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胆:“你的脑子要清楚!”(图)


钱云会
图为钱云会82岁的老父亲站在事发现场,烧纸钱痛悼儿子

乐清官府胁迫钱云会之子钱成旭签署了交通事故赔偿协议,并迅即火化了钱云会的尸体(关键证据)。执政当局以为只要抹煞事实,毁尸灭迹,仓促结案,就可以平息这场轩然大波。然而,这桩惨绝人寰的事件并没有结束,也不可能以这种方式结束,公民力量的持续关注与追查,就是明证。这个当儿,我脑际掠过钱云会命案的始末,耳畔回响着钱村长的那句质朴平实的话语。

2004年,乐清官府趁着国家规划电厂征地,用土政策和假印、伪造签名等手段违法圈地,骗征强夺了乐清市蒲岐镇寨桥村146公顷土地,这占全村土地面积的67.6%,被征用的农地、山林、滩涂的收入占全村总收入的96.78%。这大片被强征的土地,是他们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家园啊!146公顷土地的总地价为14.6亿元,寨桥村有近3800人,黑心的当地政府开出的征地补偿款是每人一万,合计3800万元,也就是0.38忆,连总地价14.6亿元的一个零头都不到。这年头物价飞涨,每人一万元顶什么用?当村民们花尽了这区区补偿款后,近3800村民又将何以为生?他们往后的日子怎么过?为此,钱云会带领村民踏上了旷日持久的上访维权之路。

六年上访,钱云会三次被投入看守所,两次被判刑(第一次是2005年3月被判刑1年6个月,第二次是2008年7月被判刑2年)。2010年7月钱云会出狱后,仍不屈服,百折不挠地坚持维权。官府害怕钱云会的抗争和告发,害怕他的凛然正气,软硬兼施都使上了:拿金钱收买,不成;以索命威胁,无效。于是想从他妻子身上打开缺口。案发后,钱云会的妻子王招燕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调查时说:“几个月前,徐祥忠(副镇长)找我,跟我说帮我家把上访以来的债务还清,报销我全部的医药费,给钱云会发几年的工资补贴。我说,村民被打的事情怎么办?徐说这件事你们不要管。钱云会听说后,对我说,你的脑子要清楚!” “前不久,有人说,上面想给他一笔钱,让他不再出面,钱云会拒绝了。这件事,钱云会自己没有对我说过。”

“你的脑子要清楚!”此语朴实无华,却掷地有声。这是钱云会对妻子的告诫,我听着更像是老村长对全体国人的告诫。钱云会不但脑子“清楚”地说了,而且行动“清楚”地做了。

“你的脑子要清楚!”全村人的信任,证明了钱云会的脑子是“清楚”的。脑子“清楚”的人,才能看透这个流氓政权的本质,不与他们“合作”。所以尽管官府使出浑身解数,要他就范,钱云会始终保持清醒的头脑,就是软硬不吃,誓死不二。他维护的是包括自身在内的全村人的合法权益,捍卫的是人的尊严,并不惜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

钱云会早就意识到这批“是官还是贼”的家伙会对他下毒手,可他绝对没有想到他们竟然用重型工程车碾断自个的脖颈……。脑子不清楚的人,通过这件命案,脑子容或会清楚起来;脑子清楚的人,通过这件命案,脑子会更加清楚。

强权恶政的侵犯、迫害或拉拢、利诱,令多少人屈从于邪恶,依附于权势,甚至做了帮凶。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钱云会,未必读过“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谓之大丈夫”之古训,但他的朴素的行为准则,却切合孟子的“三不”思想。比起那些御用文人和缺钙的专家、教授、学者来,钱云会的言行要高尚得多,脑子也“清楚”得多。不,两者不可同日而语。钱云会是真正的大丈夫,真正的英雄。

钱村长走了,同时留下了钱云会精神及这句振聋发聩的话语。当你周围的人慑于中共的淫威或惑于其诱骗的时候,何妨善意地提醒对方:“你的脑子要清楚!”

当我们自身遇上同样情形或处于彷徨状态的时候,也可来一声自我提醒:“你的脑子要清楚!”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