民币2.5亿)在澳洲悉尼购下豪宅,成为置业移民。2009年澳洲媒体曝光了这个秘密,随即成为轰动中共高层的特大新闻。

按理来说,曾庆红应该马上告诉儿子低调过此难关,但恰恰相反,曾伟夫妇在黑钱转移国外被曝光期间,三次向豪宅所在地的沃拉拉市政府提出翻新要求,三次遭拒,三次成为国际话题。他们要重建一套5层、8卧室的现代住宅,有两个游泳池。新房的建筑涉及到凿岩床,将两层建在地下,包括一个巨大的车库。原来2.5亿人民币买的是地皮,老豪宅推倒要重盖!

没有任何职位的曾庆红外出「视察」时,对各地政府官员说:「儿子大了管不了!」这话就奇怪了,要不是有你这个爸爸,曾伟上哪里去刮那么多民脂民膏呢?

2011/01/20/20110120101151966.jpg
坏事干绝的曾庆红想逃 !

其实,曾庆红更坏,曾伟的钱刮的再狠,也不得不走「贷款」形式,他爸曾庆红干脆连「贷款」形式都免了,需要多少直接从国库里拿。

例如,曾庆红在江西省鄱阳湖畔建造超豪华别墅,这个别墅占地七百平方米,两层高建筑,有十六个房、厅,包括放映室、舞厅、大小会客厅、五间卧室、四个洗手间、餐厅、厨房等,仅地价就超过一千七百万元,再建造起来,得多少钱,只有江西省政府知道。

建造这超豪华别墅,说曾庆红白拿白占,那是天大的冤枉。曾庆红还是花了钱的。多少钱?「二万元」,没错,人民币二万元,而且曾庆红是分期付款!

难怪大贪官毛泽东生前说「人民万岁」,没有人民埋单,共产党这帮蛀虫连屎都吃不上。

但是,去年底,曾庆红却向中央请求,申请去澳洲探望儿子并拜访当地爱国华侨。其实当时儿子曾伟在香港有受贿官司在身不得离港,儿媳在旁陪着。曾庆红想一走悉尼了之,鄱阳湖畔的豪华别墅也没心思继续享受了。

中央岂能不知这些情况,中组部回应说:国家副主席这个级别不适宜出国探亲,也不适宜退休后以个人名义出国拜访当地爱国侨领。曾庆红要想在其它国家露头,那得花钱走地下通道,按中共的说法是「叛逃」。

再说曾伟,去年11月30日的庭审,曾伟案第二次提堂,他向法官提出要求暂返内地几天。控方律师指出,如果法官允许曾伟暂返内地,一旦弃保潜逃的话,曾伟很可能之后不会再返回香港;另外,曾伟案涉及的贷款金额达到20亿港元,且行贿证据确凿,认为法官不应对曾伟一方的要求予以批准。

最终,法官当庭批准了曾伟请求,批准其于2010年12月19日至23日期间,返回内地4天,但要向ICAC提交航班号、内地住宿地址以及行程安排,以及将担保金提高至580万港元现金。法官不知道这个流氓会弃保而逃吗?当然知道。

至今曾伟也没有再回香港,香港法庭也没有发追捕令,因为党不允许。党怎么整治曾庆红父子都行,那是党的意愿,但党不让香港法庭依法惩治曾伟,这决不表明党爱他,而是党怕惩治到最后,自己也被法庭依法惩治了。

即使是这样,曾庆红还是百思不得其解:自己当书记处书记时就敢压住胡锦涛的「国家主席」讲稿不下发,谁也没敢把自己怎么着,但自己退下来之后,发现这个「党」组织虽然摸不着看不见,但中组部的一个「回应」就着实把自己的后路给堵死了。

不光曾庆红,其实很多泯灭良心的中共党官都有这个疑问:「我们孝忠党了,党为何置我们于死地?」不是党对你们区别对待,党说过「一视同仁」,党确实做到了「一视同仁」。

翻翻中国共产党的党史,党从一开始就说自己是马克思主义的政党,无论党多么弱不经风,从建党开始,党就一批批、或前或后的把党的骨干们送去见马克思。

曾庆红也自称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也确实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只凭这一点,党就有理由让他趴下。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